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二1


  ◎汤文正梦登高山

  汤文正公斌于官左春坊左庶子时,夜梦登高山,已陟其半,忽一人自后越之,先登。文正鼓勇继之,遂至山巅。有一室,空无所有,惟壁悬《麻姑仙坛记》,既觉,不知所谓。康熙癸亥腊月,阁学出缺,特用右坊王庶子鸿绪。

  甲子二月,阁学复出缺,文正遂继擢。子官日,适某督抚疏内有蔡姓名经者,宛平王文靖公熙笑云:“蔡京,宋奸臣,胡同其音。”高阳李文勤公霨曰:“此《麻姑仙坛记》中所云蔡京耳。”文正闻之悚然。

  ◎陆淳夫梦易名

  陆祖禹,字淳夫,年十八,为诸生,旋以饩满邀岁荐。康熙庚午,主司已取中,欲魁其经,以姓名稍涉嫌疑,抑置副榜。先是,淳夫尝梦人告之曰:“易而名,则得中式。”至是,梦果验。

  ◎陆清献梦杨忠愍

  康熙时,平湖陆清献公陇其罢嘉定令,里居。一日,坐书室,似梦非梦,见责衣二隶持刺相邀,视之,乃明杨忠愍公继盛帖也,大惊而醒。顷之,假寐,神魂飘荡,见二隶在前引路,至一处,宫殿巍奂。隶入禀,忠愍出,肃入,分宾主礼坐定。忠愍极赞清献之居官清正。

  茶罢,忠愍忽云:“有嘉定治民张某,讼公枉法受银十二两,请公对簿。”清献即起立,隶引至法堂。顷之,忠愍升殿,喝隶拘张某至。张坚称老爷在任,曾受民银十二两,清献辩为无。张云:“康熙某年,儿子援例求老爷出结,某引儿子拜门生,送二杯二缎,用银十二两。”清献云:“杯缎有之,乃贽也,何得云赃?”

  忠愍乃谓清献云:“朝廷尚收其俊秀捐银,知县自应出结。虽云贽礼,亦不为赃。公以银两送还,此案便结。”清献允之。忠愍乃起,揖之曰:“公清廉正直,为人所挤,上帝悯之,此位不久属公矣。”命二隶仍送之还。清献醒,为人道其事。不踰年,果卒。

  ◎蒋退庵梦罗汉

  康熙癸酉冬十一月,金坛蒋退庵上舍进梦登楼梯之半,力竭,而暗中有人挈之。既上,见月明如昼,左右皆佛像。母孙宜人素衣挟蒲团立,见之,诧曰:“儿何为来此?”佛前两罗汉侍,拜其左。右以手招之曰:“彼粥饭僧耳,何足为汝师!”乃拜其右,祷曰:“某半生落拓。”

  祷未竟,忽旁一人答曰:“五载为郎。”退庵默思曰:“我未为郎也。”复自续一语云:“万事在心。”罗汉乃命检一蒲团,随宜人去。既寤,意忽忽不怿,作佛前自忏诗五章。十二月二十五日赴友人宴,暮归,与同寓友饮酒甚欢,赋诗数首。漏三下就寝,忽呕秽,不能语,黎明,卒矣。

  ◎胡任舆梦人授诗

  康熙辛酉,朱竹垞检讨主试江南,领解者为胡任舆。胡尝梦一人授以诗,有“手弄双丸小天下”之句,而久困公车。至甲戌会试,题为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章。试后,谒其房师赵恒夫于寄园,恒夫曰:“子必大魁也。”及廷对,果第一。

  ◎郑集闱中得梦

  兰溪郑孝廉集有旧疾,康熙戊子,入闱复发,倦甚,梦中闻人语云:“子中式,须待一千五百年。”醒而大恚。明早,得《孟子》题,乃“由尧舜至于汤”三节也。大喜,挥毫如意,是科遂与乡荐。

  ◎徐文穆梦抉目

  钱塘徐文穆公本少祈梦于西湖之于坟,见于忠肃命武士抉其一目,悬之柱石,遂惊寤。后入相,方悟“目”配“木”,乃“相”字也。

  ◎闵夏声梦其父

  闵夏声大令望为孝廉玮之子,屡踬小试。玮殁后,已无意科举矣。康熙癸巳春,忽梦玮告曰:“尔今科当中。某题文字三篇,不可不熟读也。”觉而异之。即检书箧,果得玮遗稿,遂日夕诵之。届期,借范某监照录科,是秋竟捷,选浙之富阳令。

  时又值乡举,调入帘。闵自思此事久废,恐屈人才,乃请同里名士朱东村饰为仆从入,代阅卷。主考喜闵卷不妄荐。榜发,惟闵房得人最盛,元卷亦出其房。揭晓后,新贵谢师,闵备述所以,令与朱相见。

  ◎王企靖梦至一湖

  雄县王少司寇企靖尝梦月夜至一湖,四岸皆若琉璃所筑,中亘独木桥,桥上立一少年,朗吟一律云:

