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二7


  ◎王颚起藏书画

  新阳王鹗起,名鸣超。濡染家学,喜元、明人书画,真赝入手立辨。而家贫,不能多蓄,有心赏者,辄解衣付质库易之,弗惜也。尤留意搜访邑中文献,寺观桥梁,残碑只字,辄躬自摹搨,考证异同,以补志乘之阙。

  ◎傅文忠受王吴恽书画

  乾隆时,傅文忠公恒以椒房贵宠,(孝贤后,文忠妹也。)盛极一时。会大小金川告平,高宗亲为赐寿,朝野上下争相馈问。文忠不欲耗海内财力,乃告左右曰:“凡以四王、吴、恽书画馈我者受之,他则否。”时去四王、吴、恽之世仅百数十年,尚不甚宝贵也。斯语一出,而四王、吴、恽书画为之一空。

  ◎毕涧飞藏书画

  毕涧飞,名泷,号竹痴,秋帆制府胞弟也。风格冲夷,吐弃一切,独酷嗜书画。凡遇前贤笔墨之洽己趣者,不惜以重价购之。乾隆癸卯冬,冯金伯访之,出示所藏宋、元、明人笔墨,皆真迹中之烜赫者,无一赝鼎。其于太常、烟客、南田、墨井、石谷、麓台诸家,所收尤为精粹,几于日不给赏。

  ◎陈仲鱼藏书画

  海宁陈仲鱼,名鳣。生平无他好,独于古名人书画,不惜重价购之。所心赏者,钤以二章,一肖己像,上题“仲鱼图像”四字;一缀以十二字,曰“得此书,费辛苦,后之人,其鉴我”。盖仲鱼之藏书亦富也。

  ◎孔炽庭藏书画

  孔炽庭者,家本曲阜,侨居粤东,为至圣六十九世孙。少负书名,鉴别古人法书名画,独具精识,克溯渊源。笃嗜之极,虽倾囊倒箧,不惜典质,以富其藏庋。寓京师时,诸名宿咸携所宝就评隲,人争以赵子固称之。咸丰时,其嗣怀民、少唐兄弟锐学有文,又善书法,笃守其先人所遗,重购前所未睹而希有者,撰为《岳雪楼书画录》,上自唐、宋,迄于元、明,凡五卷。

  ◎潘顺之藏书画

  潘遵祁,字顺之。尝钞其封翁《须静斋云烟过眼录》,言“乾隆乙卯,大人偕青浦王兰泉司寇及诸同人题名八十一卷之末,今重识岁月于后,盖阅十八年矣。惜匆匆返棹,不能徧观,仅展十余册。每册后,皆有题,明人居多。另一册,皆前贤题跋,首页即宋牧仲所题偈,余即题名其后”云云。

  兰泉善鉴赏,而顺之又其世好,卷册流传,其来有自,展对之余,尤足愉快,所录多与黄荛圃论旧刻书籍,伊墨卿言大林钟,钱梅溪评《淳化阁帖》者。汪心农、汪竹坪又常相往还,纵谈书画。其言当时蒋霞门有文、沈、唐、仇金扇面四个,皆为精品,青山绿水,仇为《出猎图》,极工细,唐画折竹一枝,沈墨山水,笔意至为苍润,如顺之之所钞录,实有足多焉。

  其自叙云:“先大父侍养家居,娱情翰墨,四方之士,以古今书画图籍碑版请质于大父者,咸侍坐获观焉。外大父谨庭先生为吴中艺林正法眼藏,先大父每至松下清斋,必出所藏相示,以是生平鉴别益多。暇时偶札记其梗概,以志欣赏,不能尽载也。遵祁谨检遗墨,汇钞成帙,已不下百数十种。其中偶有一二辗转归三松堂者,别而识之。先大夫尝言世间宝物所在,必有神物护持。而一时寓目,等之过眼烟云,不知他日流传何处,此生得再遇否。爰姑记之,因谨题曰《须静斋云烟过眼录》,盖亦犹手泽存焉之意,且以俟墨缘印证之资尔。咸丰五年乙卯七月三日,遵祁谨识。”

