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八回 盘瓠逸去帝女归 帝喾东海访柏昭(1)


  且说帝喾四个妃子,姜嫄生弃之后,又生了一个,名叫台玺。简狄只生了一个契。庆都亦只生了一个尧。常仪生了一个帝女和一个挚。后来帝喾又纳了两个宫人做侧室,一个生了两子,大的名叫阏伯,小的名叫实沈。一个生了三子,长的名叫叔戏,次的叫晏龙,小的叫巫人。除出庆都母子久住在外边不曾回来外,其余三妃、两侧室、九个儿子聚在一处,雍雍熙熙,倒也极家室天伦之乐。只有常仪,因为帝女失身非类,生死不明,时时悲思。虽经姜嫄等百般劝慰,终解不了她的愁闷,这也是母子天性,无可避免的。

  一日,正在独坐伤怀的时候,只听见外面宫人报道:“帝女回来了。”

  常仪吃了一惊,诧异之极,刚要详问,只见许多宫人已拥着一个服式奇异的女子进来。那女子一见常仪,就抢过来,一把抱住,双膝跪地,放声大哭。常仪仔细一看,只看她面庞、声音、态度的确是帝女,不过肌肤消瘦得多了。再加以所穿的是个独力(壮语,孩子。)之衣,所系的是个仆鉴(壮语,住在岩洞里的人。这个词的意义体现了一部分壮族先民穴居的特点。)之结,膏沐不施,形状憔悴,不觉惊喜交集,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。又看见帝女这样大哭,也禁不住痛哭起来。这时候早惊动了一宫之人,姜嫄、简狄、挚、弃、契、台玺诸兄弟都跑了过来。便是帝喾正在退朝之后,得到这个消息,亦急忙跑来。大家看见这种情形,都禁不住垂下泪来,一室之中,充满了悲哀之气,仿佛与帝女失去的那一日的景象差不多。

  过了一会,还是帝喾止住他们,叫不要哭了。帝女见是父亲,方才止住悲声,走过来参见了,又和诸母亲及诸兄弟见过了。帝喾叫她坐下,便问她那日以后的情形。帝女还是抽抽噎噎的一面哭,一面说道:“女儿自从那日被盘瓠背了出门以后,身不自主,但觉忽高忽低,总在那丛山之中乱窜。女儿那时早把生死两个字置之度外,所以心中尚不十分慌。只见两旁木石如飞如倒的过去,不知道窜过了几个山头,又不知道窜过了几条大河,天色渐渐昏黑了,忽然到了一个石洞。那石洞很宽很大,寻常最大的房屋,大约还比它不上。(原注:现在湖南泸溪县西一百八十里,有一座武山,半山有洞,就是盘瓠的遗迹。所说此山高可万仞,山洞可以容纳到数万人,洞前有石羊石兽,洞里有石床,又有一石,其形状如狗,就是盘瓠的遗像。)盘瓠到此,才把女儿丢下。

  “女儿那时惊忧饥饿,真疲倦了,不能动作,不觉昏昏睡去。及至醒来,一轮红日照进洞里,想来已是第二日了。却见盘瓠口衔一个大石碗,碗中满盛着清水,到女儿面前放下,要女儿喝。女儿正是饥渴,就勉强喝了两口,那精神才渐渐回复。细看那洞里面,远远有一张石床,另外还有石灶、石釜,并各种器具之类甚多,不过都是石做的。

  “女儿到此,痛定思痛,心想:前回山膏所骂的那句话,不料竟给它说着了,真是命该如此,亦没得说。不过撇下了祖母、父亲、诸位母亲和诸位兄弟,独自一个在这荒山石室之中,与兽类为偶,真是最惨酷之事。自古以来的女子,同女儿这一样的遭际,恐怕是没有的。想到这种地方,寸心如割,几次三番要想寻个自尽,但是盘瓠非常有灵性,总是预先知道,总是预先防备,所以不能如愿。最难过的,盘瓠虽懂得女儿的话,女儿却懂不得盘瓠的话,无可谈讲,尤其气闷。有一日,盘瓠忽然有许多时候没有到石室里,女儿正在怀疑,哪知到了夜里,它竟又背了一个人进来,女儿倒大吓了一跳,仔细一看,原来就是伺候女儿的那个宫女。”

  大家听到这里,都诧异起来,说道:“原来又是它背去的,所以无影无踪,总寻不着。”

  帝喾又问道:“那么后来怎样呢?”

