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动物类10


  ◎尾鼠

  长白山有尾鼠,身圆四寸,足走如飞,惟尾长于身数寸。

  ◎火鼠

  长白山有火鼠,居冰山下小洞。

  ◎水鼠

  水鼠,口吻尖小如鼩鼱,长四寸有奇,毛褐色,身扁,趾有蹼,至尾渐细长。穴居池沼河畔,时浮沈水中,以虾蟹、昆虫、鱼类为食。

  ◎常履坦恶黠鼠

  常安,字履坦,叶赫纳兰氏,满洲人,官至浙江巡抚。一夕,方理公牍,漏下二十四刻,群鼠出穴,渐近人,促剌有声,不知囓何物,心恶之。顷焉,声益甚,投之,弗中,散而复聚。

  亟命小僮伺之,无得,颇恚。更密伺,亦无得。众力怠,鼠益肆,鼠若恃其黠而人莫能制者。翌日,购一狸,畜之。夜,鼠阒然。越日,获数鼠,声始寂。越日,更获数鼠,自此室中不复知有鼠矣。

  ◎益阳县署多鼠

  湖南益阳县署多鼠,而不蓄猫,咸谓署有鼠王,不轻出,出则不利于官,且日给官粮以饲之。道光癸卯,云南进士王森林令斯邑,邀萧山倪豫甫偕往。倪所居之院甚宏敞,草木蓊翳,日过午,鼠自墙隙出,或戏或斗,不可胜计,习见之不为怪也。一日,有大猫由屋檐下,伺而捕其巨者,相持良久,鼠力屈而毙。自此猫利其有获而日至,乃积旬而鼠无一出者,后亦寂然。

  ◎鼠渡河

  同治壬申六月,青山濒河居民及舟中人之早起者,皆见有鼠由河之东岸而来。将及河畔,乃纷纷衔尾,鱼贯而行,或数十,或百数,浮水而渡,至西岸,遂散。好事者追视之,则已不知所往矣。

  ◎鼠有烟瘾

  黔有制烟之肆,于炉下置一箩,以泄烟气,盖熬制鸦片烟膏者也。同治时,经兵乱,肆闭。乱平,或就其肆重整故业,忽见炉下有奄奄待毙之鼠,不可胜数。乃知其曾受烟气,失瘾已久,故若垂毙也。

  ◎猬

  猬,亦称猬鼠,与鼹鼠同类异种。穴土而居,昼伏夜出。体长尺许,甚肥,头足皆小,全身有尖锐棘毛,由背筋作用,能攒起如矢,俗称刺猬。食田间害虫,于农家有益。

  邵位西员外懿辰有《咏猬》诗曰:

  “追凉湖堧树,意行不觉远。地散月清阴,有物魇在阪。大非豪猪狞,小异蛄斯蜿。厥名彚毛刺,腹似饮河鼹。天厨遗禁脔,蠢蠢踸缘苑。巨躯鼓胮肚,弱足步蜷蹇。有或蹋其肤,圜转自闲捆。刚毛拒持挈,缚取待縢绲。竖颖何怒张,挫芒就束捆。捉归用汲衽,闲置聊下键。百虫美儇利,笑尔形浑沌。屈前侪兔跧,内息类龜偃。居常穴土疏,出或蔽草尊。蠕动何阓陬,往往仆触阃。徐趋劣免颠,库伏稍得稳。

  畏人仍似鼠,警响辄蹜踠。嗛中病叟欬,虚室入听宛。深秋霣苞栗,俛拾看欲混。苍然背毛磔,如众矢集盾。持满悉外乡,攒针锐棘菀。有时翻仰卧,腹内赤婉婉。虎见骤吞噬,入咽忽偏反。还从虎肠出,以虎作粻饭。小数败山王,用意一何很!独见辱于鹊,诱彼适自损。迅飞下啄肉,转身嗟已晚。

