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8


  ◎秦声之兆

  内廷向演昆曲,光绪时则尚秦声,即梆子腔也,说者知有六飞西幸之事矣。

  ◎帝王树之兆

  京西有潭柘寺,中有银杏一株,数百年物也,俗以帝王树呼之。每易一朝,则生一干。咸丰时所生者,为旁檐所碍,止而不长。同治时所生者,忽为大风吹折其梢。旋于折梢之一干旁,复生一枝一干,两歧并出,适符光绪、宣统两朝入继大统之兆。

  ◎失街亭洪羊洞碰碑之兆

  宣统辛亥八月十九日武昌兵变,翌日,都人始知之。而西安市场某戏园,适于二十、二十一、二十二三日,邀谭鑫培至园奏技,观客云集,后至者不得座,杂立人丛中,阗咽无容足地。其所演剧目为《失街亭》《洪羊洞》《碰碑》。或曰:“此非佳兆也。”

  ◎李肯堂生平逢九数

  李绳武,字肯堂,广东韶州人。本窭人子,以居积起家,至暮年而素封矣。生平所值,多是九数。盖其父于四十九岁生绳武,至六十九岁而卒。绳武十九岁始出学贾。五十九岁归老于家。生九子九女。

  六十九岁时,其继室年三十九,又生一子。未几,其第四子卒,仍为九子。子各娶一妇,无娶妾者,女之夫亦无娶妾者。九子九妇,九女九婿,有孙十九人,外孙男女二十九人。光绪乙亥正月初九日,其九十生日也。

  ◎吉梦恶梦

  睡时依身体内外之刺激,感觉中惹起半意识之状态,曰梦。古代东西各国,多视为不可思议之神权。近依哲学及生理学之条件推测,谓梦之成立,由感觉中枢之神经细胞因睡停止作用,蓄积势力,故脑髓之一部分兴奋甚强,影响于血管,使血液集于其处,而成幻象及错觉也。

  《周礼·占梦》“季冬聘王梦,献吉梦于王,王拜而受之。”郑注:“聘,问也。”俞曲园谓聘犹《月令》聘名士之聘,曰礼来之也。下文云:“乃舍萌于四方以赠恶梦。”注曰:“赠,送也。”恶梦可以赠之使去,则吉梦亦可聘之使来。

  ◎太宗翔凤楼之梦

  崇德丙子六月,太宗御翔凤楼,偶假寐,梦人请曰:“和硕颖亲王萨哈璘乞赐一牛。”如是者再。寤,以问希福等,皆奏曰:“此皇上悼念所致。”上曰:“不然,当别有故。”于是希福检会典,凡亲王薨,初祭,例赐一牛,颖亲王初祭未用牛也。上乃命致祭如礼。萨,为太祖孙,礼烈亲王代善第三子也。

  ◎俞望屺母梦魁光

  余杭俞望屺大令生时,其母梦有魁光绕屋,因名魁,后改名甡。宰长沙,有吏才。一日,指空中曰:“有魁光引我,吾逝矣。”未几卒。

  ◎赵函乙梦兜鍪神人

  赵函乙,合肥人,顺治丁亥进士。督学江西,一日,行洪州道上,梦有冠兜鍪之神人,引至一败庙,指黄幕中而语曰:“此君前身也。”次日,至追贤坪,见道侧有古庙,已颓落,入视之,宛如梦中。土人云:“是宋时密都统庙。都统名佑,合肥人,与元将血战死,庙食三百年矣。”赵嗟异,因重新其庙,自为之记。

  ◎陆丽京因梦寻太和山

  陆丽京尝游岭南,时前进士知临清州事金堡遯迹浮屠,南雄陆太守世楷为辟丹崖精舍,緪铁锁以上,丽京依之。一夕,梦至琳宫,丹梯碧瓦中,有神建龜蛇之旐。寤,对寺僧言状。僧,楚产也,乃曰:“此太和山也。”丽京遂易道士衣,往访,竟不知所终。

  ◎陆次山诗梦

  仁和陆次山刺史玑尝仕蜀,及归之前夕,梦一丽人搴帷入,曰:“仰君名久矣,今将南旋,有诗,请续之。”诵云:“空山期故人,花落满牀雨。”次山曰:“此不可续者也,敢谢不敏。”固请,应声曰:“我将渡巴江,归心一春苦。”其人曰:“可矣。”问其姓氏,俯首不答,微颔而去。次山寤,乃语人曰:“明朝卢刺史尔惇之女,色艺双绝,后随父殉张献忠难,埋玉城西,岂其人耶?”

