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戏剧类10


  ◎西人演马戏

  西人之至沪为马戏者不常有,演时,大抵张广幕为场,场形圆,中央为奏技处,观者环坐四周。场有奏乐处,铃动乐作,演技者联翩而出,骑术极精。初用常法骑马,循场而走,继则立于马背,旋以两膝跪于马背,且走且跳索,或令马走方步。

  其始马首尚有缰,未几,即尽去之。或一人立于场中,举鞭为号,马即如法作种种游戏。又能驯伏狮虎及象等兽,驱使之,无异于驱马。且能倒立,以手代足而步行。或跨一轮,上十数层之阶级,或上悬空之梯,或步行于铁丝之上,或以种种方法踏脚踏车。最妙者为翻棍,其身手之快,直无异于飞鸟也。

  ◎猴戏

  凤阳韩七能弄猴。凡弄猴者,仅畜一二。七所畜多至十余,凡猨狙玃父之属,大小毕具,且不施羁勒。每演剧,生旦凈丑,鸣钲者,击鼓者,奔走往来者,皆猴也,无一不备,而无一逃者。他弄猴者多异之,叩其术,不得。

  久之,乃知韩故瘾君子也,每得猴,辄锁致榻前,陈芙蓉膏一盎,灯一具,高卧吸之。猴既不能脱,躁跃久之,则亦登榻弄烟具。韩即喷以烟,猴初惊却,久而安之,则亦戏效人偃卧,就灯嘘之,韩即教以烧吸之法。不匝月,瘾成,则解其锁键,猝举棒击之,猴负痛奔逃。顷之,瘾发,则又自屋角下窥。更诱之下,予以烟,虽更挞之,终不走矣,乃率以教演,帖如也。

  ◎犬能读书

  光绪时,台州人某蓄一犬,能读书。初教以人语,渐能了解,乃授以书。始亦甚艰苦,阅十余年,诲之弗倦,自琅琅上口矣。于是携之四方,令献技为活。犬居于笼,至演技时则出,犬乃拜手者再,如拱鼠然。已而启箧,取《礼记》一册,读《檀弓》篇,能不爽一字。既又取《周易》出,读《系辞传》,亦甚熟。

  读毕,仍入笼,某乃饲以面包,食已即睡。有人尝亲见之,谓此犬为黑色,为状殊不异常犬,其读书声极嘹亮,惟发音时稍强硬,不能如人语之便捷。然《檀弓》与《系辞传》皆赘牙佶屈,不易上口,而此犬竟能成诵也。

  ◎鼠戏

  康熙时,王子巽在京师,曾见一人于长安市上卖鼠戏,背负一囊,中蓄小鼠十余头,每于稠人中,出小木架,置于肩,俨如戏楼状,乃拍鼓板,唱古杂剧。歌声甫动,则有鼠自囊中出,蒙假面,被小装服,自背登楼,人立而舞,男女悲欢,悉合剧中关目。

  ◎躐嘴鸟演戏剧

  嘉庆己卯秋,江宁市上有豢蜡嘴鸟以鬻技者。鸟有六,其四自能开箱,衔面具,登小台演剧。其一能识字,取载明《百家姓》字之小纸牌,各书一字,散布席上,任意呼取某字,自能觅之,百不失一。其一能斗天九牌,可与三人合局作胜负。

  ◎金鱼排队

  有畜金鱼者,分红白二种,贮于一缸,以红白二旗引之。先摇红旗,则红者随旗往来游溯,疾转疾随,缓转缓随。旗收,则鱼皆潜伏。白亦如之。再以二旗并竖,则红白错综旋转,前后间杂,有如走阵者然。久之,以二旗分为二处,则红者随红旗而仍为红队,白者随白旗而仍归白队,是曰金鱼排队。

  ◎蛙戏

  王子巽在都,曾见一人作剧于市,携木盒,作格,凡十有二孔,每孔伏蛙,以细杖敲其首,辄哇然而鸣。或与以金钱,则其人乱击蛙顶,如拊云锣,宫商词曲,悉了了可辨。

  又有畜蛙为戏者,携一木匣,中有一大蛙,及数小蛙。开匣,则大者先出,小者随之,大者居中外向,小者旁列。大者鸣一声,小者亦鸣一声,大者鸣两三声,小者亦鸣两三声。其后,大者迭鸣不已,小者亦然。及毕,则仍如出时次序,自入匣中,谓之蛙教书。

