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舟车类3


  ◎薛舫

  全椒薛慰农观察时雨罢守杭州,主讲崇文书院,尝召集其门下士课文于湖舫,又为湖舫诗社,与诸老辈酣嬉于西湖,极一时风雅之盛。去杭日,门下士辟凤林寺隙地,构屋一楹,颜曰薛庐,别造一舟,仍名薛舫。

  ◎花艇

  光绪时,岭南以花艇著称于世。花艇者,妓所居之船也。后以火刼禁止,遂皆上陆,莺莺燕燕,不复泛宅浮家矣。船有楼,其下有厅事,可设席,谓之开厅。开厅必以夕,海风泠然,列炬如昼,珍错纷沓,丝竹嗷嘈。上者在谷阜,次者在迎珠街。然虽号称为舟,而铁缆系之,屹然不动,几忘其在水中央也。

  ◎姻缘艇

  姻缘艇,广州珠江有之。盖穗垣高等妓女,虽于花艇列房而居,然房至隘,酒阑夜深,无以留髡,则相将就宿于别艇。艇容积不宽,而陈设甚雅,俗谓之姻缘艇,一曰鸳鸯艇,盖专为卜夜而设也。

  羊城谭寿伯曾于《珠江竹枝词》中咏之云,“江干烟柳碧如丝,隔水人来唱《竹枝》。记得定情三五夜,姻缘艇上月明时。”

  ◎紫洞艇

  游船以广州为最华缛,杭、苏、江宁、无锡不及也。船式不一,其总名曰紫洞艇。咸丰时,长沙周寿昌有《咏紫洞艇》七绝,诗云:

  “拉杂春风奏管弦,排当夜月供珍鲜。流苏百结珠灯照,知是谁家紫洞船。”

  “沙锅沙快横楼矗,快蟹船连画舫排。(以上五种皆船名,惟横楼最大。)郎意不如双桨密,早朝催去晚潮回。”

  “四面珠帘卷玉钩,连樯沙尾泊中流。分明一曲清溪水,只少秦淮十里楼。”

  “二八亚姑拍浪浮,十三妹仔(音崽。)学梳头。琵琶弹出酸心调,到处盲姑唱粤讴。”

  “海南果熟不知霜,五角羊桃触鼻香。丹荔黄蕉都过了,热橙热蔗满街尝。”(冬时香橙、甘蔗俱用蒸食,呼为热橙、热蔗。)

  
“珠娘装束学吴娃,窄袖青衫短玉钗。真有肤圆光致致,凌波不用凤头鞋。”(珠娘有极美者,冬时亦白足见客。)

  
“珠水源分卅六江,东西云涌髻丫双。素馨莫问遗宫种,第一看花是海幢。”

  “一声香唤卖花船,渔婢生涯海国天。水阁路连花埭远,四围都是蜑家田。”

  ◎灯船

  灯船,江宁、苏州、无锡、嘉兴皆有之,用以游览饮宴者。及夕,则船内外皆张灯,列炬如昼。夏时为盛,容与中流,藉以避暑。舟子率其妻孥,为荡桨把舵之役,虽二八女郎,亦优为之,盖皆天足也。船中或有蓄妓以侑客者,春秋佳日,肆筵设席,且饮且行,丝竹清音,山水真趣,皆得之矣。

  江宁秦淮河之灯船,有题曰涛园,曰宛中茶舫,曰得胜茶园,曰悦来画舫,日需赁资数十金也。苏州人之呼灯船也,曰热水船,盖以夏夜为多故耳。

  ◎酒人船

  咸丰时,熊某自金陵龙溪雇一舟,邀上元金亚匏同至王墅。既登舟,则舟人蒋姓,其舟固每岁泊城中运渎河者。金与陈月舟、何澹成为之小作妆点,常游于青溪数里,一时士女皆呼为酒人船。

  当粤寇犯江宁时,幸脱出,在湖熟,日以供行客来往,舟中之物则皆灰烬矣。

  ◎龙舟

  端午竞渡之舟,饰为龙形,曰龙舟,南中有水之处皆有之,泛乎中流,乘潮上下。五陵少年辄坐于其中而作乐,钲鼓喧阗,日暮始已。

  ◎红船

  红船,长江有之,用以救生,故亦曰救生船。遇有客舟之阨于风潮者则拯之,迁其人物于红船中。

  ◎打珠船

  混同、诺尼诸江汊产珠,布塔哈乌喇岁有打珠船。有珠之河,水冷而急,以大船夹独木之葳瓠,植篙透底,数人持之,泅者负袋缘篙而下,得蚌满袋,贮葳瓠中,官督剖之,未成珠者仍弃于水。私采之禁,等于劚参。

