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艺术类6


  ◎作书用大拇指第四指

  钱塘徐辛斋理问孝酉娴书法,初学欧,继以大拇指习小楷。久之,则以第四指悬腕,学晋人书,颇有声于道、咸间。

  ◎张婉紃书似李北海

  道、咸间,阳湖有工书之女士张婉紃名纶英者,皋文犹女,翰风女也。其书神似李北海。年七十余,尚能为人作书。会稽赵之谦常师事之,犹王羲之之于卫夫人也。私淑之者,有光绪末叶之钱塘处女徐新华。新华,字彤芬,能文善画,惜早卒。

  ◎和蔼人论执笔

  写字必先讲执笔,未有不善执笔而善书者。和蔼人书名重一时,尝论执笔之法,其《执笔管见》云:“大字运肘,小字运腕。脉门半仰,腕骨向案。大指上挺,食指下按。大食二指,双钩如环。何以灵活,笔在指尖。食指指尖,准头对定。名指小指,三指相并。中指内钩,名指外送。中指右钩,名小左送。管见如斯,是谓笔正。”蔼人,名昶。

  ◎丁雨生字学苏黄

  丁雨生中丞日昌抚吴日,礼贤好士。春秋二祭,于文庙中执事诸生,一一询其号,记之于纸。翌日,各书一扇赠之,其字学苏、黄,为时所重。自是诸生踊跃,向给以轿马费而不来者,至此皆争先恐后矣。

  ◎朱研臣书自成一家

  钱塘朱大勋,字研臣,晚号厌尘道人。髫年喜临池,能作擘窠大字。其真书出入颜、柳,上追锺、王,直入晋人之室。又工篆隶,苍劲古拙,自成一家。日本、朝鲜人士之来华者,辄以得其一嫌一帛为荣。子景彝,字剑芝,能世其学,故会稽陶七彪郎中在宽《题道人造象》诗有“羡公有子继家声”之句。

  ◎孝钦后喜王文敏行楷书

  王文敏公懿荣受业于周梦白,为文皆翔实典雅,坚重密栗,专家或有不逮。工行楷书,尝云:“作一字须含十二意。”光绪甲午,大考,由三等改一等,入直南书房。尚方贴络所需,其章幅稍大者,孝钦后必降口敕曰:“令王懿荣书。”醇贤亲王栗主,特旨命缮写供奉。庚子之变,竟以身殉。流传翰墨,声价愈重。礼臣议谥,得谥文敏,雅称其为人矣。

  ◎吴芝瑛工八法

  桐城吴芝瑛,无锡廉惠卿郎中泉夫人也。父宝三,尝为山左县令。独生夫人,钟爱逾恒。工八法,为巾帼中所罕睹,因颇自矜重。其所书,曾为孝钦后所称赏。

  ◎德宗书橅柳诚悬

  仁和王文勤公文韶尝见德宗朱批手迹,谓帝笔法雄劲,规橅柳诚悬,与篆籀文相髣髴。惟不常落笔,故得之者珍异逾恒。

  ◎德宗炽炭挥毫

  光绪庚子,德宗西狩时,于寝宫门外新立屏风,以朱笺亲书“戬谷”二字,黏于上。时砚冰久冱,命炽炭炙之,汤志尹等实侍于侧。

  ◎翁叔平书超逸

  常熟翁叔平相国同龢,书法不拘一格,为嘉、干以后一人,说者谓相国生平,虽瓣香翁覃溪、钱南园,然晚年造诣,实远出覃溪、南园之上,论国朝书家,刘石庵外,当无其匹,非过论也。光绪戊戌以后,静居禅悦,无意求工,而超逸更甚,署款曰瓶居士,曰松禅,曰天放闲人。

  ◎张文襄书摹苏东坡

  张文襄书法东坡,其总两湖日,颇有以工书而被罗致者。于是汉阳江上,黄鹤矶边,干禄冒进之流,稍能执笔,无不规仿苏体,而苏字集刻,亦于其时称极盛矣。

  ◎黄慎之写经

  黄思永,字慎之,道光壬寅生于金陵。咸丰癸丑粤寇之役,全家死者三十八人,慎之与弟同缢庭树。粤寇兵至,救之,复苏,年仅十二,楷字已优美。遇某酋,亦黄姓,爱之,抚为己子。旋为乡人王星轩挈之入山,为寺僧写经,日惟稗饭一餐,粗硬如沙砾,而勤于所事,日夕不辍。