  “若要西归亦不难,何须抵死梦邯郸。休夸肘后黄金印,试认囊中白雪丹。五岭风烟迷去就,三吴羽檄报平安。波涛转眼琉璃界,只许今宵月下看。”

  时康熙丁酉九月朔也。

  ◎李文贞梦神赠诗

  李文贞公光地未贵时,祈梦于九龙滩庙神,赠诗一联云:“富贵无心想,功名两不成。”意颇恶之。后中康熙戊戌进士,而大拜,方知“戊戌”两字,皆似“成”而非“成”,“想”字去“心”,恰成“相”字。

  ◎钱禹侯梦人赠儿

  仁和钱禹侯,名世英,玙沙方伯琦之祖也。尝载米十余艘过巢湖,已泊矣,而大风起,湖中他客舟尽覆。禹侯募人拯一生者,予米十石,一死者,予五石。闻者皆踊跃,全活无算,而舟中米为之空。

  一日,邻妇刘氏梦有大官张轩盖,抱一儿,传呼入室,唶曰:“误矣,尚在左壁。”人喧马腾,争往钱氏屋。及旦,妇来告梦异,语未竟而屿沙生。

  ◎范浣浦梦齐第五

  雍正癸卯,世宗登极,连开乡会恩科。先一岁,范浣浦咸梦见泥金捷报,有“齐第五”三字。及乡试,题乃“子华使于齐”一节;会试,乃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一节,皆“齐”字在第五也。遂联捷入翰林。

  ◎香虞臣梦贾似道侍女

  香虞臣都护格曾任杭州镶白旗协领,署在畚箕兜,相传为贾似道别墅。一日,午睡,见一女子跪榻前,呼大人曰:“妾乃故宋贾平章侍女梅姬也,久淹于此,如见怜,乞焚楮帛,呼贱名,送出涌金门外,始得逍遥自在,感德莫名。今大人将远行,故敢昧渎。”挥之不去,遂觉。虞臣不信,夜复梦如故,遂依言送之。旋擢广州副都统。

  ◎顾侠君选元诗有梦

  长洲顾侠君,名嗣立。康熙壬辰进士,授翰林院庶吉士,筑堂于宅之北,闾邱坊之南。垒石为山,望之平远也;捎沟为池,即之蕴沦也。登者免攀陟之劳,居者无尘壒之患。于是插架以储书,叉竿以立画,置酒以娱宾客,极朋友昆弟之乐。

  暇取元一代之诗甄综之,得百家焉,业布之通都矣,侠君乃梦有客愉愉,有客瞿瞿,一一十十,容色则殊,或俛而拜,或立而盱。觉而曰:“是其为元人之徒欤?将林有遗材而渊有遗珠欤?”乃借钞于藏书者,复得百家焉。未已也,博观乎书画,旁搜乎碑碣,真文梵夹,靡勿考稽,又不下百家,而元人之诗乃大备矣。

  ◎康康山梦童子授如意

  乾隆时,杭州北郭有康康山者,名焘,读书励行,以孝闻,绝意进取。画人物山水,皆师法元人。年三十,祷于于忠肃公祠,梦童子授一如意,背篆“石舟”二字而寤,遂更字石舟焉。后馆广陵巨室,遇黄山老僧,熟视康山久,叩姓名,神色愕眙。

  康山诘之再,则曰:“曩有石舟禅师,视予年齿较长,工诗善画,结茅黄山莲蕊峰下,有石如舟形,师因以自号,化去几四十年矣。先生状貌酷似,字又同,得毋前生为吾石舟师乎?”

  又问康山生年月日,则石舟涅盘之日也。相与嗟异。所梦至是乃验,因洒然有出世之想。黄山僧别去,康山携瓢笠亲访其处。土人导之往,指所谓石舟者,语良是。佛龛久毁,无有知石舟师名字者。向所识之黄山僧,不可踪迹矣。康山凡三至,无所遇,倦而归,遂终老于北郭。

  ◎陈鲁斋梦人赠句

  乾隆时,钱塘陈鲁斋太守士璠出守瑞州,将启行,梦人赠句云:“路回碧落三千里,笔泻银河十二时。”醒而不解。抵瑞州,则郡廨后有碧落山,而京师距江右正三千里;是年太岁在亥,十二时,亥也,旋卒于官。

  ◎姚氏二女见梦于其兄

  鄞县民姚精者,为叛夷所杀,掠其二女。二女见梦于其兄,当以明日自沈江中,丧后日当至,可候之。果如所梦,得二女之尸于水。

  ◎童二树梦道士

  山阴童二树布衣钰,晚年以与修《甘泉县志》,客死扬州。初,二树少时尝卧病,梦一道士相招,却之,乃去。及病于甘泉志馆,则梦其人又来,为着五铢衣,牵白鹤,使骑之。及寤,遂自知病不可愈矣,然犹强起画梅,未就而卒。