  帝女道:“那时宫女看见了女儿,亦是惊喜交集。后来女儿细细地问她,才知道父亲、母亲如何的为了女儿悲愁,又如何的叫大众追寻,又如何寻到女儿的一块巾帨,又如何的大雾迷路,不能前进。女儿听了,愈加悲伤,原抵配与宫女商量,要想两个人下山,寻路回来的,不过走出石室一望,早已心慌腿软,原来那边山势既高,一面是下临绝壑,一面亦是崎岖险阻,绝无路途,想来自古以来,从没有人走过的。况且女儿和宫女又都是生长闺门,此等山路如何能走呢?还有一层,盘瓠每日总是伴着,绝少离开的时候,因此逃走的这一层亦只能作罢。不过自此之后,有了一个宫女作伴,可以谈说商量,比到前数日颇不寂寞,亦只能就此延捱过去。”

  常仪听到此处,忍不住插言道:“你们的吃食哪里来的呢?”

  帝女道:“总是盘瓠去衔来的,或者野兽,或者飞禽,狼獾狐兔虎鹿雉鸠鸽雀之类,无所不有。大约它每日总去衔一件来。”

  常仪道:“你们是生吃得吗?”

  帝女道:“不是,是熟吃的。那边洞中原有石灶、石釜之类,连其他器具,及取火的器具,种种都齐,不知道它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。所以女儿有时候想想,实在是神异,或者竟是天数了。”

  常仪道:“你们两个做这种烧煮洗剥的事情,做得惯吗?”

  帝女道:“起初亦很觉困难,不过事到其间,亦无可如何,只能硬了头皮做,做了几个月,亦渐渐熟习了。所欠缺的,就是没有盐,味道太淡,甚难下咽,久而久之,才成习惯。”

  说到此处,帝喾忙拦住她道:“这个且慢说,后来到底怎样?此刻汝又怎能回来呢?”

  帝女把帝喾这一问,不禁涨张了脸儿,低下头去,半晌才说道:“自此之后,不知隔了多少日子,女儿与宫女两个都有孕了。大约有三四年光景之久,女儿连生三胎,每胎两男两女,总共六男六女。宫女也连生三胎,每一胎一男二女,总共三男六女。”

  帝喾忙问道:“所生男女都是人形吗?”

  帝女道:“女儿生的都是人形。宫女生的女子是人形;只有三个男子,虽则都是人形,但有一条狗尾,颇不好看。”

  帝喾道:“现在他们都在哪里?”

  帝女道:“都在山洞之中。”

  帝喾道:“那么汝怎样能够寻来呢?”

  帝女听了,又哭起来,说道:“女儿自从失身于盘瓠之后,生男育女,渐渐相安。盘瓠的说话女儿亦渐渐了解了。盘瓠虽则是个异类,但是待女儿甚好,待宫女亦好。女儿常和它说:‘你既然要我做妻子,不该应弄我到这种地方来,使我受这种苦。我有祖母、父母,不能侍奉,我有兄弟、亲戚,不能见面,未免太刻毒了。’它对于女儿的这种话亦不分辩。不过说,将来自有归去之一日,叫女儿不要性急。女儿问它到底几时可以归去,它又摇摇头不说,这种经过,不知道好几次了。

  “有一日,它忽然不饮不食,只管朝着女儿和宫女两个呜呜的哭,女儿问它为什么原故,它说,同我们夫妻缘分已尽,不久就要分离了。女儿和宫女听了它这句话,都大吃一惊,忙问它道:‘为什么要分离呢?分离之后,你又要跑到哪里去呢?’哪知它只是呜鸣的哭,不肯说出来。后来女儿问得急了,它才说出一句,叫作天意如此,无可挽回。

  “当时女儿等虽则失身非类,但是多年以来,情同夫妇,听说它要走,如何放得下呢,就问它道:‘你走了之后,撇下我们和一班儿女在这里,叫我们怎样呢?你既要走,何妨带了我们同走,何必一定要分离呢?’盘瓠说:‘这个不能,种种都是定数,不是我不愿,实在是天数难违。好在我从前和你说,你还有归去之一日,现在这个日子就要到了,你何必愁呢?’

  “女儿当时听了这话,更加诧异,便又问道:‘你在这里,或者你还能够送我们回去。现在你要去了,剩我们两个和一班小孩在此,此地又是一个绝境,多年以来从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儿,叫我们怎样回去呢?’盘瓠道:‘凡事都有天定,天数要叫你回去,自然到那时有人指引你,何须过虑呢。至于你们没有回去之前,所有粮食我都已预备好,就在这石屋后面,你们只要安心等待,一切不必担忧。’

  “女儿等见它说得如此确凿决绝,无可再说。哪知到得第二日,盘瓠果然一去不复返了。女儿等料想寻亦无益,只好听之。寻到石屋之后,果然堆着无数食物,也不知道它甚么时候安放在那里的,然而计算起来,不到一年之粮。究竟这一年内,能否有机会可以回家,正不敢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