  他寺亦争延之,得传食不绝。山村士子,亦多就而问字,遂以乡塾教授为业。有某生以布袍为贽,至是而始曳长裾矣。乡居无书,辗转假钞,勤学不倦。年二十一,娶金氏女。女为名宿鳌孙女,幼即定婚,经乱散失,清苦艰贞,卒访得之。

  ◎邓壮节书势凝劲

  粤东邓壮节公世昌,以致远管驾官于光绪甲午中日之役,撞碎日军一舰,而致远亦沈,殉焉。或见其所书挂屏四幅,书势凝劲似其人。又尝以朱丝格作精楷四帧,字径二寸弱。

  ◎杨咏春工大小二篆

  杨沂孙,字咏春,号濠叟,光绪时之常熟人,由举人官凤阳府知府。工篆书,于大小二篆,融会贯通,自成一家。

  ◎杨见山工分书

  杨岘,字见山,归安人。光绪时,尝权松江知府。工分书,如褒斜道《石门颂》,名重一时。金石小学,皆极能事。

  ◎庄巢阿临欧最多

  武进庄氏用经术文学著称于时者,无虑数十辈,以书名者,然乙州倅宝书而后,巢阿大令凤威是也。同时与之并称者,则有心吉农部怡孙,顾派别逈殊。心吉天优于人,晚年橅《乙瑛》、《礼器》诸碑,变朴茂为姿媚,于汉法中自辟一径,独为时流所欢迎。巢阿导源虞、欧,笃信谨守,曾不隃越尺寸。

  相传幼时孤露不羁,为舅氏史士良兵备闭置书室中,尽出法书,朝夕临摹,而于率更书,习之尤勤,宵旦不辍,掌指为肿,盖困而学之者也。然其擘窠大书及题牓诸作,则又不缚规绳,游行自如,醇而后肆,成功则一。生平临欧最多,貌拙神完,苍润欲滴,字外出力中藏精,真得信本的髓者矣。

  ◎汪颂阁喜习宋体字

  宋体字者,流俗通用刻书之字体也。盖北宋时刊本,俱能书之士各随字体书之。元人刊书,盛仿赵松雪字体。明隆万时始有书工,专为写肤廓字样,谓之宋体,刻书者皆能写之。钱塘汪颂阁广文贻年少时颇有刻书之癖,尝于临摹法帖之暇,戏习宋体以自怡。

  ◎时慧宝书遒秀刚劲

  时慧宝,字智侬,为同、光间名伶小福第四子。能世其业,且善书,遒秀刚劲,不减张廉卿,其得力者为《龙藏寺》诸碑。

  ◎李静之临帖读帖

  李正华,字静之,武进人。初习欧阳率更书,即神似;继而习李北海书,心摹手追,凡数千过。讲中锋,虽振笔疾书,无欹斜不到之处,故能墨华四溢,成双钩形,而力透纸背,几于正反若一,盖由规矩而神明矣。

  静之书名既着,里中少年有立书社者,延之为社长。于是毘陵字学,一时称最。然静之意不慊,曰:“此干禄书也。”乃去而进窥六朝,旁及篆隶,尤致力于北魏,如《张猛龙》、《敬使君》、《石门铭》、《郑文公》,每种临摹,多则千遍,少亦数十百过。倦则手一帖阅之,如读书然。寝馈其中者四十余年。

  晚岁犹日临帖数页,读帖一二种,曰:“吾惧吾手之易而滑也。”尤善擘窠大字,沈雄古劲,见者为之神王。

  静之生平无他好,惟嗜饮,终日不醉。将临池,必饮酒。无日不临池,亦无日不饮酒也。微醺时作书,益淋漓酣畅,笔墨飞舞。其友庄苕甫见而叹曰:“观君作书,每心惊气窒,不知其笔之自何起,自何止也!”中年后病酒几死,因自号醉余生。其所用笔,均长锋,惟常州顾祺卿笔肆之老主人自制者为中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