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著述类2


  ◎赵撝叔辑鹤斋丛书

  会稽赵撝叔大令之谦善刻画,文词雅饬,有《悲庵居士》文存。又尝辑刻《鹤斋丛书》。鹤斋者,具言之,则为仰视千七百几十几鹤斋。盖以鹤喻县令,我国都凡一千七百几十几县,其时赵候缺,尚未真除,故云然也。

  ◎史臣文笔之详慎

  《明史》三百三十六卷,乾隆丙午七月二十五日书成,凡本纪二十四卷,志七十五卷,表一十三卷,列传二百二十卷,目录四卷。康熙己未,用博学宏词诸臣为分纂,以叶方霭、张玉书等为总裁,继又以汤斌、徐干学、王鸿绪、陈廷敬、张英为之。诸纂修官皆博学能文,论古有识。玉书总志,廷敬总本纪,鸿绪总列传。至甲午,鸿绪传稿成,表上之,而本纪、志、表尚未就,鸿绪又加以纂辑。

  雍正癸卯,始再表上。世宗乃命张廷玉为总裁,即就鸿绪本,令词臣再加订正。及书成,盖已六十年矣。古来修史,未有如是之从事慎而为日久者。所以编纂得当,详简合宜,行文尔雅,超出于辽、宋、元三史之上,而可以继欧阳之《五代》也。

  ◎万季野手定明史稿

  有明以来,谈道统者扬己陵人,卒酿门户之祸。万季野目击其弊,著《儒林宗派》十六卷,凡汉后、唐前传经之儒,一一具列,除排挤之私以消朋党,持论独为平允。季野少不驯,其父闭之空室中,窃视插架庋有明史料数十册及经学诸书,尽读之。既出,其伯兄出经义试之,俄顷成千言。伯兄大惊,以告其父。其父曰:“几失吾子!”是日始为之新衣履,送入塾。康熙己未,开局修《明史》,徐元文延之往,则以布衣参史局,不署衔,不受俸为请,许之。遂手定《明史稿》五百卷。

  时季野老矣,两目尽废,而胸罗全史,信口衍说,贯串成章。时钱亮工尚未达,为徐门下士,才思捷敏,昼则征逐朋酒,夕则晋接津要,夜半始归静室中。季野踞高足床上坐,亮工就炕几前执笔,随问随答,如瓶泻水。亮工据纸疾书,笔不停辍,十行并下,略无罅漏。史稿之成,虽经数十人手,而季野、亮工实尸之。

  ◎李天生改王鸿绪明史稿

  富平李因笃,字天生,性行忼爽,一秉秦中雄直之气。生平与李二曲交最密。天生宗朱子,二曲讲良知,各尊所闻,不为同异。康熙己未,以博学宏词及第,授检讨,与修《明史》,精熟明代事迹,史馆无者。授职数月,乞归养母。后王鸿绪史稿成,欲令正之。

  时老病在牀,令二人捧稿朗诵,呼曰改,即加窜易,半载而毕。鸿绪,华亭人,文恭公顼龄之次弟也,官至户部尚书,有《横云山人集》。

  ◎史疑之审订

  历代称史学者,亦惟评隲旧闻,抨弹往迹,甫翻史略,即可成文,昔人所以有玩物丧志之讥,又有读史令人心粗之慨也。至于本朝诸儒,皆实事求是,有疑必审,有误必订,而非前人所可及。如钱大昕之《廿二史考异》,王鸣盛之《十七史商搉》,赵翼之《廿二史札记》,张熷之《读史举正》,洪颐暄之《诸史考异》,皆通校全史者也。

  梁玉绳之《史记志疑》,钱大昭之《两汉书辨疑》,沈钦韩之《两汉书疏证》,梁章巨之《三国志旁证》,赵绍祖之《新旧唐书互证》,施国祁之《金史详校》,皆专考一史者也。披郄导窾,莫不精深确当,读史者宜奉为指南矣。

  ◎王士禄拟改正史体

  新城王士禄,文简公士祯之兄弟行也。尝病二十一史冗驳乘舛,《三国志》并列为非,谓宜废陈氏而用谢承《季汉书》,仿《晋书》例,列魏、吴为世家,去宋、齐、梁、陈、魏、北齐、周七书,而用李延寿南北二史,其宋、辽、金用柯维骐《宋史新编》,合之十二史,既正史体,复省烦复。拟上书,不果。

  又谓坊本《子贡诗传》、《申公诗说》并伪书,利瓦伊正序行《津逮秘书》收之,皆误也。

  ◎赵瓯北着廿二史札记

  赵翼撰《廿二史札记》之初,自言不能研究经学,惟历代史书事显而义浅,便于浏览,于是取为日课。有所得,辄记于别纸,有稗乘脞说与正史歧误者,不敢遽记为得间之奇。

  修史时此等记载,无不搜入,史局弃而不取,必有难以征信之处,今反据以驳正史,不免为有识者所讥。钱大昕闻而赞之,谓为论古特识。翼,字瓯北,阳湖人。

  ◎朱昭芑于史多撰述

  太仓朱昭芑茂才明镐,以不得志于有司,发愤攻古学。每读一书,辄手自勘雠,朱黄钩贯,上自年经月纬,政因事革,下至方言物考,音义章句,无不通以训故,参以稗家,攟摭补缀,穿窒疑,定纰缪,丝分缕析而后止。长身修伟,负意气,好持论,恢奇多闻,上下千百年若指诸掌,听者惊悚莫敢夺。于国事虽有论述,藏之箧,不示人。

