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性理类3


  ◎八旗学派

  八旗儒臣中,以理学称者,首推简仪亲王德沛。王为太祖弟济尔哈齐四世孙,早岁,应袭父爵为镇国公,让与从子,入西山读书。怡贤亲王荐之于朝,世宗召见,问所欲,曰:“愿侧身孔庙,分特豚之飨。”世宗大器之,授兵部侍郎。王益折节向学,立志希圣,一言一动,必由仁义。乾隆初,兼祭酒。每入学,摩挲俎豆,不忍决舍。

  尝集太学诸生讲《大学》首章,圜桥听者凡千余人,靡不悦服。独助教王之锐以为未尽,复陈己意。王欣然下阶三揖,其虚衷多类此。后督闽浙,驻节杭州时,于敷文书院绘河洛、方圜、羲文诸图揭于屏间,王手执松枝,伫立指点,讲解移时,听者忘倦,佥谓天潢节钺中古今一人。尝曰:“人心为风俗之本,未有人心浇漓而风俗朴厚者。今世不患乏才,患人心不古耳,非讲学无以明之。果使风化日移,胜咿唔呫毕多矣。”

  在闽时,有《鼇峰书院讲学录》行世。所著又有《易图解》、《实践录》二书。乾隆己巳,简亲王神保住削爵,诏以王袭封。

  王后历封疆,以廉能着。然与河督高斌议不合,高欲岁减革沙船,力持不得,语人曰:“古人制度安可轻易改革。吾老不及见,汝异日当思吾语。”乾隆癸酉,张家路头秋水漫涨,果如王所料,时王薨二年矣。及河患日增,至竭国帑民财以治之,犹无补,于以服王之先见矣。讲学家尊之曰德济斋夫子。

  王同时有徐元梦者,字善长,一字蝶园,满洲正白旗人,姓舒穆禄氏。舒与徐,满音略同,而字义亦近,故天下称蝶园徐公。康熙癸丑进士,官至协办大学士,充《明史》总裁。中年后精研理学,言貌温温,若惟恐伤人者,而中持黑白,卒无所依违。与人敬以和,贵贱老少如一。老而笃学,与方望溪侍郎共事蒙养斋,暇即就问经义,事望溪如师。卒谥文定。

  道、咸间,继起者为文端公倭仁,字艮峰,姓乌齐格里氏,隶蒙古正红旗,为河南驻防。道光己丑进士,官至文华殿大学士。与曾文正公、吴侍郎廷栋相与讲学,兼讲经济,皆实求朱子之志而力践之。又剏吃糠会以厉侈靡之俗,为朝野所推重。其学以九容入手,见过自讼,言动无妄,行己接物,绝无偏私。《敬陈治本》一疏,亟亟以讲明正学为先。尝曰:“志始于思,辨于学,发端甚微,为效甚巨。”真卓然儒者之言也。

  同、光间,蒙古崇绮,字文山,某科状元,三等承恩公,孝哲后之父也,亦以精研性理闻于时。杜门谢客,列几之书籍,皆学案、语录类也。穆宗崩,孝哲请命于崇,崇命以死,即此可见矣。

  汉军徐荫轩相国桐,亦以讲理学名于时,然不可与简仪亲王、文定、文端、文山所可同日而语也,其徒党乃至拟之为程、朱。尝召门人讲阴阳动静之学,徐曰:“譬如小几,几面,阳也,几底,阴也,去几曰动,安几曰静。”文芸阁学士闻之大笑曰:“此为大儒之讲学乎?虽车夫亦能之也。”

  ◎王船山神契正蒙之说

  王夫之,衡阳人,明举人,世人以其居石船山,故称之为船山先生,杜门著书,神契张载《正蒙》之说,演为《思问录》内外二篇。康熙时,以吴三桂叛,兵至湘,乃又逃之深山。

  ◎汤默斋劝黄九烟讲学

  明亡,户部主事黄九烟隐居不仕,从汤默斋游。默斋劝之讲学,九烟曰:“吾负不忠不孝名,何学之讲耶!”

  ◎王寒荷晚好性理

  宁陵王当世,号寒荷,晚好性理,得洛、闽诸儒之书,伏而读之。间于体佳时,邀良友坐讲牀头,率能融彻大义。虽孤行其意,少与人周旋,然一与晋接,则蔼蔼无亢厉色。闾里之间,骨肉之好,卒不能名之,然亦皆知之。

  ◎顾在瞻戒空谈

  顾在瞻,名諟,与汤禹江同为黄梨洲之弟子。少时著《陆学传习录》,颇谤陆、王。及自甬上归,语门人云:“吾向日一知半解,心粗胆大,妄议先儒。今从黄先生游,乃知半生全在梦中。”遍索所钞《传习录》焚之。与禹江订读经史法,求实学,戒空谈,后生翕然从之。杨,名开沅。

  ◎张巽仲自儒而禅

  张五权,字中生,一字巽仲。弃举子业,从汪有源昆一问学,寻且延致于其家,反复克复归仁之指,凝思终夜。粥田得资,以馔宾客,不倦。久之,瞿然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,仲尼岂欺我哉!”益搜先儒语录,澄心默坐,日以为常。

  间与浮屠往来质问,欣然有得,乃断荤酒,著《复初论》,集古妇人得道者二卷,授妻沈氏,异室而处。人訾为自儒而禅,不恤也。顺治辛卯,疾革,却医药,端坐,曰:“死生,旦暮耳。”服深衣幅巾,作诗而逝,有“悟后修持二十年,儒功梵行两能坚”之句。学者私谥为懿靖先生。

  ◎圣祖崇理学

  圣祖笃信程、朱,所著《几暇余编》,其穷理尽性处,虽宿儒耆学如李文贞公、汤文正公等,皆莫能测。尝出《理学真伪论》题以试词林,又刊定《性理大全》、《朱子全书》等书,特命朱子升祀十哲之列,自是而四配之下遂有十二哲矣。

  ◎丁觉民体验身心

  康熙戊申秋,长兴丁觉民进士珝北游天雄,留燕蓟间四载,闭户却扫,体验身心,与圣贤之旨相证合。或披衣达旦,隐几终日,仰天而嘘,浩然其有得也。尝自谓戊戌以来,十余年苦心一无所得,皆好异之心误之,今日始知极平淡处是极神奇处,凡一涉奇怪,便非也。

  ◎王子方志于圣道

  翼城王子方,名端。生八岁而习句读,十二而求文艺,十六而志于圣道,独行独勉,二十四而粗得其大略。不幸卧病二载,两目失明,不敢复言学道矣。康熙庚午,病瘥身强,虽目不见字,耳闻而口诵,日有稍进,乃复自奋,每读书有得,辄命子录之,名曰《学思录》。

  ◎邵季鲁习王氏学

  康熙辛巳,黄冈令韦锺藻建姚江书院于县南,博访有绍王阳明之学者。闻邵季鲁习王氏学,乃以礼币致之,使主院事。先一日,戒众,厥明,诸生毕至,韦偕教谕、训导往,博士弟子迎于门外,揖至阶。邵出莅阶,韦升阶,揖邵,并揖教谕、训导,次及诸弟子,皆揖而入,释菜于先贤如礼。

  出即讲堂揖坐,邵南向,韦西向,教谕、训导东向,弟子侍于阶。童子歌诗阕,邵为讲《易》之艮卦。韦顾诸生曰:“先生哉!先生哉!”礼成,县之父老喜曰:“数十年今见此也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