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服饰类6


  ◎瑶人之服饰

  广东之瑶人,皆束发,头插白雉毛,身着对襟衣,下有布筩。女则穿耳,其耳环极大,垂于两肩。

  ◎红苗之服饰

  干州红苗,惟寨长薙发,余皆裹头去须,约发以簪,左右贯大银环。妇女有银簪、耳环、项圈、手镯等,衣较男子略长,饰以红绒绣花,不着袴,以峒锦为裙,缠腰两三匝。

  ◎东苗之服饰

  东苗在龙里、清平、贵筑,男以花布束首,着浅蓝短衣。妇着花裳。衣无袖。

  ◎花苗之服饰

  花苗在贵阳、广顺、大定、黎平,裳服先用蜡绘花于布,而后染。既染去蜡,则花见。饰袖以锦。妇女以马髟杂人发为髲。男年少者缚楮皮于额,既婚,乃去之。

  ◎披袍仡佬之服饰

  披袍仡佬在平远、施秉、清平,男子衣敝恶,女子以线扎发,蒙以青巾袋,上缀海&~BCAU;。衣长尺许,外披方袍,自头笼下,前短后长,无袖。

  ◎冰家苗之服饰

  冰家苗在荔波县,男子四围长衣,以裙为袴。女子短衣,花边穿袖,重裙无袴。

  ◎么些族之服饰

  云南维西厅布么些族,男皆剃头辫发,不冠,多以青布缠头,衣盘领白罽,不袭不裹,棉布袴不掩膝。妇髻向前,顶束布勒若菱角,耳环组如藤,缀如龙眼果,以银、铜为之。衣白褐青绿,及脐,裙可盖膝,不着袴,裹臁肕以花布带束之。至于女红,则皆不习也。

  男妇老幼,率喜佩刀为饰。不爱頮泽,衣至敝不澣,数日不沐,经年不浴。冬不重衣,雪亦跣足,严寒则覆背以羊皮,或白毡。间有着履者。头目衣冠如内地,而妇妆不改,裙长及胫,亦旧制,以别于齐民。

  ◎粤寇服饰

  粤寇衣饰奇诡,洪秀全及其部下之各酋,均戴八宝帽,以黄缎八片缝成,缀珠宝,侯以下戴八卦帽。丞相、军师靴用红色,余俱黑色。

  ◎大同妇女之服饰

  麒玉符都统有《出塞纪程》诗,其《大同道上书所见》二首曰:“绛色襜褕绿裲裆,皮冠覆额紫貂长,琵琶千载余风在,学得明妃出塞妆。”又曰:“布裙椎髻亦风流,窄窄双莲曲似钩。记得大明天子事,至令争戴玉搔头。”盖大同冬日苦寒,妇女多戴皮冠,更饰小簪,殆仿搔头遗制也。

  ◎沪妓之服饰

  同、光之交,上海青楼中人之衣饰,岁易新式,靓妆倩服,悉随时尚。而妓家花样翻新,或有半效粤妆者。出局时,怀中皆有极小银镜,观剧侑酒,随置座隅,修容饰貌,虽至醉,亦不云鬟斜軃宝髻半偏也。至光、宣间,则更奇诡万状,衣之长及腰而已。身若束薪,袖短露肘,盖欲以标新领异,取悦于狎客耳。而风尚所趋,良家妇女无不尤而效之,未几,且及于内地矣。

  又有戴西式之猎帽,披西式之大衣者,皆泰西男子所服者也。徒步而行,杂稠人中,几不辨其为女矣。

  ◎开化妇女之服饰

  浙江开化妇女之衣饰,均甚朴素。宣统时,但得衣竹布衫,花布裤,便蹀躞道途,自以为备极华美矣。绸肆无整疋之绫罗,盖售为镶鞋饰领之用,决不以之制衣也。且不系裙。有询之土人者,土人云,既有裤,何必裙。

  ◎湘潭妇女之服饰

  道光时,湘潭之立云市至马圫,贫妇椎髻鹑衣。后则少妇童女,盛施朱粉。入湘乡,则衣饰异矣。咸丰时,东南盛为拖后髻,曰苏州罢,(读若派。)盖服妖也。王壬秋为之诗曰:“桥上当垆女,双金绣额圆。巧拢苏罢髻,娇索市门钱。旧日村牢落,穷嫠泪泫然。繁华非盛事,饥乱况频年。”

