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动物类25


  ◎鰌

  鰌,一作鳅,可食,形似鳗,长三四寸,体圆尾扁,色清黑,无鳞而有黏质。常潜居淡水之泥中,故又称泥鰌。

  ◎鳝

  鳝,一作鱓,俗称黄鳝,可食。似鳗细长,体赤褐,腹黄,头部下有鳃孔二,内有鳃,腹中有肺,或谓之气囊。

  ◎鲟鳇

  鲟鳇,一名鳣,产江河及近海深水中,无鳞,状似鲟鱼,长者至一二丈,背有骨甲,鼻长,口近颔下,有触须,脂深黄,与淡黄色之肉层层相间,脊骨及鼻皆软脆,谓之鲟鱼骨,可入馔。上海浦东之渔人尝得一尾,权之,重二百四十余斤。

  ◎鱏鳇

  奉天之鱼,至为肥美,而鱏鳇尤奇。巨口细睛,鼻端有角,大者丈许,重可三百斤,冬日可食,都人目为珍品。出黑龙、混同等江,非钓所能得,捕之以网,围之岸边,伺鱼首向岸,挽强射之。鱼负痛,一跃而上。既至陆地,即易掩取。或凿冰以捕,则必系长绳于箭以掣取之。

  ◎海蝘

  鄞有小鱼,味类虾,俗呼曰海蝘,王文简《居易录》所谓海艳者是也。可食。

  ◎螺壳鱼

  螺壳鱼口有螺壳,壳分数膛,有小孔相通,能喷出壳内空气,而从海底升至海面。头有薄皮两块,如船之帆。具六足,能划水如桨,乘风行于海面甚速,亦有时收合其壳而沉于海底。

  ◎京师之虫

  京师多蝇,而绝无蚊,惟蝎与蜈蚣入秋甚伙。舒铁云在京时苦之,作诗曰:“萋菲但有青蝇集,吆喝曾无白鸟羞。长日垂帘宵卷帐,怜蚿见蝎又防秋。”

  ◎广西之虫

  蜈蚣、蜥蜴及蜂、蝇、蚊之属,广西随时而有,不必在夏秋也。最可异者,四月有蟋蟀,十二月有萤。

  ◎虫窠

  梁山舟学士同书旧藏虫窠一枚,乃其太翁蔎林编修以围碁决赌,得之严氏者。严自何处来,未晓也。作赤枣色,状之大小长短亦绝似,不镂自雕,如细目之网,缘督为经,又若小口之囊,一面附着树枝处,痕深陷而直,贯彻上下,以是知为虫所结也。

  ◎小毛虫

  咸丰辛酉,粤寇陷苏、常,人心大震。其冬,有小毛虫缘延于人家屋宇,色淡黑,长不及寸,人被啮则奇痒异常,逾时始愈。好事者扫而投诸火,旋扫旋聚,不知其何自来,亦不知其何名也。

  ◎酒虫

  苏州陆某性嗜酒,以酒病死于沪。闻其祖若父亦以酒病死者,并某已三世矣。当某病剧时,吐数酒虫,色赤,长尺许,大如指,两端皆有首,以器盛之,能蜿蜒行,酒气触鼻。或谓《聊斋志异》所载长山刘姓,吐酒虫为鳖,瓮中注水,虫入搅之,即成佳酿,此虫当同其例。即如法考之,然竟不验。

  ◎齿虫

  汪耕余尝语俞曲园曰:“人齿中实有虫,有病齿者,或荐皖人王某捉之,召之至,问所需,曰:‘无所需,需银针一。’予之。乃持向龈腭间,搯捾久之,得大虫二,小虫六七,大者长三四分,小者一二分,黑首而白身,皆若已死者。其人以纸封裹之,使置暖处,曰:‘明日启视。’及明日启视,则已活矣。徧体毛毵毵然,头有须有钳,尾有长毫,腹有六足,行走甚疾。因以杀虫之药杂置其中,非惟不畏,且甚甘之。三日不予食,乃死。”

