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一回 演古史之治乱 谋开篇说混沌(2)


  天是无所不包的,但是综合起来,不过“阴、阳”两个字。

  日间就是阳,夜间就是阴。和暖而带生气的就是阳,寒冷而带杀气的就是阴,所以天上的神祇,亦分两类:一派是阳神,一派是阴神。阳神的主张,是创造地球,滋生万物,而尤其注意的是人类的乐利安全;阴神的主张,是破坏地球,毁灭万物,而尤其痛恶的,是我们人类,定要使人类灭绝而后快。这两派如水与火,如冰与炭,绝对不相容,常常在那里大起其冲突。

  自无始以来一直到现在,那冲突没有断绝过。阳神一派,是以西王母为首领,而其他日月星辰中之大部分神祇都肯帮助她。阴神一派,是以一位不著名的魔神为首,而夏耕、祖状、黄姖、女丑种种魔神,以及其他星辰中之一部都肯帮助他。那一位号称至高无上的皇矣上帝,只能依违于两派之间。

  虽则他的倾向常偏于阳神一派,但是因为天道不能有阳而无阴,人间不能有昼而无夜,生物不能有生而无死,万事不能有成而无毁的原故,对于阴神一派,亦竟奈何他们不得。所以人世间自有历史以来,一治一乱,总是相因的。阳神派得势,派遣他手下许多善神下降人世,将天下治理得太平了;那阴神一派气不过,一定要派遣他手下的魔神下降人世,将天下搅扰得鸡犬不宁,十死八九。

  然后那阳神一派看不过,再派遣手下的善神下降,再来整理;到得整理一好,那阴神一派又要遣魔星下降了。所以遇到浊乱的时世,我们看见那些穷凶极恶的人,执国秉政,虐待人民无法无天;又看见那些良善的人民,被压制于虐政之下,任凭他们宰割,甚至身家不保,饮泣沉冤,大家都要怨上天之不公,骂上帝之昏聩。其实不必骂,不必怨,要知道天上亦正在那里大起冲突呢,恶神正得势,而善神已退处于无权呢,这就是所谓天上之情形了。

  我这部书,演说上古史的神话,原想专说夏禹王治水一段故事。但是既然叫史,必定有一个来源,要说明这个来源,不能不从开天辟地说起。天何以要开,地何地要辟呢?原来我们所住的地球,亦和我们人类一样,有生有死。不过地球的死,不必一定是地球整体的毁坏,只要是住在地球上的生物统统死了,那便是地球死了。这样大一个地球,哪个能够弄它死?当然是阴神一派的魔力。开天辟地,就是地球的死而复生。哪个能够使它复生?当然是阳神一派的能力。我要叙述天地的开辟,不能不先述地球之毁坏。地球毁坏之方法大约有十种:

  一种是使人类饥死。地面之上,本来是水多陆少。陆地高出于水面以上的就是山,山的斜坡,就是人类生存栖息之地。但是山石突出于空气之中,经受燥湿冷热的剥蚀,渐渐碎为细粉,随着雨水之力而冲下,由溪入河,由河入海,将海底填平,海水渐渐上泛。久而久之,高山削成平地,尽成为水,那时人类栖息无从,畜牧种植亦无地可施,岂不是要饥死?

  一种是使人类溺死。南北两半球季候不同,北半球秋冬雨季,共得一百七十九日,南半球秋冬雨季,共得一百八十六日,计算每年差七日。南半球寒气既多,那么南冰洋的冰当然渐积渐多,北冰洋的冰当然愈融愈少。经过一万零五百年之后,南冰洋的冰因为多而难化,北冰洋的冰因为少而易融,地球的重心必定因此而移动。假使到了北极最热、南极最冷的时候,地球的重心一变,北方重而南方轻,地面的水将从南方倾注北方,全球淹没,人类岂不是要溺死?

