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九回 帝喾纳女己羲和 女盘瓠子女到亳都(1)


  到了次日,帝喾等一齐登舟泛海,恰好遇着顺风,那船在海中真如箭激一般,四面一望,不见崖涘。帝喾暗想:“我曾祖考黄帝创造舟楫,创造指南针,真是利赖无穷!假使没这项东西,茫茫大海,怎能够飞渡过去呢!”

  过了八日,果然远远已见陆地,舟子欢呼道:“这回真走得快,不到九日,已经到了,这是圣天子的洪福呢!”

  天色傍晚,船已泊岸,早有颛顼国的关吏前来检查行李和人数,并问到此地来做什么,帝喾的卫士一一告诉了他。那关吏听说是中华天子降临,诧异到万分,慌忙转身飞奔去报告他的长官。这一夜,帝喾等依旧宿在船中。

  次日黎明,只听得岸上人声杂沓,并夹以鼓乐之音。帝喾急忙起身,早有从人来报说:“颛顼国王率领了他的臣民前来迎接了。”

  帝喾听了,非常不安,忙请那国君登船相见。颛顼国王定要行朝见之礼,帝喾谦让再三,方才行礼坐下。帝喾先说明来意,又细问他建国的历史,才知道他果然是伯偁的孙子。

  伯偁开国到现在,已有八十多年。颛顼帝驾崩的时候,伯偁早死了,传到他已经第三世,排起辈行来,颛顼国王是帝喾的堂房侄孙。于是,那国王益发亲敬,一定要邀帝喾到他宫里去住几日。帝喾不能推却,只得依他。于是,颛顼国王亲自带领了他的臣民做前导,帝喾坐在一个极笨重的车上,一路鼓乐拥护着过去,司衡羿和卫士、从人亦都拥护在一起。帝喾四面一望,早知道这个国是很小很贫苦的,大约不过是个小岛吧。

  不一时,已到宫中,一切装饰,果然都极简陋。颛顼国王请帝喾在居中坐了,又吩咐臣下招呼司衡羿等,又叫人去查询各处关吏,两月之中有没有一个中华人姓柏名昭的到本国来过。两项吩咐已毕,才来陪侍帝喾,说道:“小国贫苦,又不知圣帝驾临,一切没有预备,很简慢的。”

  帝喾谦谢了几旬,就问他道:“此处物产不多吗?”

  颛顼国君道:“只有黍最多,其余都很欠缺,要向邻国去买。”

  帝喾道:“此地与哪一国最近?”

  颛顼国王道:“羲和国最近。”

  帝喾道:“那国丰富吗?”

  颛顼国王道:“比小国要丰富得多。”

  帝喾道:“此地民情很古朴,共有多少人?”

  颛顼国王道:“小国民情很鄙陋,总共只一千五百多人。”

  帝喾道:“羲和国民情如何?”

  颛顼国王道:“他的人民很智慧,善于天文,有几句诗是他们精神的表示,叫做‘空桑之苍苍,八极之既张,乃有夫蒙和,是主日月,职出入以为晦明。’听了这几句诗,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民情了。”

  帝喾听了,不胜诧异,暗想:“海外小国,竟有这样的学问,真难得了!”

  当下又问道:“羲和国离此有多少路?”

  颛顼国王道:“他们共有好几个岛,最大的一岛名叫畅谷,是他国都之所在,离此颇远。最近的一岛名叫甘渊,离此地不过半日程。那岛上有一个甘泉,风景颇好,帝如有兴,可以前往游玩。”

  帝喾道:“那亦甚好。”

  于是又谈了一会,就进午膳。除黍之外,略有几项鱼肉,要算他们的珍品了。

  膳后,国王就陪了帝喾等上船,渡到甘渊。天尚未晚,只见他们无数人民皆在海边,男女分行,面西而立。帝喾甚为诧异,不知他们是做什么。颛顼国王道:“这是他们的风俗,每日日出日入的时候,都要来迎送的,早晨在东岸,晚间在西岸,名叫浴日,亦不知道究竟什么意思?”

  帝喾仔细一看,他们人民文秀者多,内中一个年轻女子,很是庄端,又很姝丽,是有大福之相,不觉称奇,暗想:如此岛国,竟有如此美人,真是芝草无根了!因此一想,不觉看了她几眼,哪知颛顼国王在旁,见帝喾看那女子看得出神,起了误会,以为有意了,便暗地饬人去和那女子的家属商量,要他将女子献与帝喾。一面仍陪了帝喾,到甘泉游玩一回。

  那甘泉在山坳之中,其味极甘。登山而望,海中波浪如浮鸥起伏,荡漾无常,中间夹以日光穿射,又如万点金鳞,闪铄不定,风景煞是可爱。隔了一会,斜阳落于水平线下,顿觉暮色苍茫,浮烟四起,羲和国人民亦都归去了。大家急忙回到船中,那时,颛顼国王遣去商量的使者亦回来了。那女子家属听说中华天子要娶他女儿为妃,非常愿意,就是那女子亦愿意了,约定明日送来。颛顼国王大喜,但是仍旧不与帝喾说明。这一夜,大家都住在船里。

  到了次日,船回颛顼国,早有人来呈报国王道:“各处关吏都已查过,数月之中,并无中华人柏昭来过。”

  帝喾道:“既然不在此,朕回去吧。”

  颛顼国王固留不住,恰好那羲和女也送到了。帝喾问起原由,不禁大惊,忙说道:“这个不行,万万动不得!朕偶然来此一游,娶女子而归,外国之君知道了,必定说朕是个好色之徒,专为猎艳而来,哪里可以呢!”

  颛顼国君道:“这是臣的一点微忱,她家属又非常愿意,并非帝去强迫,有什么要紧呢?况且羲和国女子极重名节,她既来此,忽又退回,使她难堪,以后不能再嫁,岂不是倒反害了她吗!”

  帝喾一想,这事太兀突了,然而事已至此,无法可施。转念一想:“凡事皆有天数,或者这也是天数之一种,亦未可知,姑且收纳了吧。”

  当下就收纳了。一面与颛顼国王道谢作别,转舵而归。

  这一次却是逆风,路上日子耽搁甚多,回到东海,已有月余了。那羲和女子资质很聪敏,帝喾给她起一个名字,就叫做羲和。后来十年功夫,连生十子,都以甲乙丙丁做小名,所以史传上面载着说“羲和生十日”,就是这个解释。此是后话,不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