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奴婢类4


  ◎上炕老妈

  女仆曰老妈。京都有所谓上炕老妈者,年率二十许,旅京久鳏者,以薄值雇用,(用约十余金。)订立契约,日间操作,夜则侍寝,期满即归,绝无依恋。京中竹枝词云:“粉面油头青布衫,女奴多半是京南。老妈称谓何曾老,弱齿无非廿二三。”即咏此。此盖同、光以前之习惯也。

  ◎梳头妈

  广州有梳头妈,受佣于人,以梳髻为职务。西关多巨室,若辈遂群趋之。业此者之年龄,大率为二三十,虽来自田间,而面目白皙,体态轻盈,赤足拖鞋,身着薯莨衣裤。其出也,手中往往持伞,为蔽日御雨之用,少年子弟颇有昵之者。

  ◎门坎里

  金陵人尚大足女仆,呼之为大脚仙。其人皆肤色洁白,面目姣好,尤善梳掠,发光可鉴,荆钗布裙,颇楚楚。足不裹,然亦不甚长,且甚窄。履浅而尖,作鹦嘴式,俗名划船样,行时波峭,如风摆柳,富家房中多置此辈。

  有中人产者,年老失偶,不便续娶纳妾,亦用之,昼则服役,夜则荐枕。佣值亦不昂,年少貌美者,在光绪初,月不过钱三千,称为门坎里。

  ◎搭脚娘姨

  苏俗称母之姊妹曰娘姨,而于受雇之女仆亦以是称之。若辈类皆天足,无不善自修饰,楚楚有致,知审美者辄顾而乐之。且喜其给事左右之可人意也,与之有私,曰搭脚。

  吴谚有曰:“娘姨弗搭脚,落里有绉纱马甲。”落里,何处也。绉纱马甲,湖绉坎肩也。谓既得欢于主人,主人自必以坎肩赠之。

  ◎大姐

  苏州未嫁之乡女受佣于人家以供轻便之役者,曰大姐,秀慧者多,皆天足也。间有面目黧黑,乱头粗服,不事修饰者,然亦无不备具美人姿势,绰约婀娜,丰神绝世,见之者几不知其皆从田间来也。主人恒昵之。其在十龄左右者,曰小大姐。

  ◎小大子

  江宁扬州、镇江人家所佣之处女,曰小大子,略如苏州之大姐。虽不及其妩媚,而一双金齿屐,大踏步出来,亦自俊爽可人,好之者亦不以其装束不尽入时而外之也。

  ◎近身

  广州之梳头妈,其为主人梳髻也,每日一次,或间日一次,或三日一次,五日一次,月终给资若干。富贵家则专雇一人,名曰近身,即贴身伺候者也。此中不无粲者,有师傅,有别馆,其香巢多在西关。其人多从顺德、容奇、桂洲各乡而来,衣服之整洁,语言之尖厉,真足令人销魂也。

  ◎喜婆

  绍兴有堕民巷者,居方里,男为乐户,女为喜婆。齐民婚嫁,则其男歌唱,其妇扶持新娘梳妆拜谒,立侍房闼如婢,新娘就寝始出,谓之喜婆,能迎合人意,各遂其欢。服役之家有常主,如田之有佃,得自相顶替,彼此买卖,皆有契券。婚嫁、祭祀外,常时则以说媒、售衣锦为业。

  ◎送娘子

  宁波有送娘子者,与绍兴之喜婆同,亦堕民也。其髻异于齐民,出行辄持伞,不问晴雨,盖以为标识也。衣裙皆黑色。

  ◎喜娘

  苏州之喜婆曰喜娘,齐民为之,其职务略如喜婆,年少者为多。大抵妆束入时,善自修饰,天足细腰,殊可人意。

  ◎粤人蓄婢

  粤人蓄婢者极多,视其稍可造就而面目不甚怪丑者,多加意教之,教以烹饪、刺绣、治家细务,且教之识字,即文理不甚通顺,亦必能缮录账目,如此乃为上乘。

  俟其年长,即售与人为妾。价昂者,自五百金至千金。次者亦必能烹饪、缝纫,方为合格,身价自二三百金至五百金,下者一二百金。旧家之中落者,每多蓄婢,俟其长而卖之,得金殊不赀也。

  ◎苏麻喇姑

  苏麻喇姑,为孝庄后侍女,性巧黠,国初衣冠饰物之式样,皆其手制。圣祖幼时,赖其诲迪,手教国书,宫中甚推重之。康熙壬午始逝,以嫔礼瘗于昭陵之西侧。

  ◎招姐精烹饪

  袁子才家有灶婢曰招姐者,年少貌秀,服役甚勤,裁缝澣濯之外,兼精烹饪,凡袁不时之需,先已预备,诚能听于无声视于无形也。其姬人方聪娘,本审袁之嗜好,招姐更左之右之,袁常自诩其口福也。

  有不速之客来,摘园蔬,烹池鱼,筵席可咄嗟办,具馔供客,有络秀风。年二十三而嫁,袁曰:“鄙人口腹,被夫己氏平分强半去矣。”闻者笑之。盖袁以招姐赠刘霞裳也。

  ◎葛裙

  江东某大姓以祸死,其宠姬皆挟金珠散去,一婢坚不行。婢常着葛裙,人以葛裙呼之。自言主人尝被酒一召我,我誓报之。豪家吞其屋,葛裙奉木主卧一室,坚守,力不支,绝粒毙。豪悯之,扃此室,并其主瘗焉,曰:“还汝一块土。”其事绝可传。

  龚定庵曾有《水龙吟》一阕咏之,词云:“君家花月笙歌,葛裙那许陪宵燕?啸如鲁柱,才如买锦,空遇如班扇。蓬鬓慵装,蛾眉怕妒,天寒谁管?算平生已矣,春风一度,恩歇绝,何曾怨。一夕仓皇家变,抱琵琶倾城都散。雍门琴碎,雀台香烬,西陵墓远。块土争还,芳魂永守,秋磷如电。忆史家柱叔敖公,千载下,今重见。”

  ◎婢以护印作夫人

  光绪时,江人镜任汉黄德道,一夕,漏三下,署不戒于火,众自睡梦中惊逸,太半索裈履弗及。一孙甫周岁,由乳媪倒抱而出,其匆遽可想。幕府某疾趋至,问印已擕出否。江惶急,不知所措。盖印若被毁,则处分至重也。

  江有长公子娶于延陵者,其媵婢艳而慧。方觅印时,亭亭自众中出,庄肃奉印而上之,黄袱宛然,江大喜。秀水钱子密尚书应溥,江之儿女婣也,方枋枢要,道署之火,印与大堂皆未毁,复为之地,仅予薄谴。未几,擢两淮运使,而昔日护印之功人,始犹肃抱衾裯,继且荣膺珈服。盖都转久虚嫡室,至是,竟敌体中闺矣。

  后数举丈夫子,皆成立;所生女,亦作嫔名门。扬人士作《护印缘》院本张其事,谓夫人以护印得夫人,非寻常护印夫人比。夫人性慷慨,乐施予,御下以宽,而内政殊井井,持满戒溢,绝无骄奢侈靡之习,亦难能也。

  ◎桂林某大家有慧婢

  广右人呼婢曰蕉叶,殆有所本。桂林某大家有一婢,绝慧,一日,主人与客谈次,偶及植物之叶,谓何者最大。客未对,婢适擎茶至,儳言曰:“蕉叶最大。”竟无以难之。此呼婢曰蕉叶之所由始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