  一种是使人类轰死。天空之中,每隔多少年,必定有大的扫帚星出现。久而久之,难保它不和地球相撞;即使不撞着它的星体,而仅仅撞着它的星尾,但因它的星尾,系热气聚合而成,倘若和地面的空气匀合,势必爆裂,那么可将地球击成齑粉,而人类统统轰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毒死。如上条所说,地球和扫帚星之尾相撞,即使不轰死,但是扫帚星上的那股恶气非常难堪。人类既然受到它的恶气,终究必受毒而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热死。天空之中有极薄极细的一种气质,能够阻碍地球的运行,使它迟缓。既然迟缓,那么它对于太阳的离心力就不免减小,但是太阳的吸力和地球自身的吸力是仍旧不变的。照此情形,久而久之,地球环绕太阳之轨道必成为螺丝形,与太阳愈接愈近,到那时势必寒带亦变为热带,而温热雨带更不能居住,人类将统统热死了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闷死。地球的里面纯是土和岩石,这两种都有吸水的能力,假使土石将地面的水逐渐吸收进去,海洋里面的水涓滴不存,那时候的空气必稀薄异常,以至于完全消灭,人类岂不是早已闷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焚死。天空中的恒星常有忽发大光,经过多日之久,大光渐渐消灭。那颗恒星从此就不复再见,想来是销毁了。我们这颗太阳,亦是恒星之一。假使太阳忽然焚毁,那时地球上面所受到的光热必定要增加到几千万倍,人类岂不是都要焚死。即使不焚死,而太阳既然焚毁之后,地球上光热全无,亦都要冻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冻死。太阳的能够发光和生热,亦全靠物质燃烧的原故。假使这种燃烧的物料渐渐用尽,那么它的光热亦必逐渐减少。太阳面上的斑点一日增多一日,那喷火口一日减少一日,它的光渐渐变为金色,再变为黄色,再变为赤色。地球上面的陆地日多,海洋日少,寒气日多,热气日少,岂不是人类都要冻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挤死。地球的里面日日在那里冷起来,冷极了一定收缩,一定豁裂。近年以来,山崩地震,往往有裂开大缝,陷落人物之事,就是这种表显的现象。照此下去,人住在地面上未免觉得不稳,只好穴地洞或山洞而居,但是年久之后,大洞亦因为收缩而堵塞,所以人类必至于挤死。

  一种是使人类震死。如上条所说,地球既然因冷缩而豁裂,这个时候,人类就使有能力另设一法,仍旧居住地面,以避开那地球豁裂之处,但是那裂缩逐年加大,大体分崩,势必将地球分为数块。到那时,这几大块之中就使还有人类居住,或者还有空气,但是在空中乱行,已无轨道,愈行愈远,势必与其他星体相撞而统统震死。

  以上地球的十种死法。在我们过去以前的那个地球,是怎样死的?虽然不得而知,但是有死必有生。以前的地球既然死去,那么现在的新地球当然急急应该创立,这个纯然是阳神一派得占优势的原故了。

  开天辟地的时候,怎样能够使那个已死之地球重新建筑起来?已经死尽的人类怎样能够使他们滋生起来?当然是“神”的能力,决不是人的能力。所以那个首出御世的盘古氏,以及后来的天皇氏、地皇氏、人皇氏等等,以理推想起来,一定就是所谓阳神一派的神祇。既然是神祇,所以有移山倒海的能力,所以有旋乾转坤的本领。以古书考起来,当初毁坏地球的,是阴神一派之中混沌氏。

  阳神一派中之盘古氏要想开辟天地,少不得和混沌氏大战,也不知费了多少气力,方才将混沌氏打倒,立刻将他的尸体解剖起来,拿了他的肉,补充从前损失的土,拿了他的骨,补充从前毁坏的石,拿了他的血液,补充从前消耗了的水,又拿了他的肢节竖起来,恢复从前崩坏的山岳,又拿了他的肠胃铺起来,恢复从前湮没的江河,又慢慢地滋长万物,诞生人类。这种奇妙灵怪的事迹,一时也说不尽,就使说也说不相像。

  总而言之,从盘古氏起,一直到有巢氏以前,都是阳神一派的神祇直接到下界来,排除百难,扶植人类的时期。自从有巢氏、燧人氏以后,人类的滋长渐渐发达了,知道构木为巢以避猛兽了,知道钻木取火以烹饮食了,知道剥取禽兽的羽毛以遮蔽身体了。

  衣食住三项,都已粗粗完备,从此阳神一派的神祇仍旧回归天上,不复再到人世,但是防恐人类的知识才艺没有完全,还不能够自存自立,所以又不绝地的派遣他手下的善神降生人世,间接的前来指导帮助,如同伏羲氏的母亲,住在华胥地方(原注:现在陕西蓝田县,一说在雷泽地方,现在山东荷泽县)的水边,看见一个大人的脚迹,偶然高兴,走过去踏了他一脚,不知不觉,心中大动起来,陡然有一条长虹从天上下来,绕着她的身子,她就如醉如痴了好一晌。及至醒来,就怀孕而生伏羲。神农氏的母亲,名叫安登,看见了一条神龙,心中感动,就怀孕而生神农。黄帝的母亲附宝,看见电光绕着斗星,便心有所感,怀孕而生黄帝。这种都是阳神一派派遣善神降生人世的证据。但是阳神一派如此,那阴神一派亦岂肯干休,当然也是不绝的派遣魔星下降,来图谋扰乱,并依旧进行他们毁灭地球的主张。最著名的,就是共工氏的决水,蚩尤氏的杀戮,而尤其重大的就是洪水之灾,且待在下慢慢地讲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