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二6


  ◎鲍渌饮刻丛书

  丛书之刻,至国朝而始多。歙之鲍,吴之黄,金山之钱,最为精审,张文襄所谓五百年中决不泯灭者也。然黄荛圃《士礼居丛书》专重景宋本,钱熙祚之《守山阁丛书》,专取《四库》之秘本,犹嫌其经说及考据书太多,而唐、宋说部及前人遗集独少。

  惟鲍渌饮之《知不足斋》三十二集,四部毕收,杂史、小说尤伙。所据者皆精本、足本,绝无明人专擅删改之弊。且巾箱小册,最便流通。盖搜罗既博,多与乾、嘉诸老往还商搉,于古刻之优劣,鉴别之方法,收藏家传授之源流,皆洞悉无遗也。

  ◎钱鼎卿雪枝刻书

  钱熙辅,字鼎卿,金山人。尝官芜湖教谕。其妇翁吴省兰辑刊《蓺海珠尘》,至八集而止。熙辅乃续辑壬、癸二集以竟其业。

  鼎卿有弟为雪枝通守熙祚,好表彰古今秘籍,辑刊《守山阁丛书》及《指海珠丛别录》《素问》《灵枢》,凡数百种。阮文达序其书,谓于人谓之有功,于己谓之有福。

  去金山县十八里曰泰山,山石柔脆。道光丁酉,当道以筑海塘,伐石。雪枝之尊人谓为无益,其地庐墓以千计,徒被毁掘。命雪枝倍其输以告当事,始得已。由是闾里相与庆于路。乃构宗祠于麓,复为阁以贮藏书,颜曰守山。盖自其祖羽章居此,垂二百载,固冀与此山相守于无穷也。

  杭州文澜阁在西湖孤山下,功令,愿读中秘书者,许领出传写。乙未冬,雪枝辑《守山阁丛书》时,苦无善本,约同人侨寓湖上之杨柳湾,其地去孤山二里许,面湖环山,上有楼,楼下集群胥,间日掉扁舟,诣阁领书。钞毕,则易之。同人居楼中校雠,湖光山色,滉漾几席间,意豁如也。是役也,校书八十余种,钞书四百三十二卷。同游六人,雪枝而外,金山顾观光、平湖钱熙咸、嘉兴李长龄、南汇张文虎及鲈乡教谕熙泰。鲈乡,亦鼎卿之弟也。

  宝石山之半,有宋十三间楼旧址,为宋苏东坡守杭州时治事之所,后入弥勒院,郡人瞿世瑛重辑之。己亥庚子秋,鲈乡续文澜阁校书之役,两寓之焉。楼前为后湖,夹岸即锦带桥,动止飱寝,皆在竹阴岚翠中。

  ◎姚彦侍父子刻书

  姚彦侍方伯觐元,归安人,文僖公之孙也。由农曹出为川东道。阎忠介公莞农部,彦侍与杨鹄山同被劾罢官,乃侨苏州萧家巷。有子慰祖,字公蓼,亦好藏书。彦侍曾刻《咫进斋丛书》,公蓼别刻《晋石厂丛书》,而仅成《吴兴藏书录》、《经籍跋文》、《郑氏学录》、《古今伪书考》四种。晋石厂者,彦侍在蜀,得晋杨宗石阙题字,携以东归,因颜其藏书之室也。

  ◎章硕卿刻书

  同治时,会稽章硕卿大令寿康,随宦蜀中。时蜀中游宦子弟,类皆鲜衣怒马,丝竹卢雉,吟朋狎客,三五成群,号为豪举。章独单衣窘步,踯躅会府街后宰门书肆中。久之,书贾日集于门,自滇、鄂贩书来者,无不投之,各如其意以去,所收乃大富。又复广拓金石,鉴别书画,与缪筱珊、钱徐山、钱铁江、宣麓公、沈吟樵辈交,意气益发舒矣。

  光绪丁丑入都,广收书籍,扬、苏书贾闻风而来,捆百箱至鄂。乙酉,宰嘉鱼,以玩视民瘼,日以刻书为事被劾解职。乃大困,因举所藏金石碑版、书板悉售之,遂郁郁以卒。

  ◎王幼霞刻宋元人词

  王幼霞给谏清通温雅,初嗜金石,后乃嫥一于词。其四印斋所刻词,旁搜博采,精审绝伦,虽汲古之毛弗逮也。幼霞有宅在桂林,曰燕褱堂。有园在城西南隅,修廊百步,镂花墙,纳湖光。墙外即(左木右黏)湖。幼霞有鼻病,致憎兹多口,然不足为直声才名玷也。

