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三3


  ◎世祖得石鼓

  世祖入关,得重三百余斤之石鼓一架,为六朝故物,并有桐木所制之木桴。

  ◎张幼量爱石

  邹平张幼量,名万斛,尝行长白山中,见有巨黄石,甚佳,乃以牛三百头,拽至其家之园亭,每语人曰:“此石绝似大痴画中物。”又尝爱一竹根石,大不盈寸,根节宛然,常日夕抚翫不去手。

  ◎马嶰谷藏灵璧石

  皖之灵璧山产石,色黑黝如墨,叩之,泠然有声,可作乐器,或雕琢双鱼状,悬以紫檀架,置案头,足与端砚、唐碑同供清玩。海内士夫家每搜藏之,然佳料不多觏,大率不逾尺也。明季,土人得石二,高可作屏风,厚数寸,纹致色润,罕物也。

  僧悟本性爱石,卓锡于洪湖之老子山,一日,渡湖西,过灵璧,闻人言石之巨,访土人,乞购,乃以数金归僧。僧买舟,运以返,度其修短,招吴中著名石工,资以来,制之为磬。其系绳处,天然有九窍,玲珑宛转,似连环。历二年,工始竣。适海潮频作,苏之阜宁、盐城间浮出香楠无算,僧得其数段以为之架,于是称美观焉。

  未几,僧死,徒不能继师志,藏物渐渐佚,惟双石作佛殿供品,有所顾忌,不敢弃也。高邮进士吴某选盱眙令,舟过老子山,遇风不得渡,入庙瞻礼,见石,诧为奇珍,摩挲不忍释。抵任之次年,客有谈及者,辄赞叹。客谓此区区者,固不难强致之,吴默然。未逾月,客挈悟本之徒至,言寺倾圮,乞使君资助。吴应之,给以金三百。徒感谢,愿献双石为寿。吴阳拒,客再三强,始受。盖此乃客计,直以三百金购之耳。吴因运石至高邮故里,旋解组归,筑小园置之。

  吴故名士,交游满天下。时世祖方定鼎,招致遗贤,就征入都者,率道出高邮,往访吴以伸款洽,睹此双石,叹为得未曾有,争赋诗以志其盛,中以益都冯文毅公溥、合肥龚鼎孳尚书所作尤名贵,吴固喜为传物也。杭人徐章向给事于明宫,擅雕刻技。南都不守,流落江淮,吴访而致之,使以冯、龚诸作及己之赞记,摹诸石。徐乃以深钩之笔,分刻石窍中,见者惊为绝艺,远道文人且或贻书相问讯。吴乐甚,于是遍赠拓本。既下世,其孙荷生亦宝贵之。

  乾隆初,淮鹾发达,鹾商各出其羡余以从事园林,竭力罗致珍玩。祁门马嶰谷刺史曰管为群商领袖,营屋天宁门街,土木丹青,备极美奂,世所谓小玲珑山馆者是也。其奴刘二曾役于荷生家,为言双石之妙,因纳交于荷生而得之。

  ◎宋牧仲藏怪石十六枚

  齐安怪石名天下,自宋苏东坡时始。宋牧仲判黄州时,遍求不可得。所谓聚宝山者,断岭频冈,累累皆粗石也。康熙乙巳秋,其友人屡以石饷之,较文辨色,得十有六枚。牧仲乃置于晶盘,注以泉水,各即其形象名之,而系以赞。

  一圆透径寸,色黄白,上有红文,锋棱如剪,名之曰宜春胜。

  二如紫菱,有僧默坐蒲团,凝然在望,其达摩壁上影乎?因名为达摩影。

  三如菱而小,上淡墨色,裹肉其内,下紫色莹澈,白文缕缕,眉目宛然,与鸳鸯无异,旁有一卵,以翼覆之,是为紫鸳覆卵。

  四类枣而匾,色白,内含碧草数茎,如寒潭秋藻,因以命名。

  五为红蜀锦,大如栗,文彩如织。

  六如红豆,内有圆光隐隐,非朱霞笼月而何?

  七为鬼面石,大如指顶,色红白。

  八则玉贝叶也,以淡墨包深紫色,类鸳鸯石,上有白玉贝叶。

  九匾小,色白,三星在列,是为三台象。

  十圆而白,形同芡实,双眸炯炯,所谓白眼看他世上人也,名双白眼。

  十一曰红虾蟇,造物之狡狯,固如是哉,何其宛相肖也!

