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服饰类14


  ◎购鞋、定鞋

  杭州清和坊某鞋肆,偶来一村翁购布鞋,选择颇苛。肆中人诮之曰:“乡人得着新鞋,已足荣耀乡里,何用挑选!”翁不顾,徐徐着鞋去。翌日,有一翁来,言:“近在灵隐广作佛事,且欲斋罗汉,请为我制罗汉鞋五百双,其足样大小,约如灵隐所塑者,用黄绫子作鞋面可也。”言讫,付定银五十圆,掣收条而去。

  肆中人得此大宗生意,无不大喜,昕宵趱赶,匝月而成,颇怪翁未尝来询。迨制成,堆置店中。久而不见翁至,异之,讯诸灵隐寺僧,实无此项施主,始知后翁即前翁,以是为报也。

  ◎汪笑侬蹑两样鞋

  汪笑侬好弄文,东方曼倩之流也。有晤之于谦鞠如寓者,时朱百房、许子敬、赵仲平咸在座,笑侬引吭高歌,高嵬淅淅沥沥一片声一段,词句典雅。歌毕,举一事,闻者莫不捧腹。方哄堂大笑时,忽寂然无哗。众之视线,悉集于汪之两足,盖所著之鞋,式样各异也。

  ◎木屐

  木屐,履类,底以木为之。东方朔《琐语》云:“春秋时介之推逃禄自隐,抱树而死,文公抚木哀叹,遂以为屐。”此为木屐之始。然各处皆雨时所用,闽人亦然。粤人则不论晴雨,不论男女,皆蹑之。

  ◎弓鞋

  弓鞋,缠足女子之鞋也。京、津人所著者,宛如弓形,他处则惟锐其端,而以扬州之鞋为最尖,欧美人常购之以为陈列品。朱竹垞尝为词以咏之,调寄《鹊桥仙》,词云:“湖菱乌角,渚莲红瓣,不比帮儿还瘦。拈来直是小觥船,只合借灯前行酒。春阳花底,春泥陌上,最好踏青时候。假饶无意把人看,又何用明金压绣。”

  吴蔚光有咏美人鞋词,调寄《沁园春》,词云:“色拣新红,影窥初月,着意裁成。鶎恰销金窄窄,麝兰馥馥,珠明凤翠,花样翻新。半露帘波,浅埋碧草,现出纤纤一牀春。苔阶软,料步回睨视,底印些痕。有时试浴银盆,似水畔莲垂两瓣轻。更心憎泥污,玉葱斜剔,舞余微褪,悄拽罗跟。斜绾鸾縧,半偎绣韈,坐处偷藏在画裙。闲庭早,莫漫沾珠露,湿了吴绫。”

  山西太谷县富室多妾,妾必缠足,其鞋底为他省所无。夏日所著,以翡翠为之,其夫握之而凉也。冬日所著,以檩香为之,其夫嗅之而香也。

  ◎睡鞋

  睡鞋,缠足妇女所著以就寝者。盖非此,则行缠必弛,且藉以使恶臭不外泄也。彭骏孙有咏美人睡鞋词,调寄《一萼红》,词云:

  “试湘钩,正熏笼初暖,百合惹氤氲。同梦相偎,合欢不解,天然无迹无尘。巧占断春宵乐事,问伊家何处最撩人?绡帐低垂,兰灯斜照,微褪些跟。好是轻盈娇小,只一弯香浸,半捻红分。新月匀云,纤荷舒夜,阿谁消受清芬?莫便道魂销此际,玉楼合处更销魂。底事东阳憔悴,化尽腰身。”

  ◎马四靸小方鞋

  乾隆末叶,苏州有妓曰马四者,明眸善睐,肤如凝脂,惟双趺不甚纤妍,故常靸小方鞋,(即拖鞋。)作忙促装,以自揜其足之大也。

  ◎秦淮妓女之方头鞋

  乾隆末叶,秦淮妓院之衣裳妆束,以苏为式,而彩裾广袖,兼效维扬。惟用睡鞋者颇少,咸以素帛制为小袜,似膝袴而有底,上以锦带系之,能使双缠不露,且竟夕不松脱也。其履地用方头鞋,如童子履而无后跟,即古靸鞋遗制,今之拖鞋也。灯影下曳之以行,亦复彳亍有致。

