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方伎类8


  ◎陆宗贽因震雷而卜

  顺治乙未夏,南汇震雷起西北,摧东门城墙一角。知县陆宗贽卜之,则云:“邑当有大魁天下者。”命修葺时凿“龙门”二字以识。及己亥会试,朱天襄锦果以第一人捷南宫。

  ◎万年少代人卜筮

  万年少,名寿祺,徐州人,明末贡士。尝衣僧服行淮阴市上,有日者他出,年少即其寓,为卜筮,得钱二千文,留之而去。日者归,茫然不知所以也。

  ◎李神仙占卜奇中

  顺、康间,有李神仙者,利津人,占卜多奇中。沾化李吉津宫詹呈祥寓京师日,尝问以前程事。李书一联云:“洗耳自同高士洁,披襟不让大王雄。”后半载,吉津以建言流徙出关,途次永平,有一秀才迎道侧,自言贫苦求资助。询其名,则高士洁也,大骇叹。

  及出关,一守备王姓,远来相迓,因为诵联句。王骇曰:“雄即某小字也。”康熙壬寅,诏许生还。一日,偶举此事语长洲尤展成太史,尤又骇曰:“此诗乃予昔年戏作《论语》诗中之一也。”

  ◎水碗卦术

  康熙时,江西有行水碗卦术者,每至人家,辄以碗贮水,投白米数粒于中,即能知其家事。凡祖先之名字、相貌、年寿,一一不爽,间有一二字譌者,亦必字异音同,如“之”为“知”、“朱”为“猪”之类,一若有人预告之者。然必有一同行人立门外,强执途人而与之言,刺刺不休,而室中之人,其言如见,否则一无所知矣。

  ◎方直之工射覆

  桐城方直之,名其义,工射覆。客匿黄钱一,命筮之,方曰:“金体四文,既圆且方。流布天下,钱文为光。”其兄密之优于天官易数,亦以精射覆称。

  ◎吴三桂以龜卜

  康熙甲寅,吴三桂叛于滇南,驻兵衡州。衡山岳神庙有小白龜,大仅如钱,多历年所,土人以为神之使也,敬而祀之,藏之帏中,藉以占卜。三桂妄希神器,择吉祀神,展舆图于神座前,默祝,视龜之所向。龜蹒跚循走,不出长沙、常、岳间,至云南而止。三桂再三拜祷,龜复如之。三桂之徒党相顾失色。故不敢轻出湖南,神告之,神阻之也。

  ◎刘泰斋筮得明夷初爻

  潜山刘若宜闻滇南吴三桂之变,海内震动。时皖中大扰,民争避出城,城外骚然。刘筮之,得明夷初爻,笑曰:“无能为也。其占不宜动,动必有灾。”邻人信之,皆不动,已而果无事。远徙者皆中途被掠夺,大困而还。由是阛阓之间,皆视刘为安危。刘,号泰斋。

  ◎术士知墙圮

  吴三桂之称兵也,有术士精六壬,将往投之。遇一人,言亦欲投三桂,因共宿。其人眠西墙下,术士曰:“君勿眠此,此墙亥刻当圮。”其人曰:“君术未深,墙向外圮,非向内也。”至夜果然。

  ◎柳尔焕言事多奇中

  柳尔焕,字子旦,长沙诸生,与人寡合。精太乙、奇门、六壬之术,言事多奇中。吴三桂犯长沙,势张甚,尔焕曰:“此浮云过太虚耳。”安亲王招致之幕中,旋辞归。川滇官军有以重币迓者,皆不赴。年七十余,预书时日而卒。

  ◎段瞽目为胡升猷卜

  段某,汉中人,世称之曰段瞽目。尚书胡升猷官汉羌道时,会蜀乱,令卜休咎。段曰:“公,贵人也,官必至尚书。然目下有大厄,但须守正俟命。脱有忧患,某当任橐饘,虽危无咎。他日富贵,幸毋相忘。”

  未几,王屏藩陷汉中,诱胡使降,不屈,王怒,絷之狱,将置极刑。段左右之,慰之曰:“公必不死,贼数尽,是公出坎之日,无忧也。”已而奋威将军王进宝进兵汉中,王缢死,胡复任。寻内迁,官至刑部尚书。

  ◎蔡玉汝遇谈易道人

  闽人蔡琠,字玉汝。以明经为粤东令,罢官不归,流寓山寺。一日,遇一道人于酒肆,自称秦人李珅,字果成,居华山数十年。蔡延至寺,与谈《周易》。留五年,将别去,语蔡曰:“此后二十年,癸丑岁,汝必游京师,是岁十二月二十日,当扃门,百日不可见一人,否则恐不免。某岁某日,当相见于房山。”康熙癸丑,蔡客京师,如所戒。时果有妖人杨起龙之变,都门戒严,多所刑戮,至二三月始定。又二年某日,忽有童子叩门,云:“师在房山相待。”蔡疾驰往,李独立树下,与语移晷,别去,云:“将归华山旧居矣。”

