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艺术类9


  ◎李西池画山水

  李西池,名华国,康熙初之武探花也。既及第,即引疾归。工山水,名于时,殆所谓将军不好武者耶?

  ◎黑寿画山水

  满洲黑寿高尚不仕,乐与江、浙文士游,有“满洲高士”之称。善画山水,学董文敏。

  ◎毛西河画竹梅

  毛西河《看竹图》,为疏竹数竿,随风欲动,一科头宽袍者,手执团扇对坐,神气奕奕。西河自题诗云:“长向吴中拟卜邻,王家楼子竹溪滨。练裙葛带寻常见,错认平原是绣人。”

  施愚山题云:“篔筜谷口远难寻,槛外森森自一林。名有笛材谁解取,为君清夜作龙吟。”

  倪灿题云:“十年归梦寄西风,长水溪边学钓翁。觅得篔筜千万亩,携将书卷过江东。

  ”尤西堂题云:“林子原饶林下风,夏生妙画兴相同。朅来携向长安道,吹破红尘十丈空。”

  僧大汕所题为词,调寄《一斛珠》云:“冰绡霞縠,图来腻粉如堪掬。湘皐一片浮烟绿。抗首清流,髣髴瞻淇澳。”西河文章,世人皆知,画则流传绝少。工画梅,尝为姚士重作梅,枝萼不多,而书味扑人眉宇。

  ◎禹之鼎画山水人物

  禹之鼎,字尚吉,兴化人。初为李氏青衣,公事毕,窃弄笔墨,主人教其专习绘事,遂入都,以画进。康熙时,授鸿胪寺序班,非其志也。归里,所制山水、人物,细碎处瘦而不纤,挥洒处浓而不浊,间有小品,亦精致可爱。

  ◎诸君简画且忘手

  杭之中城,稍东曰丰乐桥,桥稍东曰古橘园,宋之橘苑也。苑废久,种橘已尽,康熙时,惟有古银杏二株,盘输扶疏,殆即宋苑物。园有主,为诸君简。君简少好画,又学篆刻,模何震、陈琮,用刀时见古法,然不甚自贵爱,独深爱画。尝自称其父博学游艺,尤耆翰墨,与华亭董宗伯其昌、赵文学左为密交。自其为童子时,旁侍,观其用笔,挥写入妙。

  苍秀淡沲,董称最工,空蒙萧瑟,赵为之冠。董、赵分闲,互相放写,终不能自掩其真也。君简既好画,日取董、赵画及诸家所作玩之,久而融然,化裁臻微。毛元舒尝问君简曰:“君之画,法谁氏?”君简笑曰:“吾且忘吾手,安知谁法!”毛闻而惝然,不复知所问矣。

  ◎吴逸泉画有天机

  画之以气胜者豪健,或少浑融;以韵胜者秀逸,或欠沉着。若兼二者而有之,超轶古人矣,此惟吴楙能之。楙,字朝英,别字逸泉,居无锡闾江,工画,世无知之者。同邑王邦采一见,即为之延誉,自是遂大闻于时。尝与客泛舟笠泽湖,举首四望,则晴云晻霭,景象万千,久之,幻作丛竹状,枝叶纷披,扶疏偃盖,异之。

  遂呼酒大醉,命童子磨墨汁数升,泼墨作《夺云图》,顷刻数纸,淋漓尽态,一座皆惊赏。而逸泉亦自谓天机所到,直夺化工。正如右军《兰亭》,令他日重为之,终无以及也。

  ◎覆千为王麓台代笔

  僧覆千,俗家平湖,善山水。游京师,见知于圣祖,诏令师王麓台,遂为其代笔。后居万寿寺,御书“栖心树”三字以赐之。

  ◎周昆来画龙

  周璕,字昆来,江宁人,善丹青。康熙时,以画龙著名,洗染云雾,几至百徧。尝游武昌,以所画张于黄鹤楼,标其价曰银一百两。臬司某登楼见之,赏玩不置,曰:“诚须一百两。”昆来即卷而赠之。曰:“某非必欲得百金也,聊以觇世眼耳。公能识之,是某之知己也,当为知己赠。”由是遂知名。

  ◎严荪友精画凤

  无锡严荪友官允绳孙之《秋水集》诗文,与朱竹垞、潘次耕辈齐名。书法亦入晋、唐之室。善绘山水、仙佛、花木、虫鱼,靡不曲肖。尤精画凤,翔舞竦峙,五色射目,观者叹美,以为古画家所无。

