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鉴赏类13


  ◎葛香士藏书于澄波皓月楼

  葛香士好古书,又尝得天圣李季所编《干象通鉴》等八种,皆写本。其藏书之所,为澄波皓月楼。楼据销夏湾之胜,前荡洪波,却负崇巘,缨岚带阜,云谲波诡。因凿楼之两壁以藏书,书凡数万卷。道光壬午,张鉴尝访之。每当梑桐负日,桂笋寻波,游观既倦,难就烛继晷。其书经史骈罗,部帙峻整,集旧者辨其熏莸,版新者慎其鱼虎,自甲而丙而丁,依四部例,悉着于目。他若凤馆之新章,兔园之秘册,咸不与焉。

  ◎张子和藏书于小嫏嬛福地

  张燮,字子和,昭文人。乾隆癸丑进士,官至宁绍台兵备道。其藏书处曰小嫏嬛福地,印记累累,不减项子京,曰“虞山张氏”,曰“琴川张氏”,曰“清河伯子”,曰“萝藦亭长”,曰“张氏图籍”,曰“芙川鉴定”,曰“曾藏张蓉镜家”,曰“芙川张蓉镜心赏”,曰“虞山张蓉镜鉴藏”,曰“虞山张蓉镜鉴定宋刻善本”,曰“小嫏嬛福地”,曰“小嫏嬛清秘张氏收藏”,曰“在处有神物护持”。又曰“一种心勤是读书”,则芙初女史印也。芙初为子和之子妇,曰姚畹贞,俪于芙川。夫妇又有藏书印,曰“双芙阁”。

  芙初有题宋刻《刘后村集》残本诗云:“墨林万卷劫灰余,古本流传此绝希。八十诗翁高格调,伊川击壤想依稀。”“泼墨熏香绣懒拈,芸编珍重展瑶笺。好花明月原无主,自取猩红小印钤。”又跋云:“道光戊子二月,花朝琴川女士姚畹贞芙初氏,时年二十六岁,寒云凄雨,病榻淹缠,腕弱字劣,不计工拙也,无虚佳日而已。”

  ◎曾勉士嗜蓄书

  曾勉士嗜蓄书,得数万卷,杂置厅事。其父诏之曰:“汝蓄书,亦知蓄众而城守乎?数仞之墉,百雉之堞,枪雷椎楟之属徧其下,寇环而攻之,物未尽而城已破,是物非人力弗用也。大黄之弓,未尝不雨射也,巡几之卒自若;聚 柝之声,未尝废闻也,然军法驱之久斯困,困斯怨,怨斯解,是力非心弗永也。

  且夫环十里而城角罦罳数千百,分守则力不给,合之应援将弗及,势必危。势危而犹急其力,不叛则亡。夫读书亦若是焉已矣。蓄而弗力学,犹弗蓄也;力学而弗心得,犹弗力也。汝其勉治汝心。”勉士谨志之。勉士,名钊,南海人,道光乙酉拔贡生。

  ◎李修林藏书四千七百种

  上海李修林典籍筠嘉藏书甚富,精于校勘,多至四千七百种,论议胪注至三十九万言,承平之风烈,与鄞范氏、歙汪氏、杭州吴氏、鲍氏相辉映于八九十年之间,而犹自恨生晚,不获献书于高宗朝也。道光丙戌六月卒

  ◎钱警石有藏书述

  钱警石训导泰吉尝自述其藏书之始末曰:“余六经粗毕,先大夫曰:‘我有书数千卷,在吴桥县王氏,当取以畀尔。’迨先大夫丧归,过吴桥县之连儿窝,王氏以书来归,遂携以南,签排甲乙。先宜人顾而喜曰:‘儿好书,可以毕父兄之志矣。惜吾家耆英堂数万卷,尽属他姓,否则恣所浏览也。’岁丁卯,世父得语溪吴氏黄叶村庄藏书,尽举以赐。从兄衎石赠以《通典》、《通考》、南昌新刊《十三经注疏》,从父中丞公又赐胡氏所刊《通鉴》、《文选》。三十年来,遇善本,非力所不能得,必购藏焉。今虽不及储藏家十分之一,而学舍中一堂之二内所以充栋者,皆书也。”

  道光丁亥,警石始为海宁州训导,先世遗书万余卷,尽携之学舍中。取仇山村“官冷身闲可读书”之句,以名其斋,于是有《冷斋勘书图》。

  ◎张金吾藏书于爱日精庐

  道光时,昭文张金吾多藏书,其室曰爱日精庐,多至八万余卷。尝刊行《资治通鉴长编》等书。

  ◎马二槎藏书于汉晋斋

  陈仲鱼征君鳣向山阁藏书,大半归马二槎上舍瀛。其《吟香仙馆书目》,多世所未见之本,有宋本《汉书》、《晋书》,因以汉晋名其斋。《晋书》为天籁阁故物,有王弇州手钞补阙之卷,真书林瓌宝也。

  ◎甘梦六藏书于津逮楼

  甘福,字德基,号梦六,江宁人。生平嗜学慕古,蓄书极富,至今谈收藏者,犹称甘氏津逮楼。盖继其尊人遴士之志,而累有增益,故能有十余万卷之多。

  ◎章益斋钞书

  章益斋年逾古稀,钞书不辍。尝钞《乐书》全部,影宋精绝,凡一千二百余叶。以旧藏为宋本,更假东津亭马氏所藏宋本校正,阅两年而成。其中图谱,多其长子妇所绘,钱九山文学善扬之女也。自陆瓠尊下世,劬书者,以益斋为鲁灵光矣。

  ◎胡遂江藏书于小重山馆

  《毛诗要义》有钱梦庐跋云:

  “魏鹤山《九经要义》,《四库全书》载《周易》、《仪礼》尚是全帙,《尚书》、《春秋》皆非完本。阮文达得《尚书》三卷,即《四库》所阙之卷。又《礼记》三十一卷,首阙《曲礼》上下二卷。其余四经,竟无从咨访矣。康熙壬辰仲春,遂江婿不惜重值,购得宋椠《毛诗要义》,首尾完整,触手如新,为曹楝亭旧藏,真希世之秘笈也。”

  遂江,为胡惠墉,平湖人,道光时藏书家,其藏书之室曰小重山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