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物品类6


  ◎临淄凤凰山石砚

  高子益,名绪增,有砚癖,遇佳石,即琢以为砚。尝得临淄凤凰山石砚,色黑坚润,冬日不冻,旁有白点如矾,不受墨。

  ◎苍龙尾砚

  乾隆戊子夏,秀水盛柚堂明府百二令般阳,明年春,访淄石砚材所自出,乃采取十余车,令工琢之,先成砚三百余,无一可者,颇悔之。

  后得一小方之四面天然边者,细润发墨,亚于端州之上品,中横青黄色,纹若龙尾,因名之曰苍龙尾砚,以示淄人,咸以为自来官工所琢砚无及此者。乃谘访取材之法,乃官工之弊,复成砚数百,其可者亦惟二十余方耳。

  ◎钱冬士还砚

  钱冬士观察尝用一大端砚,甚佳,忽被窃,齐玉溪大令因以所藏龙尾大砚赠之。冬士赋诗还之,诗曰:

  “钱子大砚忽被窃,齐子闻之转愁绝。谓是书家宝砚亡,何异美人明镜失。急翻秘箧出旧珍,龙尾巨制圆如月。谓此砚盆藏有二,吾侪今各用其一。石交宜以石证之,侑以诗篇尤奇崛。

  余乃三拜迓登堂,顿笕图书光发越。东坡昔求龙尾砚,易以铜剑诗更迭。今我不求砚自来,坡仙有灵当妒嫉。明月光去得夜珠,阳春咏罢赓雪白。从此工人得利器,磨墨磨人恐难歇。

  孰知余更有遐思,暮齿何须恋珍物。身将隐矣焉用文,行将翰墨屏一切。石交定欲以石证,何殊胶柱乃鼓瑟。况君累代擅著作,小玉虽小已杰出。(玉溪之子小玉,年甫九龄,咏诗时有隽句。)

  
砚虽有云未为多,两美何堪令离别。感君雅谊心弗谖,酬诗返砚非虚饰。君能不吝我不贪,堪为千秋添故实。从此延平双剑合,不数相如还赵璧。”

  冬士,名步文,道光时之钱塘人。

  ◎漆沙砚

  漆沙砚以扬州卢葵生家所制为最精,其祖映之尝得一砚,有“宋宣和内府制”六字,质类澄泥而绝轻,入水不沈。后知为漆沙所成,授工仿造,葵生世其传。一时业此者甚众,且文房诸物亦均以漆沙为之。

  ◎锥刀砚

  梁秋潭尝于所亲家见一砚,石质细润,良材也。其家不之贵,用以覆瓿,且磨刀锥,多伤痕。秋潭乞之归,名锥刀砚,镌铭其旁云:“磨刀则磨,磨锥则磨,磨墨则磨,磨人则磨。”

  ◎书镇

  《南史》齐高帝尝以铁为书镇,今亦谓之镇纸,有以玉或石或木为之者。

  ◎诗牌

  诗牌创自盛唐张祜,所谓集字者,以牌中平仄之字,联合而成诗也。初以纸为之,后易竹木,盛行于康熙时博学鸿词中人。

  其式用牙牌,广六分,厚一分,一面刻字,一面空白,声之平仄,以朱墨别之,中有桩牌一扇,曰诗伯。凡易牌,均为四分,每百扇,以一人为诗伯,掣桩牌,内取一扇,以字之笔画数到某人,次第取用,以纸笔令诗伯掌之,余由各人自取韵,自制题。诗成,诗伯评优劣,定甲乙,颁赠彩焉。吴陵储氏藏纸诗牌一副,曾为阮文达所赞美。

  牌凡二百六十二叶,增减皆可,选诗韵常用之字,险窄者皆不收,牌上面平声,下面仄声,中二小字,注明某韵,便于押韵也。旁注小字,即下面之大字,缘牌可插于手中,下面之字,常为其所遮,故注明于旁。古名集诗牌,亦名斗诗牌,三四人或五六人均可。惟必先立诗伯,为在局诸人评甲乙。

