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回 共工氏称霸九州 女娲氏抟土为人(1)


  且说帝喾即位数年,四海之内无不臣服,只有一个共工国,不肯归附。原来那共工国在冀州地方(原注:现在河北山西两省之地),那地方有两个大泽,一个叫大陆泽(原注:现在河南修武县以北,一直向东北,过河北省巨鹿县而东北,都是从前的大陆泽。现在河北省的胡卢河、宁晋泊,大陆泽是它的中心之地),在东面,一个叫昭余泽(原注:现在山西省中部祁县一带就是它的中心之地),在西面,都是汪洋无际的。

  所以那地方的人民十分有九分住在水面,以船为家,熟悉水性,性情又非常之凶猛,在中国上古史上面很有重大关系,若不把它从头叙明,读者一时决不能了解。

  却说伏羲氏的末年,这个冀州地方出了一个怪人,姓康名回,生得铜头铁额,红发蛇身,想来亦是一位天降的魔君来和人民作对的了。那康回相貌即如此怕人,性情又非常凶恶,当时他地方上的人民就推戴他做了首领,号称共工氏。他即做了首领之后,霸有一方,常带了他凶猛的人民来争中原,要想做全中国的大皇帝。他们既然熟悉水性,所以和他人打起仗来总是用水攻,因此附近各国都怕他,差不多都听他的号令。这康回就此称霸于九州,因为擅长用水的原故,自以为得五行之中的水德,一切官制,都用水来做名字,亦可谓一世之雄了。谁知道偏偏有人起来和他对抗,那和他对抗的是什么人呢?是伏羲氏的妹子,号叫女娲氏。

  那女娲氏生在承注山地方(原注:现在山东省济宁县南四十里),虽则是个女子,但亦是个极奇怪的人。她的相貌尤为难看,牛首蛇身而宣发(黑白相杂的头发。)。她的本领又极大,一日之中可以有七十种变化,要变一种甚么就是甚么,真可说是我们中国千古第一个英雌了。她在伏羲氏的时候,却已做过一件极重要之事,就是制定嫁娶之礼。

  原来太古时,男女之间岂但是交际公开,自由恋爱,简直是随意的匹配。女子遇到男子,无一个不可使他为我之夫;男子遇到女子,亦无一个不可使她为我之妻。弄到后来,生出一个子女,问他究竟是谁生的,他的父亲究竟是谁,连他的母亲自己亦莫名其妙。老实说一句,当时的人民和猪狗畜生大约总差不多呀!女娲氏看到这种情形,大大的不以为然,就和伏羲氏商量,要想定一个方法来改正它。伏羲氏问道:“你想定什么方法呢?”

  女娲氏道:“我想男女俩个配做一对夫妻,必定使他们有一定的住所,然后可以永远不离开。不离开,才可以不乱。现在假定男子得到女子,叫作有室,女子得到男子,叫做有家,这家室两个字。就是一对夫妻永远的住所了。但是,还是男子住到女子那边去呢?还是女子住到男子这边来呢?我以为应该女子住到男子这边来。何以故呢?现在的世界还是草茅初启,算不得文明之世。第一,要能够谋衣食;第二,要能够抵抗仇敌。将男子和女子的体力比较起来,当然是男子强,女子弱。那么男子去供给女子,保护女子,其势容易。

  女子去供给男子,保护男子,其势烦难。而且女子以生理上不同的原故,有时不但不能够供给男子、保护男子,反必须受男子的供给与保护。既然如此,那么应该服从男子,住到男子那边去,岂不是正当之理吗!所以我定一个名字,男子得到女子叫作娶,是娶过来;女子得到男子叫作嫁,须嫁过去。大哥,你看这个方法对吗?”

  伏羲氏道:“男女俩个成了夫妻,就是室家之根本,尽可以公共合意,脱离他们现在的住所,另外创设一个家庭,岂不是好?何必要女的嫁过去,男的娶过来,使女子受一种依靠男子的嫌疑呢?”

  女娲氏道:“这层道理,我亦想过,固然是好的,但是有为难之处。因为有了夫妻,就有父子,那做父母的,将子女辛辛苦苦养将大来,到得结果,儿子、女儿寻了一个匹配,双双的都到外边另组家庭,过他的快活日子去了,抛撇了一对老夫妻在老家里,寂寞伶仃,好不凄惨呀!万一老夫妻之中再死去一个,只剩得一个孤家寡人,形影相吊,你想他怎样过日子呢?

  况且一个人年纪老了,难免耳聋眼瞎,行动艰难等情形,或者有些疾病,全靠有他的子女在身边,可以服事他,奉养他。假使做子女的都各管各去了,这老病的父母交付何人?讲到报酬的道理,子女幼时不能自生自养,全靠父母抚育,那么父母老了,不能自生自养,当然应该由做子女的去服事奉养,这是所谓天经地义,岂可另外居住,抛撇父母不管呢!”

  伏羲氏道:“照你这样说起来,子女都应该服事父亲,奉养父母,这是不错的。但是,女子既然嫁到男家,那么她的父母哪个去服事奉养呢?难道女子都是没有父母的吗?”

