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艺术类10


  ◎身本画龙

  身本,钱塘人,因不知身所自出,故以身为姓,而名本。博雅工诗,善绘事,画龙尤奇,其染云,非一 年不可。李卫为浙闽总督时,招之,不见,以大案入其名,械至闽。李问曰:“先生亦至此乎?来何晚!”遂开释,款礼之。阅一载,为画一龙焉。

  身一生止画五龙,家传二;入闽时,司狱某待之善,赠一;有陕西富平董清江名志敬者,游其门下,得一。清江好游山水,高雅绝俗,工诗,亦善绘,每游,必以身之龙自随。

  一日,至长安,长安有名手某者,邀至家,看其得意之画,累看无可否,最后出所画龙,董视之,亦不言。某嗔曰:“此龙亦不当意耶?”董曰:“君之龙,叶公龙也。吾有身先生所画龙,乃真龙,今在行箧。然吾迫欲行,公亦不能久视,烹茶一大瓯,悬轴,待吾饮尽,即卷之而去矣。”遂令钉卷钉,开箧,展未半,同坐者惊,某大叫,赞不容口。董持茶杯谓之曰:“公之龙,其身匾,身之龙,其身圆,殆欲飞去矣。”饮茶毕,遂卷之而去。

  ◎年允恭画枇杷

  年允恭侍郎希尧,为羹尧兄,工绘事。尝为青岩和尚画枇杷一枝、鸜鹆四,枇杷以石绿为叶,白粉为果,赭染其半,一鸜鹆立于枝上,向下而鸣,三鸜鹆相斗,搅成一团,生动润洁。

  ◎黄瘿瓢为闽之老画师

  黄慎,号瘿瓢,闽之老画师也。幼读父书,长侍母,无以为生,遂学画。母含泪语曰:“儿为是,良非得已。然吾闻此事,非熏习诗书,有士夫气韵,则成画工耳。”慎闻言,乃愈益自爱。方十八九岁时,寄居萧寺,以昼为画,夜无所得烛,从佛镫光隙读书,母闻之喜,时虽年少,与游者多闻人。

  慎复工诗,善草书。出游豫章,历吴、越、维扬,人争客之,得其片缣尺楮者,皆奉为瓌宝。母垂老,不欲远离,乃偕以来,时雍正丁未也。庚戌,始归闽。

  ◎恽清于善写生画

  恽冰,字清于,锺嶐之女,南田族元孙女,世或误为南田女者,非也。冰写生,芊眠蕴藉,用粉精绝,迎日花朵,俱有光。作已,辄题小诗。乾隆初,尹文端公继善曾以进呈孝圣后,高宗见而赏之,题诗嘉奖,声誉大起。夫为毛鸿调,不应举,筑小楼,伉俪居之,以吟诗作画老焉。

  临川李穆堂侍郎绂赠诗二首云:“黄筌妙笔吟花鸟,不用徐熙落墨花。忽地展图识佳制,写生生气更横斜。”“画家今日重南田,闺秀犹夸得祖传。共道花王胜姚魏,沉香亭畔最婵娟。”

  ◎马江香授人以画之指法

  马江香,名荃,常熟人,画师扶曦之女也。习于庭训,乃亦善画。早寡,以苦节闻。晚岁名益高,四方以缣素兼金求画者,几无月无之。常蓄婢数人,悉令调铅杀粉。而常熟多贵游士女,皆求授指法。时恽清于画以没骨名,而江香以勾染名,江南人谓之双绝。

  ◎李兰斋卖画

  李子隆,字兰斋,乾隆初之芷江人。耽笔墨,喜画拐仙,山水、翎毛犹其余事。家故贫,口不言钱,囊空,即洒墨数幅,命小童携至街头卖之。尝自诵唐伯虎诗云:“闲来写幅丹青卖,不用人间作櫱钱。”

  ◎赵难涸写竹石

  赵泉,字难涸,乾隆初之当涂老明经也。家贫,年七十,三子相继夭,一孙病痪。生平博学工诗,写竹石,疏宕有奇气。

  市人弗喜,或乘其穷,掷锱铢而草芥拾之,辄拳笔刺天而叹曰:“嗟夫!奈何贵米颠、富倪迂而坑赵泉哉?”时或酒后激昂,裂纸畀火,骂钱奴为豕虱,叱腐儒为溷鼠。喜之者辄苦其狂,而难涸亦不屑也。

  ◎吴身三善貌人

  无锡吴省曾,字身三,善貌人。行箧中画稿如梵夹,皆乾隆时之士大夫也,袁子才尝见而撷之。不相识则已,有相识者,纸上可呼其人。尝为子才作《随园雅集图》,图中人最老者为沈文悫公德潜,年九十余,最少者为陈熙,年十七,随其老少,謦咳宛然。

  其用笔如勇将追敌,不获不休,又如神巫招亡,专摄魂魄,踔绝之能,生与性俱。弟子数十,皆莫能及。为人朴而静,短小,面多瘢,乡音喃喃,不伐其技,人多昵之。

  ◎刘以贤画僵尸

  杭州刘以贤善写真,其邻有一子一父而居室者,父死,子外出买棺,嘱邻人代延以贤,为父传形。以贤入其室,虚无人焉,意尸必在楼,乃蹑梯以登。就牀坐,抽笔欲画,尸忽蹶然起。以贤知为走尸,不动,尸亦不动,但闭目张口,翕翕然眉撑肉皱而已。以贤念身走则尸必追,不如竟画。乃取笔申纸,依尸样描摹,臂动指运,尸亦如之。以贤大呼,无应者。

