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经术类10


  ◎算学之精义

  经学家必通天算,良以《尚书》开卷,即言治历,《内则》幼学,亦重习计,而其法亦益臻邃密。自圣祖御制《数理精蕴》,契合道源,范围干象,以故天下勤学之士,蒸蒸向化。若梅文鼎、梅瑴成、江永、戴震、程瑶田等,阐扬推衍,各有撰述。后则董佑诚、罗士琳,最近则南汇张文虎、金山顾尚之、海宁李善兰,尤为杰出。阮文达作《畴人传》四十六卷,罗士琳作《读畴人传》六卷。

  ◎王锡阐潜心测算

  王锡阐,吴江人,博览群书,兼通中西天学。生于明末,当徐光启等修新历法时,聚讼盈庭,锡阐独闭户著书,潜心测算。天色澄霁,辄登屋,卧鸱吻间,仰观景象,竟夕不寐,务求精符天象,不屑屑于门户之别也。

  ◎天文算法

  自明中叶泰西人至,而天文算法精于中土。华人以大统法为元代许鲁斋所定,故终扼其说不行。圣祖乃命灵台皆用西法,惟置闰用中法,以合《尧典》。

  ◎圣祖亲验算法

  康熙壬申,圣祖御乾清门,召大学士、九卿等至御座前,取太极图及五声八音八风图,指示群臣。复推言算法,用方圆诸图,逐一验算,无不吻合。至乐律隔八相生,其说不同。

  是日,召乐人以笛和瑟,次第审音,至第八声还本音。因言声音高下,循环相生,复还本音,必须第八,此乃一定之理。又命取测日晷表,以笔画示曰:“此正午日影所至处。”令置乾清门正中。诸臣候之,至午,日影与御笔书处恰合,不爽铢黍。

  ◎圣祖留心历算

  康熙壬午,李文贞公光地随扈南巡,驻跸德州。有旨,取梅文鼎书。文贞以《天学疑问》上呈。奉旨:“朕留心历算多年,此事朕能决其是非。”将书留览。后二日,召见,圣祖云:“昨所呈书,甚细心,且议论亦公平,此人用力深矣。朕带回宫中细阅。”文贞因求亲加御笔,批驳改定,圣祖允之。明年,驾复南巡,于行在发回原书,中间圈点涂抹及签贴排语,皆御笔也。文贞复请此书疵谬所在。谕曰:“无疵谬,但算法未备。”

  未几,西巡,问隐沦之士,文贞以关中李颙、河南张沐及文鼎三人对。上亦素知颙及文鼎。乙酉南巡,文贞以巡抚扈从,上问:“宣城处士梅文鼎今焉在?”文贞以尚在臣署对。上曰:“朕归时,汝与偕来,朕将面见。”

  文贞寻与文鼎伏迎河干。越晨,俱召对御舟,从容垂问,凡三日。上谓文贞曰:“天象算法,朕最留心,此学今鲜知者,文鼎实仅见也。其人亦雅士,惜老矣。”赐御书扇幅,颁赉珍馔。临辞,特赐“绩学参微”四大字。

  ◎梅氏世通算学

  梅文鼎,字勿庵,岁贡生。子以燕,举人。两世俱通算学。以燕子文穆公瑴成始大其宗。而勿庵父子兆域,圣祖特命江南织造曹俯为之监工。

  ◎圣祖指授陈厚耀算法

  泰州陈谕德厚耀与梅文穆同直内廷,蒙圣祖指授算法。当文穆初入见,上尝语之曰:“汝知陈厚耀否?他算法近日精进。向曾受教于汝祖,今汝祖若在,尚将就正于彼矣。”厚耀侍从多年,蒙赐书籍、文具、锦绮、瓜果之类,尚为近臣所恒有,其颁赐仪器,畴人家诧为未见。一日,又赐热河光木,供之几案,光皎如月。谕曰:“以助汝钩稽布算之勤也。”厚耀有《奉敕赋夜亮木》诗。

  当厚耀与文穆同正定算学诸书时,圣祖又尝召之于便殿,问测景使何法。厚耀不知。上写西人定位法、开方法、虚拟法示之。又命至御座旁,随意作两点,上自用规尺画图,即得相去几何之法。

  文穆直蒙养斋,上亦授以借根方法,谕之曰:“西洋人名此书为阿尔热八达,译言东来法也。”几余召对,时有指授。自后二人之学,弥益精邃。文穆由进士官至总宪,厚耀以教授超授编修,官至左谕。

  ◎李子金精算数

  李子金增生之铉精算数,心有权度,不用丈尺。尝游京师,与客聚饮,客指邻家楼,问以高几许,四方几许。李熟视良久曰:“得之矣。”客令人加量,悉如所言。

  ◎李文成研算术

  滑县李文成,少孤,为木工佣保,人呼之为李四木匠。耻之,弃去,从塾师习书算,粗解意义。有疑难,辄辩驳,塾师厌之,遂请绝焉。于是专研算术,旁涉星家象纬,推测颇验。见人,必夸其术,人有闻者,共非笑之,文成自若也。

  ◎华若汀悟算数捷法

  金匮华若汀太守蘅芳精于算,尝乘夜航,杂沓俦人中,闭目危坐而构思。忽悟一算数捷法,为生平所未得。算谓此时也,不觉黑闇界倏现大光明,心地开朗,快如登仙。

  ◎蒋岳庄知曲线新术

  武进蒋维锺,字岳庄,维乔之兄也。幼颖悟而嗜读,以是得咯血症。父少颖命辍读佐商政,然肆事偶暇,辄手一卷,与其弟竹庄茂才维乔赏奇析疑,自相师友也。光绪癸巳春,偶见畴人书,略一披阅,即朗悟。不数月,尽通其义。

  甲午,中日失和,我师败,岳庄以为当尚西法,变新政,雪国耻,一切科学,皆以数学为宗,乃益闭户潜迹,午夜不辍。丙申,从学于金匮华若溪明经世芳,所学大进,而肺疾亦日剧,遂不起,时己亥正月也。所著有《曲线新说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