  在局人公出彩物几具,或公立若干筹,为首唱之彩。初起手时,人取三十叶,将三十叶之字,集成五言,或七言,以能成一绝者为佳。其第一人成者,在局人各贺以上贺。(贺筹分上中下三等。)诗之优劣,俟各人全成,再定甲乙。然如在三十叶之中,不能集成一首,祇须有佳句,或一二句亦可,诗伯评之,果能压倒元白,即推为首唱,即将第一等彩赠之。如不能,即将首彩赠与第一人成者。

  其不能成,或成在三人以后者,即依金谷酒数罚之。又一法,与晚近斗牌略同,轮流取牌,桩家多取一叶,以便次第换取。人取若干叶,由在局者公论。得彩与贺,均依前式。又一法,得彩不立诗伯,以首成者为优,则仅有彩筹彩物,而无贺筹。要之,所集之句,均不能有捏凑生硬之弊也。

  ◎电线

  电线,通电之线也,用紫铜丝涂锌,以防锈,或架空中,或埋土内,或沈水底,电报、电车、电灯等皆用之。惟土中、水中之电线,须包以绝缘防湿之物。

  我国电线,发源于京畿,分三大支,又从镇江分二支,兹依次叙之。

  我京师至天津,天津西至肃州为一支,中经保定、获鹿、太原、平遥、侯马、潼关、西安、泾州、固原、兰州、甘凉等州是也。津东至珲春、爱珲、海兰泡为一支,中经紫竹林、北塘、大沽、芦台、山海关、锦州、营口、旅顺、奉天、凤凰、吉林、宁古塔、珲春、伯都讷、齐齐哈尔至爱珲是也。津南至山东阿城为一支,中经白塘、德州二处是也。又自山东分三支。阿城南至济宁,自济宁西至曹州、开封府为一支。自济宁东至威海、刘公岛,中经鑇南、周村、潍县、胶州、沙河、烟台、高村为一支。自济南至台儿庄、清江浦、扬州、镇江为一支。又从镇江分两支,西则至下关、江宁、芜湖、大通、安庆、九江、汉口、荆州、沙市、襄阳、宜昌、夔州、万县、重庆、泸州、成都、毕节、贵阳、宣威、云南,大理、腾越是也。东则至无锡、江阴、苏州、上海、南浔、嘉兴、杭州、绍兴、余姚、宁波、镇海、兰溪、浦城、建宁、延平、福州、马尾、乌石山是也。此外又有二支,一自福建而西,则泉州、厦门、漳州、潮州、汕头、海丰、惠州、石龙、香港、广州、黄埔、虎门、肇庆、梧州、昭平、桂林、浔州、横州、南宁、龙州、凭祥、百色、剥隘、广南、开化、蒙自、蛮耗、河口至云南府,一自安庆至广州,中经九江,而南至南昌、吉安、赣州、南雄、韶州、英德、连州、连山、西南佛山以接广州,又自广西省之横州南至崖州,中经廉州、钦州、防城、东兴、岸步、北海、高州、雷州、琼州、海口、海头、屯昌、岭门、陵水以达于崖州而止。合计全国电线,都凡九万余里,又分官线、商线两种,其区域与种类,详述于下。

  官线 由国家拨款架设之线也,其长共四万九千四百三十里。江苏有飞线、水线、地线、无线四种,由上海至常州,长三千三百零二里。安徽有飞线、水线二种,由安庆至寿州,长一千五百九十二里。直隶有旱线、无线两种,由天津至大名,长二千九百四十七里。东三省有水线、裸线二种,由奉天至龙江,长一万零二百八十八里。山东有旱线、水线二种,由济南至王庄,长一千四百九十七里。广东有无线、旱线二种,由广州至肇庆,长五千六百四十六里。川边有裸线一种,由雅州至巴塘,长二千七百里。福建有裸线一种,由福州至厦门,长一百四十四里。甘肃有裸线一种,由平凉至宁夏,长三千零八十五里。贵州有大线一种,由贵阳至黔西,长四百五十里。新疆有裸线、树胶线二种,由迪西至伊犁,长九千九百五十六里。云南有裸线一种,由大理至普洱,长六千二百四十二里。广西有大线、小线二种,由南宁至全州,长六千四百十五里。

