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历史演义 > 上古神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叙言


  民国十三年春,余承乏宗文中学校务,兼任安定中学讲席。课余之暇,朋侪纵谈上下今古。校长陈君柏园谓吾国夏禹治水为千古第一伟绩,史无专书详载其事,未免缺憾,因顾余曰:“子多稽古而喜治史,岂有意乎?”

  余自惭谫陋,而心韪其说。

  退则陈箧发书,从事稽考,其有关系者则摘录之。顾除《禹贡》一书外,其余多单词只句,无系统可言,甚者乃类于神话。太史公所谓“文不雅驯”者是。即《禹贡》所载导水导山等,亦第就功成后综叙大略而言之,简括已甚。至于洪水之来源,当时之地形,与夫当初入手之计画,设施之次第,及疏凿之方法,皆所不详。生乎四千年后,追叙四千年前之事迹,佐证既少,戛戛其难。

  后阅暨阳蒋孟洁先生瑞藻所著《小说考证》,谓清代嘉、道时山阴沈藤友嘉然曾撰夏禹治水小说,大率以《禹贡》为纲,而以《山海注》、《岳渎经》、《真仙通鉴》诸书附会而成,书凡六十卷、百二十回。惜稿未梓行,舟覆沦于水。余思夏禹治水,八年于外,迹历九州,大山之开凿,名川之疏浚,都凡数十。当时交通未便,器械未精,何以及此?后世疑为神助,谥为神禹,夫岂无因!顾此等不雅驯之说,岂足据为信史?而揣测臆造之谈,又岂可呈诸大雅?无已,惟有如沈先生之法,托诸小说,以抒我个人之理想而已。校务殷繁,有志未暇。

  其年秋,江浙战事起,风鹤惊心,弦诵辍响,忧焦徬徨,无可为计,乃始着手下笔以自遣。其初,范围原拟仅聊限于治水。顾既已小说矣,所摭拾新奇可喜之资料未忍舍弃,则益搜博采,以期综集上古神话之大成。战事既终,校务又迫,作辍靡恒,甚者或累月不一执笔。柏园屡督促,无以应也。余妻高时馨助余搜集,致力良勤。老友陈荫轩亦时有以见诒。荏苒八年,大致初就。迻写增损,又历二年,乃得脱稿,而柏园之墓已有宿草,荫轩之墓木且拱,竟不获就之一正是非。回首前尘,曷禁腹痛!

  民国二十三年一月,杭县钟毓龙自叙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