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方伎类2


  ◎哲布尊丹巴之言

  世祖入关,哲布尊丹巴胡图克图来朝,世祖问异日事,答曰:“我身不缺,我国不灭。”又问国祚,答曰:“十帝在位九帝囚,还有一帝在幽州。”当时且以为二十传也。

  及德宗被囚瀛台,宣统帝辞政,此谶始信。“我身”二句,盖宣统帝御名下一字为“仪”,臣民固须敬避,惟当镌刻书籍,于必不可避之“仪”字,则“我”字即缺末笔也。

  ◎李神仙豫知试题

  山左有李神仙者,以技游京师。顺治庚子乡试,有两生密询试题,李笑曰:“公等皆道德仁义中人也,无庸问。”题出,乃“志于道”全章,二人皆中式。辛丑会试,又有以场题问者,李曰:“五后四可。”后首题乃“知止而后有定”节,果有五“后”字。二题“夫子之文章”一章,三题“易其田畴”二节,果有四“可”字。

  ◎水月老人论大虫

  水月老人,姓孙,名文,字文若,会稽人,明末诸生。入国朝,隐于杭,所居为梅园,在艮山门外之百步塘。老人性简静,一介不取,间为歌辞以自娱。问其年,辄曰九十。人以其发尽秃,故呼之为僧。顺治初,范忠贞公承谟抚浙,老人固预知之。盖老人与其大父雅故,忠贞幼时,尝抚其顶曰:“儿当建节吾土。”

  至是,忠贞奉母命,物色而得之,屏驺从往谒,寻为出俸修塘。时浙西多虎,老人辄语之曰:“山上大虫任打,门内大虫休惹。”忠贞寻奉命督闽,濒行,老人诫之曰:“耳后火发时,须有主意。”门内虫,闽也;耳后火,耿也,盖指闽藩耿精忠也。康熙甲寅,闽藩变作,忠贞死焉。人遂以老人为能前知,争趋之。老人避去,不知所终。土人乃改其居为水月庵,肖其像若僧,募僧奉之。

  ◎李道人能知未来事

  乾隆甲午,有李道人者,自山东入京,人皆称之为李半仙。朱鼎延少宰询其子应顺天试得隽否,李书曰:“有田皆种玉,无马不成龙。”朱以为嘉兆。及榜发,解首乃田种玉,而末名则马成龙也。梁尚书清标尝邀之饮,同会六七人,请预道今夕事。李即书片纸,寘烛檠下。

  顷之,座客共话关壮缪出处。俄有致书与梁者,发示无一字,翻阅之,字在柬背。李因取纸出视云:“客所谈者皆关公事。有送柬者至,颠之倒之,大可笑也。”众皆拊掌者再。

  ◎蔡必昌知川楚之变

  乾隆甲寅秋,蔡太守必昌守重庆。一日,谒督部福文襄,文襄适征廓尔喀,因问此行休咎。蔡曰:“此次蒇事必速,冥中仅造册数月。后不数年,川、楚间当有大刼,冥中已造册数年,今尚未已。”

  文襄询以册载姓名,蔡曰:“未来事不可预言。此中首领,似即毕秋帆制府也。”明年乙卯,果有楚苗之变,川、楚教匪继之,频年大乱,嘉庆甲子始平。

  ◎姚先生言休咎

  道、咸间,京师有姚先生者,以课徒为业,冬夏惟一衲,与人言休咎,辄应。刑部司员如皋胡佛生喜谈黄老术,闻姚名,往谒,愿奉之为师。姚言:“君等受恩深重,当使天下人民共登寿域,修炼之术,非士大夫所宜道。”胡乃馆姚于家,敬礼备至。然姚所论皆儒家事,起居亦无异常人。年余,忽蹙额谓胡曰:“君部堂官阿公今夜欲见害,奈何?”胡问故,曰:“阿本天狐,世无知者。三年前,余于酒后误泄其隐,坐是欲杀余。然余善五雷正法,妖鬼皆不敢近,岂阿公所能害哉!彼无故动杀机,必自毙,三日内当有验耳。”

  胡明日阅邸钞,知阿果请病假三日,乃神之。至第二日,阿薨,胡乃长跪姚前曰:“先生果神人,愿教我。”姚曰:“吾非吝此术,愿谶纬小数,学之无益,祇有害耳。且人尽前知,则人尽看破世味,岂复有求名求利之人哉!”胡又叩长生术,姚曰:“自古谈神仙者如恒河沙数,然费长房果在何处?洞天福地,既不使千百年一人知之,一人见之,则神仙日在烟云杳渺之中,反不若尘世确有实在乐处。人亦何苦甘掷此自在光阴,而向寂寞无聊之境,求杳渺无凭之仙哉?”

  胡服其论,转叩治术。姚曰:“治术具在所读书中,君固无不知矣,何问焉!”又曰:“世局关乎大臣,今之操政柄者何人耶?君宜为自全计,勿更与俗浮沈也。余师见招,亦当从此逝矣。”翌日,姚不知所往。胡谋得河工差出京。是年,果有粤寇之乱,京师米珠薪桂,有断炊者,而胡幸有差,得不冻馁。

  ◎扶乩

  术士以朱盘承沙,上置形如丁字之架,悬锥其端,左右以两人扶之,焚符,神降,以决休咎,即书字于沙中,曰扶乩,与古俗卜紫姑相类。一曰扶箕,则以箕代盘也。又有人谓之曰飞鸾或扶鸾者,其实飞鸾与扶乩本两事,混而为一者误。飞鸾之耗费甚巨,手续亦繁,先一年即摒挡种种,飞时亦须阅三四月始竣事。

