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动物类27


  ◎蜻蜓

  蜻蜓,分头胸腹三部,头部甚大,复眼尤巨,口器强壮,便于咀嚼,翅薄如纱。止时为水平形,腹部细长。尾有歧,善捕食蝶蛾蚊蝇等害虫,故于农家有益。胸部甚肥。飞翔能远,不甚停息。黄昏之际,常高飞以捕蝇类。产卵时,以尾蘸水,使附着水草之茎。

  ◎蜻蛉

  蜻蛉之性质形态,绝类蜻蜓,惟前翅之前缘较短。飞翔止息,常在一处,不能及远。旧说皆与蜻蜓混合为一,今动物学家别之为二科。

  ◎草蜻蛉

  草蜻蛉为益虫之一,体纤细,长三分许,开翅寸许,色淡绿,复眼有金属光泽。产卵于叶,卵有长柄,多数簇聚,如开小花,动物学家谓之优昙花。幼虫色黑,类虱,梭形,长二分余,有硬毛,常于叶上作白色圆形之茧,蛹化其中。成虫、幼虫皆好食蚜,故有益于农产物。

  ◎马大头

  马大头,在蜻蛉属中为最大,体色绿,常于早暮搜食蚊蛾。产卵时,飞近水面,栖于芦苇,以尾端插入水中。

  ◎蛟蜻蛉

  蛟蜻蛉,稍似蜻蛉,头细,翅尤薄,全体黑色,触角短小,复眼甚大,翅上时有白粉,常在夜间飞行。幼虫名沙挼子,色黑,形如虱,长四分许,大腮之内侧有细齿,常于沙内造漏斗形之孔,俟他虫陷落,以锐齿钳之,吸其体液,兼能食蚁。

  ◎蜉蝣

  蜉蝣,长六七分,头似蜻蛉而小,有四翅,后翅甚小,体细而狭,尾毛有三,细长如丝。夏秋之交,多近水而飞,往往数小时即死,故有朝生暮死之说。惟其幼虫栖息水中,捕食微细虫类,经二三年乃羽化为成虫。

  ◎萤

  萤为益虫,长三分许。雄者体黄头黑,有复眼,翅鞘柔软,点线密布。雌者无翅,形如蛆。尾端皆有发光器,呼吸时,空气传入,生养化作用,发光颇美丽。夏间就水草产卵,亦发微光。十余日为成虫。成虫与幼虫皆食种种害虫,于农事有益。

  塞萤尾部亦发光,其极大之光可烛三尺许。

  ◎萤火城

  乾隆癸巳夏六月,嘉定南翔镇西郊,一夕,忽萤火团聚,至数十万,周围三四里望如火城,其光烛天,观者如市,五日后始灭。

  ◎蚁

  蚁,本作蚁,体分头胸腹三部。赤蚁长不及一分,色黄赤。大黑蚁长四五分,山蚁长四分,皆黑色,有光泽。聚群而居,分女王蚁、雄蚁、职蚁三种。女王蚁、雄蚁主生殖。职蚁为不完全之雌体,一主营巢取食,谓之工蚁;一主战斗,谓之兵蚁。其组识尤胜于蜂。女王多数同居,亦不似蜂王之嫉妒专制。雌雄至交尾期生翅,职蚁无翅,多在地下营巢。

  农人终岁勤动,必有收获之粮,以资事蓄,物亦如之,故名曰储藏物。每夏日,蚁必广为蓄聚,移置窝中,故名为储藏。有二种,一在外觅食,既觅得,别有一种选而藏之。其藏之之法,如植物种子发生,蚁能嘘气,使不能达其生意,且又能使植物生出细芽。因芽性发甜,蚁喜甜芽,可哜其甜汁也。尤奇者,植物如自生芽,蚁以法嘘之,亦不能阻,乃俟其初长时,啮其芽枝,则芽不复作。或有任其芽之稍长,啮折,曝之日中,复收藏以备食者。