  女娲氏道:“我所定这个法子,亦是不得已的法子,因为各方面不能面面顾到,只好先顾着一面,所谓两利相权取其重,两害相较取其轻呀!况且照我的法子做起来,亦并非没有补救的方法,因为那女子的父母,不见得只生女儿不生儿子的,假使有儿子,那么女儿虽去嫁人,儿子仍旧在家里服事奉养,何愁没有人呢!

  如果竟没有儿子,那么亦可以使男子住在女子家里,不将女子娶过去,或者女子将父母接到男子家中去,或者将所生的儿女承继过来,都是个补救之法,不过是个变例罢了。”

  伏羲氏道:“你所说男子必定要娶,女子必定要嫁,这个道理,我明白了。但是在那嫁娶的时候,另外有没有条件呢?”

  女娲氏道:“我想还有三个条件。第一个是正姓氏,第二个是通媒妁,第三个是要男子先行聘礼。”

  伏羲氏道:“何以要正姓氏呢?”

  女娲氏道:“夫妻的配合是要他生儿育女,传种接代的,但是同一个祖宗的男女却配不得夫妻,因为配了夫妻之后,生出来的子女不是聋就是哑,或者带残疾,或者成白痴。就使一时候不聋不哑,不带残疾,不成白痴,到了一两代之后终究要发现的:或是愚笨,或是短命,或是不能生育。所以,古人有一句话叫作‘男女同姓,其生不蕃’,真是历试历验的。细细考察起来,大概是血分太热的原故。所以我说,第一要正姓氏,凡是同姓的,一概禁止他们相配,大哥你看错不错?”

  伏羲氏道:“不错不错。那第二个条件通媒妁,又是什意思呢?”

  女娲氏道:“这是郑重嫁娶的意思。我看现在男女的配合实在太不郑重了。他们的配合,可以说全是由于情欲的冲动,而没有另外的心思。男女的情欲本来极容易冲动的,青年男子的情欲尤其容易冲动,他们既然因情欲冲动而配合,那么一经配合之后,情欲冲动的热度渐渐低落,就不免冷淡起来了,久而久之,或者竟两相厌恶起来了。大凡天下的事情,进得太快的,退起来亦必定极快,结合得太容易的,分散起来亦必定极容易。所以那种自由配合的夫妻,自由离异的亦是很多很多。

  “夫妻配合,原想他组织一个永远的家庭,享受永远之幸福的。如若常常要离异,那么永远之家庭从何而组织,幸福从何而享受呢?所以,我现在想出一个通媒妁的方法来;媒是谋画的意思,妁是斟酌的意思。男女两个,果然要嫁要娶了,打听到或者看见到某处某家有一个可嫁可娶之人,那么就请自己的亲眷朋友或者邻里,总要年高德劭,靠得住的人,出来做个媒妁,先商量这俩个人到底配不配,年纪如何,相貌如何,性情如何,才干如何,平日的行为如何,一切都斟酌定了,然后再到那一方面去说。那一方面,亦如此请了媒妁,商量斟酌定了,大家同意,然后再定日期,行那个嫁娶乏礼,一切都是由两方媒妁跑来跑去说的,所以叫做通媒妁。

  “照这个方法,有几项好处:一则,可以避免男女情欲的刺激。因为男女俩个自己直接商量,虽则各个都有慎重选择的意思,但是见了面之后,选择慎重的意思往往敌不过那个情欲的冲动,急于求成,无暇细细考虑也是有的。现在既然有媒妁在中间说话,那媒妁又是亲眷、朋友、邻里中年高德劭靠得住的人,那么对于男女两个的可配不可配,当然仔细慎重,不至错误。这是一项好处。二则,可以避免奸诈鬼蜮的行为。

  “男女自己配合,两个果然都是出于诚心那也罢了,最可怕的其中有一个并不诚心,或是贪她的色,或是贪她的财,或竟是贪图一时之快乐。于是用尽心机,百般引诱,以求那一方面的允许。青年男女有何见识,不知不觉自然坠其术中;即或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妙,但是觌面之下,情不可却,勉强应允也是有的。

  “到得后来,那个不诚心的人目的既达,自然立刻抛弃;那被抛弃的人当初是自己答应的,自己情愿的,旁无证人,连冤枉也没有处叫。自古以来,这种事情不知道有多少。假使经过媒妁的商量斟酌,这种奸诈鬼蜮伎俩当然不至发生。这是第二项好处。三则,可以减少夫妻的离异。

  “男子出妻,女子下堂求去,夫妻俩个到得万万不能同居的时候出此下策,亦是无可如何之事。但是,如果可以委曲求全,终以不离异为是。因为夫妻离异,究竟是个不祥之事呀!不过人的心理都是厌故而喜新的,虽则嫁了娶了,隔了一晌,看见一个漂亮的人,难免不再发生恋爱;既然发生恋爱,当然要舍去旧人,再去嫁他娶她了。自古以来,夫妻因此而离异的着实不少。如果嫁娶的时候,限定他必须要通媒妁,那么就有点不能自由了。刚才请媒妁的,何以忽然又要请媒妁?他自己一时亦开不出这个口;况且媒妁跑来跑去,何等麻烦;嫁娶的时候又不知道要费多少的手续,那么他们自然不敢轻于离异,希图再嫁再娶了。这是第三项好处。大哥,你看何如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