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物品类7


  ◎台番以鹿皮覆体

  台湾番人每以鹿皮藉地为卧具,遇雨,即以覆体。

  ◎陀罗经被

  王大臣薨于京师特赐陀罗经被,被以白绫为之,刊金字番经于上,藏文佛经也,字作金色,即古人赐东园秘器之类。然京城习俗,品官士庶亦或用之,则皆购之肆中,且有以纸为之者。

  ◎儿版

  蒙人生儿,卧之于方版,以韦束两臂,倚毡庐壁间,嗁则摇之,移居则悬于驼装之后,曰儿版。

  ◎玻璃大镜

  湖广总督杨霈家居京师,少通脱。及为广州守时,以千金购玻璃大着衣镜,径丈五尺,将以馈定郡王载铨。然为物过巨,虑招物议,未敢显然致送,乃由海道运京师,嘱其兄子某往诣某甲。某甲者,京师无赖子,居西城陋巷,与乞儿伍者也。访数日,始得之,告以故。

  甲令以镜舁送城外某寺,付某僧手,语之曰:“若勿问我所为,时至,自相告也。”如其言。数日无耗,以为镜已被骗矣,欲往询甲,又念其戒,不敢往。一日晨起,甲忽至曰:“镜在定王府旁某肆,可自往致送,吾已以始末面告王,径往无患也。”兄子大惊,问其故,则乘某巨室出殡城外,丧车返时,庋镜其中,以入城矣。

  ◎围屏

  围屏,可以环绕障闭之屏风也。宋吴文英词:“翠幛围屏,留连迅景,花外邮亭。”

  ◎荔根屏

  粤土疏而沃,名花珍果所在繁膴,而老树之产于幽邃谷者,历年既久,蟠根屈曲,变幻象形。好事者搜剔遐险,置为几案清玩。

  然工巧天成,则当推高明谢氏之荔根屏。屏色恋紫,高五尺许,横斜二尺,铁干离奇,新枝挺出,宛如画梅满幅。其疏花散布枝间,含苞拆蕊,细大不一。复有寒雀三四,或翥或栖,各具生态。最上一枝则倒垂。尤极夭矫。

  ◎三折屏

  端州有时某者,能制雕漆屏风,工作精巧,贵重一时。然亦惟两边彩饰,多镂刻名人画而已。吴留村独创作三折屏风,每开一折,则两折隐于其中,一折垂帘观剧,一折山水人物,其左开一折,凡笔墨、楮研、书画、棋炉以及提壶、酒琖、陆博、摴蒱之属,无不毕具,如应用某物,即开某格子探取而出,外俱以格扇掩之。其制式悉仿《博古图》,一望了然。

  ◎琥珀书案

  嘉庆己未,和珅籍没时,有书案一具,乃琥珀琢成而嵌水晶者,方广二尺。一承一替,亦水晶为之,高可三寸,贮水蓄朱鱼,红鳞碧藻,照沫游泳,恍若丽空。

  ◎抽屉

  俗称器物上附着之箧曰抽屉,本作抽替。《癸辛杂志》:“李仁甫为长编,作木厨十二枚,每厨作抽替匣十二枚,每替以甲子志之。”

  ◎夭韭子

  夭韭子,几案四足有不平者,以小木垫之,谓之夭韭子。《中州集》有《夭韭子》五律云:“几案由吾正,盘盂免尔倾。”乾隆庚寅,高宗南巡时,刘文清公墉为安徽学政,召试诸生,献迎銮诗赋。文清先期习试,诗题有“夭韭子”,即本《中州集》命题也。

  ◎额林

  额林出蒙古,庋横板于眉栋间。以贮匳筐诸器,兼作几案之用。

  ◎太师椅

  俗称大圈椅为太师椅,始于宋。秦桧就第赐燕,优伶有参军,前褒桧功德,一伶以交椅从。参军方拱揖就椅,忽坠其幞头,露巾镮,伶指问何镮,曰:“二圣镮。”伶曰:“尔但坐太师交椅,此镮掉在脑后可耶?”