  ◎笪重光梦其父

  顺治朝,句容笪重光将应乡试,梦其父告曰:“汝科名在朝天宫羽士某笔头也,盍订交焉。”及醒,不解所谓。逾日,梦如前。异之,乃诣宫投刺。一见,欢若平生,棋酒琴诗,往还无虚日。

  及九月写榜,执笔者即朝天宫羽士也。唱名至笪重光,羽士应声落笔。监临蹙额,怪其姓之音与“鞑”同,触本朝忌,请易之,使者亦以为然。羽士曰:“其名已缮榜矣。”监临叱曰:“汝知笪字作何写?”曰:“竹旦耳。”众曰:“命也!”逾年,成进士,后官侍御。

  ◎邓肯堂梦神示字

  邓林梓,字肯堂,常熟人。顺治丁酉,将赴省试,祈梦于韦苏州庙。梦示以“中式力田”四字。肯堂窃意是科可中,但当从此知止,归老田间,无望甲科矣。迨榜发,邑中中陈溯潢。溯潢父名式,“力田”者,合之为“男”字,言中者式男,邓无分也。

  ◎乔梦蛟童试前之梦

  乔进士梦蛟年十四五时,将应童试,忽梦一人如俗画张仙像者,谓之曰:“汝欲登第,须与董含同榜。”惊寤,遂识于简端。乔长董一纪,时董虽生,尚未命名也。后每试,必检董名,不可得。及董入泮,喜曰:“果有是名,有是人矣。”

  顺治辛卯,乔中式,戊戌成进士,董于甲午乡荐,疑梦不足据。及辛丑,乔补殿试,董适于是科捷礼闱,遂与之同赴殿试焉。

  ◎管世俊梦中状元

  遂宁李如石,名实。令长洲时,有贤声。明亡,隐于上清江,子静从之,教授生徒,躬耕自给。村人管世俊方弱冠,往受业焉。一日,世俊对静大笑,实问之,世俊曰:“我夜梦大哥中榜眼,我中状元,故笑。”实劝勉之。未几,世俊死,以为前梦不验。

  顺治辛卯,静举于乡,又十年辛丑,成进士,廷试果第二。是科状元乃溧阳马世俊。既而世俊之父来贺,实言及前梦,则曰:“亡子原为马姓,随母来者。”实益异之。然不三四年,而溧阳马世俊亦死。

  ◎周计百梦金圣叹

  周计百司李某郡,读才子书,慕金圣叹之为人,遣使賷舟车费往迎之。圣叹适为唐诗选,未赴也,然已心许之。至明年,计百梦一人,披发跣足,耸身案上,蒙面而泣曰:“我圣叹也。”晨起,谓客曰:“圣叹休矣。”遣使再至吴门,始知梦中之夕,即圣叹绝命之晨,时为顺治辛丑也。狱具,圣叹与十七人俱傅会逆案坐斩,家产籍没入官。

  ◎蒋伊两梦

  顺治进士蒋伊求嗣于苏州之云岩,梦有僧指执锡杖之二童为之子,因举长子,名之曰陈锡。后为云贵总督。晚年尝曰:“吾命中尚应得一子。”

  久之,梦其中堂曝锦被,有龙蟠于中。适佃户曹某送租,并携其女至,甫十余岁,裹旧锦衣而嬉笑。见之大惊,遂留纳之,生文肃公。

  ◎毛瘫子梦中足直

  天长有养济院,留养群丐,毛瘫子实主之。毛有妻有妾,某岁除夕,妻妾置酒饮之。毛夜半睡熟,梦一金甲者攫其衣领起曰:“上帝直汝矣。怜尔一废人,能脱三人死。”乃又以一手曳其足,曰:“直。”毛大惊,循墙走。妻惊起,以火视,曰:“谁耶?”曰:“我。”曰:“何为走也?”乃告之梦。曰:“走犹梦乎?”曰:“醒也。”曰:“何时活三人者?”曰:“昨也。”

  先是,毛于除日乞市例钱而归,大雨雪,而负之行者冻且惫。路过一铺递所,稍休,乃坐毛于几而拂雪。毛忽讶曰:“此中何有呵呵声,鬼啸耶?”命一匄入视之。出,曰:“穴窥一室,有三人。一老者,僵卧息绝;一微喘;呵呵者,一壮者也。”曰:“何为?”曰:“以小事而讼,县役索钱,寘于此。”

  于是毛命匄曰:“疾与酒。”匄从穴进酒,毛令之曰:“壮者先饮。”又令曰:“壮者食,喘者倚。”而二人倚酒起矣。又令曰:“二起者挟息绝者而微饮之。”顷之,鼻有声,亦起而坐。于是匄欲负毛以归,曰:“未也。”又问三人者曰:“室能炊乎?”曰:“无薪。”

  毛又出所乞之米与钱,为买薪数束,纳于穴而归。归而遂有梦之异。时毛方语梦于妻,未几而天曙,群匄到门,相顾大惊,遂拥毛入市。而毛则扬扬步出里巷门,过市廛,一市大惊,因语梦于市。

  ◎王丹麓试梦

  王丹麓一日检书,得同梦方。时念张广平处京师,特千里致书,相期试梦。闻者笑之。

  ◎吴子云梦诵文

  康熙初,桐城秀才吴子云方于春夜玩月,梦空中有人声曰:“今年乡试,吴子云当中四十九名。”诵其文,琅琅然,题为“君子之于天下也”一章。吴虽不甚记忆,而觉其文甚佳,因预作此题文以备试。乃入场,果此题,因书宿构。发榜,果中如其数。旋中进士,入翰林。

