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三13


  ◎叶鞠裳论帖架

  临池者必用帖架,叶鞠裳尝论之曰:“读碑铺几平视,不如悬之壁间,能得其气脉神理。于是临池家制为帖架,对面传神,如镫取影。然影摹不如对临,又不如先阅其结构用笔,掩卷而后书之,所谓背临者是也。”

  ◎傅青主视高贤佛经

  傅青主尝走平定山中,为人视疾,失足堕崩崖,仆夫惊哭,曰:“死矣。”青主旁皇四顾,见有风峪甚深,中通天光,有一百二十六石柱林立,则高齐所书佛经也,摩挲视之,终日而出,欣然忘食。

  ◎朱竹垞考订万岁通天帖

  朱竹垞书《万岁通天帖》旧事曰:“《万岁通天帖》一卷,用白麻纸双钩书,句法精妙,锋神毕备,而用笔浓淡,不露纤痕,正如一笔独写。论者谓非薛稷、锺绍京不能,洵异宝也。”

  
(相传武后从王方庆索其先世手迹,得二十八人书,取而玩之,曰:“此卿家世守,朕夺之不仁。”乃令善书者廓填成卷,仍命方庆正书,标二十八人官世,设九宾馆于武成殿,而以墨迹卷还方庆。盖秘府储藏,故罕题识,第有宋高宗用小玺,其后岳珂、张雨、王鏊、文征明跋者四人而已。)

  ◎韩汤何宝藏宋拓法帖

  韩文懿公及汤西崖、何义门不以赏鉴名,然亦未尝不游心于书画碑拓,每得宋拓法帖一二行,即宝藏之,不问其前后也,但求知古人之用笔用意而已。

  ◎何义门婆娑楷帖

  何义门谓傅青主口诋宋儒,等于蟾蜍掷粪,又称其字有风沙气。盖义门究心制艺,而即于此中仰窥圣贤,真笃行君子,非若常人之专恃帖括以干禄也。义门复精鉴别,书亦秀蕴,生平婆娑越刻楷帖,多致赞言,而初不满于元常季直一表,谓其结衔既舛,而“民”字缺笔,止是唐橅。

  然于韩敬堂家所藏宋搨本,则颇拳拳。盖韩本尾无结衔,“民”字不缺,大异锡山华氏秘藏,神锋内含,信为雄强茂实也。

  ◎程昆仑搜瘗鹤铭遗迹

  瘗鹤铭亭在镇江焦山定慧寺西偏伽蓝殿之旁,铭为累代遗石,摹搨最难。旧刻于山麓,江水侵蚀,历年既久,遂崩裂江中。宋淳熙时出之,后又落于水。康熙朝,好事者募工自江中迁出,缺蚀不完,因建方亭,甃铭成碑形以贮之,四壁俱镌历代名人字画,有苏东坡像,峨冠博带,神致宛然。

  当未建亭之前,有武乡程昆仑名康庄者,尝游焦山,披草搜铭之遗迹,惜其剥蚀,乃别购善拓,磨悬崖而刻之。因拉王文简公再游,相视叫绝,凭高吊古,各赋诗一章以纪事。

  ◎张力臣考订瘗鹤铭

  山阳张力臣,名弨。性好古,精书法,即尝为顾宁人写《广韵》及音学五书者也。焦山《瘗鹤铭》石,裂而为四,又失其腹,由是不符,览古者每以为憾。力臣乘江水退时,入山麓,藉落叶以坐,仰读之。聚四石,绘为图,联以宋人补刻字,伦叙不紊。

  且证为唐顾况书,谓况故宅虽在海盐之横山,而学道句曲,遂移居于此,集中有《谢王郎中见赠琴鹤》诗,鹤殆出于性所好,故瘗之而作铭也。力臣家藏古鼎彝甚富,然不营生产,殁后且尽散失矣。

  ◎郑方坤留意碑版

  闽人郑方坤尝游邯郸,凡所过村塾、禅室,辄停车访之,遇筮叟、医翁,必延访,见有残碑断版以及投溷覆瓿廑有存者,必搜剔摩挲,不忍释手。

  ◎陈鉴亭藏玉枕兰亭

  世人熟闻《玉枕兰亭》之名,而不知其有三本。其一,见《太清楼帖序》,云唐文皇使率更令以楷法摹《兰亭》,藏枕中,名《玉枕兰亭》。其二,则宋政和时营缮洛阳宫阙,内臣见役夫所枕小石,有刻画,视之,乃《兰亭序》,仅存数十字。其三,则贾似道使廖莹中以灯影缩小,刻之灵璧石者,向存福州旧家。

  明文征明尝谓贾氏刻有二石,字画大小皆同,其一有“秋壑珍玩”印章,其一坐而执卷,左有贾似道小印,即在福州本也。石高五寸,宽九寸,厚四分,旁微缺,其中“会”字磨灭,“群”字、“石”字、“带”字、“流”字有损。康熙壬寅秋,萧蛰庵在长安,得之闽人之手。盖因似道死后,石落于闽。及出闽,仍归于闽人。旋为陈鉴亭廉使观以重价购之去,又不在闽矣。