  俄而子上楼,见尸起,惊仆。又一邻人上楼,亦惊而堕楼。以贤大窘,强忍待之。俄而舁棺者来,以贤徐忆尸畏帚,乃呼曰:“汝等持帚来。”

  舁棺者心知有走尸之事,持帚上楼,拂之倒,乃取姜汤灌醒仆者,而纳尸入棺。

  ◎罗两峰画鬼趣图

  扬州罗两峰布衣聘为杭州金寿门弟子,能画,尤工梅。生有异禀,目见鬼物,久之,成《鬼趣图》,殊形异状,宛然吴道子《地狱变相》,又如读《五王》、《楼炭经》也。其写大阿罗汉及摩诃萨各像,足与崔青蚓、陈章侯相上下。

  重宁寺为高宗祝厘地,其壁有画,为两峰所缋,盖两淮鹾商出数百金延其所作者也。

  ◎边寿民画芦雁

  边寿民,字颐公,淮安人,善泼墨写芦雁,有声于江淮。尝语其友人王孟亭曰:“我以画为活,今年六十,老将至矣。为置一箧,外圆内方,虚其腹,封而窍之,及吾手能为时,得佳者,入窍而实之,以备吾老,名弆箧。”孟亭为文记之。

  ◎僧静峰善画

  沪城铎庵僧漏云,号静峰,汉军人,大将军年羹尧孙也。乾隆时,自浙西飞锡来此。在庵,与客谈画,不涉时事。善画禽鱼、花卉,有徐熙笔意,山水清微淡远,自成一家。间作诗词,亦无俗韵。居四十年,始他去。

  ◎奚铁生画为逸品

  奚铁生,名冈。善画山水,出入元四家,多水墨,清越秀润,为逸品。间作写意花卉,亦秀绝。诗画俱清旷。性高而僻。尝自定润格,榜于门,索画者如其价,以金及绢素投之,为籍记次岁月先后以为之。求者益众,积三五年不画,亦不启缄也。后自造纸,曰古雪斋纸,画烟,润墨如湿,易退,晚年非此不画也。

  周庶常凯尝以画求见,属人先容,见于其斋,曰冬花庵。身短发秃,微有髭,面酡黄如瓜。当窗置大几,罗列书画,自制一高足椅以就几。至则拱手为礼复踞椅坐。与论画理,评周之画曰:“士夫气太重。”周因曰:“先生所造纸易退,不为五百年后计乎?”笑曰:“宋元画绝少,所存者名耳,余惧无以厌名也。”语毕,送出斋,即返。周心怼之,人曰:“以君庶常能画,有加礼矣。平日客至,固不迎送也。”

  ◎奚铁生闭门作画

  奚铁生作画,有时闭门,居一室,寝馈以之,虽家人不得见,但闻瑟瑟磨墨声。画不惬意,即于纸背临古人书,易他纸重缋之。竟一月,乃出,谓家人曰:“足饱尔等两月饭矣。”遂出游。所交梁山舟学士及汪、孙、许诸收藏家,至则埽榻以待,取古人书画为之审定题跋,或游湖山,赋诗自娱,兴尽始返。

  ◎周松泉私仿奚铁生画

  周干,号松泉,钱塘布衣。私仿奚铁生画,奚见之,不能辨,曰:“何不自署款?”曰:“署丈名,多得钱。”奚遂教之,自是名益着。尝于斋壁画《松泉图》,多名人题咏。

  ◎金冬心画梅竹

  钱塘金农画梅竹,苍劲绝俗,长幅矮卷,日可竟十数。晚又画佛。有见其画竹之自题曰:“凌霜雪,节独完。我与君,共岁寒。”农,字冬心。

  ◎童二树画梅

  山阴童二树布衣钰善画梅,画成,辄题一诗,诗亦佳,故有“万树梅花万首诗”之句,可称二绝。

  ◎童二树画猫

  童二树善画墨猫而不轻绘,盖二树迷信甚重,必于端午午时始画,谓此时所画可辟鼠也。

  ◎王梅卿画梅

  长洲陈竹士继室王梅卿。山阴人,工诗善绘,卧室悬一联,曰:“几生修得到,何可一日无。”竹士前室金纤纤有《瘦吟楼诗》,尚未付梓,梅卿乃并其自著《问花楼集》,同时印行。梅卿曾画锦葵石榴一箑,点染秀澹,而画梅尤多。后拟绘士女百幅,尚未就,而病,寻即逝矣。

  ◎萧尺木画山水人物

  芜湖萧云从,字尺木,工画山水、人物,具有北宋人遗轨。闭门著述,品格亦高峻。乾隆甲午,四库全书馆进尺木所画《离骚图》,高宗命馆臣为补《天问》以下,盖尺木所未图也。又题其山水长卷诗云:“四库呈览《离骚图》,始识云从其人也。群称国初善画人,二王(翚、原祁)(寿平)(鼎)伯仲者。二王恽黄手多,石渠所藏屡吟把。萧则石渠无一藏,侍臣因献其所写。”诗凡二十六句。

  自尺木画邀宸赏,江南大吏好事者遂访其萧家巷老屋,遗址犹存。其所著《易存》、《杜律细》若干卷,亦收《四库》存目中,惜后人仅一担水夫,老病不足自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