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四8


  ◎毕秋帆赏古砖

  毕秋帆抚陕时,值生辰,某令特具古砖十数方为寿,并将砖名搨出,装成册页,古雅可爱。毕见之大喜,出劳其仆曰:“我生日,惟尔主所赠,特风雅,甚荷厚意,然未免劳苦矣。”仆遽应曰:“然,即小人于此事亦出力不少。”

  毕询其故,仆遽将其主人如何觅旧本摹仿,如何在某处定造,如何上色,如何使之剥落,如何使之生苔藓之术,一一言之,不稍讳。毕面頳,不作一语,拂袖而入,旁人皆匿笑。

  ◎阮文达藏汉晋八砖

  阮文达积得汉、晋八砖,因题其室曰八砖吟馆,宾友联吟,乃编为《刻烛集》三卷。

  ◎张叔未得汉晋八砖于海盐

  乾隆乙卯四月,张叔未以己亥秋海盐有海现之异,(相传每数十年辄有数日海潮,远退数十里,大风扬去浮沙,见井灶街墓基址,名曰海现。)城内外古甓累累,大半海现时所出,率为麻布文,数十百中,一二有文字,因买舟往觅之。至则见渔舍短樯中,有蜀师砖数枚,以百钱购之。

  其比邻妇孺见破砖可易钱,咸搜索以出,乃雇渔人担之以归舟。凡得汉、晋砖八,因名读书处曰八砖精舍。八砖之中,有汉永宁元年砖、太康年郭家葬砖。

  ◎赵宽夫好聚古砖

  仁和赵宽夫明经坦好聚古砖,于断垣败甃间,极意搜讨。前后所得,凡六十有一,为孙吴纪元者二,为两晋纪元者二十一。始吴主亮太平元年,迄晋孝武帝太元四年。为吉利语者四,曰吉利叶宜,曰万岁不败,曰蘀吉日造,曰六月黄吉。

  为题识姓氏者六,曰褚谒者,曰陈叔惟,曰贺信,曰章氏所作,曰章先作记,曰哙璧。为古钱文者二十一。多六朝厌胜之品,为方胜者二,为人形者四,为双鱼者一。其字有篆有隶,悉方整古劲,画亦奇愕有致。宽夫珍之,因自号曰保甓居士。

  ◎孙月泉载砖而游

  钱塘孙月泉,名承祖。质鲁好学,嗜古砖,而易为人欺。同治时游台湾,为郡县记室,月修所入微,辄以购砖。每居停量移,则行箧辄十余具,皆砖也,真赝杂具。暇则出而陈之几,一一摩挲,至夜不倦。

  ◎况夔笙得砖于扬州

  光绪戊戌九月,况夔笙以客授扬州故,自琼花观街移居旧城小牛彔巷。其地距旧城遗址不远,虹桥西南有颓垣一角,屹立荒烟蔓草间,辄督郭姓老仆登城寻砖,辰往午还,肩荷蹩躠,殊苦。得砖一,旌以钱百。仆嗜饮,得钱供杖头,又甚乐。城筑于宋而砖则唐,盖当时取用他处旧砖耳。

  所得城砖七,其文曰镇江前军,书势精劲圆腴,神似郁孝宽书《武侯祠碑》,又文曰镇江后军,又文曰镇江右军。又文曰扬州,宋砖也,“扬”字从“手”从“易”,质地色泽,不逮从“木”之砖远甚。又文曰高邮县,又文曰全椒县,又文曰步军司交烧造修天长塔。

  一日,葺厨下短垣,得断砖,文曰杨州,书势劲逸。琢为砚,苍坚致润,非他砖所及。“杨”字从“木”。王怀祖《读书杂志》历引《史》、《汉》、碑版以证杨州字,隋以前从“木”,唐人误从“手”。此砖尚不误,断非唐以前物也。

  又一日于虹桥茶肆墙间见有砖,文曰大使府烧造。仆辈与之婉商,酬以钱二百,以新砖易之。较他砖稍薄狭,盖贾似道尝以同知枢密院事为两淮制置大使时筑城所造也。又于市墙见有砖,文曰殿,亦以前法得之。以上各砖,并阳文隆起,书势秀拔。惟天长塔砖字小而浅,疏率不工,疑出陶者之手。

  ◎刘铁云藏镫柄

  欲探篆籀之原,必于陶器求之,而海内收藏家向鲜有所著录。光绪中叶则有陶器中之镫柄出见,大率为商、周时物,多三代古文,与钟鼎文相类。

  于是而可知真楷成于唐,唐以后无真楷,分隶成于汉,汉以后无分隶,篆籀成于周,周以后无篆籀矣。

  镫为陶质,以膏燃火,使放光明者也。其制与荐熟食器之豆相似,上有如碟者,以盛膏,中有柄,下有足。《礼记》执镫注云:“豆下跗也。”可知镫亦有有足者,非尽如《广韵》所谓之有足曰锭,无足曰镫也。刘铁云搜集镫柄至伙,最精者,尚五百余具。

