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二3


  ◎佛行方梦神促之起

  佛行方,名智,杭州之满洲驻防也,由协颂迁成都副都统。乾隆戊申,征廓尔喀,调驻藏大臣。嘉庆丙辰,调哈密吐鲁番办事大臣。以老告休,回杭,年八十余矣。

  先是,鞔鼓桥下有一小神堂,行方奉差,清晓过之,倦而熟睡,梦神促醒之。及贵,因创建为香火院。

  ◎张古余监试得梦

  徐少鹤侍郎少负博洽名,作文喜用僻书难字。嘉庆甲子举于乡,题为“谨权量”四句,文中所用之字,读者多结舌不能下。相传是科内监试张古余太守于第二场梦神告之曰:“此卷所用者,乃《尔雅》注疏,君记之。”既醒,自笑以为监试官向不阅卷,何有斯梦。

  次日方送荐卷入,忽闻二主考相语曰:“卷中出比所用,乃《山海经》;对比,则杜撰矣,当黜之。”古余闻之,忽悟,乃前白曰:“恐是《尔雅》注疏。”因述梦中所闻。翻《尔雅》阅之,信,遂中式。

  ◎高封翁梦大将军

  嘉庆戊辰,高翰卿鹾尹宝森赴金陵乡试,封翁期之切,入闱日,虔祀梓潼神。旋与二三老友饮福酒,微醺而卧,一人谓曰:“尔欲令郎中式耶?非大将军不可。”醒而意索然。及报捷,始悟,盖是科典试为帅仙舟中丞也。

  ◎叶维庚梦中玩月

  秀水叶太史维庚,嘉庆甲戌进士,由翰林出宰江左。己卯秋试,调入帘。八月十五夜,梦有人邀至一处玩月,示以东坡催试官考校之作及《水调歌头》词,俾和之。

  和毕,复引至一官署,游览殆徧。问其地,曰:“澄江。”亦不知其在何省也。遂醒。后丁内艰,由宝应令量移江阴,忽忆前梦,盖江阴一名澄江也。故其《留别宝应绅士》诗中有“料得下车圆旧梦,澄江真个月分明”之句。次年,卒于澄江。

  ◎蒋以暄梦四十一

  苏州蒋以暄尝于韦苏州庙祈梦,梦至一巨第,门首墙上有真草隶篆四行,每行三字相同,乃四十一也。真书一行下,旁注“悲”字;草书一行下,旁注“去”字;隶书一行下,旁注“存”字;篆书一行下,旁注“喜”字。醒后不解何义。未几,其父容斋殁,时为乾隆丙申,丙申乃四十一年也,真书一行乃验。服甫阕,以暄亦殁,年四十一岁,至是而草书一行又验。以暄生前耽吟咏,多散佚。

  殁,后友人检其遗稿,仅存四十一首,至是而隶书一行又验。嘉庆庚辰,以暄胞侄泰堦由起居注主事,加三级,恭遇覃恩,貤赠以暄朝议大夫,距以暄殁已四十一载,至是而篆书一行又验矣。

  ◎刘孟涂入某之梦

  桐城刘开,字孟涂,尝游浙,过某邑,有人候于途,卒然问曰:“君得非桐城刘先生耶?”要至家,具盛馔。酒半,告以有母孀且老,前夕梦其父语之曰:“三日,有桐城刘先生过吾门,非先生文不能传尔母,当固请之。”既复与游山,见一古墓,有碑,题曰:“宋处士刘开之墓”。孟涂乃&~POGE1;然自失。

  ◎黎襄勤梦帝锡铜符

  黎襄勤公治河十三年,安澜无事。道光甲申春,薨于位。先于癸未冬,得梦甚异,有诗纪之。将卒时,坐而假寐,白气弥空,家无余财,众目所睹,咸以为襄勤之清节,生天必矣。其诗之序云:

  “道光三年,岁在癸未嘉平月二十一日封篆之期,予方苦病,缠绕数月,夜卧多不成寐。是夕忽睡着,梦帝锡予铜符,篆文如古钱形,长约三寸许,宽约二寸。梦中读之,不甚记忆,上有‘天雷’二字,下有‘不但千金’四字,余字不甚了了。”

  ◎光朝魁梦榜上有名

  桐城光律元布政聪谐有弟朝魁,本名聪讷,应嘉庆丙子顺天乡试获售。道光乙酉春,忽贻律元书于京师,言梦见春榜第二十二名者为光朝魁,欲改名以应之。以其屡困春闱也,重违其意,遂代为请改。

  次年丙戌,以第六十六名进士殿试二甲,即用知县。律元亦以为适然,且名次固未合也。后为鄂抚杨懋恬言之,杨曰:“梦境迷离,安知不视六为二?且草写‘六’字,下二笔连锋,尤与‘二’似,不然,何重两字而不误也?”

