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二2


  ◎梦于忠肃示字

  有三人祈梦于于忠肃祠,两人无梦,一人梦忠肃谓曰:“凉往观外照墙,则知之。”其人醒,告二人。二人炉其有梦,伪溲焉者,即于夜间取笔,向墙上书“不中”二字。天尚未明,写“不”字不堪连接。

  次晨,三人同往视之,乃“一个中”三字,果得梦者中矣。

  ◎周某梦于忠肃

  宜兴周某,少时至于忠肃祠祈梦,夜梦一皂隶来摸其臀,与之狎,愤怒,大叫而醒。以为忠肃不能御下,何足敬也,遍告亲友。后成进士,选湖南龙阳县令,十余年,卒于任所。

  ◎陈某梦于忠肃

  海宁秀才陈某尝祈梦于于忠肃祠,梦忠肃开正门延之。陈逡巡,忠肃曰:“汝异日为我门生,例宜正门入。”坐未定,侍者启汤溪县城隍禀见,即见一神峨冠来,忠肃命陈与抗礼,曰:“渠属吏,汝门生,汝宜上坐。”陈皇恐而坐。闻城隍神与忠肃语甚细,不可辨,但闻“死在广西,中在汤溪,南山顽石,一活万年”十六字。城隍神告退,忠肃命陈送之至门,城隍曰:“向与于公之言,君颇闻乎?”曰:“但闻十六字。”神曰:“志之,异日当有验也。”入见忠肃,言亦如之。惊而醒,以梦语人,咸莫解其故。

  陈家贫,其表弟李实选广西某府通判,欲与偕,陈不可,曰:“梦中神言死在广西,若同行,恐不祥。”通判解之曰:“神言始在广西,乃始终之始,非死生之死也。若既死在广西矣,又安得中在汤溪乎?”陈以为然,偕至广西。通判署有西厢房,封锁甚秘,人莫敢开。陈开之,中有园亭花石,遂移榻焉,月余无恙。

  中秋,在园酣饮而醉,歌曰:“月明如水照楼台。”闻空中有人拊掌笑曰:“月明如水浸楼台。易‘照’字,更不佳?”陈大骇。仰视之,有一老翁,白藤帽,葛衣,坐梧桐枝上。陈悸,急趋卧室。翁下地,以手持之,曰:“无怖,世有风雅之鬼如我者乎?”问翁何神,曰:“勿言,吾且与汝论诗。”

  陈见其须眉古朴,不异常人,意渐解。入室,互相唱和。翁所作字皆蝌蚪形,不能尽识。问之,曰:“吾少年时俗尚此种笔画,今颇欲以楷法易之。缘手熟,一时未能骤改。”所云少年时,乃娲皇前也。自此每夜辄来,情甚狎。通判之僮常见陈持杯向空处对饮,急白通判。通判亦觉陈神气恍惚,责曰:“汝染邪气,恐死在广西之言验矣。”陈大悟,与通判谋,归家避之。甫登舟,翁先在,旁人莫见也。

  经江西,翁谓之曰:“明日将入浙境,吾与汝缘尽矣,不得不倾吐一言。吾修道一万年,未成正果,以少檀香三千斤刻一元女像耳,今向汝乞之,否则将借汝之心肺。”陈大惊,问翁修何道,曰:“斤车大道。”陈悟“斤车”二字,合成一“斩”字,愈骇,曰:“俟归家商之。”

  同至海宁,告其亲友,皆曰:“忠肃所谓南山顽石者,得毋此怪耶?”次日,翁至,陈曰:“翁家可住南山乎?”翁变色骂曰:“此非汝所能言,必有恶人教汝。”陈以其语语友,友曰:“然则曳之入忠肃祠可也。”如其言。将至,翁失色反走。陈两手挟持之,强掖以入。翁长啸一声,冲天去,自此怪遂绝。后陈冒籍汤溪,竟成进士,会试之房师乃状元于振也。

  ◎赵笠亭梦于忠肃

  赵笠亭祈梦于于忠肃祠,梦见忠肃凭几坐,几燃烛二枝,上有绿字,书“冠冕通南极,文章列上台”二句,以为大吉兆。后竟以疾亡。将殡,其门人相率临奠,设筵告祭,筵前烛二枝,绿字所书即此二句。