  十二青黄二色,形类棋子,有鸜鹆眼一。

  十三与红虾蟇相伯仲,眼差小而口甚分明,背有红点,曰红蟾蠩,文之也。

  十四匾小而长,彷佛美人之肌肤,有瘢,殷然可爱。或曰,此杨妃瘢也。

  十五如大松子,青色白点,光比猫睛,因名之为赛猫睛。

  十六则诸石之殿也,殿诸石,等诸石矣。枣形冰色,上下白点二,俨然冰天皓月,影在地上,是名冰天月。

  ◎明珠藏红宝石

  明珠有红宝石,径五寸,室中视之,微似黝黑,映于日光中,则丹耀焕发矣。门客有戚宦滇南者,出是为式,使觅之三四年,弗得,悬价三千金,而市贾所呈,至二三百金而止,皆短小邪曲,杂以瑕颣,求其莹澈合度者,无有也。宝井属腾越州,州为滇之极边,井去州城五百余里,荒遐嵚崄,绝无人烟。

  采宝者结伴裹粮,携兵械而往,或弗至,至而无获,获而归途仍丧于猛兽、瘴疫、盗贼者多。采之之法,井在万山中,攀援陟降而后入,深数十仞,以长絙系身,操椎凿赴之,得石一块即出,同侣共挈数枚,不敢复留。归而日磋磨焉,晶莹则宝出,巨细随所锺,如粟荳者,亦宝也。或质本巨而椎伤之,难得二三寸者。其最佳者,常价之二三百金、百金者也。客终以弗能惬贵臣意为恨,求之未已也。

  ◎石异

  康熙时,有人于归州香溪得一石,大如斗,剖之,得雌鸳鸯石一枚。后复过此溪,又得一石,剖之,得雄鸯鸳石一枚,因琢为双杯而宝用之。

  ◎高宗仿制石鼓

  国子监石鼓新旧各十枚,新者为高宗命工仿制者,以滇中白石为之,文镌鼓面。旧者不似鼓,形亦不一,镌文于腰。其一似中断后,为人制作。旧者余九,亦剥蚀,无一完好。石色黝,似尝髹漆者。且剥落一片,字尚存片上,若树皮之剥落然。

  ◎汪松麓观石鼓文

  歙县汪松麓副贡肇龙在京师时,一日,挈秀水郑师雍游太学,观石鼓文,曰:“是可注而读也。”退则摹其文而注释之,因著《石鼓文考》,定为周宣王时史籀所篆。松麓于尊彝、钟鼎、诸古篆、云鸟、蝌蚪之文,遇目辄辨,且可于暗中手扪而识之。

  ◎伍拉纳藏空青

  凡石中有水者,俗谓之空青。乾隆时,伍拉纳曾藏水晶空青,中有鱼形。俗传空青为山胆,山谷有之。然考《本草》,空青生益州山中,弘农、豫章间有之,他山则愈少矣。有白青、绿青诸名目,能化铜铅为赤金,治目之圣药也。腹中浆涸,埋土中七日,汁液重生者真。或又谓空青多为蛟龙所攫,以致人世罕觏,则齐东野人之语也。袁子才曾于贵人家见一石卵,内外莹澈如水晶,中有浆汁,隐隐流动,下蹲一白兔,跃跃欲飞,云是空青,此又别一种类矣。

  ◎徐某论所见英石

  英石,出广东英德县,城临大江,石山四绕。德清徐某尝登南门睥睨以望之,大山如屏幛周遮,小山若峰刃矗立,皆英石也。石工入山,择其形势适用者,凿之以归,大者充园囿中假山之用,其小者或剖而分之,或黏而合之,作几上假山及案头砚山之类,均以皱瘦透秀四者备具为良。徐于广州归德门某肆见一卧石,长可丈许,皱纹极细,皆具峰峦形,盖设肆者将以渐凿取之,为假山、砚山以售于人也。

  徐在岭南久,曾见最奇者三石,一为鹾商吴某家几上之石,高尺有五六,长三尺余,千峰万幛,长亘连绵,其下坡陀,若临水际,宛然衡岳排空而湘江九曲环回于下也。右首边际石壁镌八分书“南岳真形”四字,朱文印章一,曰“沈漪字文澜”,大如豆,苍老工致。

  一为两淮运使赵之璧之石峰,盖其祖勇略将军良栋所遗也,高三尺余,上巨下削,根具三足,嵌入紫檀座,绝似奇峰插天,初无造作痕,峰半篆书曰“一柱擎天。河北韩世彦书”数字。一为梧州太守永常之砚山,长五寸,高二寸余,峰峦挺拔,岩洞幽深,面无反正之别,五岭、九嶷不足奇矣。此三石者,玲珑宛转,奇特巉岩,曲尽皱瘦透秀之妙,真上品也。徐,乾隆时人。

  ◎孙文靖藏文石

  滇中产文石,乾隆庚寅,孙文靖公士毅督黔学时,曾得其尤者百规,乃建竹室,置水盆以养之,曰百一山房。缘一规面幕皆像形,黑质白章,诸景咸备。最异者两岸陡峭,长松交荫,急峡中孤舟如驶,上坐一人垂钓。石不盈二寸,人仅一粟,而须发眉目神彩如生,绝似黄大痴富山春笔意。又有人在楚购一盘七枚,多碎锦纹。一枚作一远树鸦枝,薄霭蒙之,题曰月中桂。

  ◎孙讷夫得佛灵石

  常熟孙讷夫太守于乾隆戊申,从征廓尔喀,获一石于丹达山,名之曰佛灵石。旋奉母讳,哀劳致疾,歾于打箭炉之帕朗古营次,地僻不得棺,斩大树,刳其中以敛之。当易箦时,谓从者曰:“毋弃我石,留以示我子孙。”及归榇时,载石以俱,太守之子子潇编修原湘作歌以纪其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