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服饰类7


  ◎云南苗女之服饰

  云南之苗妇皆尚短衣,衣齐腰而长裙,裙百折,或二百折,富者五重,贫者二三重,男子亦然。其衷衣及裈,冬夏皆纻。处女夜卧,不脱不沐,临嫁方沐。既嫁,日一沐,沐毕,涂以苏合油,贫者涂以羊膏,故肤如凝脂也。衷衣与裈相接,皆联金扣以百数。裈口与袜相接,亦密缀以扣。扣皆圆而扁,贫者以铅锡为之,合卺之夕始解。

  既定情,复着之,生子然后去。惟仲家、牯羊、黄毛仡佬、白倮倮、黑倮倮五种苗,以跳月为婚者,皆不裈。长官家女有缚足者,平民多不缚,便工作也。其缚甚易,山有草曰威灵仙者,取其根汁煎濯之,不数日而成纤趾矣。

  ◎贵州苗女之服饰

  贵州苗女,锦服短衫,系双带于胸背前,刺绣一方,饰以金钱。亦有以双带斜作十字形,交于双乳间,背缀小锦一方,负物时横贯其中以为纽者。

  阳洞罗汉苗在黎平,妇人戴金银连环耳坠,胸前刺绣一方,短衫长裙。数日必淅米沃发,复于涧中洗之。

  ◎古宗之服饰

  古宗妇女之髻,辫发百股,以五寸横木,于顶挽而束之。耳环细小,与么些异。臭古宗以土覆屋,喜楼居。近衢市者,男则剃头,衣冠尚仍其旧。僻远者,男披发于肩,冠以长毛羊皮,染黄色为檐,项缀红线缨,夏亦不改。红绿十字文罽为衣。

  冬或羊裘,不表,皆盘领,阔袖束带,佩尺五木鞘刀于左腰间。着西红革靴,或以文罽为之。出入乘马,爱驰骋。鞧鞯极丽,多饰以金、银、宝石。妇辫发下垂,杂缀珊瑚、绿松石以为饰。衣盖腹,百褶裙盖臁肕,俱采罽为之。裙或文罽,或采色布,罽韈单革软底,不着袴履。项挂色石数珠,富则三四串,自肩斜绕腋下。一妆装饰之物,有值数百金者,珊瑚、玛瑙、砗磲、玳瑁以及银钱、银虎之属,悉着于辫。而贱者无饰,且跣足。

  土官头目剃头辫发,入城,用汉人衣冠,归则易之。惟帽檐之饰,以织金锦为别。

  ◎打牙仡佬之服饰

  打牙仡佬在平远、黔西,妇人剪前发,披后发,盖取齐眉之意也。以幅布围腰,无襞积,曰桶裙。

  ◎滇绵谷为女装

  蜀人滇谦六富而无子,屡得屡亡。有星家教以压胜之法,云:“足下两世命中所照临者,多是雌宿,虽获雄,无益也。惟获雄而以雌畜之,庶可补救。”已而生子曰绵谷,谦六教以穿耳、梳头、裹足,呼为小七娘,娶不梳头、不裹足、不穿耳之女以妻之。

  及长大,遂入泮。生二孙,偶以郎名,孙即死。于是每孙生,亦以女畜之。绵谷韶秀无须,颇以女自居,有《绣针词》行世。杨刺史潮观与之交好,为序其颠末。

  ◎某中丞好女装

  某中丞少好女装,人皆称之为三姑娘,光绪时人也。

  ◎妓效男装

  光、宣间,沪上衏中人竞效男装,且有翻穿干尖皮袍者。然《路史·后纪》云:“帝履癸伐蒙山,得妹嬉焉。一笑百媚,而色厉少融,反而男行,弁服带剑。”此女子男装之初祖也。

  ◎孙之獬改装

  世祖初入关,前朝降臣皆束发,顶进贤冠,为长袖大服。殿陛之间,分满、汉两班,久已相安无事矣。

  淄川孙之獬,明时官列九卿。睿亲王领兵入关时,之獬首先上表归诚,且言其家妇女俱已效满妆,并于朝见时薙发改装,归入满班。满以其汉人也,不许;归汉班,汉又以为满饰也,亦不容。之獬羞愤,乃疏言:“陛下平定中国,万事鼎新,而衣冠束发之制,独存汉旧,此乃陛下从中国,非中国从陛下也。”奏上,世祖叹赏,乃下削发之令。及顺治丁亥,山东布衣谢迁奋起兵入淄川,之獬合家惨死。

  ◎成亲王之袍褂

  成哲亲王有洁癖,居恒明窗净几,不染纤尘。且丰裁峻朗,所御泡褂极旧,然熨贴整削,皆以斜纹布制之,(俗谓之褡裢布,为京师特产。)远望之,恍如玉树临风。尝奉命致祭某陵,围而观者如堵墙。尔时京华风尚,不着新衣,王实启其渐也。嗣是有以素绸为里者,或且用之于朝会矣。

  ◎汤衣谷燕居衣品服

  汤衣谷以知县需次江宁,自度必不得于时,益恣为沈冥,不复自振。贫且善病,僻居城东偏。或索衙参时手板观焉,曰:“亡之久。”顾朝廷千秋节,必衣其品服于家三日,如在官然者。或召之宴,则以其服往。

  群妓且目且笑,不为动。独一妓者翁之,则慨然曰:“若翁我,知我且老,不复堪天下事矣,已矣!”年四十有八卒。衣谷,名裕,钱塘人。

  ◎讲官礼服

  同、光时,经筵日讲、起居注官,三满人,二汉人。皇上衣为何色,则五人不得参差,否则立干处分。而内监等又不先日宣言,故必多携以进,便随时更换也。

  ◎德菱之礼服

  某岁,孝钦后以万寿,赐宫眷德菱以礼服。服为大红缎绣金龙,护以云彩,镶金边,内衬灰鼠皮,袖口及领用貂,此郡主服也。德菱,汉军人,驻法钦使裕庚女。

  ◎舞灯衣

  每岁上元或万寿节,令乐工舞灯,衣五色画衣,分行成字,凡数十变,有太平万岁万寿无疆诸字,以黄绫册书成字样,陈诸御案,以备观览。

  ◎朝服之宜忌

  臣工召对、引见,皆服天青褂、蓝袍,杂色袍悉在禁止之列,羊皮亦不得服,恶其色白,近丧服也。故朝服但有海龙、猞猁狲、貂、灰鼠、银鼠,而无羊皮。夏不得服亮纱,恶其见肤也,以实地纱代之,致敬也。

  ◎袍之开衩

  衩,衣衩也,今谓衣旁开处曰衩口。官吏士庶皆两开,宗室则四开。衩衣,即开褉袍,唐人已有之。《唐书》僖宗衩衣见崔彦昭。王建《宫词》:“衩衣骑马绕宫廊。”

  ◎缺襟袍

  缺襟袍,袍之右襟短缺,以便于骑马者也,行装所用。然实起于隋文帝之征辽,诏武官服缺胯袄手。唐侍中马周请于汗衫上加服小缺襟袄子,诏从之。

  臣工扈从行围,例服行装,《会典》所云“行袍行裳,色随所用,行裳冬以皮为表”,盖即缺襟袍也。行裳,俗呼战裙。

  京外大小文武各官,若因公出差,以礼服谒客,则行装。行装不用外褂,以对襟大袖之马褂代之,色天青,其材为织团龙之缎,或宁绸。袍必缺襟,马褂较外褂为短,便于乘骑也,惟靴、帽仍依平时。其实始为军服而及于扈从行围,后遂沿用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