  ◎蚁结窠

  蚁垤恒在地,居高者不多觏。闽中自秋徂冬,群蚁必就高处结窠,檐牙屋角,所在皆有,泥颗累成,几如海燕之巢,而其大恒过之,惟不若燕巢之修整。迫视之,细孔万千,为群蚁出入门户。偶破,其中玲珑屈曲,正不异万户千门、层楼迭阁也。间有于松柏梢头结窠者,尤可异,式如鸡心下垂,大且逾瓮,其中结构与檐牙屋角者无少异,惟外形较整洁,遥望之正如绝大之柏子。闽人云,地多白蚁,秋冬则觅常蚁为食,故群蚁即迁巢高处以避之。

  ◎薛叔耘见蚁斗

  薛叔耘所居阶前,有两蚁穴,东西相望。天将雨,蚁辄背穴而斗。西蚁数赢什五,东蚁败,乘势蹙之,将傅垒矣,东蚁纷奔告急,遂出穴如潮涌,济师可三倍,逆诸础下。相齮者,相禽者,胜相嗾者,败相救者,相持僵毙不动者,沓然眩目,西蚁伏尸满阶,且战且却。又有蚁自穴中出,向东蚁若偶语者,盖求和也。东蚁稍稍引退,西蚁亦分道收尸。明日视之,则西蚁徙穴益西,无敢东首者矣。

  ◎汪耕余闻蚁鸣

  汪耕余权常熟令时,行馆甚卑湿,就寝而虫入于耳,足声窸窣如蟹爬沙,又时闻其鸣,如曰唵唵,厥声甚长。百计不能去,使刀镊之工籋而出之,则一蚁也。蚁乃使人得闻其鸣亦奇。

  ◎白蚁

  白蚁为害虫,蠹蚀梁栋椽柱及一切服用之物,旧说以为蚁类,故谓之白蚁,实则与蜉蝣同类异种。其种别,又有雌蚁、雄蚁、职蚁、兵蚁之分,形态各不相同。大抵雌雄有翅,职兵无翅。四者相聚,以营共同之生活。职蚁营巢,蠹蚀梁柱而空其中,洞口以兵蚁守之,雌雄生殖其中。一日产卵可至八万余,故滋生极繁,大为房屋之害。多产于温热二带,寒带无之。古亦谓之巴虫,以巴蜀多产之也。《元微之集》云:“巴蚁众而善攻栎栋,往往木容完具,而心节朽坏。”即此。

  青海北境白蚁成群,伤蚀皮毛,为害至剧,土人每以酥油调盐汁洒地以杀之。

  ◎白蚁食藩库银

  粤东白蚁,为害至甚。康熙辛巳,藩库交盘,每箱贮银以千计,独一箱少十二两,或洞其腹,或陷其边,盖白蚁据之为银窝也。

  ◎一足蚁

  岭南有一足蚁,生于树根,自头至尾,别无二足。而此一足又长尺余,附于树根之上,如胶漆之坚,故仅能盘旋树下,不能远行也。

  ◎蜘蛛

  蜘蛛为节足动物,体分头胸部、腹部,状如囊,口有颚二对,上颚二节,末节为钩,其末端有毒腺之孔,胸部有脚四对。其肛门端有瘤状之物三对,是为纺织腺,内贮形如蛋白之液汁,上有细孔六七百个,脉体收缩,则液自细孔流出,触空气,凝为极细之丝,以后爪组合之,织网为巢,以捕昆虫而食之。性残忍,同类亦相食。

  ◎蜘蛛窝

  芦江之下金吾庙有蜘蛛窝,相传乾隆时,是处有大蜘蛛,殆三寸许,织网径一二丈,大者据其中,小者周缘往来,有数百。其旁一樟树,围可丈余,参天葱茏,亦三四百年物也。其根下一穴,大于斗,望之窅然,即蜘蛛窝也。

  ◎蛛丝网龙

  嘉庆时,海州有蜘蛛怪,不知何代物也,能虚气为黑风。居民每望见风起,如黑烟蓬蓬,则皆严闭户牖,行者面墙壁而伏,风过乃已,习为常,亦无他害。一日,龙击之,雷雨既作,蛛吐丝网,龙窘,不能出,格斗凡数十,须臾而滨海皆水矣。始有龙者二,焚网出龙。蜘蛛遁,莫识所往。诘旦,于数十里外有物纵横散落,圆腻而色灰,围如人臂,金石无所伤,而两头皆有焦火痕。