  ◎张文和梦其父

  乾隆丙辰正月元日,大学士张文和公廷玉梦其父文端公英独坐室中,手持一卷。文和问爷看何书,曰:“新科状元录。”问状元何名,举左手示文和,文端曰:“汝来此,吾告汝。”

  文和至左,曰:“汝已知之矣,何必多言。”文和惊醒,卒不解。及殿试揭晓,则状元为金德瑛,盖移“玉”字至“英”字之左,验矣。

  ◎梁兆榜甲名定于梦中

  广东梁观察兆榜有族叔素奉佛,其妻方娠,梦观音大士语之云:“汝生子可名兆榜,将来为三甲第八名进士。”惊醒,果生一男,夫妇甚喜,以兆榜名之,即为之捐监,以待入场。及年长,顽蠢异常,不能识字,留监照无用,乃以与族侄,使下场,即观察也,果于乾隆庚午、辛未连捷。

  观察会试出侍郎双某门。将殿试,双欲为送表联于读卷官,观察辞曰:“门生先有梦兆,已定为三甲第八名进士,殿试前列,似难以人谋也。”双不信。及殿试榜发,则二甲六十八名,双愈笑其诞,观察亦疑梦之不足凭矣。是科进呈十卷,第一名为某相国之子,上改拔杭州吴鸿为状元。嫌二甲八十名太多,命分二十卷置三甲,于是观察仍为三甲第八名进士。双叹曰:“《易》称‘圣人先天而天不违’,斯言信矣。”

  ◎王介眉梦陈寿

  钱塘王介眉侍讲延尝梦至一室,有一叟,身短发白,坐于榻。一人颀而黑,揖而语曰:“余陈寿也,黜刘帝魏,遂贻口实。”指榻上人曰:“赖彦威先生以《汉晋春秋》正之。汝为先生后身,勉而成之,毋废乃业。”时介眉方撰编年纪事一书也。因有纪梦诗云:“惭无《汉晋春秋》笔,敢道前身是彦威。”即指此事。及书成,乃名之曰《补通鉴纪事本末》。

  ◎鲍倚云梦为人作书赋诗

  鲍倚云生平屡有梦,乾隆甲戌之早春,病中梦为人书榜联,中有“文章丽奠笙钟日”之句。放笔作大字,纸尽,落“日”字。四月初五夜,梦至一显者家,飞楼邃宇,丹碧隐现,宾客多海内知名士,华筵高会,灯月交辉。主人出吴绫数尺,命作诗。

  鲍成七言长歌二十余韵,中有“面隔桃花人外娇,画衣舞破春风媚”二语,为座客所称赏。顷之,有女郎含羞来谢,意态娴婉,至可念也。

  ◎萨载梦判两囚

  乾隆丙子,苏州府前石碑忽倒,观者如堵。盖两童抛球,误出碑上,一童爬取,碑倒,一压死,一折左腿,老妇负之归。

  时苏守萨载公出,回署知其事,传书役谓之曰:“昨夜本府梦上官委余用朱笔判两囚罪,一囚判‘斩’字,再判一囚,有老妇再四哀求,乃判减等。兹闻老妇负之归,则与梦悉符矣。”此童滕姓,乃疳药之裔。及壮,恣行不法,人呼之曰海鬼。以母控忤逆发遣,适合减等之意。萨后官至江督。

  ◎吴香亭梦金牌

  吴香亭玉纶中乾隆辛巳进士。先于戊寅除夕,梦灶神引至一处,列坐十神,而九神起立,开铁柜,示以金牌,中有古篆二十余字可辨。送吴登舟,岸上鸣金伐鼓,见波涛汹涌中,一蛇缘楫而上,一蛇从空而降。寤,以告其兄玉衡。玉衡谓其必中,意谓蛇者巳也,金属羊,其岁适万寿开科,乃取金牌中字改名玉纶。辛巳,遂报捷。

