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植物类二5


  ◎宋代遗松及梅竹

  长白颛图,字象原,尝以御史巡盐两浙。署有小圃,荒秽不治。一日,散步,得断碑,洗而植之,有“宋代遗松”四字,系以长歌,作者姓名已漫漶不可辨。询之老吏,云:“此地向有三友居,不特古干参天,状若虬龙,且有梅有竹,互相掩映。今屋已废而木亦槁,有年矣。”颛慨然兴复,筑室三楹,额仍旧名,征诗以落之。

  ◎报国寺双松

  京师报国寺有双松,古树也。康熙时,余杭严颢亭侍郎沆曾咏之,诗云:

  “燕山突兀几千载,四百余年景物改。惟有慈仁双老松,霜皮剥落至今在。其一婆娑势攫地,撑拏诘曲春云叆。一株稍欲干层霄,却顾徘徊意相待。

  纷翻密叶生风涛,屹立虬根玩真宰。惯看城市变烽烟,几见桑田作沧海。何年绀殿启琳宫,石栏磴道盘虚空。飞花蒙蒙日月静,溜雨黯黯神灵通。大都月市番估集,胡牀翠幕陈西东。

  哥柴古窑周汉鼎,陆离法物羞雷同。似与双松较年岁,必有真赏窥鸿蒙。日斜人散苍烟重,倒景上殿云珑葱。轩车冠盖谬相叹,肩摩毂击劳过从。吁嗟此松澹荡有真意,只愁化作双虬龙。直上燕山绝壑一往不得见,怅望千峰与万峰。”

  ◎金墩五松

  仁和龚蘅圃侍御翔麟有《金墩五松歌》,歌云:

  “金峰之下三家村,村前有阜名金墩。千年一篑鲜崩蚀,五松于此蟠灵根。相传植自李唐代,阅几劫火岿然存。中间神物烦撝呵,待我摩挲留爪痕。一松兀傲四松拱,俨如列辟朝至尊。又若老翁植杖立,骈罗夹侍皆儿孙。萧森肃穆起人敬,之而鳞鬣乌足论。

  悠悠者多不解事,太息弃置荒郊原。不见大庾岭下开道松,连阴十里摩朝暾。近访土人已莫识,但云旷野榛芜繁。又不见栖霞寺前引路松,六朝留影摇风旛。脱斧斤厄遭霹雳,一旦迹扫空王门。

  就我所见识其大,慈仁双树非比伦。此松幸得生此地,天荒地老全精魂。吁嗟生物之理固尔耳,树犹如此人何言。耳目不得爱僧绝,乃得长私雨露恩。”

  ◎永平试院三松

  雍正时,海宁杨畸甫中翰正讲尝于永平试院见三松,因次壁间韵以咏之,诗曰:

  “地亦不必计西东,时亦不必论春冬。三松挺干自太古,倔强肯受嬴秦封。长河一带遥掩映,乱山万迭围巃嵸。一株独踞前庭中,苍髯秀发非蒙茸,两株离立后轩后,枝交叶接争茏葱。文如虎变各炳炳,顶如车盖皆童童。其实磊砢堕岩谷,其根蚴蟉穿垣墉。翠障终古閟白日,怒涛彻夜号天风。

  先是一株被磨折,金刀斮断青虬龙。碎鳞败甲委粪壤,蜿蜒无处寻遗踪。皇天后土公覆载,遭逢顺逆偏难同。二松丧匹意萧瑟,琥珀作泪流猩红。同声同气不同死,固将愁苦而终穷。

  我来松下双眼豁,更看素壁诗铮鏦。南山流水有余韵,听者何必人非锺。苦难横空盘硬语,枝词芜句空磨砻。近重阳兮秋三序,哉生明矣月一弓。安得图以射洪绢,长携怀袖开心胸。桮阑歌罢三叹息,夕阳古寺来清钟。”

  ◎月盘松

  裕陵隆恩殿前有月盘松六株,高仅丈余,平顶如盖,虬枝四散,有丹漆架承之,架六七层,每层可容一席,是可想见松身之古矣。

  ◎黄山松

  皖南之黄山多松,黄仲则尝作歌以纪之,歌云:

