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回 皇娥梦遊穹桑 盘瓠应运降世(1)


  夏禹王治水是在帝尧的时候。但是有些和治水有关系的人多生在帝喾的时候。所以我这部书只能从帝喾说起。这位帝喾,姓姬,名夋,号叫亡斤,是黄帝轩辕氏的曾孙,少昊金天氏的孙子。他的父亲名作桥极,他的母亲姓陈锋氏,名叫握裒(póu)。这个握裒有一天到外边去游玩,看见了一个大人的脚迹,也和伏羲氏的母亲一样,走过去踏他一踏,哪知心中亦登时大大的感动,因此就怀孕而生了这位帝喾。而且帝喾一生落地,就能说话,并且自己取一个名字叫夋,这亦可见是个上天派遣下降的一位星君了。

  帝喾所住的地方,名叫穹桑,在西海的旁边。当初他的祖父少昊金天氏在此地也有一段故事。

  原来少昊金天氏是一位上天降下来的星君。他的母亲嫘(léi)祖,名字叫女荭,小名叫皇娥,是西陵氏的女儿。当她十四五岁未出嫁的时候,就发明了一种饲蚕织锦的方法,真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的恩人。有一日,她在房里织锦,不觉困倦起来,就靠着椅子朦胧睡去。忽然做其一梦,梦见到一个海边去游玩,正在极目苍茫的时候,陡见一个童子,相貌非凡,从天上降到水边,走过来向皇娥说道:“我是白帝的儿子,太白星的精灵,我和你有骨肉之缘,今日难得在此遇到你,你可跟了我来。”

  皇娥听说,不知不觉地就跟了他走。走到一处,但见一座极高大的宫殿,精光夺目,仿佛是白玉造成的一般。殿里面陈设得亦非常之华丽,顷刻之间又有极丰美的肴馔陈列在席上,那童子就携了皇娥的手,同席坐下。这时候,又有无数绝色的女子,各个手执乐器,在那里奏乐。那童子一一指点与皇娥说道:“这个女子名叫江妃,她所歌的是冲锦旋归之曲。那个吹箫的女子名叫盘灵,是此地宫中一口井,名叫盘灵井之神……”

  那童子虽则详细指点,皇娥听了,亦莫名其妙,但觉得那乐声歌声悠扬婉转,靡曼轻柔,足以荡魄销魂,坐久之后,不觉有点心动起来。那童子就起身,携着皇娥的手,出了殿门,径向海边而来。但见一株桑树,高约八九百尺,树叶都是红色的,更有些紫色的桑椹,累累不绝的挂在上面。

  那童子向皇娥道:“这株桑树一万年才结一回果,吃了之后,可以后天而老。今天我们恰恰遇到有果的时候,真所谓天借之缘。我去采它几个来尝尝罢。”

  说着,就飞身上去,采了许多下来,分一半递给皇娥道:“请你吃了,祝你长寿!”

  皇娥接来吃了,觉得甜美异常,不禁心中又是一动。忽然看见有一只船停在海边,船上用桂树的枝儿做着一个表记,又用薰茅结了一个旌旗,又有一个用玉雕成的鸠鸟,放在那表记上面。皇娥看了,不解它有什么用处,便问那童子。那童子道:“这个名叫相风,是考察风向的物件。因为鸠鸟能够知道四时之气候,所以刻着它的形象。”

  说着,携了皇娥的手,径上船去,并肩坐下。那船不用撑摇,自会前进,直向海中浮去。此时皇娥觉得天风浪浪,海山苍苍,说不尽心中的愉快。回头看见船上有一张梓树所做成的瑟,她就取将过来,放在膝上,弹了一回,又靠着瑟唱一个歌道:

  天清地旷浩茫茫,万象回薄化无方。
  浛天荡荡望沧沧,乘桴轻漾着日旁。
  当其何所至穹桑,心知和乐说未央。

  皇娥歌罢,那童子道:“我们今朝作桑中之游,这个歌就可算桑中之乐了。有唱不可无和,待我也来唱一个。”

  说罢,就唱道:

  四维八埏渺难极,驱光逐影穷水域。
  璇宫夜静当轩织,桐峰文梓千寻值。
  伐梓作器成琴瑟,清歌流畅乐难极,
  沧湄海浦来栖息。

  二人正在恋爱唱和的时候,忽然一阵大风,海水登时汹涌起来,一个浪头把船打翻了。皇娥蓦地一惊,陡然醒来,才知道是个奇梦,却是清清楚楚,一点没有忘记。后来嫁了黄帝,和黄帝出游,走到穹桑地方,看见那景致竟和当日梦中所见一些不差,不胜诧异,就和黄帝说,要在此地多住几时。黄帝答应,就在海边那一株桑树之东造了几间房屋,和皇娥一同住下。

  一日晚间,皇娥正在卸妆,忽见一颗大星如长虹一般从天上降到水边,倏然不见。仔细一想,正是当时梦中那童子落下之处,回念前情,不觉心中又动了一动,以后就有孕了。及至少昊生出,他的面貌又和梦中所见的童子丝毫无二,于是知道事有前定,这少昊氏必定是星精下降了。所以少昊氏生于穹桑之历史,就是如此。

  且说穹桑地方僻在西海之边,与中原隔绝,人烟稀少,帝喾的父亲桥极又早早去世了,帝喾生长在这个偏僻地方,幼年孤陋,可算得是个乡下的小孩子。但是他天生成功的聪明,有些事情竟能够不学而知,不学而能,尤其欢喜研究的是天文星辰。

  邻居有一个人,姓柏名昭,本来是桥极的朋友,学问很好,只是性耽静僻,不喜作官,帝喾就拜他为师,常常去请教,因此学问、道德格外猛进。到得十二三岁的时候,居然已经是一位大圣人了。那时候在中原做大皇帝的是黄帝轩辕氏的孙子、少昊金天氏的侄儿,名叫颛顼高阳氏,排起辈行来,就是帝喾的堂房伯父。

  这位颛顼高阳氏,亦是一位天上降下来的星君,他未生之前,他的母亲女枢住在幽房之宫中,看见一道瑶光,如长虹一般穿过了月亮,她即时心有所感,便怀孕而生了颛顼。此刻这颛顼高阳氏,做大皇帝已经几十年了,天下太平,四方无事,眼见得自己年纪渐渐大了,将来这个大皇帝的宝位传给什么人呢?心里非常注意挂念。忽然听得他的远房侄儿帝喾年纪虽小,竟有这样的圣德,不禁大喜,就派遣人到穹桑去宣召他母子到京,以便任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