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性理类4


  ◎劳麟书勉人为圣贤

  余姚劳麟书,名史,好引接后学,委曲尽诚,佣工下隶,皆教之使向道,曰:“尽汝职分,务实做去,终身不懈,圣贤矣,勿自薄也。”闻者莫不爽然。里中贩物者近麟书居,不忍货伪物。刍儿牧童或折弃绘缴,毁机穽,有斗争者,就质于麟书,往往置酒求解。

  ◎李恒斋欲不枉一生

  李文照,字朗轩,号恒斋,善化之乡人。母孕十六月而生,幼读书,寓目成诵。十岁,适郡城,父携之谒先师孔子庙,循行殿庑,告以配享从祀之典,文照曰:“如此庶不枉一生。”

  ◎李简庵反躬切体

  连城李图南,号简庵,诸生也。性端敏,甫四龄,而《四子书》已成诵。能谨容节,就傅习举业,兼攻诗古文。既而叹曰:“吾学自有身心性命之所急者,顾可以虚名自骛乎?”于是究心濂、洛、关、闽之书,以反躬切体为务。居莲峰、点石诸山者久之。尝曰:“学者惟名利之念为害最大,越此庶可与言学。”

  ◎汤介亭师圣贤

  雎州汤准,字稚平,号介亭,文正公斌之四子也。少歧嶷,有远志。年十三,书“圣贤自可师”五字于纸,文正喜而勖之以正学。遂体究儒先,默识贯穿,悉本于身心践履,不务讲学名。尝曰:“为学不在多言。”

  ◎朱湘涛做圣贤功夫

  朱湘涛,名泽澐,宝应人。晚岁得脾疾,每五更起,盥沐,观书,至夜分乃息。谓其子曰:“圣贤功夫正于困苦时验之,若稍稍放倒,便至堕落,可不惧哉!”疾甚,吟宋邵康节诗曰:“任经生死心无异,虽隔江湖路不迷。”命家人治后事,别亲友,怡然而逝,时年六十七。

  ◎王沣川为关中儒者

  王心敬,字沣川,鄠县人。幼学于李容,为邑诸生。雍正庚戌,其子某为令,陛见,例陈折,世宗见而嘉之,曰:“名儒子故不凡。”令上疏者以为式。乾隆丙辰,蒲城某进士赴廷试,大学士鄂文端公尔泰问沣川安否,进士素不知沣川也,不能应,文端笑曰:“若不识关中儒者,何太俗耶!”

  ◎姜云一味论语

  昌乐阎怀庭与潍县姜云一善,一日,问云一喜读何书,曰“《论语》,终身味之不尽也。”云一尝自述其生平学力,谓年四十,始能不以贫富撄其心,五十,始能不以生死动其心。

  ◎王勿斋作克复格

  王立楷,号勿斋,乾隆初之湘阴诸生也。性方正,勤于自治,甚刻苦。尝作克复格,每月言动必谨记之。

  ◎汪绂初精研性理

  汪绂初,名烜,安徽婺源人。家贫困,佣于江西景德镇之瓷器制造所,为画之碗之役。博极儒书,精研性理,以宋五子之学为归。

  ◎劳莪野读书有得

  劳莪野尝言读孔子书,得一言曰务民之义,读孟子书,得一言曰强为善而已矣,读朱子书,得一言曰切己体察。劳,名潼,乾隆时南海举人也。

  ◎戴东原为本朝儒者

  德清戴子高明经望,尝与仁和谭复堂大令献评隲戴东原,谓为本朝儒者第一。谭不答,盖目之为第二流也。东原,名震,休宁人,乾隆时翰林院庶吉士也。

  ◎陈仁五研究性理

  攸县陈仁五茂才惠,研究性理之学,有犹子叙斋,尝携之入家塾。一日,讲《中庸·天命》章,自卯达日午,娓娓不倦,叙斋亦恍然悟。其教人也,以小学为先。每慨然曰:“士生斯世,不能俎豆馨香,树士林坊表,徒执笔咿唔,习举子业以弋取荣名,夸耀闾里,有道耻之也。”

  ◎邓元昌悔为朱子罪人

  雩都宋昌图尝以通家子礼谒赣县邓元昌,器之,馆之于家,昕夕论学,为日程疏记,言动交相摘。一日,昌图读朱子《大学·或问》首章,元昌适过窗外,立听之,不觉泪下而拜,感动不能起,谓昌图曰:“子勉之,无蹈吾所悔,永为朱子罪人,偷息天壤间也。”

  ◎孙玉山潜心理学

  孙占鼇,字玉山,零陵岁贡生。尝役于府署,辄怀书而往,郡守奇之,令改业为儒。不数年,文誉大起。旋入庠,食饩,贡成均。晚年潜心理学,终日默坐,与性道相契,世味泊如也。所著有《周易疑参》、《四书质疑》。

  ◎夏锡畴笃志励行

  河内夏锡畴,字用九。笃志励行,治经通大义,不为章句之学。尝自言曰:

  “今之讲学者,吾知之矣。摹仿其口吻,比附其文字,以较量于锱铢毫厘、依稀轻重之间,若是者,俗学也,吾弗为也。悟空习静,妙归本体,扫除见闻,屏绝思虑,以程、朱为支离,若是者,异学也,吾弗为也。耽嗜泉石,厌鄙世故,甘心枯槁而无闻者,畸民也,吾弗为也。趋时若骛,逐利如绳,巧宦通神,前有阱而不见,后有贼而不知者,戮民也,吾窃矜而悲之。其或志切功名,挟策干主,布衣上书,以此博名而显天下,吾力弗及焉,而又不为也。”

  ◎朱紫桂读先哲书

  同、光间,湘乡有朱紫桂者,以贸茶致巨富。少固未尝读书也,至是而悔之,向学弥笃。尝课子延师,于帷后静听之,课罢,则就经中之字请解其义。客有读书者,入门,辄挟卷以质疑,数十年如一日。其所常观之书,为《四子书》及陆象山、王阳明集。有过不自讳。

  有见其与李筱秋书,谓“自聆雅教以来,及读各先哲书,亦知利不可专,而于利字关头总打不破,不解何故”云云。所寄友人尺牍,不假他手,虽有讹字,文笔固明畅。曾卜寿藏于五脑梅花山,自作一联曰:“一点灵光还造化,百年骸骨葬梅花。”

  ◎王曙轩服膺朱子

  湘潭王曙轩征君生平服膺朱子之学,尝主讲河南明道、洛学两书院,刻布约言,颁示诸生。光绪辛亥,湘藩胡某聘主长沙求实书院讲席,时年已七十余矣,白发萧然。其持论颇不与袁淑瑜合。淑瑜少出曙轩门下,曙轩犹以学生待之,辞气之间,不少假借,淑瑜颇不堪,谓其挟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