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六回 帝尧出封于陶 三凶肆虐当朝(3)


  当相柳滔滔咶咶的说时,孔壬细看它虽则有九个头,九张嘴,但是只用当中最下的一张嘴,其余八个头,八张嘴,始终没有动,究竟不知道它用不用的,只是不好问它。等它说完,便说道:“原来如此,那么我一定给你达到目的。不过你要多少地盘才满心愿?”

  相柳道:“地盘自然愈大愈好,起码总要一个大国的里数。但是这个不成问题,因为我立定了基础之后,自己会逐渐扩张开去的。”

  孔壬道:“那么我怎样给你回信呢?”

  相柳道:“等你得到天子允许之后,你就将天子的册书送来,我总在这里等你便了。”

  孔壬道:“我还要西行求灵药,回来经过此处,再和你细谈吧。”

  相柳道:“我看不必去了,昆仑山的灵药是不容易求的,一万个人里面求到的恐怕不到一个。再者,现在时世变更,路上如我一般和人类作对的不止一个。即如西面弱水之中有一个窫窳,亦是要吃人的,恐怕还有危险呢。况且往返一来,时日过久,我性很急,等不及了,不如赶早回去吧。”

  孔壬听见,怎敢不依,只得喏喏连声,招呼了从人起身要走。那从人三分之一已死,其余亦是拖泥带水,面无人色。孔壬看见满地源泽,就问相柳道:“此地源泽甚多,是向来如此吗?”

  相柳道:“不是,这因为我身躯过重,经过之后摩擦而成的。”

  孔壬听了,不禁咋舌,于是与相柳作别,急回亳都而来。一路吩咐从人:“以后不许将相柳之事提及,违者处死。”

  从人等只能答应。

  不一月到了毫都,驩兜和鲧急忙来访问道:“回来得这样快,不死之药已求到吗?”

  孔壬道:“阻于山水,未能求到,只是在路上收得一员人材,尚不虚此一行。”

  驩兜道:“如何人材?”

  孔壬道:“此人力大无穷,在西方很有势力。我意想请帝封他一个国君,以备干城之用。不料他感激我的知遇,一定不肯,情愿做我的臣子,所以我想明日请帝授以名号,将来西陲有事,总可以得他之死力的。”

  二人道:“原来如此,这真不虚此一行了。”

  孔壬道:“近日帝躬如何?”

  驩兜道:“自兄去后,忽好忽坏。据医生言,确是痨瘵初步,最好摄心静养,节欲节劳。所以近日一切政治都是我们两个处理,连报告都不去报告了。”

  孔壬听了,不作一语。停了一会,二人辞去。

  次日,孔壬独自进宫,将那灵药求不到的原因乱造了一回,又将那相柳的本领铺张了一遍,一面为它求封号,一面又说道:“封他一个国君固然是好的,不过此人向无功绩,并不著名,无故封之,恐天下疑怪。二则它未必肯受,因为它一心愿为臣效力的。但是如若不封,又恐它心冷,被人收去,反足为患。因此臣一路踌躇,绝无善策。”

  帝挚道:“这有什么踌躇呢,他既愿效忠于汝,就是间接的愿效忠于朕,有什么不可呢?不必多说,朕就封汝为那边的国君吧。”

  孔壬听了,佯作惊恐之状,说道:“臣本为收罗人才起见,现在倒先封了臣,仿佛是臣托故求封了。况且臣一无勋劳,安敢受封呢!”

  帝挚道:“能进贤,就是勋劳,应受上赏,不必多言,朕意决了。”

  于是就传谕到外边,叫臣下预备典礼。孔壬大喜,拜谢而出。在朝之臣闻得此信,都是称贺。

  过了两日,孔壬受了册封,就来拜辞帝挚,说要到那边去略为布置。帝挚道:“这是应该的。不过汝是朕股肱之臣,不能久离朕处,一经布置妥当,即便归来,那边就叫相柳留守吧。”

  孔壬受命,稽首退出,就选择了无数人员,再往不周山而来。

  哪知相柳早已等着,一见孔壬,就大喜说道:“你真是信人,封号得到了吗?”

  孔壬道:“天子因你形状与人不同,险些儿不答应,幸亏我竭力申说,由我负责担保,才许叫我做这里的国君,叫你做留守,不过有屈你吧!”

  相柳道:“不打紧,我自己情愿的。你真是个信人,将来你如有急难,可跑到此地来,我一定帮你。”

  孔壬道:“承你的盛情是好极的,不过现在有一句话要和你说,不知你肯听吗?”

  相柳道:“什么话?”

  孔壬道:“现在你有了留守的封号,就是代理国君了。但是你的形状怕人,又要吮人的脂膏,人民当然见而惧怕,望风远避,弄到千里荒凉,一无人烟,哪里还算得一个国家呢?我的意思,劝你以后藏躲起来,我另外派人到此地,筑起房屋,耕起田来。人民看见了,以为你已不见了,或者以为你不再吮人的脂膏了,庶几可以渐渐聚集蕃盛,才可以算得一个国家。否则一个人都没有,尽是荒地,可以算得国家吗?”

  那相柳听了,想了一想,将九个头一齐摇动,说道:“这个做不到。我是靠吮人脂膏过生活的,假使藏躲起来,岂不要饿死吗?”

  孔壬道:“这个不然,你每天要吮多少人的脂膏,不必自己出去寻,只要责成手下人去代你寻觅贡献,岂不省事!我看你孤立无援,很是可怕,万一人民怕你极了,四散逃开,岂不是就要受饿吗?或者操了强弓毒矢来同你拼命,岂不亦是危险!所以我劝你还不如在暗中吸吮吧,一则人民聚集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,二则你的食料可以源源不断,三则没有害人之迹,可以不居害人之名,你看如何?”

  相柳一听,登时九张面孔一齐笑起来,说道:“你说强弓毒矢来同我打,我是不怕的,你没有见我的本领呢。至于食料缺乏一层却是可虑。我有时出来寻觅食物,终日寻不到,已屡次受饿了。没有害人之名这一层尤其合我的理,既如此说,就依你吧。”

  孔壬就叫同来的人都来见相柳,并将他们的姓名都一一说了。又吩咐他们:“好生服侍相柳,设法供给它的食料,一面按照我所预定的计划分头进行,我每年必来省视你们一次”。吩咐既毕,又和相柳谈了些话,就转身回毫都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