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性理类1


  ◎诸儒学派之总纲

  国初讲学诸家,容城孙奇逢、余姚黄宗羲号称南北大师。奇逢交定兴鹿忠节公继善为讲友,宗羲奉山阴刘忠正公宗周为本师,皆受王守仁姚江之传。盩厔李颙起自布衣,安贫乐道,以理学倡导关中,与奇逢、宗羲相鼎足,其学亦出于姚江。

  嘉定陆世仪、桐乡张履祥皆蕺山弟子,独无门户之见。南丰谢文洊亦先姚江而后程、朱。睢州汤文正公斌源出夏峰,而能持新安、金溪之平。安溪李文贞公光地、平湖陆清献公陇其、江阴杨文定公名时、无锡高愈顾枢、宝应王懋竑及闽中、广东、山左、山右诸学派,则一以程、朱为宗。至八旗儒臣之以理学称者,则简仪亲王德沛其最着也。

  ◎夏峰学派

  孙奇逢,字启泰,号锺元。少倜傥,好奇节。明万历庚子举人。顺治乙酉,以国子祭酒征,盖祭酒薛所蕴谓其学行可比元之许衡、吴澄而荐之也。有司敦趣,固辞。移居新乡之夏峰村,潜心濂洛之学,家庭雍睦。慕苏门百泉之胜,为宋邵康节、元姚枢、许衡诸人讲学之所,遂渡河家焉。水部郎马光裕奉以夏峰田卢,乃率子弟躬耕,四方来学之愿留者,亦授田使耕,所居成聚矣。

  奇逢幼当梁溪、吉水讲学都门之日,与鹿忠节公交修默证,以圣贤相期许。忠节既殉难,独任斯运者四十余年。两朝征聘十一次,坚卧不起,居夏峰二十五年而卒,年九十有二。天下咸称为孙征君,又称为夏峰先生,或曰苏门先生。其学宗明之王阳明,而归本于慎独,人无贤愚,莫不导之为善,盖孟子所谓天民也。

  尝言喜怒哀乐中节,视听言动合礼,子臣弟友合分,此终身行之不尽者。弟子甚众,而新安魏一鼇、清苑高镐、范阳耿极、登封耿介、雎州汤文正公斌为尤着。奇逢命一鼇辑《北学编》,文正辑《洛学编》,自著《理学宗传表》,以周、程、张、邵、朱、陆、薛、王及罗念庵、顾泾阳为十一子,别为《诸儒考》附之,盖独出己见,非依榜旧闻者比也。弟子中有漆士昌者,江陵人,尝补《理学宗传》,列奇逢于顾宪成后,为古今第十二人。虽儒者不以其说为然,而苏门教泽入人之深,门弟子信从之笃,亦可见矣。

  ◎梨洲学派

  黄宗羲,字太冲,明御史忠端公尊素长子。山阴刘忠正公宗周倡道蕺山,奉忠端遗命,从之游。是时越中承海门周氏之绪余,援儒入释,石梁陶奭龄为之魁,姚江之绪大坏,宗羲力摧其说,学者称梨洲先生。明亡,养母不仕。尝谓明代讲学,袭语录之糟粕,不以《六经》为根柢。又谓问学者必先穷经,经术所以经世,必兼读史,史学明而后不为迂儒。又谓读书不多,无以证理之变化,多而不求于心,则为俗学。生徒甚盛,鄞陈赤衷、董允蹈、慈溪郑性、山阳杨开沅以及陈锡嘏、仇兆鼇、万斯大、斯同昆季,皆出其门。

  所著《明儒学案》六十二卷,三百年儒林之薮也。又尝论文,以为唐以前句短,唐以后句长,唐以前字华,唐以后字质,唐以前如高山深谷,唐以后如平原旷野,故自唐以后为一大变,然而文之美恶不与焉,其所变者辞,所不变者千古如一日也。生平为文,不名一家,晚年爱谢皋羽文,则以所处之地同耳。

  ◎二曲学派

  李颙,字中孚。不求仕进,于山中筑一土室居之,自署二曲土室病夫,以水曲曰盩,山曲曰厔,取所籍县名之义也。学者称二曲先生。尝读横渠、蓝田之书,慨然有修明关学意,勤于诲诱,从游者日多。论学以自新改过为极则,又谓《大学》明德与良知无分,学者当先观象山、慈湖、白沙之书,阐明心性,然后取二程、朱子以及康斋、敬轩、泾阳、整庵之书以身践履之,则其趣颇近乎姚江。与富平李因笃、郿李柏称“关中三李”。后鄠县王心敬作《关学编》以传之。