  袁子才幼时居杭州之葵巷,尝见有售技者,身佩一布袋、两竹筒,袋贮虾蟆九,至市肆柜上,演其法毕,索钱三文,即去,一名虾蟆教书。其法,设一小木椅,大者自袋跃出,坐其上,八小者亦跃出,环伺之,寂无声。其人喝曰:“教书。”大者应声曰:“阁阁。”群皆应曰:“阁阁。”自此连曰“阁阁”,几聒人耳。其人曰:“止。”即绝声。

  同治时,有人于市上出一小木匣,启其盖,出横木一条,广半尺余,高寸许,下有四足,横列于柜。向匣中喌喌而声,倏有一虾蟆跃出,以前两足按横木上,面南而跃,即有小蛙十余,一一跃出,依次以两足据横木,北面踞坐。既定,其人取小拍板击一下,于是虾蟆发声一鸣,诸小蛙辄以次齐鸣。既而虾蟆阁阁乱鸣,则小蛙亦阁阁鸣不已,久之,其人复击拍板一下,则虾蟆止不复鸣,诸小蛙亦截然而止矣。其人复喌喌呼之,虾蟆仍跃入匣中,诸小蛙亦相随而入。

  ◎蚁阵

  袁子才尝于少时在杭见蚁阵之戏,其法,张红白二旗,各长尺许,乞人倾其筒,则有红白蚁千许乱走柜上。乞人扇以红旗,曰:“归队。”红蚁排作一行。扇以白旗,曰:“归队。”白蚁排作一行。又以两旗互扇,喝曰:“穿阵走。”红白蚁遂穿杂而行,左旋右转,行不乱步。行数匝,以筒接之,仍蠕蠕然入筒矣。

  有售技于吴市者,曰蚁战,截竹为二管,畜蚁二种,一红一白。将戏,则取红白小纸旗二面,东西插于几,取管,去其塞,分置两旁,各向管口弹指数下,蚁随出,其行自成行列,分趋,止于旗下,排列如阵。其人复出一小黄旗,作指挥状,群蚁即纷纷齐进。两阵既接,举足相扑,两两互角,盘旋进退,悉中节度。久之,即有一群返走扰乱,若奔溃者,其一群争进,行如飞,居然战胜追奔也。其人复举黄旗麾之,胜者即返,以次入管,其一群亦络绎奔至,争相入,不成列矣。

  ◎傀儡戏

  傀儡,木偶戏也,本作窟礧子,亦云魁礨子,作偶人以戏嬉舞歌,本丧家乐也。汉末始用之于嘉会,而尤为齐后主高纬所好。高丽亦有之。今有大小二种,木偶大者长三四尺,小者长尺余,被以文绣,口目能翕张,手足能舞蹈。盖其身有机棙,演时木偶出台,人隐于幕中而牵之使动也。唱曲道白,皆人为之,佐之以乐器。

  ◎影戏

  影戏,与西人发明之影戏异,俗称之曰羊皮戏者是也。盖以彩色缋画羊皮为人,中有机捩,人执而牵之,则能动,进止动作,与生人无异。演时夜设帐,张灯烛,隔帐望之。其唱曲道白,则皆人为之也,而亦有乐器佐之。

  ◎电光影戏

  活动影戏,为电光之作用,故曰电光影戏,亦称活动写真,为近年美人爱迭孙所发明。其法于人物动作时,用照相镜顺序摄影,印于半透明之胶片中,片片相衔接,成为长条,用特制器械,以一定之速度移易之,由幻灯中现出,令其影像前后联续,视之栩栩如生,画片愈多,举动之层次愈明。爱迭孙又以留声装置其中,使声音与动作相应,其精巧为益进。光、宣间,我国人亦能仿为之矣。

  光绪末,特简大员赴欧美考察政治,端忠愍公方自西洋调查归,携有活动电影器一具,闻将以进呈内廷者。先试演于私第,因光焰配合失当,轰然炸裂,毙多人,忠愍以送客得免,进呈之议遂息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