  ◎挖河船

  浚河机器之状如舟,大亦如之者曰挖河船,以铁为之,底有机器,上有机架,形如人臂,能挖起河底之泥,重载万斤,置之于岸,旋转最灵。光绪初,天津机器局造成试用,曰直隶挖河船,用以浚大清河。

  ◎捞泥船

  南中农隙,乡人辄掉小船于河,捞其泥,以舟载之归,储以壅田,曰捞泥船。苏州、松江、嘉兴等郡,虽妇女亦优为之。捞时,须植立于船中,妇女皆天足,故虽历时甚久,而不以为劳也。

  ◎渔船

  江苏、浙西皆有渔船,一舸中流,妻孥并载。每至日将下舂时,渔人辄命其妇姑弱女,各担其竟目所获之鱼虾蜃蛤,入市贩之。野花插鬓,掩映斜阳,大踏步而来,低声唤买。朱剑芝以为此即丝不如竹、竹不如肉之自然入听者也。

  ◎枪船

  咸、同间,苏州有费玉成者,名秀元,慷慨任侠,乡里少年屠贩饮博之徒多从之游。当事始裁抑之,继知其材可用也,保举至都司,郡绅韩履卿都转崇亦极称之。时方奉札募枪船,巡防葑门。闻寇已入胥门,知时势不可为,急率死士至仁孝里,挟履卿出。履卿至周庄,愤郁成疾,旋往上海,辗转至海门,客死焉。玉成仍益募枪船,为保卫乡里,徐图恢复计。

  枪船者,南乡小艇,橹一桨一,火枪二三枝,行水面若飞,居民用以猎禽,有事,则资以御盗者也。其始制甚小,每船仅容三四人,后渐扩充,增设擡枪、洋炮,于是制益精而用益广,内河水师恃为羽冀矣。费氏所属殆有数百艘。

  ◎炮舰

  炮舰为海防舰之一种,功用略同。惟炮舰体轻,吃水浅,能航行于浅海江河。

  ◎鱼雷艇

  鱼雷艇者,驶行轻疾之小艇,以薄钢板制之,中装鱼雷发射管,专于暗夜雨雪中或战斗时炮烟之下,驶近敌舰,发射鱼雷以轰沈之。大者从舰队之后,远出海洋,或离队独行,小者备港湾中之用。

  ◎鱼雷母艇

  鱼雷艇体小,不能载重,又不能远射大洋,于是有鱼雷母艇以为装载兵器、煤粮,接济鱼雷艇,有时载运鱼雷越海,以为攻敌之用。

  ◎鱼雷炮艇

  鱼雷炮艇,所以攻击鱼雷艇者,其功用与鱼雷驱逐舰同。

  ◎鱼雷驱逐舰

  鱼雷驱逐舰速力最强,装置速射炮、机关炮等,能追鱼雷艇而破坏之。舰中亦备鱼雷,为轰击敌舰之用。以其驶行迅速,故又可用以侦探敌情。

  ◎周青士附赤马船入泖

  嘉兴周青士,名篔。尝至嘉善,独行于岸,见有赤马船缚布为帆,问焉往,船人以入泖对。乃思就九峰访故人,亦良得,乃请附载。比及泖,则已暝,船人促登陆。伥伥无所之,忽望见有僧庐,即闯入。

  小沙弥见之骇,强令出,乃步琉璃镫下,睹壁间所揭诗笺,中有己作,因指示沙弥曰:“吾诗人耳,非贼也。”沙弥以语主僧,为煮白饭,止其宿。诘朝,自泖达九峰,抵华亭,遂访高士吴骐、王光承之居,兼旬乃返。

  ◎周栎园咏漕篷船

  漕篷船前狭后广,闽之延平、建宁有之。周栎园侍郎《闽茶曲》有句云:“鸭母船开朱殷红。”即谓是也。

  ◎周栎园、潘次耕咏白板艖

  闽之延平、建宁二郡,船行屹囓间,全藉篙力。板薄,不过数分,不假丹漆。周栎园诗云“黯淡滩头白板艖”是也。又潘次耕《溪行杂咏》云:“门小不容舒眺望,篷低裁足展衾帱。”