  ◎王秋山㧬画

  王秋山工㧬画,凡人物、楼台、山水、花木,皆能于纸上用指甲及细针㧬出,设色浓淡,布境浅深,悉取法于古名画也。㧬,音拱。

  ◎焦秉贞仿西洋画

  国人之得见西洋画,始于明末,盖意大利人利玛窦携有耶教之天主诸像以至也。其像为一妇人抱一小儿,神气圆满,彩色鲜丽。利尝曰:“华人仅能画阳面,故无凹凸。吾国兼画阴阳,故四面皆圆满也。”

  良以正面明而侧面暗,染暗处稍黑,斯正面明者,显而凸矣。焦秉贞得其意而变通之。秉贞,济宁人,官钦天监五官正,工画人物,其位置之自近而远,由大而小,不爽毫末,不知者辄疑为欧人所缋也。

  ◎吴渔山以西法画山水

  墨井道人吴渔山,与王石谷齐名,皆籍常熟,相友善。尝借石谷所橅大痴画不还,石谷遂与绝交。

  渔山久奉耶教,尝曰:“年垂五十,学道于三巴,眠食第二层楼上,观海潮度日,忆五十年看云尘世,较此物外观潮,未觉今是昨非,亦不知海与世孰险孰危。索笔图出,具道眼者必有以教我。”

  渔山尝再至欧罗巴,晚年作画,虽好用西法,画中时有云气,绵渺凌虚。然又尝曰:“我之画,不取形似,不落窠臼,谓之神逸。欧人全以阴阳向背形似窠臼上用功夫。即款识,我之题上,彼之识下,用笔亦不相同。”

  ◎解仲长善写真画

  解易,字仲长,武进马鞍墩人。工写真。好事者延致其家,辄相对,竟日清谈。亦喜饮,少饮辄醉,醉则蒙头卧,或绕屋行吟。积数日,忽大呼,趣具缣素,顷刻立就,出而悬之以示人。或且掩其半面,其亲知相识之过者,即能指其名也。

  仲长之言曰:“吾每见写真者必盛冠服,张拱庄坐,画者舌也笔和墨,旁睨而髣髴焉。其索之愈工,去之愈远。吾则不然,接之謦欬以观其形,投之喜怒嬉戏以观其神,得之矣。然不敢耗气,吾倚如槁梧,植如橛株,非誉巧拙,不以摇其枢,神凝形释,与彼为一,然后纵吾笔而从之,以天合天,故其神全,宜画者之莫吾若也。”

  ◎华胥为龚蘅圃写僧装小影

  金匮华胥尝为仁和龚蘅圃御史翔麟写僧装小影,侍以双女,一拈花。一奉梵书,取《心经》色空二语,曰双是。戏题绝句云:“一双天女玉差肩,卑钵罗花贝叶篇。若使香门尽如此,丁年侬亦愿逃禅。”

  ◎李复堂画笔工绝

  李复堂,名鱓,兴化人。康熙辛卯举人,供奉内廷,后为滕县令。画笔工绝,花鸟学林良,纵横驰骋,不拘绳墨,而多得天趣。

  尝作《五松图》,题云:“予以直者比之大臣,秃者比之名将,一侧一卧,似蛟似龙,蒲团之松,或仙或佛,爰作长歌纪之。”

  郑板桥诗云:“两革科名一贬官,萧萧华发镜中寒。回头痛哭仁皇帝,长把灵和柳色看。”即指复堂也。

  ◎朱涵斋指画

  副都统朱涵斋伦翰,康熙壬辰武进士。年四岁时,以煤涂壁,肖人鬼鸟兽状,见者惊诧。一日,攀煤车取煤,压伤右手中指。治痊,则此甲独厚而锐,有微凹,能容墨,遂以指代笔。

  ◎韩蝶斋手散画资

  韩李思,号蝶斋,芷江人。貌丰伟,性肮脏,睥睨一切。尤嗜酒,无时不醉,衣履多质之酒家。长于画,泼墨作游龙,烟云拏攫满纸,具生动状。

  偶写山水、树石,则皴染工致,平远浓秀,各得其致。所得画资,率缘手散去。尝为僧写佛像,得钱三万。逾月,僧促之,辄碎其纸,典衣以偿僧钱。

  ◎刘斐章画用西洋法

  刘璸,字斐章,衡阳人。画宗宋、元,山水、人物、翎毛、花卉,皆生气盎然。尝以西洋法为湖南巡抚王之枢作牙签万轴图,其签隆起,之枢时以手扪之。年七十,居山中,有尘外想。一日,与友人诀,无疾而逝。

  ◎阿尔稗画虎狮

  当大兵下江南时,都统谭泰曾射江宁太平门,洞其扉。后坐事诛。其孙阿尔稗,幼育溧阳史文靖公贻直家,精绘事,以画虎著名,赏鉴家宝之,以比僧繇之龙。又尝绘《西域贡狮图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