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文学类二7


  ◎朱陈村词

  宜兴陈其年检讨维崧少清臞,冠而于思,须浸淫及颧准,侪辈号为陈髯。性好雅游,以文章巨丽为海内推重。相与蹴角坛坫者,吴江吴汉槎、云间彭古晋也。

  吴梅村有江左三凤皇之目。其年未达时,尝自中州入都,与朱竹垞合刻所著,曰《朱陈村词》,流传入禁中,曾蒙圣祖赐问裦赏。

  ◎王井好填词

  王井客扬州数年,文采富艳,倾动时流。好填词,所著名《月底修箫谱》,倚声家颇传诵之。

  未几,构疾遽卒,年犹未及三十也。弥留时,与其妇曹夫人相诀,约三年即见。至期,曹夫人果亦香消玉殒矣。

  ◎词家创格

  麟见亭河帅曾以游历所至分绘为图,名曰《鸿雪因缘》,自为之记,并嘱吴门戈宝士明经各附一词于后。长洲陶凫芗宗伯则举生平境遇,自系以词,寓编年纪事于协律中,皆为词家创格,《红豆树馆词》五六两卷是也。

  其词嘉庆癸酉林清遣其党陈爽、陈文魁潜结太监阎进喜等突入大内滋事《百字令》云:

  “刀光如雪,镇惊魂一霎,头颅依旧。秘馆校书刚日午,猝遇跳梁小丑。义胆同拚,凶锋正锐,血溅门争守。狼奔豕突,半空霹雳惊走。更遣飞骑讹传,款关谍报,匪党还交构。往事思量成噩梦,差幸余生虎口。净扫欃枪,肃清辇毂,功大谁称首?神枪无敌,当今神武天授。”

  ◎吴苹香词似潄玉

  吴苹香女史初好读词曲,后乃自作,亦复骎骎入古。钱唐梁应来题其《速变男儿图》有句云:“南朝幕府黄崇嘏,北宋词宗李易安。”非虚誉也。所著有《花帘词》一卷,逼真潄玉遗音。

  其《祝英台近·咏影》云:“曲栏低,深院锁,人晚倦梳裹。恨海茫茫,已觉此身堕。那堪多事青灯,黄昏纔到,又添上影儿一个,最无那。纵然着意怜卿,卿不解怜我,怎又书窗依依伴行坐?算来驱去应难,避时尚易,索掩却绣帏推卧。”

  《河传》云:“春睡,刚起。自兜鞋,立近东风。费猜,绣帘欲钩人不来。徘徊。海棠开未开?料得晓寒如此重,烟雨冻,一定留春梦。甚繁华,故迟些,输他,碧桃容易花。”

  《如梦令·燕子》云:“燕子未随春去,飞入绣帘深处。软语话多时,莫是要和侬住?延伫延伫,含笑回他不去。”女史父夫皆业贾,无一读书者,而独工倚声,真夙世书仙也。

  ◎徐紫仙填词自遣

  仁和徐紫仙女士云芝为若洲司马鸿谟娱清太夫人兰孙之女,花农侍郎琪之姊,好倚声,即以咸丰戊午辛酉两次刲股疗母疾著称于时者也。咸丰初,随宦扬州。适有粤寇之扰,紫仙乃与侍郎同侍太夫人避居如皋。虽晨炊暮爨,紫仙亦兼任之。然稍暇,必填小词以自遣。多隽句,可与侍郎之《玉可词》、《落叶词》并传。

  癸亥,适袁子才之从曾孙蔚文上舍,倡随甚得。及太夫人卒,以思慕成疾,遂至不起,时同治癸亥也。所著为《秀琼词》。恭忠亲王奕欣题词以誉之,有“裁云缝月,骊珠一一阳春调”等句。

