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2


  ◎徐健庵昆季镜听

  昆山徐健庵尚书干学昆季三人,未第时,除夕相约镜听。乃翁侦知之,先走匿门外,俟三子之出,揖而前曰:“恭喜弟兄三鼎甲。”三子知翁之戏己也,不顾而走。会有二醉人连臂而来,甲拍乙之肩而言曰:“痴儿子,你老子的话是不错的。”盖以俳语相戏也。已而果应其言。

  ◎兄弟镜听

  益都郑氏兄弟皆文学士,大郑早知名,父母过爱之。二郑落拓,不甚为父母所喜,遂恶次妇。后次妇望二郑捷,窃于除夕以镜听卜之。有二人初起,相推为戏,云:“汝也凉凉去。”是科郑兄弟皆捷。

  又有兄弟二人,将于翌年春应童试,先于除夕镜听。墙畔植一梯,升梯,可遥听邻家人语。其兄先登,嘱弟勿遽上。弟不得已,于梯下徘徊。邻家适作佛事,道场散后,群儿喧嚷于佛座旁。一妇将献佛之果,为群儿分之。儿有不及待而跃至桌上攘取者,妇大呼曰:“先上来者不得,在下者有之。”兄闻之,懊丧而下,弟亦懵然罔觉也。其后弟获售,兄被黜。

  ◎灶卦

  广东永安县除夕守岁,妇人祝灶,置盐米于灶上,以碗覆之,视盐米之聚散,卜年岁之丰歉。男子则置水一碗于锅旁,黏“东西南北”字,中浮小木。祝灶者视木端所向,听其有何声响以占休咎,名曰灶卦,亦古人镜听之类也。

  ◎掷珓

  掷珓,一作掷筊,以两蚌壳投空掷地,观其俯仰以断休咎。亦有以竹或木,略斵削使如蛤形为之者。尽人可能,非方伎家也。

  ◎求签

  神庙有削竹为签者,编列号数,贮以筒。祈祷时,持筒簸之,则签落,验其号数,以纸印成之诗语决休咎,谓之签诗,并有解释,又或印有药方。五代卢多逊幼时,就云阳道观读书,见废坛上有古签一筒,竞往抽取。是知以抽签为卜,古已然矣。

  ◎王文简求签

  京师前门瓮城之关庙签,夙称奇验。顺治己亥,王文简公士祯方在都谒选,往祈签。初得签云:“君今庚甲未亨通,且向江头作钓翁。玉兔重生应发迹,万人头上逞英雄。”又云:“玉兔重生当得意,恰如枯木再逢春。”尔时殊不解。

  是年十月,得扬州推官,以明年庚子之任。在扬五年,以康熙甲辰十月内迁礼部郎。所谓庚甲者,盖合始终而言之。扬郡濒江,故曰江头也。然终未悟后二句之所指。至庚申闰八月,擢国子监祭酒,乃悟玉兔重生之义。

  ◎韩文懿求签

  长洲韩文懿公菼未第时,尝祈签于苏州之灵岩山寺,有“功名须到五门知”句,不解所谓。及乡试,策题之“问”字,皆误作“门”,自不觉也。是科中式。康熙癸丑,成进士,魁天下,历官至礼部尚书,颇存纶阁之想。会直省解乡试卷至,阅所对策,率多芜滥。私念少时闱作,将毋类此,因命吏检视,见五“门”字,不禁哑然,且悟签语,无远志矣。

  ◎徐逸少求签

  康熙己未,徐逸少编修方与计偕,濒行,祷于大乘庵,得一签,其后二语云:“今日杏园沈醉后,声声报道状元归。”徐大喜,意谓必当抡元也。及榜发,则是科一甲一名,乃常熟归允肃也。然徐亦捷南宫,授庶吉士。

  ◎王云锦求签

  金匮王殿撰云锦,尝于康熙庚午举南闱。至丙戌,以年已五十,不欲与计偕,乃求签于关帝庙以决之。签有“五十功名志已灰,谁知富贵逼人来”二句,大喜,乃北上,遂捷南宫,大魁天下。

  ◎秦涧泉求签

  秦涧泉殿撰大士将散馆时,求关帝签,得“静来好把此心扪”之句,意郁郁不乐,以为神嗤其有亏心事也。已而试“松柏有心”赋,限“心”字为韵,终篇忘点“心”字,阅卷者仍以高等上。高宗阅之,问“心”字韵何以不明押,秦俯首谢罪,而阅卷者亦俱拜谢。上笑曰:“状元有无心之赋,主司无有眼之人。”

  ◎蒋景求签

  嘉庆甲子,江南乡试,长洲蒋广文景曾于关帝庙求得一签,有句云:“自南自北自西东。”及入场,首题为“谨权量至四方之政行焉。”其文之后比,即用此句,对股以“无党无偏无反侧”七字俪之。主考以经语现成,密圈批中。