  ◎崔凤集梦草桥

  乾隆庚辰,宁河崔凤集将赴乡试,祈梦,梦见一诗,有“功名祇在草桥头”句。醒而不解。及启程,行至草桥,时方演《红梨记》赵解元故事,是科果领解。

  ◎纪文达梦递文书

  纪文达公昀谪戍塞外,见兵役递文书,而翌日对人言:“梦中递文书,恐误时刻,鞭马狂奔,今日髀肉尚痛。”众皆粲然。文达作诗云:“一笑挥鞭马似飞,梦中驰去梦中归。人生事事无痕过,蕉鹿何须问是非。”

  ◎周玉井梦入云栖丈室

  周莲,号玉井,海宁人,乾隆乙酉举人,官中书。尝梦入云栖丈室,见坏衣断拂之老僧数百,皆在室中,惟一座尚虚,中有一人顾之曰:“后四十年,君当来此。”遂寤。殁后,有以其时考之者,良合。

  ◎德某梦子中解元

  乾隆癸卯江西乡试,首题为“学而优则仕”一节。周力堂制军之文甚古奥,房考张某苦不能句读,怒而批抹之,黜之矣。至夕,归寝,张忽呓语不止,自披其颊曰:“如此佳文,而汝不知,尚忝然作房考乎?”因自骂自击不止。仆以为中风,急请众房考来检视。得所抹周卷,读之,俱不甚解,乃曰:“试荐之。”

  正主考为礼部侍郎任兰枝,阅而惊曰:“此奇文,通场所无,可冠多士。”副主考德某阅文而倦,假寐于几。伺其醒,告之,德问何字号,任曰:“男字第三号。”德曰:“不必阅文,竟定为解元可也。”任问故,曰:“我寝方酣,忽见金甲神向我贺,曰:‘汝第三儿子中解元矣。’今得男字三号之卷,非其验耶?”言毕,阅文,亦大加叹赏,遂定为第一。

  ◎程在山梦古衣冠

  吴县程在山有逸园在西碛山下,居二十余载矣。晚年尝梦古衣冠者相访,自言为昆山城隍,任满将去,欲荐君自代。既醒,笑以语家人。已而自悔失言,谓妖梦不足凭,诫勿妄传。

  久之,众亦忘矣。迨疾革,处分后事毕,将瞑,忽张目曰:“吾此时魂魄已离身矣,所见仍为山中风景,固无章服加身,亦无鬼役相迓,可知吾未尝为冥官,尔等勿为吾之前梦所惑也。”乃一笑而逝。

  ◎罗两峰梦入花之寺

  罗遯夫,名聘,号两峰。好游,足迹半天下,所至辄与其贤豪长者相结合。又好释氏书,通禅理。尝梦入一寺,榜曰花之寺,髣髴前生即其主僧,后遂号花之寺僧,且镌印识之。

  ◎龚定庵梦龙首人身

  龚孝拱为定庵子,生而有异征,相传为嘉兴三塔寺前之潭中毒龙降世。寺未建时,潭广袤可百亩,岁溺人无算。有高僧过其处,设坛诵经三日,潭水无风而浪,夜见梦于僧,曰:“大师何故见苦?”僧言:“汝害人多,吾当为民除害。”再四哀求,则云:“汝能使潭水立涸,吾可建寺其上,导汝皈依佛法。”龙颔之而去。翌日,大风昼晦,尘沙蔽目,潭水果涸。僧乃募建此寺,门内塑韦驮像,状狰狞可怖,即龙也。

  定庵夫人何氏尝入寺求子,初入寺,见韦驮向身直扑,惊踣于地,后遂有孕。定庵客扬州,亦梦一男子龙首人身,排闼而入。烛之,无所见。

  未几,得家书,报生一子。其堕地时,啼声甚厉。有皮蒙其面,揭之,始见眉目。生数日,有一僧叩门求见,家人不可,僧曰:“抱新公子出,吾有语语之。否则吾将盗之去,如聂隐娘故事。”老仆白主母,谓此僧欲一视公子,非恶意,盍抱以出示。及见,僧与之耳语,云:“生非其时,出非其地,可怜可怜。异日慎勿游三塔寺可也。”语毕,掉臂而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