  ◎吴中林、查嗣瑮咏清流船

  钱唐吴中林太守廷华尝守福建之兴化,有咏清流船诗,诗云:

  “五篙何处赋招招,一片云帆近大桥生。怕横山溪水急,开船趁得午时潮。”(横山梅溪水东下,船必乘潮而西,乃得济。)

  
“篷如半月压船舷,只许侏儒自在眠。桅脚开窗方尺五,居然小有洞中天。”

  “荒村破晓一鸡鸣,朝日山头渐次明。不似惜花春起早,拥衾徐听戛锅声。”(天明,爨者戛锅,舟人乃起。)

  
“不为和羹佐傅岩,何曾忘味有苏髯。上游玉粒成斤换,水口关头争食盐。”(上游盐价甚昂,舟人多私载觅利,水口设官巡查,许贮食盐五十斤。)

  
“如戟如刀千万锋,羊肠鸟道水溶溶。铁稍公自夸能事,不怕崚嶒石有锋。”

  “花猪肥肉玉如肪,还买河鱼一尺强。菡萏滩高明日过,晚来先献九龙王。”(舟人专祀九龙山,盖九泷滩神也。)

  
“铁脚层冰未觉寒,百钱水袴费艰难。赤身不怕阳侯怪,笑踏波涛过浅滩。”(水袴长不满尺,入水着之。)

  
“村醪无过压茅柴,秫米朝蒸瓮晚开。一饭便浮三大白,餔糟不待漉巾来。”

  “樵苏水畔一舟横,留得青山客不争。柯斧满林谁是主,白云深处听丁丁。”

  “上水艰难千里多,柴枝米粒易消磨。今朝到岸都欢喜,小武当山一笑过。”(山在浦邑之南。)

  
海宁查侍读嗣瑮尝偕梅定九、朱字绿、张青雨过建滩作诗,其一云:

  “初登清流船,船小妨内(入声。)首。一龛不盈丈,兀兀坐卯酉。及经火烧滩,滩浅尚难受。此地昔崄峡,山根蟠地厚。传闻用火攻,石烂泄水口。一线凿凶门,乖龙渴逾吼。榕城百水驿,硉矹十八九。直宜舍舟楫,复事牛马走。一笑谢长年,毁车吾已久。”

  其二云:“似罄众滩石,力聚堆一门。宁知跬步闲,滩转石愈繁。大者各磊落,五岳分位尊。小者尤纵横,八阵连云屯。此方昔割据,局促开乾坤。霸气郁未消,石势犹并吞。抚兹一长叹,恃暴安足存。”

  其三云:“积阴埋幽壑,湾环万古黑。形气所轧成,变幻谢绳墨,位置踰人工,并非造化力。欲以五字诗,竭意作镌刻。有如草闲虎,屡射镞不没。安得炼石手,叱汝变五色。”

  其四云:“石势逞雄杰,欲遣水郁盘。水从排空来,铁锁不可拦。有时千百丈,掣电飞云端。有时五三折,陡起咫尺间。两怒各未平,白昼蛟龙搏。舟子力难恃,应变须神完。倒缆挽逆篙,如作壁上观。决机在针锋,脱险过弹丸。”

  其五云:“水亦自相斗,直立高于屋。我舟掷水底,低受浪不足。如逢吞舟鱼,突过满鱼腹。惊雷杂风雨,眩转失耳目。一跃出重围,天晴山水绿。”

  其六云:“山形乍开豁,滩怒似少息。荡桨聊吚哑,夷犹弛腕力。我亦揽幽赏,微吟意稍适。有石声砉然,忽破船底入。水面石可防,水中石难测。君子慎履坦,索涂须擿埴。”

  其七云:“造舟尔何人,斲木如纸薄。常恐遭鱼龙,未足当一攫。岂知逢击触,善受赖柔弱。百折付一招,绕指霹雳作。弯环象运鼻,屈曲蛇赴壑。招招真吾友,性命卬汝托。”

  其八云:“下水例买米,上水例买盐。买米利无几,买盐赢倍添。利多非汝福,官府禁最严。贪心溺不戢,终恐罹髡钳。往来各有欲,轻取已不廉。择利莫若轻,米贱汝勿嫌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