  柏,字雪木,自号太白山人。初为诸生,及母卒,遂弃冠服,入太白山,率家人力耕,刻苦为学。家故贫,历兵盗水旱,滋益困。自富平李子德被征至京师,数称柏贤,人始有知之者。或欲周之,而柏虽难为衣食,尝一日两粥,半月食无盐,时时忍饿默坐,间临水把钓,夷然不屑也。自诵曰:“贫贱在我,实有其门。出我门死,入我门存。”又曰:“牛被绣,鸾刀就。”又曰:“古之人有七日不火食者,有三旬九餐者,有食木子、橡栗者,有屑榆者,有一日长坐者,有餐毡啮雪十九年者,盖有主于中,不动于外,抱节死义,不忘沟壑也。”

  关学倡于明冯从吾,国初,华州白焕彩、同州党湛、蒲城王化泰诸人相与切䃺,或步访二曲于盩屋,或迎二曲主其家,执弟子礼。焕彩有关中文献之目,湛与化泰亦有名于时。武功有冯云程、康锡吕、张承烈,同州有李士璸、张弭,朝邑有王建常、关独可,咸宁有罗魁,韩城有程良受,蒲城有宁维垣,邠州有王吉相,淳化有宋振麟,皆笃志励学,得知行合一之旨。至乾隆时,则有武功孙景烈,亦能接关中学者之传。

  ◎桴亭学派

  陆世仪,字道威。明亡,凿池十亩,筑亭其中,不通宾客,自号桴亭。少从蕺山讲学,与同里陈瑚、盛敬、江士韶相约为迁善改过之学。虑惊世骇俗,深自韬晦,于近代讲学家最为笃实,人称为“嘉定四先生”。世仪尝曰:“天下无讲学之人,此世道之衰,天下皆讲学之人,亦世道之衰。嘉、隆间书院徧天下,呼朋引类,动辄千人,附影逐声,废时失事,甚有借以行其私者,此所谓处士横议也。”

  其于薛敬宣、吴康斋、胡敬斋、陈白沙、王阳明诸儒,皆有评论,后儒以为允,大旨以不立门户为主。全祖望谓孙夏峰、黄梨洲、李二曲皆以儒名,而桴亭少知者,及读其书,而始叹其学之粹也。著有《思辨录辑要》三十五卷。诗才甚清,惜全藁不传。

  ◎杨园学派

  张履祥,字考夫。居桐乡之杨园,学者称杨园先生。幼孤,母口受四子书,曰:“孔孟只两家无父儿也。”后受业于蕺山,闻慎独之说,晚乃肆力紫阳。当时东南文社各立门户,履祥退然如不胜,惟与同里颜统、钱寅以文行相砥砺,继与海盐何汝霖、凌克贞切磋讲习,益务躬行。

  尝谓人多读书则识进,且能自见瑕疵,故终身都无足处。又曰:“稼穑者,治生之大端也。务稼穑,则无求于人,而廉耻立。不妄取于人,而礼让兴。廉耻立,礼让兴,然后风俗淳懿,而古道可复。”因著《补农书》以劝其子弟。朱竹垞曰:“考夫讲学,一以鹿洞为宗,仁宅义根,言规行矩,间作诗,不沿安乐窝头巾语也。”著有《杨园备忘录》三十四卷。

  ◎程山学派

  谢文洊,字约斋,号秋水,明诸生。先读龙溪王氏书,复读阳明书,自信益笃。年四十,会讲于新城之神童峰。有王圣瑞者,力攻阳明,文洊与争辩累日,为所动,取罗钦顺《困知记》读之,始一意程、朱。辟程山学舍于城西,名其堂曰尊洛。著《大学中庸切己录》,发明张子主敬之旨。其《程山十则》,亦以躬行实践为主。

  时宁都魏祥等称“易堂九子”,节行文章为当时所重。星子宋之盛等称“髻山七子”,亦以节概名。而文洊独反己闇修,务求自得。之盛过访,文洊遂邀魏禧、彭任会于程山,讲学旬余。于是皆推文洊,谓其笃躬行,识道本。及门甘京、封浚危、龙光、曾日都、汤其仁、黄熙,时号“程山六君子”,故西江言理学者,必首推文洊。康熙辛酉卒,门人黄熙等传其所著焉。

  ◎睢州学派

  汤斌,字孔伯,号潜庵。少读宋儒书,喜陆子,以清苦励学。顺治壬辰进士,授翰林院编修,出为陕西潼关道副使。时朝邑雷子霖以理学显,治事之暇,时时造其庐以志景慕。丁父忧,授徒自给,旋受业于孙夏峰。其生平论学,颇宗阳明,然能持朱、陆之平,以刻励讲求实用为主,无阳明杳冥放荡之弊。

  康熙己未,召试博学宏词,授侍讲,与修《明史》,疏请顺治甲申、乙酉以前抗拒本朝临危致命诸臣,皆据事直书,圣祖嘉与,颁之史馆为成命,由是明季诸义烈皆得表彰。后官至工部尚书。临终,戒其子溥曰:“孟子言乍见孺子,皆有怵惕恻隐之心,尔等当养此真心,禀至性,求实理,否则习为乡愿,无益也。”又曰:“吾数月来,心无一线放逸,得力深于平时。”可想见其克己之功矣。乾隆丙辰,追谥文正。同时登封耿介、上蔡张沐并有志操,学者称为“中州三大儒”。