  ◎方石卿善卜

  方尚节,字石卿,淳安赋溪人,长不满五尺,背伛偻,多笑,两颊熏然,若中酒然。少入家塾,受经书,师讲授时,辄酣睡不听,语及卜筮,则意解。有道士者,不知所从来,一见石卿,即注目久之,曰:“是子风骨,当得半仙。”因授以郭璞《易洞林》,批却导窾,开示方便,则喜心翻倒。自是遂习为卜,卜亦遂时得八九。游严州,依宋维藩为东道主,连岁或不归□方春始和,必令占岁祥。

  一日,卜毕,忽呼奇奇,语维藩曰:“今岁当有人自天子所来召君,谨识之。”维藩冁然曰:“所以烦君卜者,姑以问安否耳。穷闾厄巷,与外间久绝,孰为我翰音登于天者?而有命自天,无乃为佞乎?”石卿曰:“书言之固然,谓予不信,则卦书不可用也。”是为康熙戊午。

  是岁也,圣祖诏开博学宏词科,有刁公子者,豪士也,与维藩为石交,石卿壮游时,糜维藩金钱无算,已乃别去,阔焉不闻问者历年矣。会开制科,刁念维藩厚意久不报,自从其所属相知有气力者,以维藩名上,遂登辟书,维藩初不知也。辟至,乃叹其卜为神,远近好事者争延致之。

  石卿能知足,非自致力者不以衣食。垂帘肆中,日可得千钱,则下帘。当春秋校试,决多士利钝,巧发奇中,则倾城趋之,夜或申旦不寐,帘至累旬不得下。尝有徐某令占,徐,石卿族甥也。既发占矣,乃寸寸裂之,期以旦日早临,得为甥覆意之。诘旦,徐往,石卿为覆意之,则以卦钱掷地,曰:“余老矣,死期将至耶?何乃得此不验语?昨占至不祥,于法当考下下。余疑非心斋,故筮渎不告,特戒甥以夙兴。而故兆复见,固有能文如吾甥而得下下考者乎?其鬼不神,吾将安仗,余殆将死也!”

  顷之案发,徐果考下下,自是名益噪。于人来占者,更相覆,夺至无着手处,则就占他所而付石卿决之。石卿决之,多非常所见,而如影应响。时为之语曰:“文石画,石卿卦,千石万石两无价。”文石者,汪汉,以丹青驰誉公卿间,亦淳安人,因举以偶方,称两石。方不善作家,亦自知命薄,不欲事生产作业,岁中所得钱,辄缘手散去。其殁也,至不名一钱。

  方朴山曰:“石卿在族中,于余为曾王父行。亦颇言人禄命,顾多不讐。余堕地时,石卿谓暗合三奇,当鼎贵,而宿留不偶乃若是。初议婚吴氏,石卿以两美必合贺,而妇乃中道夭。族子某生,石卿推日辰,大惊,谓与明之商文毅公辂脗合,因怪且叹,谓此积不善之家也,安得有是,得毋日辰舛耶?”

  ◎郑明暹精水仙术

  淳安郑明暹占六壬,然时时失之,去其乡人方石卿远甚,而所为水仙术,则颇奇。水仙者,人来稽疑,条举件系,自书黄纸为笺,复自缄讫,明暹乃为押缄上,并书符,火之。洁明水一盂,幕以布,端坐,口中喃喃然。顷之,水上有字隐起,叩无不答者,多作韵语。明暹诵之,授其人,或旁人代录之。然水上字独明暹见之,余人不省也。过后多验。

  雍正癸卯,方药房锐意试三场,卜之水仙,水仙书十三字予之,云:“兔且走,龙亦飞,七九之间数不违。”药房得之大喜,谓岁且卯兔也。时世宗初改元,故曰飞龙。辰亦龙祥也,而药房以丙辰生,脱兔不距,飞龙在天,千里当不留行矣。然亡何而猝病,竟不起,以八月十六日奄逝。有解之者曰:“走且飞,言不久居此也。介七九之间,为八,以卒之月告也。盉七九而计之,其数十六,则并以日告也,故曰数不违。”

  明暹幼为道士,坐事戍宿迁,遇道人,授以相墓田法及水仙术,使占墓田吉凶,曰:“子言之无文,可以笔札代唇舌也。”其后以肆眚归里,遂行其术于里中。方问仙时,观者如堵墙。

  ◎戚瓶谷自占归期

  德清戚瓶谷学士麟祥侍圣祖南斋有年,每祈祷晴雨,上命占验,不误晷刻。世宗嗣位,忽以事戍宁古塔,戚曰:“吾不能逆睹以及于难,亦数也。虽然,某年吾当归。”及期,其第三子弢文宰连江,请于大府为之奏闻乞恩,果得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