  商线 由商人集资架设之线也,其长共四万一千四百十七里半。山东有飞线、水线二种,由济南至泰安,长三千七百零九里。山西有飞线一种,由太原至平定,长一千六百六十九里。河南有飞线一种,由开封至南阳,长三千四百零八里。陕西有飞线一种,由西安至潼关,长一千一百零四里。福建有飞线、水线二种,由福州至延平,长二千六百七十里。浙江有水线一种,由杭州至台州,长二千七百九十三里。江西有飞线、地线、水线三种,由南昌至湖口,长二千六百六十九里半。湖北有飞线、地线、水线三种,由汉口至荆门,长五千四百六十二里半。湖南有飞线、水线二种,由长沙至岳州,长二千一百六十九里。四川有飞线一种,由成都至巫山,长二千八百七十四里。广东有飞线一种,由广州至潮州,长一千四百九十九里半。江苏有铅线一种,由江宁至福山,长四百三十四里。直隶有飞线、水线二种,由天津至通州,长三千零零四里。顺天有无线、旱线二种,由京师至高碑店,长六百九十七里半。蒙古有旱线一种,由蒙边至库伦,长二千一百七十四里半。

  ◎水龙

  水龙为救火之器,乃用两抽水筒联合而成。其抽水筒之进水管、喷水管,联合为一,喷水管之下有空室,曰气室。两筒之水喷出时,先入气室,使室内之空气受压迫而缩小,故当抽水管之喷水力弱时,气室之空气自能胀大,压气室内之水喷出,使之联续不绝。盖三国吴时童谣曰:“不畏岸上虎,但曰水中龙。”其后晋王浚以舟师灭吴,水龙之名本此。

  顺治初,上海唐某得水龙之制于日本,久而他处传其制,其行于天津者法尤善,城内外置水龙四十八,各隶以二百人,人皆土著,按期练习武艺,无事时,仍执常业,有事则一呼毕至。

  用法,以水贮容数石之木桶,桶竖锡筒,粗径五寸许,下歧为二,上合为一,筒有水门,以铜皮为之,其机一翕一张,则水自外入。筒之发水处曰鹤颈,形如偏提嘴而上耸,其水高可数丈余。每数人持斗汲水入桶,数人激桶水入筒,一人曳鹤颈,自能使之或东或西或高或下,其杀火势也,百倍于他器。

  ◎木龙

  木龙用以治河,见于《宋史》,曾巩为陈尧佐作传,详志其事。李昞任泰州通判,偶读曾文,匠心独运,竟与古合,遂上其议于相国高文定公斌。适清口御坝二险,高用其法,得庆安澜。

  盖木龙能挑水护此岸之堤,而挑水即可刷彼岸之沙,较之下扫开河,事半功倍也。昞,字双士,乾隆时之汉阳人。

  ◎革囊

  革囊,出蒙古,以皮为之,代筐筥,巨细之物无不纳,行汲时或以贮水,涉川时则挟之肘间,乱流以济,亦曰皮馄饨。

  ◎扬扇

  扬扇,俗名风箱,制如小厨,无底,右上有口,高出如小斗,以入所砻之谷,左下吐舌如箕,以出所转之米。斗、箕间皆有斜板,为上下承卸处,中有轮,置上下斜板间,偏近右轮,无边廓,环列小板以为辐。挽之,则风生板间,糠皮自右出,米自左出。盖糠质轻,故得风而随轮右飞,米质重,故仍自两板间转卸而左出也。

  ◎唧筒

  唧筒,为一圆筒,筒内有鞲鞴,柄出筒外,可上下移动。筒有二活罨,一向外开放,使水外出而不内入,一向内开放,使水内入而不外出。自内之活罨,外接进水管,向外之活罨,外接喷水管。抽水时,以进水管入池井中,而上下其鞲鞴,鞲鞴上行时,水由进水管向活罨入筒,下行时,水由活罨向喷水管喷出。唧筒形式不一,大致相同。进水管长者曰吸上唧筒,管短而由喷水管喷至高处者曰压上唧筒,皆为激水至高处之用。

