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艺术类二11


  ◎施定庵与范西屏齐名

  海宁施绍闇,字定庵,与其里人范西屏以弈齐名于时。定庵幼入塾,以性拙喜静。其父工诗文,善书法,兼画兰竹。晚岁家居,酬应之暇,常焚香抚琴,对客围棋。定庵每于课余侍侧,闻声心慕,请问其旨,则曰:“琴尚淡雅而鄙繁支,棋贵虚灵而病沾滞。汝羸弱多疾,琴尤宜也。”遂退而学琴。后复嗜弈。少西屏一岁,先后从越郡俞长侯游,年十二而与师齐名,因慕之,亦从之学。

  初,定庵受三子。其来年,与西屏争先。徐星友尚受三子,奖之,定庵遂得《兼山堂谱》,玩索经岁,窥其奥。又于吴兴唐改堂大令署遇梁魏今、程兰如,受先数局,技益进。乾隆壬子,偕魏今游岘山,见山下出泉潆漾纡徐,乐之。魏今曰:“子之弈工矣,盍会心于此乎?行乎当行,止乎当止,任其自然而与物无竞,乃弈之道也。子锐意深求,则过犹不及,故三载仍未脱一先耳。”

  定庵乃悟化机之流行无迹象,百工造极,咸出自然,则棋之止于中正,犹琴之止于淡雅也,乃益穷向背之由于未形,而决胜负之源于布局也。自是遂薄游吴楚,道渐广,暇时即以常用活法以落子,定名黏句,叶韵分门,汇成一集,曰《弈理指归》。

  ◎范西屏施定庵屈于担草者

  范西屏尝游甓社湖,寓僧寺。一日,有担草者来,请与弈。竟数局,范皆负,大骇,问其姓名,不答,但微哂曰:“近时盛称范西屏、施定庵为天下国手,实吾儿孙辈耳。弈,小数也,何必问出身,与儿孙辈争虚誉乎!”荷担而去。范以此呕血死,施亦自是不敢与人谈弈。

  ◎弈有十八国手

  范西屏、施定庵而后,有十八国手,然皆有惭色矣。通州李湛园、周星垣、侯官林越山,海宁陈子仙、僧秋航,江都周小松,宜兴任惠南,其眉目也。

  ◎李湛园善弈

  周介堂牧通州,尝试士。士有李湛园者,日将午,即纳卷,文殊不工。问何能,曰:“善弈。”曰:“弈得不如汝文否?”曰:“不然。”楸枰相对,至漏三下,周遽敛袖曰:“吾不如也。”

  ◎李湛园不肯让局

  李湛园尝游京师,与王公大人弈,科头跣足如平时。与对局者或屡负,不肯让。

  ◎良成善弈

  蒙古良成,乾隆时之京口驻防镶蓝旗防御也。性脱略,不修边幅,而富记忆力,经史过目,即终身不忘。好弈,历数昼夜不稍倦。兴至,辄废寝馈,人与语,若不闻。武进董文艺、丹徒李竹生、通州李湛园皆与友善。三人亦善弈,因合撰《授子谱》以行世。

  ◎周星垣习弈期有六月

  周星垣殚精习弈,专心致志,尝期以六月不下楼。

  ◎林越山胜薛生白

  薛生白以弈负盛名于闽,林越山尝与之对局,将负,越山指子沈思,得一劫,遂转败为胜。越山年十八时,已以国弈名于时矣。

  ◎林越山让任惠南

  林越山尝至粤东,与抚署幕僚任惠南弈。局未半,惠南将北,越山故为拙行,遂让以数子,然自是亦不复对局。

  ◎江君辅与某宦对局

  婺源江君辅工弈,年十七时,一日有人至,谓中州某宦延请角艺。某宦固亦以弈鸣者,君辅因随之往。月余,抵宦宅,其人先入内见宦,诈云:“吾途穷,鬻吾子为归资。”既得金立券,复泣请曰:“父子情不忍面别,请自后门去,免见吾子牵衣惨状也。”宦从之。

  君辅坐堂上久,讶主人胡久不出。忽一粗婢至,曰:“汝新来仆,主人命汝入见。”君辅不解,方厉声叱婢,宦从内出,持券示君辅曰:“尔父卖尔,今去矣,复何云?”君辅曰:“异哉!谁为吾父也?汝数千里遣使迎我手谈,何忽为此不经语也?”乃出所著弈谱证之。宦大惊曰:“汝弈果能胜我,言即不谬。”连对数局,皆君辅胜,宦乃释然,待为上宾。留居数月,厚赆之归。

  ◎陈子仙与董六泉对局

  陈子仙之父,家小康,以好弈倾其资。晚岁,至栖身破庙中,而嗜弈如故。子仙能继其志,终成国弈。父常挈之至毗陵,与董六泉对局。时六泉须发皆白,子仙犹以红丝饰辫也。

  ◎周小松与曾文正对局

  曾文正公国藩好弈而不工,弈时则所患之癣益痒,时爬搔之。尝与周小松对局,小松授文正以九子,裂其棋为九品,乃仅得活。文正大怒,小松行时遂无赆。

  ◎秋航将死与人弈

  同治癸亥,僧秋航年一百十九矣。居京师。上元陈鲁出知浙江衢州府,乃偕之至浙,留杭州。翌年正月,徧辞同人,云将西归,且促为之祖道。元夕前一日,同人饯之。秋航故饮酒食肉如常人,是日且与一人对局。弈竟,敛子入枰,曰:“今日之会难再,此局乃绝着也。”众不解,叩之,不告。明日,趺坐而化矣。

  ◎某生以对弈为荣

  光绪朝,王益吾祭酒先谦督学江苏,曾邀围棋国手周小松至江阴学署,令与南菁书院诸生之善弈者弈。诸生震周名,逡巡不敢往。苏人某,性卑鄙,棋甚劣,好自负,以得入学署对弈为荣,遂欣然而往。比对局,某无子得活,乃抱头鼠窜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