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四12


  ◎宋牧仲藏墨

  宋牧仲性嗜墨,珍之如拱璧。官黄州通判时,尝得墨三十六丸,盖为积岁访购及张长人所赠者也。长人,广济人,名仁熙,牧仲之部民也,尝言曰:“昔苏子瞻在黄,于雪堂试墨三十六丸,抡其佳者,合为一品,名曰雪堂义墨。歙人吴叔大遂仿其意,作义墨三十六丸,虽不免时制,而肖形取象,物料精工。余昔珍藏之,今墨皆散去,而雪堂墨匣犹存。暇日搜牧仲所藏及余家所藏旧墨赠之者,亦得三十六丸,因以其匣并遗牧仲贮之,亦雪堂遗意也。”

  又按王朗守会稽,子肃随之东斋,忽夜有女子从地出,称玉女,晓别,赠墨一丸。肃方欲注《周易》,因此才思开悟。牧仲判黄五年,构东斋于雪堂之左,著书吟讽其中,今将母楼诗往往称东斋者是也,亦与古人偶合耳。

  三十六丸,乃康熙庚戌所得,今记之如下:

  方正牛舌墨,有“极品清烟”四字。论墨家多推方氏,几与小华道人等。牧仲一日谓长人曰:“吾藏墨有方正者。”长人急呼曰:“得非牛舌墨乎?”发视,果然,盖诸家推方氏以牛舌为最耳。

  邵青邱瓜墨,有“青门遗”三字,此绝无仅有者矣,倍价购于舒氏。舒氏以长人为知墨人也,复售之。

  程君房、寥天一,为明万历庚戌,长人家世藏,经兵火所仅存者。所谓有墨气无香气,与于鲁反者也。君房墨最有玄元灵气,而有时寥天一反踞其上,盖所值工料偶胜耳。

  程孟阳古松煤墨,阴有铭,阳有孟阳像。沈珪者,嘉禾人,往来黄山,取古松煤,杂朱漆滓烧之云。韦仲将法孟阳,本此。唐、宋以来,多松烟墨,少油烟墨,故苏子瞻得油烟墨而宝之。今油烟胜而松烟遂少,即有之,质轻善颓,昏糨耳,此独佳绝。孟阳者,松圆诗老程嘉燧也,钱牧斋《列朝诗集》中推为嘉定高士,其墨固足传也。

  又松圆阁墨一截,上大书“程孟阳”字。

  程君房陈玄墨,制极大,存其碎余,坚光射人,如小儿目睛可爱。

  君房玄元灵气阿胶墨,明万历庚戌,薄甚,重不满钱。其制一而厚者,长人屡见之,包以绫,文画牡丹其上,匣亦异今时也。

  余端蒙墨精,不知何年制,有墨精缘起,载明皇所见甚悉,极香,亦非近时物。

  汪仲嘉公孙合造李法墨,有“百年如石,一点如漆”二语。李法二字,近墨家多用之。

  汪仲嘉山灶轻烟复古墨,万历丙午。

  方于鲁青麟髓小墨,有“世宝”字,近程凤池遂以世宝名第一墨。

  于鲁、寥天一墨一截,青麟髓,为于鲁第一墨。长人见其数十种,制各不一。有方者,正画一麟,多用熊胆,舐之甚苦。舌形者,横作龙形者,龙缠身,而衔珠于其口者,有云于鲁超世之墨者。长人有于鲁九玄三极墨,与君房墨并藏兵火中,先人手泽也。赠牧仲矣,再索视之,云为好事者夺去,惜哉!于鲁初执事君房家,已自为墨,遂狎主齐盟,不相下,至讼于官。

  尝以赝者应郡守古某之重购,古怒,请验于汪左司马,逮而笞之。邢子愿号知墨,每云:“于鲁规模色泽胜耳。左司马羞愧,《太玄》、董狐,或别有秘,合为司马出一瓣香,未可知也。”要之,幼博、君房侠于墨,意专在名。于鲁多为利,利则真赝杂出无疑矣。君房墨有次第,而烟皆佳,至最下,为妙品,亦足当上乘,此两氏之别乎?

