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回 皇娥梦遊穹桑 盘瓠应运降世(2)


  帝喾母子听见这个消息,亦当然欢喜,就收拾行李,辞别了柏昭,跟随了颛顼的使臣径到帝邱京城(现在河北省濮阳县)来见颛顼。颛顼一看,只见帝喾生得方颐、庞覭、珠庭、仳齿、戴干(指头部有肉突起如干戈对立),一表非常,心中大悦,便问道:“汝今年几岁啦?”

  帝喾道:“夋今年十五岁。”

  颛顼听了更加喜悦,又说道:“朕从前在少昊帝的时候,少昊帝命朕辅政,那时朕止十五岁。如今汝亦十五岁,恰好留在此处,辅佐朕躬,亦是千秋佳话。”

  说罢,就下诏封帝喾为侯爵,并将有辛地方(原注:现在河南商邱县)封帝喾做个国君,但是不必到国,就在朝中佐理政事。从此帝喾就在帝丘住下。

  且说颛顼氏那时,在朝中最大的官职共有五个:一个是木正句芒,专管东方之事;一个是火正祝融,专管南方之事;一个是金正蓐收,专管西方之事;一个是水正玄冥,专管北方之事;一个是后土,专管中央之事。做后土这个官的,名字叫句龙,就是炎帝神农氏的后代。做火正官的,名叫重黎,是颛顼帝的孙子。做木正官的,名叫重;做金正官的,名字叫该;做水正官的有两个人,一个名字叫修,一个名字叫熙。重、该、修、熙这四个人都是少昊氏的儿子,就是帝喾的胞叔。帝喾既然到了帝丘,得了辅政大臣的官爵,当然和各大臣时常来往。

  重、该、修、熙四个是他的胞叔,当然更加密切,而帝喾所尤其佩服的是熙,因此又拜了熙做老师。

  光阴荏苒,不觉已是十几年,颛顼帝忽然得病呜呼了,享年九十一岁,在位共计七十六年。那时候君主大位的继承实在是个问题。颛顼氏有两个妃子,一个叫邹屠氏,一个叫胜奔氏。

  邹屠氏是蚩尤氏国民的后代,当初黄帝破灭蚩尤氏之后,将他的百姓分作两部:一部是不善的人,统统驱逐他们到极北的地方去;一部是善良的人,都迁到他邹屠地方来。这邹屠氏,从小就很端正,一日在路上遇到一个乌龟,就避开不肯去踏它。

  颛顼帝知道了,以为她有贤德,就娶子做了妃子,生了一个儿子。名叫禹祖,后来又屡次梦见太阳,每梦一次,必定有孕,生一个儿子,共总梦了八次,生了苍舒、隤敳、、梼戭、大临、尨降、庭坚、仲容、叔达八个儿子,这时年纪都还甚小。那胜奔氏名字叫娽,生了三个儿子,一个叫伯称,号叫伯服,一个叫卷章,号叫老童,一个名叫季禺。

  伯称自小好游,萍踪无定,此刻不知在何处;卷章欢喜求仙访道,亦一去不返;季禺早已死去,那做火正官的重黎,就是卷章的儿子。其余还有几个庶子,但是都是微贱幼小,不足以当君位。现在颛顼帝驾崩,论到年龄资格,当然只有禹祖最为相宜,于是大家就立他起来,做了君主,叫做孺帝颛顼。哪知不到几时,这孺帝颛顼又生病而死了。

  这时国家连遭大丧,百姓惶惶无主。于是,在朝在野有声望的人会集起来商议,一致推戴帝喾出来做君主,一则因为帝喾才德出众,二则颛顼帝当时早有此意,不过没有明白说出来就是了。帝喾却不过大众的意思,只得允许,就即了帝位,一切大小官员,悉仍其旧,不过京城却换了一个,选定嵩山之北亳邑地方(原注:现在河南偃师西南)作为新都,叫金正、木正带了官员先去营造,等颛顼和孺帝颛顼两个落葬于帝丘城外(原注:现在河南濮阳县顿邱地方有颛顼台,就是颛顼帝父子之坟。根据现在的行政分布,在内黄县梁庄乡境内。)之后,即便迁都到亳邑。因为他初封于辛的原故,改国号叫高辛氏。从此以后,便是帝喾时代了。

  且说帝喾此时年已三十,娶了四个妃子:第一个姓姜,名嫄,是有邰国(原注:现在陕西武功县)君的女儿,性情清静专一,喜欢农桑之事,是个端庄朴实的女子。第二个是有娀(Sōng,古国名即有娀氏,在今山西运城一带。原注:大约现在甘肃高台县之地)国君的女儿,名叫简狄,极喜欢人事之治,乐于施惠,仁而有礼,而且能上知天文,是个聪明仁厚的女子。第三个姓陈锋氏,名叫庆都,不是个人种,是天上神人大帝的女儿,那大帝生于斗维之野,常在三河(原注:现在河北省蓟县)东南游玩。一日,天大雷电,一个霹雳,将大帝身上的血打出了,流到一块大石的里面去。