  ◎吴印丞影刊古本词

  仁和吴昌绶,字印丞,善属文。初为诸侯宾客,尝佐吕尚书海寰、吴侍郎重熹幕。以少时随宦吴中,习公牍,章奏笺启,故尤工也。尤好刻书。

  宣统辛亥冬,朱古微见其《双照楼影刊词目》,所载者有影宋吉州本《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》三卷,影宋本《醉翁琴趣外篇》六卷,影宋本《闲斋琴趣外篇》六卷,影宋本《晁氏琴趣外篇》六卷,影宋本《酒边词》一卷,影宋本《放翁词》一卷,影宋本《可斋词》七卷,影宋本《芦川词》二卷,影宋本《石屏词》一卷,影宋本《梅屋诗余》一卷,影元延佑本知常先生《云山集》一卷,影明正德仿宋本《花间集》十卷,影明洪武遵正书堂本《草堂诗余前集》二卷,《后集》二卷,影元本凤林书院《草堂诗余》三卷,影日本五山仿元本《中州乐府》一卷,盖皆宋、元、明本,影刊于武昌者。

  成矣,以须绝精之奏折纸,最上之御制墨印之,所费不赀,犹有待也。闻尝印一种,仅七十叶,已值银币三圆矣。

  ◎汪穰卿刻丛书

  钱塘汪穰卿舍人康年壮游南北,数于书肆搜觅秘书,且假录于朋好,故所得罕见之书颇多,屡欲刊刻行世,以绌于财力而止。晚年乃议用活字版,次第排印,以六册为一集,曰《振绮堂丛书》。宣统辛亥十二月,初集甫竣,而已逝于天津矣。

  ◎日本人刻郭频伽集

  郭频伽《灵芬馆全集》,粤寇乱后,其板久毁,书亦流传不多。日本独有精楷石印者,其字秀媚疏朗,大抵出于闺阁之手,纸墨印刷均佳,初视之,几不辨其为钞本为印刷也。怀献侯尝见之。

  ◎张则之有法书名画癖

  丹徒张则之,名孝思。善鉴别,自言有法书、名画癖。上下古今,差其品第,辨其真赝,真若烛照数计,毫发不爽。其家所藏甚富,闻有古人真迹,远百里或数百里千里,必欲得见之,都自忘其懒也。得其真,辄留连忘寝食,不能去。

  ◎圣祖爱董文敏书画

  明华亭尚书董文敏书画,真迹绝少,而圣祖最爱之。当时海内佳品,玉蹀金题,汇登秘阁。惟题“玄宰”二字者,以上一字犯御名,臣下不敢进览,故尚有流落世间者。

  ◎永璥鉴别书画

  宗室辅国公永璥,理密亲王孙也。好收藏古字画、书籍,善甄别真伪,凡经品题,骨董家辄居为奇货。汪文端公由敦尝延其评隲家藏卷轴,抚摩终日,默无一言。临行,文端送之登车,乃笑曰:“米襄阳一帖,近真迹,稍宜宝贵。”文端为之爽然。

  ◎宋牧仲辨书画

  宋牧仲尚书荦自谓精于鉴别,凡法书、名画,但须远望,便能辨为某人所作。合肥许太史孙崟家藏画鹑一轴,不知出谁手。宋见之,定为崔白画。座客有窃笑其妄者。

  少顷,持画向日中曝之,于背面一角映出图章,文曰“子西”。子西,即白之字,众始服。其判黄州时,王俟斋司理闻而未信,一日燕客,厅事悬一画,宋自门外舆中辨为林良画。迨下舆,视其款识,果然。然字细如豆,远望固不辨也。俟斋乃叹服。

  ◎鱼振南藏古今名迹

  鱼翼,字振南,自号乌目山樵,昭文人,明廉吏开封守侃九世孙也。所居为临街小楼,收藏古今名迹甚伙。俗子请观者,拔梯,不令上,有吾子行之风。撰《海虞画苑略》,未竣,其子虞岩续成之。

  ◎高江村论法书名画

  高江村詹事士奇尝谓世人之好法书名画,而必欲竭资力以事收蓄,与决性命以饕富贵者何异。其言甚确。然江村实有小印一枚,曰“江村三十年精力所聚”,可见其好之笃,嗜之深,未必能作云烟过眼观也。

  ◎皮簟中之书画真迹

  康熙时,有士人游京师东华门,见古董肆悬小皮簟,时方盛夏,思用以衬腕作书,颇凉爽,以二百钱得之。数日,皮缝裂,中藏东坡行楷十幅,倪迂山水十幅,皆真迹也。售之得二千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