  舒铁云闻之,乃为诗曰:

  “人不见风,鬼不见地。鱼不见水,龙不见一切器。独见蜘蛛精,近海歕黑气。气逼海水水逼风,海风墨墨海云浓。漆镫不照水精宫,鼇背暗压蓬莱峰。乌鰂浮沫,海扇腾空。爰居避走龙出现,以角听之三日聋。呼龙畊烟龙爱宝,分明龙大蜘蛛小。岂知龙见蜘蛛气,不见蜘蛛丝。一丝两丝徐吐之,千丝万丝疾若驰。雨点小,霹雳雌。屠龙豢龙龙不知,蜘蛛太巧龙太痴。大似虎陷关,小亦羝触籓。上不得登天唱刀镮,下不得入海解倒悬,无可奈何束缚来人间。一撞海山摇,一掉海水翻。逐臭之夫狂走汗如生铁汁,既非网西施,蚕上山。

  蚩尤五色迷天下,天孙一梭掷往还,何以买丝绣作浪花朵朵金弯环。丝长不能已,丝密不知几。丝乱不可理,千气万力头腹尾,可怜不出蜘蛛一网里。帝旁投壶玉女娇,一箭跃出莲花骁。低头拾取见龙战,见首不见尾,其血元黄鏖。回身启齿奏天帝,何不下界除此妖。

  金星乃言此是绵绵延延淫气擢发不可数,法当用火烧。红云居中赤熛,怒檄绛虬凡两条。一然犀,一焚巢,丹烟朱雾海水焦。丝寸寸磔,虫嘻嘻逃。但见龙潜蜘隐天摇摇,火水未济终此爻。明日蜘蛛不吐气,拾得残丝如断臂。”

  ◎蝎

  蝎,俗作蝎,蜘蛛属,长三寸许,青黑色,颚上有触须一对,如蟹螯,头胸部颇短,腹部环节十三,后端大环节狭小如尾。末有毒钩,遇敌,则向上弯曲,注射毒汁。生息于尘芥中,捕蜘蛛小虫等为食,并螫人。

  ◎蝎长一尺

  某邑城西门外人有为土工者,掘出一蝎,长近尺,大惊,急以锹拄之,唤其曹。声未及竟,顿然而绝。众过之,则满身青黑,死矣,蝎犹未去也,众始围杀之。盖始拄锹时,蝎皇急刺锹,而毒即从锹而上也。

  ◎蝎畏椒

  蓟州有石桥,相传下有毒物,行旅相戒,莫敢休憩。一日,有贩生椒者,驱二蹇驮椒笼来,苦热,小憩于桥梁,卸其笼,置之栏,驴亦散龁于草际。

  披襟偃息,倦极熟眠,梦中似有风声,又窸窣作响,疑有人攘其椒,而猝不能醒。久始起,视之,椒故依然,有巨物悬于栏侧,状如琵琶,灰青色,蝎也。大骇欲奔,以其不动,谛观之,毙矣。盖蝎固畏椒也。

  ◎蝎自杀

  自尽惟人有之,若出诸昆虫,则未之闻也。惟蝎性至躁急,试捕其一,纳玻璃器中,照以火镜,蝎被光线直射,畏缩忿怒,无以趋避,因倒锋自刺,少选,毙矣。

  ◎蝇虎

  蝇虎为蜘蛛属,大三四分,白色或灰色,善跳跃,徘徊墙壁间,伺蝇而捕之,故名。一名蝇狐,又名蝇蝗,亦名蝇豹。

  ◎壁钱

  壁钱,为蜘蛛类,体扁平,黑褐色,作巢于壁,大如钱,故名。其巢光白如茧,俗称壁蟢,可入药。

  ◎壁虱

  壁虱,为蜘蛛类,与疥癣虫同科,俗称臭虫,体柔软,大如豆粒,青褐色,脚八,皆有爪。栖息林丛,或寄生犬鸟之皮肤中,吸其血液。间亦寄生人体,蚀入皮肤甚深,引取之,愈益进入,不易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