  ◎闽女之服饰

  闽中妇女,惟居城镇者皆小脚妇。自缙绅以至小家,莫不以小脚相尚,妆饰与他处无甚异。此等妇女,率多不任步履,故街市中初不恒见。偶一见之,亦必拄杖而行,或倩人扶掖,与残疾者无异。其居邨野者,呼为乡下妹,则完全天足,入城者恒为人充担负役。

  此等妇女,装束特异,头绾高髻,旁插银箭一双,长七八寸及尺余者不一,中一银鎗称是。耳悬银环,大几逾盘,年幼好修饰者,其环愈大,箭愈长也。下则白足,不袜不履,冬日虽身衣皮服,而跣足如故。遇令节或庆吊事,则着前缀红线如须之黑色花履也。

  ◎粤女之服饰

  粤女有三别,一为潮州,纤趾广袖,髻发如蜻,薄蝉簇鬓,行伛偻而步蹀躞,虽有佳人,大有西子不洁之概。一为嘉应州,垂发挽髻,蝶翅双鬓,绰约如懒装佳人,而双趺玉洁,尤饶殊姿。一为广州,修髻膏发,肤脂凝雪,曲眉脂唇,惟蹑履秃颈,殊少惊鸿游龙之姿。

  潮州妇女多赤足而着拖鞋,皮色黑黝。耳环有长数寸者,略似棍棒。每坐,必举一足于椅之扶手,而以双手抚摩之。

  ◎滇女之服饰

  云南省城妇女皆裹足,衣袍套。其出行也,无轿,必以锦帕覆首,至老不去。大理妇女,出必持伞。皆古者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之遗也。

  ◎青海蒙女之服饰

  青海蒙古男人入关,或有为汉装者,其游牧时,则番装也。王公、台吉,忽焉宝石顶而团龙褂,忽焉毳衣而露臂,革履而跣足;忽而揖让为座上客,忽而执鞭如牧羊儿,见者固不知其为封建主也。然衣服有里有袭,非若番子之仅披一袭也。

  妇女多颜色,衣饰之丰美,数倍于番妇。束发为二辫。双垂于前,以布帛为囊而护之。所缀铃片,悉为银者,多嵌以真宝石。帽质为五色绸,缀以红丝缨,鞾质为绒布,绣以花彩,其式如汉人常用之冠履然。冬日御羔羊裘、草狐裘,富者用火狐、青狐、猞猁狲,一衣之值,内地动需兼金,彼视之为常产也。余皆与番妇同。

  ◎藏女之服饰

  西藏妇女分发为二,各自结束,垂于脑后,其状如绳。发辫以坚细为佳,与内地妇女发辫以松大为贵者稍异。盖其辫有宝石、珍珠、珊瑚之类,故结束不得不坚也。处女于脑后垂一辫,既受聘,则戴夫家赠品。嫁后不再结辫,以示区别。若老妇,无论贵贱贫富,额均戴绿松石,光辉似镜,谓之白玉。

  凡老妇戴白玉之日,亲友必往庆贺。其中有二故,一谓藏妇厌生育之苦,额戴白玉,必属月经已绝,可无生育之事也。一谓藏人事佛心虔,凡妇女额戴白玉,必已月经不来,人欲消灭,可虔心事佛,不至以欲念消灭佛念也。至于冠,则富贵妇女均缀珍珠,惟为木质,形如笠,内漆米红色,外以金镶绿松石为顶,四周皆珍珠。

  妇女见喇嘛及宾客,必以红糖或乳茶涂面,否则以为冶容诲淫,有蛊人之意,须科以罪。虽经西藏查办大臣张荫棠示禁,而积重难返,不能止也。

  妇女均天足,其靴以皮或布为之,上为绫缎、细布、毛褐之齐腰短衣,以小单方袈裟披之,下为黑红褐之万字裙,又有头戴红绿尖顶之小帽者。手钏、指环,皆金、银、宝石也。耳垂环,又缀珍珠、珊瑚,垂于两肩。胸有银镶珠、石,长数寸。至其头排念珠,胸藏护身佛,右手戴砗磲圈者,则自幼至死,固未尝须臾离身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