  ◎水烟筒虫

  水烟筒周岁不用,则生虫。虫形似曲蚓,甚毒,生必雌雄成对,犯者多死。

  ◎庆忌

  光绪某岁,某邑有乡人持一虫入城求售,长仅五寸,状诡异,自首至腰具人形,瞳小如黑豆,灼灼有光。以物饲之,口张,齿细于针。两手握拳,撩以草,辄张作攫势。腰以下,毛茸茸然,两股趯趯犹虫也。观者如堵。乡人索值千钱,无购者。许植之素好奇,如其值,购归,饲以果饵,越日竟毙,乃干之,状如木雕之小人。

  盖即《搜神记》所载之虫名庆忌,具人形,喜效人所为,此特变化未全者耳。然近时科学昌明,动物学中实未有昆虫化人之说也。

  ◎小咬

  长白山多小咬,体如米粒,夏日最多,晨暮尤甚。夹皮沟、汤河之马贼,所用之非刑曰咬刑,盖以绳缚人于树上,令小咬咬之,两昼夜即露筋骨。俗名喂咬,人皆畏之如虎。

  ◎草扒

  草扒,长白山之虫也,藏于草中。如入人身,其首即深入肌肤久而不出。伤处经三年之久犹觉痛痒。惟初入人身时,用指弹之,其首即出,再将患处毒水摄出,见血而止,即不为害。

  ◎云虎

  云虎生塞外山中长四寸许,头以下如翡翠,有纹如鱼鳞,尾作金色,吐气如云,故名。

  ◎蜜蜂

  蜜蜂之蜂,本作蠭,益虫也。审之,有雌蜂、雄蜂、职蜂三种,聚群而居。雌、雄蜂皆黑色,翅灰色而透明。雌者尾端有毒针,以产卵管而兼御敌之用。职蜂暗褐色,全体皆密生长毛。雌蜂每群一头,体长五分许,通称蜂王。雄蜂亦少数,体较短而翅大,但营生殖作用,不事工作,亦称游蜂。

  职蜂最多,为不完全之雌体,专营筑巢、采蜜、育儿等事,并保护其群,亦称工蜂,取花蜜酿而成蜜,以之哺子,食花粉及蜜,变质成蜡,以之营巢。饲蜂者常割取其蜜及蜡,以资食用。凡蜂类腹后大都有毒针,能螫人。

  青海南境养蜂极盛,生蜜与蜡,山民割蜜以佐食,惟制法不佳,有黄色无白色。

  ◎闽之蜂窠

  蜂房,大仅逾碗,垂如莲房,所在皆有之。而闽中蜂窠,则有大如瓦瓮者。某居马江时,其楼角偶结一蜂窠,不旬日,大且如瓠,亦如鸡心下垂。迨结成,则其巨过一石瓮,仅下垂之尖露一孔,群蜂出入,胥由于此。中容蜂几何,无可测计。外以五色泥构成,间有文彩,悉螺旋而上。蜂则黄质黑章,与常蜂稍异,而性至灵警,人有逼视其窠者,虽蹑足屏息,至相距一丈之地,必轰然来逐。偶不及避,即为所螫,毒苦殊甚,盖合群力与自卫力均甚富也。

  结窠本在春夏时,以其善螫人也,人咸苦之。然未得除去之善法,亦惟避之而已。及秋冬之交,群蜂已不恒见,仅有一二蜂时缘其孔而伏,若为守卫者然。偶有以长竿遥击之者,坚不可坠,惟五色泥略碎少许,不意致其死命者,即由于此。盖自是而后,常有数十蜂殭堕于地,十余日而窠中蜂已垂尽。

  人或缘梯凿而取之,则见中为九层,亦如寻常蜂房式。最上一层,径二尺余,围六尺余,以次减小,每层距离二寸许,作小柱数枚,相连属。由总孔达最上层,初不穿层而过,乃由外附之五色泥作成螺旋复道,正如楼阁之有室外梯也,其建筑亦云巧矣。闽人谓是名虎头蜂,冬则蛰居窠中,窠偶破碎,即殭死。