  ◎高宗命刻宋拓淳化阁帖

  法帖之久,无如《淳化阁帖》,其后鼎绛汝诸帖,互相仿摹,愈失旧规。嘉庆朝,无人过问祖帖,惟大内所藏,乃当日赐毕士安者,篇帙完善,墨渖如新,成亲王曾见之。高宗珍惜如宝,特建淳化阁以藏之,又命于文襄公敏中摹刻上石,颁赐诸王公卿,虽不及原帖之善,而亦自成一家。

  长沙徐寿蘅尚书树铭督学浙江时,以三千金购宋拓《淳化阁帖》,上有李文贞公、吴谷人、翁覃溪、何子贞题跋。帖凡十套,每套皆有覃溪题跋。

  ◎高宗命刻三希堂法帖

  《三希堂法帖》,乃高宗将内府秘藏法书真迹,命当时儒臣详慎审定,择其尤者,摹勒以行。三希云者,以真迹中王右军《快雪》,王大令《中秋》、王元琳《伯远》三帖尤为千古妙迹,高宗珍之,因以名其所居之室。

  书法始自魏、晋,而盛于唐、宋,此帖自锺繇以迄唐之颜、柳、欧、褚,宋之苏、黄、米、蔡,元之赵,明之董,凡诸大名家之真迹,莫不具备。惟自干嘉时搨印后,以宫禁之地,向不准人捶摹。光绪庚子兵燹,曾为八国联军损坏二石,其余均尚完整。

  ◎高宗命刻兰亭八柱帖

  《兰亭八柱帖》,为乾隆时内府石刻。八柱之义,以所藏虞世南、褚遂良、冯函素摹《兰亭序》、柳公权书《兰亭诗》、董其昌临柳本,并戏鸿堂原刻柳本,及高宗御临柳本,并于敏中补成旧刻柳本,厘为八卷,刻石,故题曰《兰亭八柱帖》。

  ◎高宗批陈氏传家帖

  海宁玉烟堂及渤海藏真等帖十余种,皆陈某所刻。明董文敏公其昌未遇时,馆陈家久,故所得墨迹最多,所书《法华经》小楷帖尤精绝。文敏贵后,尝以锺绍京《灵飞经》真迹质金八百,已而赎还。既复以质,则不再赎矣。帖后附文敏质帖、赎帖书二通。

  乾隆乙酉,高宗驻跸安澜园,曾以进呈,奉御批,有“永为陈氏传家之宝”等字。不知此帖何时落于嘉善谢氏,后归常熟翁氏。文敏当日见质时,抽去十二行一页,不审此页亦归翁氏否?咸丰庚辛之乱,碑石为粤寇取以筑城。乱平后搜讨,仅有存者。后合诸帖为一帧,更名烟海余珍焉。

  ◎毕秋帆立碑林

  西安圣庙碑林,乃乾隆时毕秋帆为陕抚时,搜集汉、唐诸碑碣,汇立于此,故曰碑林。中有《景教碑》,碑额上绘十字架一具,下大书“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”九字,分三行书。碑文乃大秦寺僧景净所撰,吕秀岩楷书,唐德宗建中二年刻石。其文目曰“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颂”,较唐文多一颂字。

  碑文凡二十八行,每行六十二字,凡遇“我三一”皆空二格,“三一”则空一格,唐诸帝庙号皆空二格,“我建中皇帝”“我”字亦空二格,单言帝则空一格。观其人己并尊,平等之恉,略可见已。全文并颂词,综计一千六百九十七字。

  ◎桂未谷跋明拓汉隶四种

  明拓汉隶四种,一《张迁碑》,一《郑季宣碑》,一《郑固碑》,一《武荣碑》,有翁覃溪题志及桂未谷等跋。

  ◎陈昆玉藏姚辨墓志刻石

  陈璘,字昆玉,海宁诸生。工书,嗜古篆刻,荒山丛冢,探索忘倦。尝见欧阳率更所书《姚辨墓志》刻石,爱不忍释,解所衣美裘易之,不足,则益以玉斝双。

  ◎李春湖藏宋拓唐李秀碑

  宋拓《云麾李秀碑》为临川李春湖藏。春湖跋云:“此碑裂于良乡,自明至今久无完本矣,此册诚为世间希有之宝。予家有莫氏残本,存五百七十余字,思翁目为唐拓,不如此本远矣。”

  ◎邹晓屏藏化度碑

  邹晓屏参政炳泰,无锡人。登科后,不登权要门,徜徉词馆者三十年,以资深得跻卿贰,好古书画,收藏甚富。得唐欧阳询所书《化度寺碑》,宋搨本,至质衾裯易归。曾告礼亲王曰:“他人以如山金帛,易赝物满架,不及余数金之真也。”

  ◎赵怀玉审定黄山谷书发愿文墨迹

  黄山谷书《发愿文》墨迹审定者为赵怀玉,并有汪竹坪、秦澹如、陈六笙、费屺怀诸题志。

  ◎汪容甫得汉石阙

  汉石阙二,在宝应,其一为汪容甫以钱五十千募人窃归,石刻孔子见老子及力士、庖厨等物象。容甫自榜其门曰:“好古探周礼,耆奇窃汉碑。”亦旷达者之所为也。其一为宝应县令某沈之水中,不知其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