  ◎安溪学派

  理学有相业者,魏文毅公裔介外,推安溪李文贞公光地、高安朱文端公轼。文贞,字晋卿,一字厚庵,官至文渊阁大学士,笃信程、朱之说。其注解《正蒙》二卷,疏通证明,多所阐发,于先儒异同之处,尤能别白是非。《性理大全》一书,明胡广等所采宋儒之说,凡一百二十家,其中撷录原书,自为部帙者九种,捃摭群言,分门编纂者十三类,太抵襞积成书,未能于道学源流真有鉴别,圣祖特诏儒臣删为《性理精义》,皆文贞承旨纂修。

  门下士江阴杨文定公名时、漳浦蔡文勤公世远,并以理学著名,文端最称美之,盖同调也。仪封张清恪公伯行讲明正学,为天下第一清官。为江苏巡抚时,与两江总督噶礼讼,祸几不测。圣祖忽罢礼,复清恪官,文贞实阴赞之,亦可见其沆瀣一气矣。

  ◎平湖学派

  陆陇其,字稼书。少即有志圣贤,不肯碌碌。既长,博观先儒语录,尤斥阳明致良知之说。且曰:“白沙、阳明之病,今世学者知之。至于泾阳前选,偏于主静,虽本宗朱紫阳,终近禅学,亦弗足尚。”于是专以朱子为宗,异于朱子即谓为异端,判别区轸,不敢出入也。康熙庚戌,成进士,释褐为嘉定知县,将赴官,为铭以自警曰:“生者待汝养,死者待汝葬,天下后世待汝治,尔毋或轻尔身,以殉无穷之欲,而丧厥志。”旋因盗案落职。

  工部主事吴元起举应己未博学宏词科,其荐牍中有云:“理学深醇,久入程、朱之室;文章宏博,复登韩、柳之堂。”当时谓非虚誉。未及试,奔父丧归。后官监察御史。壬申卒。著有《四书大全》、《三鱼堂文集》、《问学录》等书十余种。乾隆初元,追谥清献。

  ◎江阴学派

  杨名时,字宾实,一字凝斋。官至礼部尚书,卒谥文定。少有志圣学,为文章原本经训。康熙辛未,成进士,出李文贞公光地门。及入翰林,遂朝夕相从问学。方望溪侍郎苞与文贞辨析经义,常自日昃至夜中。文定端坐如植,言不及,终无言。及同直南书房,侍郎久与居,乃知其于文贞所讲授者,笃信力行,而凡古圣贤相传性命之旨要,皆能探其所以然,故能忠诚耿着,夷险一节,为世完人。其督云贵时,以受人诬奏落职,部议拟斩监候,而文定篝火治《诗》、《礼》,坦然如平时。狱词上,世宗特旨宽免。留滇七年,讲学不少倦。

  乾隆初元,以礼部尚书入教皇子,兼国子监祭,酒荐宁化雷翠亭副宪鋐、安溪官献瑶、南靖庄亨阳、无锡蔡德音等七人为助教,都下号为“四贤五君子”。未几卒。所著有《杨氏全书》。侍郎在都时,尝与蔡文勤公世远太息人才之难,计数朋辈,如杨宾实、陈沧洲,后生中尚未见坚然可信其几及者,况在古人。文勤曰:“吾门雷生,(即鋐七助教之一。)乃后起之宾实也。”

  又歙县程晋芳《正学论》曰:“国朝以来有三大儒,曰汤文正公斌,陆清献公陇其,杨文定公名时。清献之立朝治人,可以无憾,所微惜者,攻陆、王太过,犹有讲学习气。若潜庵、宾实,则昭昭与日月并行,玉粹金坚,吾无间然矣。”

  江阴有徐世沐者,字尔瀚,号青牧。笃信朱子,切己反求,务有益于身心,虚怀抑志,不敢自是,至耄年如一日。少年犹及交太仓陆桴亭、无锡高汇旃、武进马一庵,往来论学无虚日。关中李二曲南游,世沐与深谈久之。二曲曰:“子学笃而行未广。”答曰:“先生行高而学未醇。”其不苟同多类此。

  晚年,随子入都,闭户读书,日有记注。仇沧柱见而惊叹,扬言于众,由是文贞、清献亟与订交。所著书曰《惜阴录》,大旨以为圣贤之学即知即行,若知而不行,虽读尽《十三经》、《二十一史》,徒敝精神,其光阴可惜也。卒年八十有三。疾革,召老友陈克艰与诀,遗命勿作佛事,息心端坐而逝。克艰与世沐同里同学。继之者,文定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