  ◎张文端梦竹竿

  桐城张文端公英得子迟,祈梦于京师前门之关帝庙。梦关帝以竹竿与之,旁无枝叶,颇不喜。有解者贺曰:“公得二子矣。”问何故,曰:“孤竹君二子,此传记也。破‘竹’字为两‘个’字,此字法也。”已而果然。

  ◎陈香泉梦游园

  康熙时,陈香泉太守奕禧时梦游园林,水竹山石,极幽雅之致,墙外有寺有塔,心甚乐之,如是者有年。比守南安,则衙斋正如梦境,遂卒于官。

  ◎陈香泉梦至一楼

  陈香泉颇以书名,其幼时梦至一楼,满贮隃糜,一神人谓之曰:“供尔一生挥洒。”自是书学大进。

  ◎佟国相梦关羽

  佟国相抚甘肃,以事出巡,按站行。至伏羌县,梦神呼云:“速走,速去!”佟不以为意。次晚,梦如初,且云:“欲报我恩,但记‘荆波宛在’四字可耳。”佟惊起,亟走,三日而伏羌县沉为湖,卒不解救者为何神。

  后至建昌,野渡,有关羽庙,上书“荆波宛在”四字。佟入拜谒,为修葺之。

  ◎汪山樵梦杨贵妃

  康熙时,苏州有汪山樵者,名俊,选授陕西兴平县。宿马嵬驿,梦一女子容貌绝世,明珰翠羽,投牒而言曰:“妾有墓地为人所侵,幸明府哀而察之。”汪惊醒,询土人,则曰:“此间惟有杨娘娘墓道,唐时改葬后,基址原有数十亩,宋、明以来为樵牧所侵,渐无余地。”

  汪为清理之,果有旧碑记,存墓侧土中,题“大唐贵祀杨氏墓”。乃为别置界石,并买树百株植其上,春秋设二祭焉。

  ◎张芹沚屡梦其妾

  莱芜张四教,字芹沚,顺治丙戌进士。以部郎居京师,买一婢,年十四,姿首甚丽。询家世,曰:“东乡艾氏女也。”适简山西提学,因纳为妾,携之行。至一驿,晚步驿圃中,有雉起草间,感之而孕。到官十月,张以试事将按他郡,妾泣告曰:“弱质托体君子,今将娩矣。君事毕,当速归,冀可相见。”张慰之而去。去数日,妾生一子而殁。预留书,与张为诀,词极哀艳,多非人世语。又自画小像一帧,留奁箱中。张归,见之,惋叹而已。

  自是,夜必见梦于张,休咎必以告。又时时来,自乳其子。张悬像别室,食必亲荐。一日,羹污其上,夜梦妾怒,诘曰:“奈何污我?”旦视之,画已失,张怅怏弥日。

  致画师数辈,为言姿态曲折,彷佛追写,卒不肖。偶谒中丞,见屏风画美人绝肖,屡目之。中丞曰:“颇爱此乎?”张因自言其故,中丞即赠焉。携归,食奠如常,见梦亦如昔矣。常语张曰:“君不利宦途,稍迁,即宜为退休计。”及秩满,迁榆林道参议,遂乞归。

  ◎陈云起梦其弟

  杭州陈云起,名之柽,与弟丹雨同学。而丹雨才更优,文名噪甚,云起不及也。丹雨早死。康熙癸卯,云起入棘闱,文思艰涩,比午,不能成一艺。忽昏睡,梦丹雨进席舍,促之曰:“速起,吾为兄构此七艺。”云起强执笔,不假思索,俄顷完卷。誊真时犹觉丹雨在侧,忘其死也。是秋得售。甲辰会试,丹雨复至如前,遂得联捷。云起每为人言之,不讳也。

  ◎颜敏梦乘官舫

  康熙丁巳,宁藩缺出,或劝裁缺布政司颜敏夤缘。颜曰:“吾十年前在西秦时,元旦假寐,梦乘官舫,舫有‘月临波作案,云倚树为屏’一联。出观两岸,绅士稠杂,皆云迎方伯公者,行已至广西界矣。时当补粤藩,他非所望也。”阅二载,以旧例引见,果开藩粤西,寻没于任。

  ◎张光豸梦白帽子

  康熙戊午,南宫张光豸赴乡试,初以父病不欲往,强之乃行。至旅店,梦有人赠以白帽子,心恶之,决归计。未行而父书至,病良已,犹以为慰己,乃勉终场,遂不及榜出而径归,父果大愈。已而捷报至,则领乡解矣。

  明晨,贺客麕至,一客忽云:“邑中自明兵部尚书白圭领解后,久无继者。君能继之,故见之梦兆。”光豸始恍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