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艺术类二1


  ◎尹和白画宗宋元

  湘潭尹和白,名金阳,中年始作画,专宗宋、元,规矩谨严,神采焕发,传橅移写,尤其特长。其画梅也,学逃禅老人,遒炼高古,三百年来无此作,冬心二树不足与之比肩。耄年画虫鱼花鸟,细入毫发,殆亦得天独厚欤?

  和白性高洁,意所不可,虽以重金请,不绘也。曾文正开府两江,招之往游,为作《苍茫独立图》,写其小影,作渔翁垂钓状,披蓑戴笠,在湖之滨。文正大喜,传示幕僚,命各为诗以纪之。

  时文正长子惠敏公纪泽侍侧,年十七,为诗先成,诗云:“尹子丹青画英妙,指挥百物呈荣枯。即今寥落无余子,为写《苍茫独立图》。大海波涛揭地起,高秋云物漫天铺。举头四望浑无物,梦想人间顾与吴。”和白晚年居乡,足不入城市。门下多女弟子,皆从之学画。

  ◎彭刚直画梅

  衡阳彭刚直公玉麟以画梅著称于时,每画,必题一诗。俞廙轩侍郎廉三抚湘时,刚直已薨,乃从王壬秋检讨闿运乞一幅,并属壬秋题词。

  壬秋题词云:“姑射貌,旧日酒边曾索笑。春风吹人醒年少,花开花落情多少?明蟾照,人间只有西湖好。”壬秋之言盖亦有所指也。

  ◎任伯年懒作画

  山阴任伯年绘人物,有声于时。久居苏,求者踵接,而性疏傲,嗜鸦片烟,发常长寸许,懒于濡毫,倍送润赀,犹不一伸纸,画材山积,未尝一顾。一日,戴用柏、杨伯润过其门,见一学徒倚门而泣。戴问故,曰:“店主命送画赀至任先生家,请其作画,数月未就,谓我干没润资,故不得画。今日又命我来取,云如不得,必将挞我。今任先生仍不见付,是以泣耳。”戴怒曰:“名士可若是乎,受人钱,乃不为人画?”遂与杨同入。

  任方卧烟榻吸烟,戴突拍案呼任起。任惊问故,戴曰:“汝得人钱,不为人作画,致使竖子哭于门,何也?不速画,我必打汝。”任不得已,即起画。戴与杨一人为伸纸,一人为调颜色,任援笔濡染,顷刻间两扇并就,戴以付学徒,欣谢而去。

  ◎胡恭寿画嫌润少

  光绪时,华亭胡恭寿画名震一时。某岁,松江府某太守遣仆持金请其画,胡见持金少,语之曰:“谢汝主人,我不识何者为官,但须如我润格始画。”仆归,以实告。他日,太守增金,复使仆持往,胡为画之,送署。一日,太守燕客,并招胡,胡趋至,太守偶与客谈画,因故询曰:“此间有胡恭寿者,颇有画名,君知否?”客曰:“不知。”

  太守因以胡所画示之,客曰:“此恶画,何足污目!”太守故怃然曰:“技若此乎,乃颇自矜贵。”客曰:“嘻,君为所绐矣。”太守乃大怒,遽取画撕毁之。即邀客坐他室,殊不一顾胡。胡犹漠然不动,俄有一仆曳胡曰:“顷间辞色,汝见否?亦可出矣。”胡乃踉跄去。

  ◎罗文子画山水二大幅

  慈溪罗文子,字子文,布衣,善六法。尝从任伯年游,晚更潜研独索,山水大幅,有米襄阳笔意;人物、刍褶,得吴道子家数。不苟作,或终年不着点墨。作则穷日竟夜,至废食息。

  尝画《慈溪山水图》二大幅,坊纸狭小,黏数百纸成之。每幅大广亩余,来龙去脉,巨浸细流,纤悉无遗。鄞县方桢得之,作《四明它山水利考》,时称桑,郦所不及。后转入常熟翁叔平相国家,相国因资之以作《海道记》。

  子文为人好饮酒,能谈诗,尝题其日记册曰:“愿终身不负己,一刻不负人。”可想见其志趣。年六十,游湘、鄂间,不得志,郁恨之际,恒发为诗歌,悲壮淋漓,竟卒于鄂。

  ◎张子祥画花卉

  张子祥,名熊,秀水人,自号鸳湖外史。工花卉,生气郁勃,溢于毫端,纵逸如周服卿,古媚似王忘庵屏山。巨幅以寻丈计者,愈见力量。兼作人物、山水,亦古雅绝俗。家有银藤花馆,位置精雅无纤尘。喜填词,尤长于小令。并谙音律,尝引喉度曲,抑扬宛转,曲尽其妙,虽老乐工亦自叹弗如也。

  ◎陈若木画无师授

  扬州陈若木崇光,初名照,后以字行。善画,无师授,而擅绝一时。幼值兵燹,家业荡然,遂废学。长以鬻画自给,间读经史,遂亦工诗。娶朱氏,伉俪颇笃。未几,以产难卒。复娶其妹,亦相敬爱。未几,得狂易病,谓若木为不知谁何之人,偶一入内,必诃逐之。若木郁郁不自得,亦病狂。

  又数年而继室卒,若木愈不自得。当年方盛时,纵论时事,不可一世。及其病也,气意颓丧。昔日旧交,偶一相值,寒暄数语而已,或一颔之,辄他顾。

  若木作画,颇自矜重,稍不惬意,必寸裂弃去。既病狂,则任笔为之,不复详检,然其精到处,固不减曩昔,而超逸之气转过之。寒素之士求其画者,无论识与不识,欣然命笔。下至佣保,求亦必应。富商显宦,致重金求之,或迟迟以应,一迫促之,则束之高阁,百请而不得矣。画中有诗,诗中亦有画也。