  后来这血化成婴儿就是庆都。那时候,适值有一个姓陈锋氏的妇人从石旁经过,听见石头里面有婴儿啼叫之声,就设法取她出来一看,原来是个女的,因为她出身奇怪,相貌又好,就抱回去抚养,当作自己的女儿,因此她就姓了陈锋氏。后来长大之后,她的状貌很像神人大帝,因此大家知道她必是大帝的女儿。尤其奇怪的,她随便走到哪里,头上总有一朵黄云给她遮盖,所以他人要寻找庆都,不必寻人,只要寻那朵黄云,就寻到了。

  哪知不到七八年,她的养母陈锋氏忽然死了,这时庆都没有人抚养,不免衣食困苦。但是庆都却并不打紧,就使十几日没得吃,她亦不觉饿,这个岂不是更奇怪吗?后来有一个姓伊名长孺的人,看得她好,又看得她奇怪就收养了去,从此庆都就住在伊长孺家中了。

  帝喾辅政的时候,伊长孺同了庆都来到帝丘。帝喾的母亲握裒,听人说起庆都的奇异,叫了她来一看,头上果然顶着黄云,而且相貌又很好,更兼和自己同姓,因此就叫帝喾和伊长孺说明,收她做了妃子。第四个是诹訾氏的女儿,名叫常仪,亦是个极奇异的人。

  她生出来的时候头发甚长,一直垂到脚跟,而且也就能说话。

  帝喾因为她和自己初生时候的情形相同,所以又收她做了妃子。

  自从帝喾做了大皇帝之后,他的母亲握裒就向帝喾说道:“现在既然做了天子,应该立一个皇后才是。我看你四个妃子都是好的,相貌亦都像有福气的,你随便立一个罢,想来其余三个决不会心怀不平的。”

  帝喾道:“母亲所言固然不错,但是儿考察天文,那皇后不必一定要立的,天文中御女星有四颗,一颗最明亮,其余三颗较暗些,都是应养后妃之象。当初我曾祖皇考黄帝单有四个妃子,不立皇后,亦就是这个原故。现在儿恰有四个妃子,姜嫄年纪最长,就算她是一个正妃,应着那颗最明亮的星,其余三个以次相排,作为次妃、三妃、四妃,应着那三颗较暗的星,母亲以为如何?”

  握裒道:“原来有这许多道理,那么随你吧!”

  且说帝喾虽则有四个妃子,但是姜嫄、简狄、庆都三个都没有生育。只有常仪生了一个女儿,这时已有五岁,握裒爱如珍宝,每日在宫中逗着她顽笑,真是含饴弄孙,其乐无极。一日,正在抱着帝女的时候,忽然见一个宫人从外面笑嘻嘻的跑进来,嘴里连声说道:“怪事!”

  握裒问道:“什么怪事?”

  宫人道:“外边有一个老妪,前日忽然得了一个耳疾,痒不可忍,用耳挖去挖,越挖越痒,到昨日这耳朵竟渐渐肿大起来了,但是依旧非常之痒,仿佛耳内有什么虫类在那里爬搔一般。老妪没有法,到今天只能让一个医生来治。医生道:‘耳内有一件怪物,非挑出不可。’于是用手术将它取了出来,却是和肉团一样的虫儿,大如蚕茧,有头,有眼,有尾,有足,不过不十分辨得清楚,取出之后蠕蠕欲动。大家看了都不认识是甚么东西,可是老妪的耳病却立刻好了,痒也止了,肿也消了。旁边刚刚有一个瓠篱,老妪就将这怪物放在瓠篱之上,又用盘盖住。及至医生出门,老妪送了转来,揭开盘子一看,那怪物长大了许多,变成狗形了,现在大家正在那里纷纷的看呢,岂不是怪事吗?”

  握裒听了,便道:“有这等事?叫他们去拿进来让我看。”

  宫人领命而去。过了一会,同了老妪,手中托着盘子走进来。

  握裒一看,盘中果然盛着一只极小的小狗,伏在那里,毛色五彩可爱。宫人道:“此刻又比刚才大得多了。”

  握裒问老妪究竟是怎样一回事,老驱又将经过情形说了一遍。却好帝喾退了朝,到握裒处来请安,看见了这只狗,听见了这番情形,亦很诧异,可是那只狗不知不觉又大了许多。帝喾道:“这个怪物,朕看起来决非偶然而生,必定有些奇异,但不知道将来它的变化究竟如何。”

  说着,便问那老妪道:“你这只狗有无用处?可否送了朕躬,朕当另以金帛相酬。”

  老妪听了,慌忙答道:“这只狗,老妪人绝无用,既然帝要它,就留在此,哪里敢当赏赐呢!”

  帝喾道:“不然,朕向来不喜欢奇异的东西,现在因为要研究它将来的变化,所以想留它在此,你若不肯受朕的酬谢,那么朕亦只好不要它了。”

  老妪道:“既然如此,老妇人拜赐。”

  帝喾便叫人拿了两匹帛,赏了那老妪,老妪极口称谢而去。

  这时,四个妃子听见说有这样的怪物,一齐来看,都说稀奇之至,于是各用食物去喂它。那只狗亦不时不刻的在那里长大,不到三日,居然有同獒狗这样大,生得非常之雄骏,毛片五色斑斓,而且灵警异常,知道人的说话,了解人的意思,因此宫中人人欢喜它。帝喾的女儿尤其爱它如性命,那只狗亦最喜欢亲近帝喾的女儿,竟有坐卧不离的光景。因为从前放它在瓠篱之上,用盘子盖过的原故,就给他取一个名字叫作盘瓠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