  “黟山三十有六峰,峰峰石骨峰峰松。有时松石不可辨,一理交化千年中。丹砂琥珀共胎孕,亭亭上结朱霞封。人言松相逊石相,即以松论何能穷。沐日浴月晕苍翠,苔色散点周秦铜。

  蕤绥上偃雨君盖,纠结下固蚪灵宫。鳞张鬣缩爪入肉,万劫避过雷火攻。昔观图画讶未见,到眼更觉描无功。悬崖嵌峒不知数,莘莘纵纵皆鬼工。及至触手膏溢节,极瘦驳处春华同。

  清泉洗根泻泱漭,瑶草分润生蒙茸。翻嫌石相奇太过,相助为理论始公。青牛伏龜不可得,几辈对此颜如童。明当遍觅茯苓去,短锄碎劚千芙蓉。”

  ◎万年松

  香山县之凤凰山,有万年松数株,西人架梯取之,其松忽上忽下,随梯转移。西人怒,用鸟枪击之,连发数十枪,卒不能得。松至乾隆时,犹青葱如故。

  ◎盆松

  彭泽县之小孤山产万年松,高不满尺,历年不见其长,惟冬夏长青,可置盆中。海宁马小眉观察洵有《盆松歌》,用昌黎《山石》韵,诗云:

  “造化不遗一物微,森然鳞甲浑欲飞。何年束缚寄盆盎,片石瘦瘠苔花肥。不劚其根龜背坼,不髡其顶牛毛稀。平生嗜好不谐俗,苍髯相对忘朝饥。室中图史五千卷,伴我白昼关双扉。

  天风卷幔声谡谡,夕阴遮户烟霏霏。我闻黄山之松甲天下,枝柯磊落大十围。尔独局束困尺土,界以四面皆垣衣。茅斋自足适啸傲,差免世俗花奴鞿。与尔永结岁寒约,精气莫化青羊归。”

  ◎云南多松

  云南多老松林,亘百里,林中多生茯苓。腾越南门外金氏家有松,数百年物也,虬枝古干,覆满庭中。

  ◎棒松

  棒松,产于长白山,其质坚劲异常,可作器。

  ◎小赤松

  小赤松,一名矮松,产于长白山,叶青枝紫,枝头结子,色赤而香,始终不见下垂,高者八九寸。

  ◎黄花松

  松花江两岸多黄花松,松花落于江干,所在皆有。其顺而下者,浮于水面,片片如松,故名江曰松花江。

  ◎黄蒿松

  黄蒿松,叶如蒿,生宁古塔石甸之上,他处所无。

  ◎巴颜沟之松

  木兰附近之巴颜沟有山,多童,惟兴安岭稍有树。巴颜沟之北多巨松,伐之,从羊肠河流出。热河宫殿之材,皆取给于此。

  ◎伊奇松

  伊奇松生吉林北伊奇甸子,质瘦劲,少枝叶,以所生地而名也。

  ◎俄罗斯松

  俄罗斯松,一名老枪菜,抽薹如蒿苣,高二尺许,叶层层,其末层叶叶相抱如球,略似安菘。

  ◎落叶松

  落叶松之枝干,与赤松无异,针亦青葱如盖,惟霜雪以后,则叶尽脱。其质甚坚,根株历久不朽,沈埋水土中,则更为石,可供磨砺之需,塞外高寒之地多有之。又热河之松,至冬而叶亦落,盖气候冱寒所致也,人呼之曰落叶松。

  ◎白松

  白松,亦称白皮松,干高者十余丈,产直隶、陕西、湖北等省,江、浙亦有之。树干光滑,皮色白,叶针形,三针丛生,较黑松、赤松为短,子椭圆而稍扁,大小略同海松子,淡褐色,可食。