  ◎谭复堂为词学大家

  同、光间,有词学大家,前乎王幼霞给谏、况夔笙太守、朱古微侍郎、郑叔问中翰,为海内所宗仰者,谭复堂大令是也。大令既举于乡,一为校官,旋筮仕于皖,以经术师吏治。簿书余暇,辄招要朋旧,为文酒之宴集。吮毫伸纸,搭拍应副,若不越乎流连光景之情文者。

  读其词者,则云幼眇而沈郁,义隐而指远,腷臆而若有不可于名言。盖斯人胸中,别有事在。而官止于令,荦然不能行其志为可太息也。

  大令所著《复堂词》,在《半厂丛书》中。又选顺、康至同、光人词,为《箧中词》,更取周济《词辨》,为徐珂评泊之。其跋曰:“及门徐仲可中翰录《词辨》,索予评泊以示榘范。予固心知周氏之意,而持论小异。大抵周氏所谓变,亦予所谓正也,而折衷柔厚则同”云云。观此,可以知复堂词宗旨之所在矣。

  ◎王幼霞词浑化

  朱古微少时随宦汴梁,王幼霞以省其兄之为河南粮道者至,遂相遇。古微乃纳交于幼霞,相得也。已而从幼霞学为词,愈益亲。光绪庚子之变,八国联军入京城,居人或惊散,古微与刘伯崇殿撰福姚就幼霞以居。三人者,痛世运之陵夷,患气之非一日致,则发愤叫呼,相对太息。

  既不得他往,乃约为词课,拈题刻烛,于喁唱酬,日为之无间。一阕成,赏奇攻瑕,不隐不阿,谈谐间作,心神洒然,若忘其在颠沛兀臲中,而自以为友朋文字之至乐也。

  幼霞天性和易而多忧戚,若别有不堪者。既任京秩久,而入谏垣,抗疏言事,直声震内外,然卒以不得志去位。光绪甲辰,客死苏州。其遇厄穷,其才未意厥施,故郁伊无聊之概,一于词陶写之。其词导源碧山,复历稼轩、梦窗,以还清真之浑化,与周济之说固契若针芥也。

  ◎况夔笙述其填词之自历

  况夔笙为倚声大家,著有《第一生修楳华馆词》,与王幼霞,朱古微相友善。其官秩亚于幼霞、古微,而声望实与相埒。尝自述其填词之所历曰:

  “余自同治壬申,癸酉间,即学填词,所作多性灵语,有今日万不能道者,而尖艳之讥在所不免。光绪己丑,薄游京师,与半唐共晨夕。半唐词夙尚体格,于余词多所规诫,又以所刻宋元人词,属为斠雠。余自是得阘词学门径,所谓重拙大,所谓自然从追琢中出,积心领会之,而体格为之一变。半唐亟奖藉之,而其它无责焉。夫声律与体格并重也,余词廑能平仄无误,或某调某句有一定之四声。昔人名作皆然,则亦谨守弗失而已,未能一声一字,剖析无遗,如方千里之和清真也。如是者二十余年。

  继与沤尹以词相切磨,沤尹守律綦严,余亦恍然向者之失,龂龂不敢自放。乃悉根据宋、元旧谱,四声相依,一字不易。其得力于沤尹,与得力于半唐同。人不可无良师友,不信然欤?大雅不作,同调甚稀。如吾半唐,如我沤尹,宁可多得!半唐长已矣。于吾沤尹,虽小别,亦依黯,吾沤尹有同情焉,岂过情哉,岂过情哉!”

  半唐,即幼霞也。沤尹,即古微也。

  ◎程子大与况夔笙以词相切劘

  光绪庚寅,辛卯间,况夔笙居京师,常集王幼霞之四印斋,唱酬无虚日。夔笙于词不轻作,恒以一字之工,一声之合,痛自刻绳,而因以绳幼霞。幼霞性虽懒,顾乐甚,不为疲也。

  己亥,夔笙客武昌,则与程子大以词相切劘。幼霞闻之而言曰:“子大词清丽绵至,取径白石、梦窗,清真而直入温、韦,得夔笙尚嫥诣以附益之,宜其相得益彰矣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