  西家枣垂熟,上树爪其本。摇落满阶庭,旋下以身辊。累累着体间,盘跚负之返。窃瓜尤便巧,中黠貌特悃。俗云云有神,礼敬常缒绻。谓尸货贝权,瞥见默祈恳。吾于尔无求,卧畜付庭壸。勿学癞蟇精,覆瓶倏迁遯。”

  ◎海豚

  海豚体长八九尺,头小,口吻尖锐,其上下两颚有圆锥形小齿五十六,背蓝黑色,腹白色,脊鳍在背之正中,形如鎌,鼻孔连合为一。产我国山东之沿海。以软件动物为食。捕之,鸣声奇异。其皮见日不裂,经水不透,与筋骨皆可为工艺品之用,肉可食。

  ◎江豚

  江豚体小于海豚,状似猪,色青黑,胸有两孔,喷水直上。多脂,可为灯油。古名䱐<鱼市>,俗称水猪。

  ◎麒麟

  麒麟似鹿而大,牛尾马蹄,有肉角一,背毛五彩,腹毛黄,不履生草,不食生物,圣人出,王道行,则见云。今非洲内地,有兽状似鹿,颈与前脚皆至长,头高于地一丈五尺以上,好食木之嫩芽,名Giraffe,日本人亦译之为麒麟。

  雍正壬子、癸丑皆有产麟之事,一在山东,一在四川。山东巡抚岳浚题云:“巨野县新城保李恩家于十年六月初五日辰时,有牛产麟。细加看视,瑞麟身长一尺八寸,高一尺七寸,麕身牛尾。头含肉角,顶带旋毛。目如水晶,额如白玉。徧身麟甲,悉系青色,甲缝俱有紫色绒毛。脊背黑毛三节,中直竖,前向前,后向后。胯腹蹄腕皆有白毫。尾长五寸五分,尾尖有黑毫四缕。”

  四川总督黄廷桂题云:“盐亭县永贤乡十一年五月初八日申刻,风雨兼至,有乡民杨士荣耕地避雨,见牛产瑞麟。即往验看,瑞麟身高二尺,长二尺五寸,头中挺一肉角,两耳如鹿,孔内皆黄尖白毛,眼形长细,色如水晶,高鼻准头,红眼膛,黄凹鼻梁,其鼻准两傍,似如意云样。徧身麟甲,青霞四射,微晕黄翠,彷佛孔雀翎羽。各甲缝内俱白毛黄尖,夹紫毫数根。三乳两脊,旁至尾,各有肉粒一道,如豆大,金黄色。脖项至腹及四腿内,亦皆白毛黄尖。尾根长六寸,尾尖有紫毛一绺,旁杂白色黄尖长毛。麕身马腿牛蹄,蹄壳色如玳瑁,周身光彩。”

  乾隆己未,芜湖民家有牛生麒麟,三日而死,剖其腹,不见肠胃,中如蟹。

  ◎似麒麟之奇兽

  松潘镇总兵闪殿魁,直隶昌平人,光绪庚子,于马厩中获一兽,遍身有鳞,状若麒麟,而独角,长九尺,牛趾而马腹,其驯亦似麟。镇署当东,兽自西来入马厩,马初哗之,既屡来,则相安。兽不畏人,牧人皆得近之。或祝曰:“子果麟耶?当朝出晚归,勿惊吾马。”兽果如约去。翌日复来,牧人以白闪,闪因维絷之,而说其状,邮闻于川督奎俊。奎令解省,将以闻于西安行在,意谓两宫将狩蜀,故麟呈其瑞也。后不果献。

  ◎角端

  角端产瓦屋山,不伤人,惟食虎豹,山僧恒养之以自卫。《中华古今注》所载渠搜国献鬣犬,能飞食虎豹,此以鬣犬为角端也。然鬣犬,实露犬也,初不闻有角端之称。《尔雅》:“马出鬲,似马,一角。”“麟,麕身牛尾,马足,黄色,圆蹄,一角,角端有肉。”是角端固即麟属,未可与 鬣犬并为一谈也。