  ◎杜松

  杜松为常绿乔木,高二三丈,叶细长而尖,略似针。夏日开小花,雌雄异株。实圆而肉质,大如豆,熟则色黑。

  ◎罗汉松

  罗汉松为常绿乔木,山地自生,高数丈,叶狭长互生,花单性。实大如豌豆,熟则色红,下部膨大,如罗汉之服袈裟,故名。其材可供建筑及为器具。

  福建武定城西五里有狮山,峰截如削,壁立千仞。其颠平敞,里许有泉喷出,潴为小池,池旁罗汉松一株,大数十围,霜柯铁干,世所罕见。

  ◎海松

  海松产于关东及直隶等处,高数丈,其叶五针丛生,花单性,雌雄同株,有球果长六七寸,子大如巴豆而有三棱。松类中惟此及白松、五须松有子可食。

  ◎南山松皮

  由伊吾(即哈密。)至镇西,(即巴里坤。)路渐上渐高,八十里至南山口,遍山积雪,终古不化。车马视辙迹而行,否则陷入雪窖,竟至灭顶。两边多松林,夭者乔者,皆梁栋材也。南山之北口,数十盘折而下,又二十里,至松树塘,则止宿处也。土人出售松皮,有厚至二尺许者,色若脂,脂文作云霞回薄之状。好事者用作联额,人都不识,洵称异观。龙雨擕过而叹曰:“此松已阅数千万年,而终不免斧戕,致宼爨下烧去。”

  为之慨然作歌,歌曰:

  “人生懒出门,谁向穷边走?伊吾望南山,群峰雪近斗。鸿荒初辟此山开,此雪即随天地有。车辙马蹄遵道行,沟渠涧坎模糊平。偶然陷雪莫能救,古称雪窖非虚名。峰颠青松穿云隈,上有太古羲皇苔。东林西麓丈人立,沧桑阅历知几回?秦皇五大夫,汉武三将军,视此罗列如儿孙。

  撑拄雪窟冻蛟舞,偃蹇银海灵鳖蹲。此行赏松雪,清超乃奇绝。转欲且徘徊,凄风寒似铁。下山陡峻百折盘,半麓一关封泥丸。回看落日照雪岭,祇见积雪不见山。廿里同松塘,山家聚处成一乡。出售山中物,雪莲花共阿魏香。就中一物目罕觏,霞雕云刻胭脂绣。问之乃是古松皮,或寻或尺任人购。

  我不知山树拥肿大几亩,但惊血色松皮二尺厚。吁嗟乎!空山无人方自寿,饱经霜雪龙鳞皱。拉杂摧烧伐作薪,如何一旦遭倾覆。却看松皮如绛云,截作门牓新且文,腻如紫玉风雨润,悬之炒壁虬螭奔。昔称才大难为用,万古冰霜一春梦。问天何术避摧残,冥心归卧华阳洞。”

  雨樵尝出以示舒铁云,铁云乃赋长歌以和之,歌云:

  “赠君以《禹贡》峄阳孤生之桐,不若玉策天陵偃盖之楼松。报我以广寒殿前八万四千户修月之青枝,不若成都诸葛丞相祠堂溜雨四十围老柏之苍皮。我不能穷走邓林逐日三万里,又不能饱餐伏灵御风五百岁,此树婆娑不可见。山不信鱼之大,海不信木之怪,橐駞矗矗以为马肿背。

  雨樵先生仰天大笑冠绝缨,曰尔不见年老能成精。今虽难见南山松皮之情状,尚有一曲南山松皮之歌行。我读松皮诗,一读再击节。诗大奇于松之皮,松又古于山之雪。雒常树生肃慎国,昔者盖已有此说。不然叔孙殪长狄,身横九亩其色赤,得寸则寸尺则尺。翳惟古龙鳞,羌有古虎文。

  豹死留皮无其人,牛则有皮儗不伦。瓜皮李皮,茫茫坠绪,不入世系称曾孙。松花万斛散作瀛洲尘,松钗一股聘天女。此其家不贫,死无枝叶生无根。海水倒卷飞昆仑,红桐十番今尚存。神农不敢制为衣,仓颉不知造作纸,吉祥菩萨开炉炼石不敢取作薪。又何况一天王,三君子,五大夫及百虫将军。

  我虽不见可无憾,尝读先生歌云云。先生之歌感慨悲,此非皮相所能为。叹息斧斤,斫为松柴,亲近文字,题为松牌。松寿不知其几也,奈何与麟皮作鼓龙皮作扇同此灾。先生曷不去吟御沟杨柳都堂槐,或者曲江杏孤山梅,而独短衣匹马过轮台。田园将芜胡不归?濡染大笔题此抑塞磊落之奇材。其奇也若此,客有歌于南山之北,北山之南者,余焉能属而和之哉?客曰否,余曰诺。皮不存,诗乃作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