  其画虽无师,然颇取法于前人。人物师陈老莲,花卉师陈白阳,山水师王麓台、僧石涛,翎毛、草虫且师宋元,宜当时老于画者之皆避席也。

  ◎胡铁梅鬻画于日本

  皖人胡铁梅,名璋,工画,挟艺游上海,获赀颇丰。旋因经营《苏报》及古香室笺扇店,尽罄其赀,乃挈所娶日妇东渡,仍以鬻画自给。日人慕其名,求画者辐辏。殁后,为营一小冢,树碣于旁,曰清国老画师某某之墓。

  ◎上下画

  上下画者,昉于泰西。光、宣间,日报、杂志之游戏画常仿之。其画自上自下观之,形态皆同,盖出于古镜之背文也。一名圆转画。

  ◎太医院处方

  太医院医官恭请圣脉,皆隔别分拟,而又不得大有歧异。医官患得罪,乃推一资格稍长者为首,凡用药之温凉攻补,皆此人手持钮珠某粒为记,各医生皆视为趋向。又所开之方,必须精求出处,故诸医拟方,必用《医宗金鉴》,以其不能批驳也。

  至次日复诊,照例不能复用旧方,又不得多改,惟酌改药两三品,方为合格,故复诊数次,即与初方宗旨逈不同矣。

  ◎官医

  官署所用医生,专治监犯之病者,谓之官医。盖内外监狱,医治罪囚疾病,官给以药,选用医生二名,年终稽考优劣。如医治痊愈者多,照例六年届满,在内咨授吏目,在外咨授典科、训科。

  ◎祝由科

  黄帝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》有祝由科,谓人病不用针石药饵,惟焚化符箓,祝说病由,故曰祝由。湖南辰州人能之,常挟其技以游江湖,颇有验,人遂称曰辰州符。世传祝由科书,序称宋淳熙中,节度使雒奇修黄河,掘出一石碑,上勒符章,莫能辨,道人张一槎独识之,曰:“此轩辕氏之制作也。”雒得其传以疗人疾,颇验。

  明景泰时,徐景辉复传其术。其治病也,能以病者所患,着于他物,而使其痊愈。如患赘疣者,则取刀划木石等物,而本人之赘疣能溃破流血,渐至结痂而愈,毫不知所痛苦。其口念咒语,以欺愚人耳,实催眠术之作用也。

  ◎蒙古医士

  旧制,选上三旗蒙古士卒之谙习骨法者,每旗十人,隶上驷院,曰蒙古医士。凡禁廷寺人有跌损者,由其医治,限以期日,逾期则惩治焉。天台齐息园侍郎召南尝坠马伤首,脑岑岑然,蒙古医士以牛脬蒙其首以治之,其创立愈。乾、嘉间,最著名者为觉罗伊桑阿。伊以正骨起家,至巨富。其授徒之法,先将笔管戕削数段,令徒包纸摩挲,使与其节合接,如未破者,然后如法接骨,恒奏效焉。

  又有一人堕马,别无痛苦,惟两足欲前行而转后却,延蒙古医士视之,谓不必用药,但于空庭中选壮健二男子,两手并举对掷之。如言,掷数十次而放下,则行步如常。问其故,谓因堕重,肝叶翻背,非药石可疗,惟举掷,方能舒展反正耳。

  至居住蒙古本境之人,如有疾病,则延喇嘛诊治,兼施针灸,重则更须诵经祈祷。喇嘛治病,双手切脉,不说病源,不开药方,无药店,药由喇嘛配给。药不煎饮,研末和水饮之。通常之药三种,为脑路不冻汤,乌郎汤,治风寒咳嗽等症,畅汉汤,治头眩吐呕等症,功用与内地之红灵丹、平安散、四小饮等。

  药品概由喇嘛自归化运至。幼儿亦有种痘者,惟尚旧法,无牛痘耳。兽医亦喇嘛充之,颇有擅长刀圭之术而能起死回生者。

  ◎藏医双脉并诊

  西藏之拉萨,每有患病者暴于日中,盖藏人习惯也。藏人有疾,轻则徧体涂酥油,暴于日中,遇雨,则以绒覆病者,烧柏叶烟熏之。人之皮肤,为身体排泄之作用,若涂之以酥油,则皮脂腺塞,不惟无益,而又害之,藏人不知也。其患重病者,始延医诊视,医者双脉并诊,所用之药,丸散而已。

  ◎西康医药

  西康番人有疾病,尚祷祈,或延喇嘛而诵梵经,或入寺院而拜佛像,画符以避邪祟,问卜以测死生,人人皆然。亦间有番医,而验病之方,不察明堂,不究息脉,但以病者之溺一碗,用木枝挠之,观其颜色泡影而已。至于用药,亦有草木、鹿茸、麝香之类,惟用医药者少耳。

  光绪丁未,边务大臣赵尔丰悯番人之疾苦,兼以汉籍军民出关,医药不便,故由川省购药饼,延医士,赴里塘、巴塘、盐井等处,为人疗病,并延痘医前往,令其种痘。始而番人疑虑,继则延医服药者络绎不绝。乃奏明设局,广延医士,由公家给予薪资,于德格登科、河口、稻城,凡改流之处,皆设有医士,自是而医药始盛行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