  ◎吴秀裔宅后蜂窠

  康熙时,上海吴秀裔宅后,有大蜂窠,如大灯笼,外边作月白色,内有叶,如蜜蜂所构。惟蜜蜂窠逐片横挂,此仅有底下一窍,大如碗口,内叶层层即悬其上。

  ◎马蜂

  青海有马蜂,似蜜蜂而大,两翅之长可及尾,螫牛马见血。

  ◎细腰蜂

  细腰蜂触角短而弯曲,体色多黑,腹柄细长,雌之尾端有毒针,飞走皆绝迅。常于堤岸及树枝草茎上筑小球状或寸许小泥管之巢,藏螟蛉、蛅蟴等于中以哺其幼虫,故有益于农产物。

  ◎寄生蜂

  寄生蜂种类甚多,雌之尾端有产卵管甚长,插入螟蛉、蛅蟴等之体产卵其中。其卵孵化后,在体内吸食膏血,以渐成长,变蛹成蜂破皮而出,螟蛉等因之以毙,故于农事有间接之益。

  ◎蝶

  蝶,本作蜨,亦名蝴蝶,为蛅蟴、乌蠋等羽化而成。体小,有四翅甚大,形色不一,喜飞翔于花间,遗黄色小卵于茎叶上,成蛹后始化为蝶,种类甚多。

  热河砂石板地产黑蜨,大者五六寸,土人呼为黑蛾,蒙人呼为额尔伯克伊。

  塞蝶生沙漠,黑质黄驳,时来草间。

  罗浮仙蝶者,产于广东罗浮山,山中人呼之曰小凤凰,大者径尺,文采灿烂。其生以茧,茧中有一卵,小于鸡子,重胎沁紫,外包乌桕叶,络以彩丝绳。取之,翌年二月,置梧柳间,辄有大蝶展翅飞来,抱伏缠绵。经七日,茧破,栩栩然而出,大径尺,文采无一同者。越数日,挟之飞去。若以筠笼贮之,雌雄必相寻觅矣。乾隆某岁,有得罗浮蝶者,置之笼中,一夕遁去。

  蔡松岩作歌纪其异,索钱叔美图之,叔美并系以诗云:“手持绿玉杖,去踏罗浮山,罗浮山里春风还。飞来蛱蝶大于掌,半空飘举仙骨轻珊珊。或云葛翁羽衣之所化,罡风吹落片片苍崖巅。烘以青城霞,饮以石砂泉,遂使狡狯游人间。曾闻淮南鸡犬一一入云去,何以尔蝶尚复尘埃间?得无此山灵秀原不异天府,独令盘踞窟宅千百年?况当青蚪万株压冰雪,餐吸沆瀣形神坚。人生万事不足恃,昨日绿鬓今衰颜。金粉飘残亦顷刻,只可蒙庄与尔相周旋。天公倘若作变幻,世间蜉蝣蜾蠃皆飞仙,蝶兮蝶兮殊可怜。且须骑尔黑甜乡里去,下视四百八峰青刺天。”

  琼州之蝶,大且径尺,或白或红,或五采,夜则倒挂树间,若鸟眠。

  云南省城北隅有绾青篆翠翘翘如髻耸者,曰螺山,又名玄通,于悬峭纡回中,有玄通庵,山半悬绝处,翼以危亭,登巅远眺,则昆明可掬,太华可抚也。下有潮音洞,俗名红孩。洞深里许,然炬可游。

  官府以藏奸,特畚土塞之,尚留窍尺余,存其意耳。每岁孟夏,蛱蝶百千万会飞此山,屋树岩壑皆满,有大如轮小如钱者,翩翻随风,锦色烂然。每集,必三日始去,究不知其去来何从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