  ◎木炭

  木炭,以树木密闭器中燃烧而成。质佳者,断面有光,击之作金声,烧时无烟,可供燃料,并滤水使之清洁,化学上又以为还原剂,为用极广。

  ◎银骨炭

  银骨炭出近京之西山窑,其炭白霜,无烟,难燃,不易熄,内务府掌之以供御用。选其尤佳者贮盆令满,复以灰糁其隙处,上用铜丝罩爇之,足支一昼夜。入此室处,温暖如春。

  ◎炭团

  乾隆时,有以炭团贻钱塘陈芝山茂才云飞者,芝山赋诗为谢,诗曰:

  “密雪霏霏积满城,忽贻炭墼见深情。寒威顿向芦帘减,暖气如从黍谷生。箸拨深灰朝熌烁,篝藏活火夜通明。睡余榻畔温衣箧,读罢窗前沸酒铛。

  自有融和回大块,合教欢喜锡嘉名,岁残好入骚人咏,手筑应怜太守清。(《汉书》:“周行为渤海太守,免归,尝筑墼以自给。”)多谢分光向东壁,不劳曝背坐南荣。六花飘处重呵笔,珍重题诗当报琼。”

  ◎煤烟火炉

  杭州之临安多山,每至夏,蚊至多,日暮,辄声喧成雷,依山以居者尤苦之,于是用煤烟火炉。盖爇草于中以驱蚊,且备常日炊煮、过客吸烟之用,入冬,则且倚之以取暖焉。

  ◎手炉

  手炉为火炉之小者,其形或圆,或椭圆,或六角,盖必镂花,否则火熄,可笼之于袖,以铜制之,燃炭以取暖。又有不用火而置沸水其中者,妇女多用之。

  乾隆时,仁和周心孩茂才襄有《咏铜手炉》诗曰:“不数红泥小火炉,青铜范出小形模。提来缓缓随心便,趋到炎炎炙手无。笼袖粟肤春意透,挥毫姜指晓寒苏。深闺从此催刀尺,冷月临窗雁阵呼。”

  ◎脚炉

  脚炉,以铜制之,其形或方,或圆,或椭圆,或六角,盖亦镂花,燃炭于中,藉以取暖,用之者大都为妇女也。

  ◎熨斗

  熨斗以铜铁制之,中置炽炭以木为柄,所以按衣料使平之器,成衣匠多用之,俗谓之运斗。

  ◎汤婆子

  汤婆子,铜、锡之扁瓶,盛沸水,置衾中以暖脚。宋已有之,苏东坡致杨君素札云:“送暖脚铜缶一枚,每夜热汤注满,塞其口,仍以布单衾裹之,可以达旦不冷。”即指此也。

  ◎电话器、电灯

  上海互市虽久,然租界一切布置,初亦草草。至光绪壬午、癸未间,始有电话。电灯亦始于中叶,创办者为西德里。创议之初,华人闻者以为奇事,一时谣诼纷传,谓为将遭雷击,人心汹汹,不可抑制。

  当道患其滋事,函请西官禁止。后以试办无害,其禁乃开。当电话甫行时,谣言亦如之。西人经营租界事业,必随华人之心理而进步,于此可见一斑也。

  ◎大门灯

  张文襄久膺疆寄,办理各事,扬厉铺张,不欲局于隘小。督两广时,建广雅书院,规制崇宏,用银十余万。工竣,临视,甫及门,以门灯太小,不称,亟命撤换之。

  然其实灯已非常伟大,特以房屋过敞,相形见绌耳。办事者立命灯笼店另糊一至大之灯,则高二丈有奇。

  ◎善富

  杭俗炷灯竹器曰善富。或曰,初以避灯盏盏字音,易名燃釜,继又取其音近字为吉号也。

  ◎云母灯

  云母,生土石间,作片,成层,可析,明滑光白,其片有绝大而莹洁者,人呼为云母灯。朱竹垞尝作词咏之,调寄《十二时》,词云:

  “是何人碧山深处,潜入仙厨私窃,把石粉云英堆积,翦翦层层迭迭。面面装成,棱棱作就,细染红笺贴。正夜静改席西园,紫凤吐珠,曾否铜盘吹灭?闲更思梨花院落,定自十分清绝。

  宿鸟窥来,飞蛾拂去,不道成冰雪。谩认他是灯,分明一片冷月。也只消抛残小扇,玉面当前终怯。怎得擕归,江南乐事,闹向元宵节。看翠眉几许,屏风影中低说。”

  ◎料丝灯

  料丝灯甚轻巧,钱塘吴佩五孝廉福世尝有诗咏之云:

  “巧制明灯斗岁华,晶莹引耀望中赊。丝丝织就鲛人泪,朵朵凝成醉墨花。(安期生以醉墨洒石上,皆成桃花。)云影翠摇春浦浪,烛光红映暮天霞。由来本质原明净,不受尘埃半点遮。

  彩凤金鼇竞见称,良工运巧别呈能。短长补缀千条玉,表里通明一片冰。易脃大都缘性烈,无瑕端属处心澄。当年几费甄陶力,此日欣看瑞彩腾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