  ◎沪妓所著画屧

  同、光间,沪妓所著画屧,镂空其底,中作抽屉,杂以尘香,围以雕纹,和以兰麝,凌波微步,罗韈皆芳。或有置以金铃者,隔帘未至,清韵先闻。且又有曳男子履者,绣以蝴蝶,虽镂金错采,制作精工,而行步则绝无婀娜之致矣。

  ◎高底

  高底,削木为之,上丰下杀,略如弓形,缠足之妇女以为鞋底,欲掩其足之大也。垫于鞋之外者,谓之外高底,垫于鞋之内者,谓之里高底,取其后高而足尖向地也。自光绪戊戌天足会成立,天足渐多,高底少矣,端忠愍公督两江时且曾禁之。

  ◎假趾套

  弓鞋三寸,窄窄凌波,潘妃之步,飞燕之舞,大都以纤足为贵。迨天足会起,六寸肤圆,不须迫抹,妇女皆用皮鞋,履声橐橐,如郑子游之革履。奈缠足者一时不能放大,则袜中实以棉,名曰假趾套。向之木底,装于跟后;今之绵套,塞于趾前。向之裹缠,惟恐鞋之大;今则放宽,犹虑鞋之小矣。

  ◎旗女之马蹄底鞋、平底鞋

  八旗妇女皆天足,鞋之底以木为之。其法于木底之中部,(即足之重心处。)凿其两端,为马蹄形,故呼曰马蹄底。底之高者达二寸,普通均寸余。其式亦不一,而着地之处则皆如马蹄也。底至坚,往往鞋已敝而底犹可再用。向以京师所制之形式为最佳,着此者以新妇及年少妇女为多。年老者则仅以平木为之,曰平底。其前端着地处稍削,以便于步履也。处女至十三四岁始用高底。

  广州驻防之汉军妇女,异于他处之汉军,其妇女缠足者多,鞋与汉女略同。

  ◎南洋华侨妇女之鞋

  南洋华侨妇女率天足,所曳之鞋,上以金线绣各种花样,以处女所绣者为最工,华侨以为馈赠厚礼,一双之值,往往达银币数十圆。

  ◎襁褓

  襁褓始于三代,而今尚有之。襁,幅八寸,长一丈二尺,以缚小儿于背。褓,小儿之被也。粤妇之保抱小儿辄用之。

  ◎首饰

  首饰,所以饰首之物,本兼男女而言之。《后汉书》曰:“后世圣人见鸟兽有冠角颔胡,遂作冠冕缨蕤以为首饰,凡十二章。”其后乃专指妇女头上所饰者而言。刘熙《释名》曰:“皇后首饰曰副。副,覆也。亦言副贰,兼用众物成其饰。上有垂珠,步则摇也。”《洛神赋》曰:“戴金翠之首饰,缀明珠以耀躯。”今则臂钏,指环之属,虽不施于首,亦通谓之首饰矣。

  ◎头面

  头面,妇人首饰也,率为衣礼服时所用。《东京梦华录》云:“相国寺两廊,卖绣作领抹、花朵、珠翠、头面之类。”《干淳起居注》:“太上太后幸聚景园,皇后先到宫中起居,入幕次,换头面。”

  ◎徽章

  徽,帜也。古以旗帜为旌别,故设徽章。今谓凡可为旌别之记号者,曰徽章。常用者以金银铜为之,暂用者以绸缎绫为之。

  ◎宝星

  宝星,即勋章也。以镶嵌珍宝,光芒森射,故谓之宝星。凡五等,并于头二三等每等再分三级,计次序之数,共十有一。光绪辛巳,始由总理衙门奏定其制,专为国际上馈赠赏赉之品,其后亦以宠锡群臣。

  ◎面巾

  面巾,本就死者覆面之巾而言,以绢为之,方尺二寸,即《仪礼》所谓幎目,盖古之通礼也。然今之洗面者,亦称面巾,或称手巾。大别有二,一以水洗面时所用,一为拭尘秽时所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