  ◎全谢山梦陆茶坞

  全谢山之交陆茶坞也,马嶰谷为之介,一见即倾倒。茶坞尝曰:“谢山无终老山林之理。”谢山游岭外,一病几死,病中梦过茶坞之水木明瑟园,与之坐紫藤花下,啜莼羹。

  茶坞复以酒嬲之饮,谢山曰:“此伏波曳足壶头时,不复与君抗也。”醒而异之,以为侥幸生还,一践此景,而茶坞乃竟先谢山而卒。

  ◎齐息园有三梦

  齐息园平生不多作梦,每梦则必有异。

  一,应乡举时,尝游西湖,至于忠肃祠,倦而憩于廊下,见若有隶役者,执刺相迓,遂入中庭。忠肃出位揖之,使就宾位。有顷,忽谓之曰:“尔之事在我,我之事在尔。”息园因请曰:“公在明景泰时,专听独任,千载无两,而易储之事,默不一谏,何也?”忠肃曰:“耿耿此心,淹没数百载,微子问,余固将有言。子他日第详检皇史宬,便知我心迹耳。”言讫而寤。

  及乾隆丙辰入翰林,修《明史》纲目,英、代两宗之事,实任纂述,因请开皇史宬,尽取诸书疏阅之。乃著《易储十论》,以暴忠肃之冤。

  一,在上书房时,一日,面忽发赤,如中酒状。其夜,梦游天台,与司马承祯谈玄甚久,寤而不知其所谓。越三日,暮,出禁门,马逸不止,颠焉,脑裂而殒,赖蒙古太医治之,始得苏。既思梦中遇承祯之地,乃坠马坡也。

  一,乾隆丁丑春,将赴杭,渡江之夕,梦至天竺,观音大士遣侍者乞题额,口占二语应之。觉而犹记其辞,书之,藏诸箧。既至万松岭,将军富德来谒,曰:“余有求于先生,其许我乎?”息园曰:“诺。”富曰:“某一子,疾甚剧,家人祷于天竺,始得生。今将往祭,诸物备矣,独缺联句,愿得先生之笔以为重。”息园遂取所藏者示之,富大惊愕。自是每晤,必致敬礼,称为老佛焉。

  ◎梁文定解梦

  会稽梁文定公国治病笃时,梦至一处,宫殿巍峨,坐客皆不识。谈久,忽思吸烟,苦无火,或指一殿曰:“此中有火。”中坐一神招文定曰:“且缓吸烟,我有一联,君对之。”因书“三代之英汝继泰”七字。

  文定惊而醒,召诸门生来视病,为解之,皆辞不能。良久曰:“我不起矣。‘三’者,三中堂宝也;‘英’者,英中堂廉也;‘泰’者,伍中堂弥泰也。三人官与我同而俱死矣,我其继之乎?速办后事可也。”越三日而果薨。

  ◎钱文敏梦墨两丸

  武进钱文敏公维城,尝于乾隆戊午应顺天乡试,至都,场前梦至正阳门外,见一人貌岸然,支布帐,陈墨若干于其下。先有一髯买墨,文敏亦就而买之。售墨者熟视文敏,予墨两丸,继予髯一丸,遂醒。

  后谒座主孙文定公嘉淦,则俨然售墨者也。次一同年来谒,则髯至焉,是为无锡李时乘。盖墨两丸者,两榜,李则以一榜终于东平州牧也。

  ◎钱文敏梦天榜

  钱文敏公初名辛来,以其尊人梦辛弃疾而生故也。改名后,乃字幼安,号稼轩,以识其梦。乾隆乙丑春闱前四月,梦行天榜,状元为李某,己为探花,榜眼不着姓名。

  后榜发,文敏果为状元,官至刑部左侍郎,赠尚书,而李某则在二甲,以知县用。

  ◎钱文敏梦哀哀哀

  钱文敏公以少司寇丁艰归,梦见一大碑上书“哀哀哀”三字,心甚恶之,语其弟竹初明府。竹初曰:“三口为品,兄将来当着一品衣耳。”未几卒,诏赠尚书衔,赐葬立碑,其梦乃验。

  ◎周立五梦易头

  宜兴储同人,名欣。崇拜周立五备至,谓其德足以敦天下之鄙,其学足以正天下之诐,其文章足以起天下之衰。立五,名启嶲,亦宜兴人。弱冠时颧未高,两颐逼而秃,面有槁色,乡人笑之曰:“此黄冠相耳。”立五若勿闻也。

  年三十二,犹困童子试,偕其父旅荆南,宿南城外仓桥侧,梦中见一雉冠绛衣人,右手操刀,左手提一人头,须髯如戟,至榻前易头去,以手所提头函其颈。大惊,持父足疾呼。及举手摩之,头如故,凛凛者累日。

  未几,颧渐高,两颐骨渐丰,须鬑鬑然日益长。越年余,又梦一白须老者,冠缁冠,执长尾麈,随一金甲人,语曰:“吾来易而腹。”语讫,金甲人抽所佩刀启其腹,出其脏腑,涤而复纳之。

  既纳,以方竹笠覆于腹,复取钉椎钉四角,而梦中闻响声丁丁,窃怪其无痛也。钉毕,白须老者挥麈拂而祝曰:“清虚似镜,原本无尘。”忽钉与笠豁然有声,遂寤。自是文学日进,历试两闱皆获售,官至侍讲学士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