  ◎程春海梦中怀砚

  郴州五盖山至峻,巅有峰尤高,戴龙湫,湫下坎,产石若端溪。郴人取而砺,不知可为砚材也。刺史曾钰识而宝之,以为胜端溪下岩。道光丁亥秋,程春海侍御在长沙,一夕,忽梦造曾室,室尽砚,邀赏之,遂怀一去。

  觉而寓书于曾以为笑,时绝不知有得砚事也。曾答书,则谓果得砚,故且诧我梦,我亦自诧。其腊小除,曾饷砚二,启视之,皆梦中所见也。曾有诗至,乃赋长歌答之。

  ◎何子贞梦食馒头

  何子贞太史少尝梦至一处,见案以盘盂盛馒头甚多,即取一食之。又取其一,忽有人攘臂夺之,遂不得食。视其人,不识也。及嘉庆庚辰,陈莲史以己卯解元中式第一名贡士魁天下,子贞晤之,即梦中所见也,怅然曰:“吾其不能与此人争乎!”道光乙未,子贞以第一人领解,次年成进士,则会状皆非元也。

  ◎何子贞梦弟僧服

  道光己亥,何子贞典闽试,归途,于行馆中梦其仲弟子毅言别,留之不可,视其身,已僧服矣。觉而泣曰:“吾弟其不幸乎?”于是朝暮哭。及入都复命,驰诣其父文安公私第。时子毅果前卒,家人以其远归,不即告,而子贞已哭失声,遂不能秘。问何以知之,乃言所梦。

  ◎郑修楼信梦

  郑修楼,名天爵。道光乙酉拔贡,朝考一等,用知县,分发江苏一载矣。同僚有小故忤上官者,皆被议。郑惧得罪,乃改教职归。旋中道光丁酉科第四名举人,历任平和学教谕。洊升延平府学教授,不赴。是时家居,粤寇将至,家人请偕往,曰:“吾不往也。”

  生平恬静寡欲,以书名家,素信梦,屡有梦征。任平和时,将府试,预有梦,告假归里,同寅异之。未几,漳州失守。升教授时,离家仅百里,亦不往。未几,延平被围。晚年兼学画,画甚工,益杜门谢客,惟外邑诸生始一见之。

  ◎王立斋梦羊

  道光丁酉江南乡试,唐黼卿再与分校,所居左经房,与王立斋比邻。一日,立斋忽喘息来,谓黼卿曰:“君所阅有羊字号卷耶?可速检呈。”询其故,则曰:“此卷当得元。”问何以知之,曰:“顷疲倦,隐几假寐,恍惚过君门,庭户一新,巍然若大庙。既入,闻柜内有声甚厉,蓦然一羊跳出,龙变化之象也,意元卷必为君得之。”

  黼卿亟觅荐卷底簿,果有羊字号卷,已先日呈进,然犹疑信参半。及填榜拆封,解元为江阴郑经,果即羊字号卷也。经,字守庭。

  ◎赵季渊梦恽某

  赵季渊官独石口,道光庚子,其子枚生捷京兆,得信喜甚。翌年为辛丑,夜梦其业师恽某,问曰:“小儿幸徼一第,尚能捷南宫否?”恽曰:“子何不详读《聊斋志异》。”及醒,随手取阅,适见一条云:“汤公名聘,辛丑进士。”是科,枚生果联捷。

  ◎魏芸阁梦观天榜

  魏芸阁初名然乙,道光辛巳举行恩科乡试,魏于是年正月,梦观天榜,其第一名则仁和魏士龙也。寤而求之仁和学籍,无其人,乃自改名士龙以应之。是科不中。至甲辰恩科乡试,果以第一人中式,距得梦之岁二十四年矣。

  ◎曹文正梦桂文敏

  桂文敏公芳以少司农、军机大臣奉命出外鞫案,中途授漕督,因即赴任。行至荆州,患病。其大父尝督两湖,父尝官湖北督粮道,皆没于楚。都人闻其病,皆危之,以其先人于楚不利也。

  文敏在都时,与曹文正公同掌翰林院事,而彼此过访,未尝登堂。病时,文正梦文敏来访,坐厅事,告云:“吾物化矣。吾祖父俱不利于楚,何故也?”文正曰:“君尊人岂官楚乎?”文敏曰:“吾曾有家书烦君携寄,乃忘之耶?”言已,复曰:“吾今约君往履安寺,彼地绝佳,可乐矣。”

  文正不欲往,文敏起坐,牵其衣。文正坚退,文敏曰:“可相待二十年。”文正惊寤。次日,文敏之凶问至。因追忆寄书事,乃典试湖北时,尝为文敏寄家书,事不诬也。后文正没,恰符二十年之数。

  ◎汤贞愍梦点名

  汤贞愍公贻汾尝权浙江三江营守备,方卸事,欲回省,夜梦一骑持文书以呈,请速往摄篆,问何地,曰:“至自知之。”旋有人控马至,扶策而上。有蓝旗二,跨刀之卒四,前导。

  约半日程,见数千人跪迎于道左,类皆断头折足者。旋抵一署,武士林立。升公座,一吏捧册唱名,其人即跪道旁者。点毕退堂,而暖阁以后皆墙壁,无旋身处。顾见旁一老吏,似曾相识,因问此何所。吏方欲言,而前骑吏已白新任到矣。霍然而醒,细思老吏状貌,乃督院兵房某也。

  ◎陈右铭梦为神所戏

  义宁陈右铭中丞宝箴倜傥负才略,遭世多故,慨然有澄清之志。尝应礼部试,祈梦神祠,夜梦随李愬入蔡,雪月交映,旌斾飞扬,立马指挥,意气闲俊。醒而大喜。及下第归,至上蔡,风雪大作,夜二鼓,始投逆旅,委顿殊甚。自是雪泞连旬,资粮皆尽,典衣鬻马,仅得南还,乃知为神所戏,不复谈兵矣。

  ◎左文襄功名符梦

  左文襄未遇时,尝得一梦,则领解也,春闱报罢也,参戎幕也,典兵权也,膺方面也,得封爵也,平边乱也,复提兵万里,扫荡边氛,返故镇也。及蘧然而觉,乃知为梦。是岁秋试举于乡,其后入幕治兵,凡所经历,皆与梦中所见,若合符节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