  所镌之字,极类钟鼎文,非缪篆,故可确定其为商、周时物。镌字之处,或圆,或椭圆,或正方,或长方,或匾方,或尖方,且阴文为多,其为阳文者,则不及百分之一也。

  ◎李渔村藏季孙行父所城口古瓦

  康熙时,东武有李渔村名澄中者,藏有季孙行父所城口古瓦二叶,其质甚坚。瓦口有籀文,一曰千秋,一曰万岁,字画圆润可爱,叩之作金石声。

  ◎成哲亲王藏铜雀台瓦

  成哲亲王尝得铜雀台瓦,有明人之字錾其上,云得自漳水之滨,其质坚致如石。

  ◎张叔未藏晋瓦荷盂

  乾隆己亥秋海盐海现时,嘉兴张德容曾往观之,买数瓷器,然率破碎不足重。乙卯三月十三日,其弟叔未游海盐,购得晋瓦荷盂与太康二年砖于海滨渔父,盖亦海中物也。盂瓦沙骨,釉如云母,外纯素,内栔荷叶七瓣,高二寸二分,口径五寸,口厚二分,底厚四分。

  黄省甫语叔未云:“昔随宦于新郑官署,山阴童二树擕太康瓦券来,留尝累月,其色质绝与此类。”安邑宋芝山题是盂云:“此的是汉晋瓷。世上所谓古窑,隗嚣宫碗外,更无与此匹者,至足宝也。嘉庆戊辰闰五月。”叔未曾赋诗纪之。

  ◎张叔未见古盆

  道光时,浚吴淞江,工人获古盆,似瓦非瓦,盛水则热,继且沸。旋以争夺致碎,盆为夹底,中画离卦,盖仿诸葛武侯刁斗之制也。张叔未尝见之。

  ◎赵撝叔考证新瓦

  赵撝叔大令之谦工书,喜考证。在南昌时,某太守以新瓦刻古文,搨以示赵。撝叔大赞赏,即日援引古金石书,成考证一篇,洋洋数千言,意殊得,持以示某。

  某大笑曰:“公亦受吾欺耶?此余赝物也。”出瓦示之,撝叔亦大笑。

  ◎刘燕庭藏唐善业泥造像

  唐善业泥造像,前人未经著录。道光己亥,刘燕庭游西安慈恩寺,始于雁塔下物色得之,或全或阙,大小凡八具。

  全者一面一佛,坐莲台,二尊者侍下,或蹲二兽,荫以娑罗树,一面则“大唐善业埿压得真如妙色身”三行十二字,阳化遒劲,若敬客书。

  ◎王丹思藏宣窑蟋蟀盆

  明宣宗酷嗜蟋蟀,曾密诏苏州太守物色之。时有苏州卫中某武弁,捕得蟋蟀一,猛勇善斗,传驿上贡,帝大悦,比照捕得首虏功,给武弁以世职,故吴中童谣曰:“蟋蟀叫,宣德皇帝要。”当时官中贮养蟋蟀之具,精细绝伦,故后人得宣窑蟋蟀盆者,视若奇珍,其价值不逊于宣和盆也。王丹思殿撰敬铭曾于市中购得宣窑戗金蟋蟀盆一具,作长歌以纪之,中有“星移物换秋复秋,长闻唧唧虫吟愁。

  金花暗淡盆流落,流落民间同瓦瓯。延陵遗老昔曾见,铜盘双泪金仙流。长吟欲招古帝魂,鹃声溅血悲相酬”。戗金盆流传绝少,惟吴梅村祭酒曾藏一事,其集中有长歌纪之,低徊咏叹,以寓其开元、天宝之思焉。丹思所谓“遗老昔曾见”者,盖指此也。

  ◎陈其年藏供春壶

  供春壶,茗具中上乘禅也,发明于明代吴氏婢名供春者。其后制此者有四人,曰董翰,曰赵良,曰袁锡,曰时鹏。鹏子名大彬,所制乃益擅场。继起者曰彭君实,曰龚春,曰陈用卿,皆不及大彬远甚。而大彬弟子曰李仲芳,制小圆壶,则精绝,技在大彬之右。陈其年检讨所藏甚多。

  ◎陆贯夫所见时大彬壶

  长洲陆贯夫,名绍曾,尝见时大彬所制茶壶,有分四旁底盖为一壶者,合之注茶,渗屑无漏,名六合一家壶,离之乃为六也。

  ◎张叔未藏时大彬汉方壶

  时大彬汉方壶,隐泉王氏藏之百数十年矣,乃国初幼扶进士旧藏之物,其款用刀,书法逼真王羲之《换鹅经》。王心耕为张叔未作缘,叔未乃得之,赋诗志喜。

  张又起为之作图,吴兔牀以隶字题图册,曰千载一时,并赋五古张之。兔牀藏大彬壶三,皆不刻铭,不若叔未所得,壶底有欧阳修诗“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瓯中素涛起”二句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