  ◎汲水机

  汲水机,由井中起水之机也,以绳或铁练与桶,连为一串,绕于轮周。车轮转动,桶向井中往复取水,至顶倾出。京师之市水者,恒于大道旁设之。

  ◎榨牀

  榨牀,用以挤压,使物质液汁流出之器,制油制酒多用之。

  ◎风炉

  风炉,陶器也,亦有以铜铁为之者,燃炭火于中,上置小镬以炊物。然不为大烹,于煎茶煎药为最宜。

  ◎门铃

  门铃者,人家以绳系铃于门内,而以绳端达于门外,人从门外拉之,则铃震动,而往启门。始于宋。宋人陈雍家置大铃,署其旁曰:“无钱雇仆,客至请挽之。”今拉铃,其遗风也。京师居民犹有用之者,其门旁复书“某姓拉铃”四字。

  ◎呼铃

  呼铃,呼人时所鸣之铃也,俗亦谓之叫人钟。精者以干电装置,别名电铃。有用以装于门楣以呼人者,则较门铃为便利矣。

  ◎布幔

  布幔,用以遮日,淳安方朴山大令楘如有诗咏之云:“缝尺布衣蛛网外,挼长绳缚鹊檐前。那移巧避三竿日,偪仄刚宜一握天。少女风生尘不动,令君香定篆常圆。儒酸更有回甘味,幞被他时伴独眠。”

  ◎地毯

  地毯,用以覆地,大抵以驼毛为之。《元史·世祖昭睿顺圣皇后传》云“宣徽院羊懦皮置不用,后取之,合缝为地毯”是也。

  ◎帐额

  帐额,俗谓之帐檐,或画或绣,所以饰帐也。唐卢照邻诗云“生憎帐额绣孤鸾”者是也。

  ◎诗帐

  宣城施愚山侍讲闰章尝制苎帐,题诗其上,远寄友人,一时文士多属和,名之曰诗帐。

  ◎诗枕

  徐文定公元梦尝创制诗枕,当世名流亦多题咏。

  ◎刘文清之被

  刘文清公墉之卧被,长丈许,寝时扫之为筒,迭其小半,以身挨入,有如蚕茧。家人俟其既睡,将上半覆其头,俨然包裹,虽酷暑亦如是也。

  ◎舒铁云有破被

  朱野云好画古旧服物,嘉庆壬戌夏四月,见舒铁云破被横陈,早便留意,及读唐稚川为铁云所作《破被》诗,欣然点聿,传神阿堵,不啻冷暖自知。铁云乃并书歌图后,装池以赠稚川,且谓他日归梦东山,当复一府传看黄琉璃也。

  稚川诗云:“昔年聚首枫溪曲,篝镫相对奇书读。紞如五鼓始上眠,破被蒙头如猬缩。后来同买青亭舟,酷暑蒸入浆汗流。手推破被眠不得,河堤塌席惊沙鸥。水蚊无声偷饮血,周身受困惟存舌。富贵难忘细席言,不许小儿脚踏裂。弹指别离逾十霜,相逢日下喜欲狂。鸡鸣风雨如梦寐,龌龊破被仍堆牀。我因见之长太息,人生不如破被得。留君破被识君心,岂但功夫珍物力。为想鸳机砑锦时,中央四角寸心知。君今长物无过此,若遇平原再买丝。”

  野云既为之画,又题二绝句云:“冷被多年铁打围,杜陵旧雨送将归。替他彩笔传春梦,一夜鸳鸯破壁飞。”“十年禅榻睡魔消,留得姜肱被一条。还似霓裳初出破,青天补石月修箫。”

  铁云所作则云:

  “读书万卷读不破,走入破被堆中卧。鸡既鸣矣凡几声,虱其间者凡几个。或曰屣可弃,我不忘其敝。或曰兖可补,我非五杂俎。不相离别转相亲,我用我法横自陈。芙蓉城里蒙头入,鹦鹉洲边伸脚出。一年又一年,春秋冬夏无不然。万里复万里,东西南北而已矣。蜀锦重重无片段,吴绵团团逸其半。

  参来罗江五百尊,幻出观音十一面。弹断铜琵琶,披出铁袈裟。石破天惊逼秋雨,中有残梦恒河沙。君不闻湖州唐六歌有口,又不见扬州朱八画有手。唐犹及见未破时,朱独相怜已破后。

  今兹幞被春明门,车如鸡栖马如狗。黄竹箱中什袭藏,青苔榻上周旋久。被兮被兮可奈何,世间破被有许多。安得尽遣朱八作画唐六歌,我乃化为蝴蜨夜夜飞天魔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