  新学家往往斥扶乩之术为迷信,其实精神作用,神与会合,自尔通灵,无足奇也。初亦有文人弄笔,自托于女鬼仙灵,久之则亦不期然而然。有《仙坛花雨》一书,多记降乩仙鬼唱和之作,《西青散记》亦多述其事。

  ◎陈朗生为乩仙

  康熙时,有请乩于枞阳陶氏宅者,方纵笔,忽停。讯之,曰:“陈朗生过门。是人,狂生也,且俟其去。”又一日,醉卧,邻人请乩仙至,自书姓名,则陈朗生也。朗生,名枋。

  ◎金圣叹为乩仙

  金圣叹既死,山左有官署召仙,仙即圣叹,判一诗云:“石头城畔草芊芊,多少愚人城下眠。惟有金生眠不得,雪霜堆里听啼鹃。”圣叹前身为杭州昭庆寺僧,死后,朱眉方梦圣叹谓之曰:“吾前身乃僧也,常游欢爱河中,故有是劫,今脱矣,当为邓尉山神。”

  ◎乩限韵赋诗

  秦对岩宫谕家有乩仙,时吴伯成制军兴祚方宰无锡,一日,访秦,知其召仙,必欲观之,秦延之入。时所请者,云是李太白。吴曰:“请赐一诗。”乩判云:“吴兴祚,何不拜?”吴言:“诗工,固当拜。”又判云:“题来。”

  适有一猫蹲于旁,吴指之,谓可咏此。又判云:“韵来。”吴乃限九韭酒三韵以难之。乩即书云:“猫形似虎十八九,吃尽鱼虾不吃韭。只因捕鼠太猖狂,翻倒牀头一壶酒。”

  ◎彭定求奉乩仙

  彭定求幼奉乩仙甚谨,父严禁之,终莫能夺。练箓既久,遂能通神,废乩运腕,不假思索。始为诗文,继为制艺,悉为佳构,棘闱获隽,用此技也。康熙丙辰,计偕入都。吴大鹏与彭有旧,得其经义秘本,中有朱书“元君许我必中丙辰会状”十字。及礼闱榜发,与殿试传胪,果皆第一。

  ◎乩示戊辰试题

  康熙戊辰会试,举子某求乩仙示题,乩书“不知”二字。举子再拜而言曰:“神仙岂有不知之理。”乃大书曰:“不知不知又不知。”众大笑,以仙为无知也。而是科题乃“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”三节。

  ◎李奉河托乩伸冤

  陕西粮盐道祖允图事乩仙甚谨,康熙丙子,以襄办试事出闱,偶询他事,乩忽书云:“我乃延安府清涧县受冤人李奉河也。”问何以至此,则书“我随仇生入场,污其卷而出”十一字。祖潜访其实,为之雪冤,适被召入京,未果。

  ◎乩示乙酉试题

  康熙乙酉八月十日,有人于苏州虎邱米仙楼请乩,问闱题。乩判云:“春秋之际,善恶分明。”笔少停,遽问其子中式否,判云:“数皆前定,风水成文。(水风井也。)”复问北闱题,判云:“闷恹恹独坐无聊,唱彻相思调。只为如玉人(言念君子,温其如玉也。)儿行远道,强登高,停杯不饮,盼望佳音到。”复问浙江题,判云:“韵取十一真,啼出富春鸟。”

  后知江南题“子谓子夏”一节,(春秋之际。)“言前定”八句,“有为者辟若掘井”一节。北题“吾尝终日不食”一节,(故云闷恹恹相思调也。)“君子之道辟如行远”一节,“禹恶旨酒”一节。(停杯不饮也。)浙题“观过知仁”一节,“思修身”六句,(皆十一真韵。)“民事不可缓”一节。(播谷,富春鸟也。)

  ◎北濠圣堂乩判

  康熙丁亥,有人于苏州北濠圣堂请乩仙,仙判云:“诸弟子劫到矣。”众失色。又曰:“一辈不如一辈,天心难合人心。积年罪孽祸相寻,水旱刀兵疾病。”是年旱灾,次年水灾,以后旱涝不齐者五年。己丑,诛苏郡通海寇谋叛者百余人。而大荒之后,又有大疫。一名链条瘟,一家有疾,家家缠染;一名癞团瘟,病者皆腹胀如铁而死。

  ◎乩示甲午试题

  康熙甲午乡试,秀才某求乩示题,乩书“不可语”三字。秀才苦求不已,乃书曰:“正在不可语上。”众愈不解,再求明示,乩书一“署”字。再叩之,则不应。已而题为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”一章。

  ◎乩示庚子试题

  康熙庚子,晏斯盛发解,冯咏第二。冯于未入场前请乩,问今科是何题,乩判云:“首题好似主考样,二题不在《四书》上,三题尔晓得也好,尔不晓得也好。”初不能解。是科两主考为李之望、鄂尔奇,首题“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;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,”

  盖礼乐与李、鄂音相似,故云好似主考样也。次题“在彼无恶”四句,乃诗词,故云不在《四书》上。三题“人知之亦嚣嚣,人不知亦嚣嚣”,即所谓尔晓得也好,尔不晓得也好也。

  ◎李敏达遇乩仙

  李敏达公卫未遇时,遇乩仙,自称零阳子,为判终身云:“气概文饶似,勋名卫国同。欣然还一笑,掷笔在秋红。”旁小注曰:“秋红,草名。”当时无人能解。后官直隶总督,方劾总河朱藻而薨,后人方悟朱者红也,藻者草也。

  ◎乩答瓜子数

  周蓼圃检讨在京,偶为扶乩戏,时供果中有西瓜子,或撮而问之,乩判曰:“三八之数。”开掌,则二十四枚也。复撮之以问,曰:“仍前数。”数之,则三十八枚。复撮少许问之,曰:“仍前数。”数之,则十一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