  潘方凯开天容墨,明万历庚戌,如韦轩宝藏。长人旧有数种,方圆不同,皆漱金,亦检以赠牧仲。牧仲所自藏,金退矣,殆藏之未得其道也。

  汪季常一茎草墨,明万历庚戌。

  叶环源玉髓墨,形小圆,阴书“环源”,阳书“玉髓”四字耳。又一种形方,上画奎像,亦精绝。董香光生平好用环源墨,环源遂大知名。

  吴干古秋叶墨。

  吴玄象紫雪墨,亦数种,有“玄枵之精”、“原始之液”、“九转百炼神明紫雪铭”。兹所列,乃栎社居士家藏者。紫雪形模皆质古,当明天启时,百昌以富,巨万贾祸,宜不惜物力为墨。其真者不在程方下,近所拟,乃俗甚。

  吴去尘墨一截,不知何人制。去尘在启,祯时,始为博古新样,品目六十余种,炫耀光景,较之君房,土羹而象箸,大抵效法邵格之所为者。然形式既殊,物料绝胜,其案头捉刀,遂复寥寥不可多遘。久索,乃得此以奉牧仲。去尘所藏颇侈,今乃若海上三山,世变使然耶?

  黄宾、王龙文双脊墨,明万历辛亥,有铭,自书放言居士,东林所称黄正宾者是也。

  紫云阁藏墨,上书壬寅春制,不知姓名,亦精甚。

  吴君章太紫重玄墨,守玄居监制,世传其天峰神物佳,长人见之,谓亦松烟之颓焉者。

  方澹玄非烟墨,明万历癸丑,旧见其《墨说》。

  吴乔年知止堂柔翰斋墨,明万历戊午,圭形。

  詹云鹏金盘露墨,作落花流水制,漱金。舒小康以寿长人者,后赠牧仲。

  德藻堂水苍玉,上书季园墨。

  吴荩卿写经墨,小不盈寸,上书《心经》一卷。此等殊不异,叶柏叟辈亦仿此,所刻《心经》,更楷。

  群玉册府大圆墨,不知何人制。

  朱一涵双渟花光墨,凤文,漱金,铭曰:“日中黑帝澄玄渟,月中墨帝渟属金,是曰双渟。双渟之精,澹漠无形,宰万物而天下文明。”此一涵第一墨,长人旧多藏之。

  汪美中一茎草墨,明天启甲子。

  吴叔大天琛仿古箸小墨。

  软剂天琛仿承晏墨。

  新安上色墨,亦天琛,此玄栗斋第一墨。其所仿雪堂义墨,皆以天琛行。

  涂伯经龙宾墨。

  吴鸿渐漱金青麟髓墨。

  吴鸿渐玄虬脂桑林里第一墨。

  自朱一涵至此八墨,皆时制,所谓桧以下无讥者也。然时墨亦有绝佳者,如凤池世宝、叶玄卿太乙玄灵柏叟,最上乘,不可胜数,亦当旁搜以资著书之用。

  越十四年而为康熙甲子,牧仲于人日,检笥中所续得者,又三十四丸,今亦记之如下:

  止云馆写经墨,一面“方氏珍藏”,两旁“彦成专制”,万历丁未明一元造,上漱金字嵌珠,重四钱分。

  寥天一,下画一主人方印,一面“汪伯玉铭建元墨”,旁“辛丑”字,重二钱一分。

  草玄亭墨,旁“庚戌吴汝修制”楷书,一面双螭嵌珠,上倒“香”字小圆印,漱金,重二钱三分。

  龙香剂,说虎斋藏,上“庚戌”字,洒金嵌珠,重三钱二分。

  龙香剂,一面“十笏斋”篆书,两旁“明万历甲辰年歙吴康虞造”行楷,重四钱五分。

  墨皇,一面“汪儒仲藏于快雪楼上己未”字,楷书,重一钱七分。

  方于鲁瑞元极品,漆成断文,重七钱五分。

  玄蝉露,一面“精一斋藏”,上“辛亥”,楷书,漱金,重二钱四分。

  来喜阁制墨,下“觉我”方印,“万历己未”楷书,墨首两面盘螭,如古碑,重一钱三分。

  九玄三极,一面“建元”二字,楷书,式甚奇古,重一钱八分。

  羲苍篆墨,“绂麟斋藏”,篆书,“歙方于鲁仿易水法造”,楷书,一面“龙文子封氏督制”小字,漱金嵌珠,重四钱二分。

  玄元灵气,下“程幼博”方印,一面程大约铭上“庚戌”字,旁“君房氏”三半字,薄甚,重二钱一分。

  观妙斋墨,一面“吴肇一制”,旁“万历壬子”,楷书,漱金嵌珠,重二钱四分。

  玄玉,一面“吴云卿珍藏”,八分书,重三钱六分。

  青藜光,一面“蕴真阁藏,歙方林宗制”,上为“朱太史先生珍赏”,上下云头,方印“林宗”二字,重四钱六分。

  空赏斋墨,楷书,漱金,上嵌珠,重二钱三分。

  祝彦辅九玄三极,楷书,边微高,重二钱一分。

  函一墨,下“尚友斋”印,一面“曹和初制”,重一钱七分。

  玄精,一面“闲道人”三字,八分书,下“东冈”印,落花流水式,涂金,重二钱。

  寥天一,一面“吴玄象监制”,楷书,上下作云头,重二钱二分。

  双渟花光,一面朱一涵铭,八分书,漱金漆边,重九钱二分。

  爽阁墨,一面“壬戌大年氏藏”,洒金,圆而扁,阔一寸,长倍之,重三钱六分。

  虚白斋墨,一面“壬戌年制”,行书,洒金线边,上圆,重四钱二分。

  吴大年仿李法,一面“水华居珍藏”,上“壬戌”二字,漱金线边,重二钱八分。

  野弦堂藏墨,一面“崇祯元年”,楷书,圆印有“家”字,方印“浚明”字,重二钱一分。

  延陵吴元养墨,篆书,旁“崇祯年造”,楷书,镇纸式,重一钱四分。

  右墨二十六笏,牧仲得之辽左张秀升,秀升曾为新安太守。

  大圆墨,“一池春绿”四行书字,一面盘螭戏水,上旁“小华逸史”,又“水云居制”,楷书。重一两五钱五分,以粤纱易之于米编修紫来。

  极品墨半笏,下隶书不全,一面“海阳”草书字,当是邵格之制,重五钱二分。

  当朝一品墨半笏,花边,一面仙人吹箫立鼇首,重五钱二分。

  以上二墨,牧仲因其从子子静而转得之。

  文嵩友墨,隶书,下“叶向荣珍藏”,“向荣”小印,一面牡丹双凤,旁“万历丙辰年造”,上大千氏楷书,宣城袁士旦赠牧仲,重三钱八分。

  赤水珠,两面双螭盘绕,旁“柔翰斋”三篆字,上有小铜环,为新安程山尊扇头物,解之以赠牧仲,重二钱。

  玄芝墨,寿星文,一面楷书铭,旧为汉阳熊次侯太史赠牧仲,为其兄存实所夺,故仅存一段,复从其从子子静得之,重四钱二分。

  玄璧,下“程氏君房”印,一面盘螭,上妙品,字漆色如新,麻城刘子贞赠牧仲,重九钱。

  吴去尘墨,一面太极图,一面百子文,上盘螭纽,旁“去尘监制”小字,亦山尊所赠牧仲者,重一钱二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