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迷信类1


  ◎男女之种种迷信

  不辨事理之是非而妄信,曰迷信。国人鲜明科学,诞妄不经之言自易入耳。且借口于晚近西人之研究灵魂学,哲学家亦颇加以思索,乃不敢直斥其谬,更有引为谈助而资以消遣者。男子且然,何论妇女。特妇女之笃信左道者为尤多,以至遗毒子孙耳。

  ◎迷信足补生计

  徐新华曰:“比户之门,上巳插荠菜花,清明插杨柳枝,端午插菖蒲。此虽社会之迷信,无足称道,然贫民之负贩为生者,即此数日间,于其生计亦小有补助,不必故为屏弃以绝其生计也。盖教养之道未至,一旦悬为厉禁,则强者流为盗贼,弱者转于沟壑矣。”

  ◎某氏妇多迷信

  某氏妇,小家女也。少寡,独与二子居。素信神怪,既寡,舍鞠育子女外,惟以长斋奉佛为事。平日所诏其子者,不外迷信一途。如入夕,偶见灯之结蕊,则喜曰:“将得佳音也。”饮茶,见有叶挺立于杯中者,则曰:“客将至矣。”取而囓之,更入杯,观其仆否,以卜来者之为男子为妇女。

  闻鹊噪,以为将得幸福,乃祝其多鸣。闻鸦鸣,以为将有祸殃,则唾之。儿不解,妇语以故,儿亦雀跃而前,以助其母之祝与唾也。夜中或闻犬吠,儿惊,呼以慰之,曰:“勿声,彼所吠者,非鬼则空中之神也。”儿恐,遂亦不敢出声。

  ◎新春吉语

  每岁元旦,老幼咸颂吉利语,谓一年可定终岁休咎,且有书而黏诸壁者。为士者常书“元旦发笔,学有其益”等语,为商者常书“新年提笔,一本万利”等语是也。

  ◎陕人背爷过年

  陕人至除夕,必出门,至十字路高呼曰:“爷爷,我背你回去过年。”于是以两手向后,作负物势而归,至中堂所供木主前徐徐放下。再往,背其奶奶,如前状。往返数四,新鬼故鬼依次背回。爷爷,祖父也;奶奶,祖母也。

  ◎赞土地

  萍乡有赞土地之俗,盖岁首之事也。如某家接新客,(女婿初至岳家,谓之接新客。)某人逢寿诞,固无论矣。即无此二事,小康之家,或以赞土地为无谓之庆贺,必先日具帖报告当事者,谓来晚土地,恭贺。(于新客则称恭贺新客,于寿诞则称庆祝千秋。)至次日之暮,锣鼓爆竹,以一人翻穿皮马褂,饰为有须,左手持杖,右手执扇,摇其头,自赞曰:“土地神,土地神,土地原来天上人。”

  并有种种庆祝之语。赞毕,酒肉征逐,兴尽而散。

  ◎窃花得婿

  台湾元夕,女子偷折人家花枝,谓将来可得佳婿,曰窃花。钱塘范九池有诗咏之云:“女郎元夜踏苍苔,攀折青枝笑落梅。底事含羞佯不采,月明犬吠有人来。”

  ◎摸秀轧秀之得婿宜男

  科举时代,江苏之常州各属院试,必于江阴。凡赁庑者,一衿既青,门前屋角,必有妇女于暗中牵襟弄裾,名曰摸秀,谓可得佳婿,兆宜男。又或于院试奖赏之日,小家新妇联袂出游,故与新秀才摩肩而过,则曰轧秀。

  ◎食瓜祈子

  中秋夕,衡州有送瓜之俗。凡娶妇而数年不育者,则亲友必有送瓜之举。先数日,于菜园中窃冬瓜一个,须不使园主知,以彩色绘人之面目,衣服裹其上,举年长者抱之,鸣金放爆,送至其家。年长者置冬瓜于牀,以被覆之,口中念曰: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受瓜者设盛筵款之,若喜事然。妇得瓜,即剖食之。

  三月初三日曰上巳,若是日适为清明,江宁妇女之亟望生子者,必以野菜合瓜而煮食之。甚且谓嫠妇、处女食之,亦可得弄璋、弄瓦之喜。上海则异是,所食为南瓜,且谓必须夫妇同食一瓜也。

  ◎抚铁猫祈子

  金陵城北铁猫场有铁猫,长四尺许,横卧水中,古色斑斓,不知为何代物。相传妇人抚弄之,可得子。中秋夕,士女如云,咸集于此。

  ◎投石卜男

  禹庙在会稽山下,塑像拙陋,惟以较仓颉之四目肉角,已大胜矣。左偏有窆石,为海内有数之古刻。一及春游,无赖少年群集亭上,以小石投之,穿其孔,谓可卜生男。孔,即当时下窆系绳之孔也。

  ◎占花祈子

  广州祀金华夫人,祈子者以占得白花为喜。有谣云:“祈子金华,多得白花。三年两朵,离离成果。”

  ◎采青宜男

  广州元夕,妇女偷摘人家蔬菜,谓可宜男,名曰采青。花县曾晓山照有诗云:“篱头雨歇湿游尘,弱柳绯桃解媚人。最爱蔬中冬芥好,年年生子及青春。”

  ◎窃莴苣生子

  广东妇女之艰嗣续者,往往于夜中窃人家莴苣食之,云能生子。盖粤人呼莴苣为生菜也。

  ◎贺人生子之奇

  汴人喜早婚,尤盼早得子。若生男,必以鸡鸭蛋赠戚友,蛋壳画龜或便壶,以示添丁。戚友受而往贺之,必以五色油涂新儿父之面,且拉之游街,以示四方,谓有子为荣也。

  ◎拂头摩顶

  藏人之谒达赖喇嘛、班禅额尔德尼也,不论官吏平民,皆诣法座前脱帽合掌,伸舌于外,顶礼三度,垂手聚足,鞠躬屏气。达赖、班禅或以手拂其头,或以手摩其顶,则以为至荣。

  ◎舐秽水

  藏人家庭以夫为主体,妻敬礼之若君上。夫或有远行,妻必于前一夕为夫洗足,即置其秽水于牀下。既行,妻每夜向秽水叩首至再,以指染水而舐之,夫归始罢。若违此习惯者,邻里皆目为不贤。

  ◎朱红染牲毛

  青海蒙女之归宁也,若与婿偕,则必携有朱红之染料,徧染牲畜之毛。昼不及,则继以夜,必染至无一遗,是岁牲畜乃安。妇翁以婿为能,即以双羊染红,送其夫妇归。

  ◎镜听

  镜听不必学而能,非方伎也。古人之为之者,每于除夕或新岁,先事洒扫,置香灯于灶门,注水满铛,置杓于水,虔礼拜祝。拨杓使旋,随柄所指之方,抱镜出门,密听人言,第一句即是卜者之兆。今则惟于除夕出门,在道路中听人之言以决休咎而已。

  ◎黄文僖镜听

  大学士黄文僖公机,钱塘人。为秀才时,效镜听之举。尝于除夕游行里巷,方出门,即闻某家妇询某姑曰:“家有二鸡,一黄鸡,一白鸡,今日宰白鸡乎?宰黄鸡乎?”姑曰:“宰黄鸡。”杭人俗谚谓杀为宰,本古义也。黄归而大喜,颇自负。盖鸡与机同音,宰为宰相之宰耳。已而果应其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