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舟车类7


  ◎上海马车兜圈子

  俗所谓之马车,与北方之骡车偶驾以马者大异,西人所创,而吾国仿为之者也。有曰船式者,制如舟。有曰轿式者,制如舆。有曰皮篷者,上有篷,可张可弛。其轮或四或二,四轮则二大二小,二轮者轮甚大而车甚高,译音曰亨斯姆。驾车之马,普通为一,两马者少。御者必二人,皆华服,或且诡异,且有戴无顶带之礼冠者,凉帽、暖帽惟其时。

  兜圈子者,沪人乘坐马车,周行繁盛处所之谓也。初至沪者及青年之男女皆好之,招摇过市,藉以自炫,曰出风头。其有女子同车者,非尽眷属,妓院之名姬及其佣亦或与焉。兜圈子者,例于福州路登车,自山东路之麦家圈,进广东路之宝善街,出北海路,沿跑马场,过中泥城桥,至静安寺路之味蒓园。

  归途由南京路经山东路之望平街,转福州路,沿跑马场,进北海路,由广东路之宝善街,至河南路之棋盘街,进福州路,转东至黄浦滩路,进南京路,由湖北路之大兴街,至福州路下车。如是而绕行一周,所谓圈子者是也。

  ◎腕车

  腕车者,两轮,两车柄,一坐箱,有幕可舒张,以御风雨,一人以手腕挽之,使车前行,故名。创于日本,而输入我国,商埠盛行,沪尤多。一曰人力车,言其专用人力,不烦牛马驴骡也。而流俗不察,呼之曰东洋车,则大谬。盖吾国亦在太平洋,不能以东洋二字代表日本,此亦足见国人之无国家观念也。

  有自制腕车者,其形式类于轿式之马车,居其中者,可蔽雨,可避风,自安适矣。而车之重量,亦必倍于寻常,挽之而疾驰者,犹一人也,此诚同人道于牛马矣。金奇丁在沪,每乘腕车,辄悯之,必优给酬资,且不促其疾行,而又告之曰:“方食不可疾行,防肠痛也。”

  ◎腕车夫争载王子樵

  王子樵客沪,一日,自梵王渡雇腕车至静安寺,愿出铜币七枚,以作车资。两车前迎争客,至互詈,乃问其乙曰:“车资减三铜元,去否?”摇首不答。乃乘甲车去,而仍与以足资。

  ◎周月生为腕车夫所绐

  旅客初至沪,恒为车夫所绐。有自绍兴至沪之周月生者,居公共租界福州路某旅馆,其地距青莲阁茶肆,数十武而近,以不谙路径,乃觅腕车以代步。车夫欺其为乡愚也,索赁资银币二角,月生诺。车夫乃曳之至河南路,向东经广东路,仍折回福州路而始至阁前,令下车,犹谓途长值廉也。月生登楼啜茗,遇其友林子安。少选,子安送之回逆旅,月生始恍然悟,而恨车夫之狡矣。

  ◎俞理安不蓄腕车

  俞理安侨沪久,居城中,以服务于天津路之敦大钱肆,日夕往来,蓄人力车以代步。未几而其子肄业于新闸之某校,亦思蓄一车,请于理安。理安不允。曰:“尔可宿于校。我若增一车,则必有人知而来借者矣。却之,则为人所怨;许之,则不胜其烦。而豢佣之费,修车之资,皆于我乎取,我果何所为而为耶?怀献侯曰,有车者借人乘之,今亡矣夫!”

  ◎羊角车

  羊角车,独轮小车也,南北皆有之,一人挽之于前,一人推之于后,亦有无挽而仅有推者,行时,其声轧轧然。两旁为乘客之座,齐鲁间有铺以垫者,乘之颇安适。唐时所谓羊头车子者是也。上海缫丝妇女之往来皆乘之。

  ◎塌车

  塌车面积甚大,以一寸强之厚木为板,专以载物,任重可数千斤,前挽后推,人数之多寡,视重量以定之。轮在两旁适中之地,以卸载时可使一端之物,倾向于下,随斜面而落也。谓之塌车者,塌,低下也,堕也。或曰,塌宜作榻,故又有板车之名,则以其板长广,可睡人而有类于榻也。

  ◎洒水车

  洒水车,洒水于道时所用者也。车有方木柜,可储水数十担,柜后横铁管一,遍凿细孔,其管上通水柜,内设枢杻。用时以索掣开,水即从管孔喷出,势如骤雨,驱马疾行,约可洒半里许。

  ◎脚踏车

  脚踏车,即自转车也。两轮前后直立,前轮有柄夹持,可左右以正方向,后轮之侧附以钢炼,与曲拐相联。乘者以脚踏曲拐,使炼牵转后轮,前轮亦随之而转,以向前进行。虑妨行人,则振铃以告。男子所用与妇女所用者,异其式。又有用汽力者,年少子弟辄喜乘之,以其转折灵捷而自由也。我国妇女乘之者绝少。

  ◎龙尾车

  华亭诸生徐朝俊,承家学,娴浑天理数。嘉庆己巳,制龙尾车,为灌田之用。一车以一童运之,进水退水,无立踏、坐踏之劳。

  ◎摇车

  宁古塔人之生子也,方弥月,即置之摇车。车以柳丝作圈,每端有两孔,以长皮条穿之,内外彩画,且有响铃。其中垫薄板,悬于梁,离地三四尺。带缚婴孩,使不得动,哭则乳之,乳之而犹哭,则摇之,口念“巴不力”三字,如吴江之念嗄喏喏也。

  ◎囚车

  刑人于市曹也,以车载之往。车无盖,曰囚车。有壮士挟刀夹之,惧其逸也。车之无盖音,意若曰汝之首且将落矣。

  ◎冰车

  冰车,俗名拖犁,一名凌犁,又名托犁,俗呼冰排子。其形方二蚱,妆口,可容三四人,高仅半尺余。上铺草帘,底嵌铁条,取其滑而利行也。人坐其上,一人支篙撑之,捷于飞骑,京师、天津皆有之。撑者,例备皮袄一袭,无客则自衣以御寒,有客则奉客铺垫。随地雇坐,价甚廉。

  天津城南地势洼下,夏潦秋霖,汪洋弥望,冬则冰胶如镜,居民以凌犁往来。康熙时宛平查鲁存邀同人作冰泛之游,鲁存得长歌一篇,中有句云:“晶莹倒射天影白,七十二沽无水声。”

  ◎爬犁

  黑龙江布爬犁,如凌犁,不施铁条,屈木如辕,驾二马以行雪上,疾于飞鸟。

  ◎送丧车送丧轿

  丧家之出殡也,其亲属送之,所乘之车,必围以白布,曰送丧车。用轿者亦然。

  ◎山东沿海之车骑

  山东沿海滨多淤沙,不通舟楫,故遵陆者必骑,骑以驴或马,或乘骡车,或乘骡轿,或乘小车。大抵即墨以南,道路平坦,骡车通行。即墨以北,嶝路崎岖,海滩泞滓,跋涉稍艰,非骑驴乘轿不可。河无桥梁,浅者徒涉,深者乘筏以渡。各村皆有小逆旅,宿一宵,费钱十余文,惟多尘垢且黑暗耳,越宿而仍车或骑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