  ◎毕秋帆签谶

  毕秋帆制军沅于乾隆庚辰会试前,诣正阳门关帝庙求签,见首句“君今庚甲未亨通”,颇不悦,然竟以第一人及第。盖“君今庚甲”四字,已示先机也。

  ◎酆小山、毛养梧求签

  关圣帝君签有“前三三与后三三”之句,酆小山教授云倬为诸生时,尝祈得之。乾隆癸卯乡试,中三名。阅十年,为癸丑,会试,中九名。毛养梧主政绣虎亦于嘉庆己酉乡试祈得之,是科中三十三名。道光壬午会试中式,亦三十三名。未几,殁于京邸,年三十三岁。又一士子祈得是签,则中六十六名。

  ◎张惕斋求签

  钱塘张惕斋太守兴仁款慧媚学,道光辛丑成进士,入词垣。改刑部,擢御史,出典广东乡试。京察一等,授建昌守。履任半载,以缴照迟延,部议镌级。大吏奏留,以劳绩复官,檄摄袁郡。

  将之任,病殁,年五十有九。惕斋于散馆前,在正阳门关帝庙求签,有云:“常把他人比自己,管须日后胜今朝。”以为可留馆也。及改刑部主事,始悟“常把他人”,盖庶常属他人;刑为比部,属诸己也。编检七品,而主事则六品,“胜今朝”亦验矣。

  ◎恩艺棠求签

  恩艺棠中丞铭出抚安徽,濒行,求签于正阳门之关帝庙,得一签,有“舟中敌国笑中刀”句,方审视,忽忆叶名琛督粤时,亦得此,乃曰:“吾其死于疆场乎?”已而为道员徐锡麟轰以手枪,遂毙。锡麟为恩之属吏,是舟中敌国也。锡麟夙为恩所契,事恩惟谨,是笑中刀也。

  ◎儒醮

  湘中士子仿效僧道之诵经,以孔、孟之书编而诵之,曰儒醮。

  ◎诵太阳经

  三月十九日,固明思宗殉难日也,当时讳之,而谓之曰日诞,于是迷信者皆沿之。是日,有斋沐者,辄凌晨而起,诵《太阳经》。若是日天晴,则曰神喜而受人之祝也;或阴晦,则曰神胡不喜,乃却人斋供也。

  ◎香客求福

  凡诣庙烧香之男女,俗曰香客,各省皆有之。今姑言江、浙,则江宁之清凉山,有所谓磕头香客者,行三步,磕一头,必入庙而后已。句容之茅山,淮扬徐海之人且皆至;杭州之天竺,宁波之普陀,嘉兴、湖州、苏州、松江、常州之人且皆至,固无不以求福免祸为祈祷也。

  ◎假吃三官素

  俗传三官菩萨有大量,持斋者不忌荤腥,但须不食特杀之物,故有假吃三官素之谚。

  ◎拜愿

  宣化府人于五月十三日,为父母妻子或己身疾病,具香纸牲醴于城隍庙拜祷。自其家门且行且拜,至庙乃止,谓之拜愿。

  ◎蒙人转经

  蒙人奉佛惟谨,木轮中贯铁枢,可转动,集梵经轮间,大者支木架,以手推之,小者持而摇之,旋转如风,谓一转有一功德也。

  ◎藏人以经典为护符

  藏人之护符,以丝束经典一页,或置之金属小匣,藏诸怀。其旅行者,以马及金刚系犬两种画品替之。遇猛犬,谓携金刚系犬图可免;遇暴风雨,谓飞散画马之纸可免。又有咒语。

  且有藏护符于家者,以佛像之衣服,或所持孔雀羽,包以魔纸,缠以毛线,(以狗毛、山羊毛或羊毛捻成。)更以鼷鼠皮包其全部,谓可祈家族之兴隆也。

  ◎藏人周行腾吉里湖

  西藏有腾吉里湖,在拉萨西北。藏人以周行此湖为哥拉,谓易消灭罪障。虽犯杀人罪者,以哥拉二回得赎之;虽杀父母者,以三回得为无罪。一周此湖,当费八日,多或十二日。每岁各方信徒结群巡拜者,络绎不绝。

  ◎转格栏

  拉萨宫殿之廊壁,悉绘佛像,瞻仰者辄以头摩之,故黑而生光。宫殿内外 道路皆石砌,信徒匍匐过之,以头贴地为最敬,是以石腻如油。宫殿周七里,巡行一周,曰转格栏,谓可祈福除灾。妇女辄于午后,群向转格栏一周。每行三步,即伏地,口诵经语,叉手于顶,右手持牛骨,向头上一画。起行三步,复如前,数日方一周。积计之,有三十余里。

  ◎熬茶

  蒙人重佛教,尝遣人赴西藏礼达赖喇嘛,谓之熬茶。

  ◎转世钱

  青海有所谓转世钱者,不论家产多少,以其半为布施,输送本族之僧寺,馈贻过境之高僧,且远投西藏之大寺。喇嘛不敢却,代藏之,其人曰:“喇嘛有天赐之衣食,不屑用俗人财帛,来世仍还本人,丝毫不差。寄少者来世钱少,寄多者来世钱多,不寄者来世为贫民,佛爷鄙其人,不顾若也。”若病故,则又分家产为三,一供本族僧寺,一施各僧讽经追荐,而以其一留遗子孙。不如是,则同类鄙夷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