  ◎张燮钧嗜近代书画

  侯官张燮钧侍郎亨嘉嗜书画,所收藏者多近代名家,大小千百事,宋、元人仅百一二,以为岁月绵褫,非来历真确者,不敢有也。然十年廉俸所入,尽于此矣。

  ◎六必居主人藏严嵩字

  六必居酱园,在京师珠宝市,创于明。其匾额为严嵩所书,苍劲异常。康、雍间,曾遭火,居主人以五百金雇人摘出其匾,别摹一方悬之,原额已韫椟而藏矣。

  ◎高宗跋裴将军诗卷

  颜鲁公书裴将军诗卷,有曹彬、林逋、王亚夫、王世贞、王世懋题跋,高宗亦有御题,且书“雄秀”二字于端。

  ◎翁覃溪藏天际乌云帖真迹

  宋苏文忠《天际乌云帖》,翁覃溪于乾隆戊子十月八日得之,而识其端,云“此帖归予斋,柯跋之尾、张伯雨前五诗及吴原博跋,皆已失去。盖原是横卷,自项子京时,已是册子矣。而翁氏深原印凡三十,翁字小圆印凡卅有七。其归于予箧,岂非有前定耶”云云。

  后以诗跋、辨证,别装为册,且为之作歌题跋甚多。至嘉庆壬申五月廿日,距得此帖时已四十四年矣,又以有所考核而加题焉。

  ◎鲍渌饮藏元文宗永怀二字

  鲍渌饮所藏元文宗御书“永怀”二字卷子,乃以藏经纸为之,引首上有楷书方印,曰“法喜大藏”。

  ◎李纫兰集女士书为簪花阁帖

  长洲闺秀李纫兰,名佩金。尝集古今女士书为《簪花阁帖》,嘱陈云伯大令文述乞铁冶亭制军保之夫人如亭主人书之,亦以之列入焉。

  ◎齐畏三藏董文敏诗卷

  董文敏《送王侍御按黔》诗卷,纸本,长可七尺,高可七寸,旧为齐梅麓所藏,有齐学裘印、玉溪印、双溪草堂鉴赏书画印、戴光曾印。其诗格调,逼似于鳞学杜之作,字若不经意,然有水流云在之致,真名迹也。

  诗云:“绣衣持斧拥旌旄,戎马间关气象豪。报国肯回王子驭,酬知频拭吕虔刀。皁雕弹事风霜笔,羽扇谈兵虎豹韬。行矣捷书宜早奏,汉家麟阁五云高。”又云:“夜郎氛祲未全消,使者单车万里遥。自昔长缨曾请借,即今铜柱未重标。《阴符》圯上书三卷,令甲明廷诏六条。圣主宵衣睠南顾,无干何日罢征苗?”后记云:“送王侍御按黔。时有兵事,侍御兼视师之节。董其昌。”下钤董其昌白文方印。

  玉溪跋云:“董宗伯《送王侍御按黔》诗,的真唐音,折入少陵之室。其书如行云流水,了无滞迹,又如游丝走空,逍遥自在,其神妙当与知者道耳。此卷昔为先大夫梅麓公珍藏有年,手书其签,什袭秘阁。不意于兵燹之后,复得见之,翰墨因缘,烟云过眼,抚今追昔,感慨沧桑。儿年八十,久旅无归,亦可叹已。侄孙畏三出此索跋,遂书数语而归之。时壬午八月八日,客于申江城南天空海阔之居,星江齐学裘玉溪氏谨识。”玉溪,为梅麓长子。壬午,为光绪八年。

  ◎那文毅论鲜于伯机书佛教遗经

  唐人书经,每一部辄易一法,而却一笔到底,绝无他法之间杂。那文毅公彦成尝见鲜于伯机所书佛教遗经,谓其遒古撇脱,有天马行空之势。赵松雪每以三纸易其一,得辄毁之,其见畏于名人如此。

  ◎祝华封得范忠贞百苦诗册

  京师琉璃厂博古斋画肆祝华封以孝闻,教子成立。某年,曾得一康熙十二年时宪书,内字迹皆满,大小浓淡亦各不同,行款敧斜,迄无端字,纸背亦有字,甚至以香头画字。详其文义,多幽郁愤怨之诗。无年月,无名字,盖收买卷轴时所夹带者也。姑置之。

  不数日,又收一册页,乃顾亭林楷书,即绎此时宪书诗稿,一字不遗,乃知为闽督范忠贞公承谟,为耿精忠幽于土室五年所作之《百苦》诗。祝因装为一匣,以重价售之。惜时宪书两面有字,不可裱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