  ◎骆驼

  骆驼体高八九尺,颈足皆长,性温顺而力强,能负囊橐行远,故名橐驼,方音遂讹为骆驼。生于沙漠之乡,行亦利于沙漠。其趾软,行山路最伤,土路亦不甚速,惟沙地则步轻而匀。蹄无甲,陷沙不深,举趾高,踢沙不扬。牛马行沙漠则反是,故边地有“牛走土,马走草,骆驼走沙不用叫”之谣。老驮户言草地驼行二十步,马行二十五步,能追及,马速于驼也。沙漠马行二十步,驼行,十五步已追及,驼利于马也。

  且塞外运载,莫便于驼。驼有双峰者,有独峰者,独峰者力足,双峰者毛长。胃中附小囊累累,预贮饮料,行路时以之解渴,故能数日不觅泉。肉峰之奇,有如其胃,中藏脂肪养料,饱即能行七日程,待肉峰隐,再给以水草。饮水不多,食草又不择。每一驼负米一石五斗。后驼鼻绊于前驼之背架,连环相绊,一夫照料,多至十余驼,工省而费少。

  恤驼之法,宜备软屉以护其肉峰,扁鞍以护其背,慎牵以护其鼻,(鼻破则力减。)山路施皮鞋以护其足,扶整驼具以防其倾侧,放牧毋睡以防其攘窃,防其惊逸。

  驼之遗溺与他兽异,直向后方,故行其后者须慎防之。

  有要事须攒程前进者,日行八百里,可数日不食。惟须于起程时,以草裹盐置其口中,而以布蒙其外,严泐之。抵其地,于口旁以锥刺孔,使缓缓出气,以渐放大,至经寸二三而后去布。盖行急时,不及换气,刺以孔者,令其气呼出也,若即去其布,即倒毙矣。

  人行沙漠中,仅备干糇,取驼之遗矢,近火燃之,略无牛马矢之臭。

  驼能识泉脉,取水时,令一人骑而任其所之,无三里不得清泉者。

  饲驼之法,饮水毕,少饲以盐。

  驼知风响,风欲起,即趋避,故蒙人常以驼为占风之兽。

  驼以青海之柴达木所产为首选,土人云,柴达木种,肉峰高而负重多,胃囊大而耐渴久。中途遇有狂飇,他驼行背风,此独逆风而前。旋风骤至,卷沙成柱,他驼或为卷倒,此独植立不动。其躯干重,筋力强,能御风沙也如此。

  驼毛可制种种厚毛织物,其柔软精细者,和之以丝,可织美丽之衣料。蒙古所产,输出于外国者甚多。柴达木所产,丰厚而多氄,制为毡毯,轻柔细润,非他产可比。

  ◎安塔哈

  安塔哈,即野驼也,似驼差小,顶下垂瘿毛,产朔北野马川。

  ◎鹿

  鹿生森林中,四肢细长,尾短,性质温顺。雄者生有枝之角,每年脱换,年增一枝,既老则否。壮时毛茶褐色,有白星斑纹,俗称梅花鹿。雌者无角,毛色较淡。种类甚多。

  木兰为较猎之所,又谓之哨。哨者,哨鹿也。哨鹿者,着鹿皮衣,冠鹿角冠,夜半于旷山中吹哨作牡鹿声,则牝鹿衔芝以哺之。盖鹿性淫,一牡能交百牝,必至死,死则牝鹿含芝草以生之,故哨之以取其芝也。

  ◎驯鹿

  驯鹿,西陵产,性伶俐,体细长,角生枝,毛褐色,无斑纹。产于东海鄂罗春奇棱部者,牝亦有角,与常鹿稍异。其能负重也似牛,可载人也似马。

  ◎斑鹿

  青海产斑鹿,皮毛美丽,见水即照影自顾。不遇急,不轻涉河。山中皆有之。猎者每伏于山麓河滨,以俟其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