  马迁、班、范三史考核未竟,魏、晋以降,贯穿详洽,所著之《书史异同》、《新旧异同》二书先成,其余日钞月撮,曰《史典》,曰《史几》,曰《史略》,曰《史风》,曰《史游》,曰《史嘉》,曰《史芸》,曰《史异》,曰《史最》,曰《史俳》,曰《史鉴》,曰《史粲》,曰《史纠》,凡十有三种。

  ◎史阙之增补

  《史》、《汉》有表,而范书则无。班氏有《艺文志》,而范氏、陈氏、欧阳氏及辽、金、元三史皆缺。沈约《宋书》,纪、志、传三体悉仿旧史,独阙刑法、食货二志,亦乖史裁。三国、东晋、十六国疆域最为错杂,而无志以别之,皆读史者之所抱憾者也。

  自有钱大昭之《后汉书补表》及《补续汉书艺文志》,侯康之《补三国艺文志》,顾怀三之《补五代史艺文志》,倪灿之《补辽金元艺文志》,郝懿行之《补宋书刑法》、《食货》二志,洪亮吉之补三国、东晋、十六国各《疆域志》,阐幽决滞,抱坠拾遗,生于数千百年以下,追及数千百年以上之事,恍如掌上螺纹,洵非浅见寡闻者所能道矣。

  ◎杭堇浦辑历代艺文志

  杭堇浦世骏曾辑历代《艺文志》,历数十载,成此巨观。其子贫甚,不能给朝夕,因以半部质于扬州马氏玉玲珑馆,半部质于杭州孙氏寿松堂。在孙氏者,转入徐印香舍人家,咸、同间,粤寇扰浙,遂不知流落何所。

  ◎惠定宇有后汉书训纂

  惠定宇尝病于扬州,医言欲饵参。定宇贫窘,不可得。时歙人汪对琴比部棣亦侨居邗上,雅复位宇品学,慨然购上品紫团参持赠,值千金。

  定宇病起,举所撰《后汉书训纂》初稿及缮本尽以贻之。比部不欲攘美,什袭珍护,屡思梓行,而绌于力。以同里陈氏喜藏书,因付以缮本,而自留原稿。后桐乡冯氏所刻《后汉书补注》,即此本也。

  ◎旧五代史

  世所流行之《旧五代史》,非薛居正纂辑之原书,盖乾隆壬寅七月间,四库馆臣从《永乐大典》搜集而成者。据高宗御题,已云非薛史之旧,且复杂采《册府元龜》《太平御览》《通鉴考异》《五代会要》《契丹国志》《北梦琐言》《东都事略》《五代春秋》《九国志》《十国春秋》及宋人说部诸书以附益之,其非薛史之旧可知矣。

  ◎刘凤诰注五代史

  刘侍郎凤诰注《五代史》成,日呕黑血如墨,未几死。赵文恪公慎畛尝见其手写残稿于会稽顾氏,凡六册十二卷,稿用墨笔,涂注用丹黄笔,书为端楷,点画皆遵《字典》。

  ◎钱大昕着元史续编

  钱大昕幼聪敏,过目成诵,凡天文、地理、经史、小学、算法,学无不精,所著《经史答问》数卷,畅发郑、贾之奥。又习蒙古语,故考核金、元诸史及外藩诸地名,非他儒所及。成亲王言其在上斋时,质庄土尝获元代蒙古碑版,体制异今书,人皆不识,倩章嘉国师译汉文。

  会大昕过而见之,曰:“章嘉故博学,然其译为汉文,字句有误者。吾有收藏元时库库所译汉文,可取而证之。”归寓取原文,章嘉所误处毕见。乃著《元史续编》,采择精当。而小学诸书翻切极详,惟讲论字学,株守许氏《说文》,排斥别解,取择颇褊窄耳。大昕,字辛楣,嘉定人。

  ◎马宛斯着绎史

  邹平马骕宛斯著《绎史》百六十卷,自开辟讫秦亡,事迹略备。先著有《左传事纬》十二卷,顾亭林见而亟称之。时人号为“马三代”。

  ◎章实斋为史学大宗

  才、学、识三长,得一不易,而兼三尤难。唐刘知几《史通》扬榷古今,褒贬传记,为千古不刊之书。后之继武者,当推会稽章学诚之《文史通义》。命名仿《史通》,而《史德》、《史释》诸篇,且为《史通》所未及。《方志》之学,仿《春秋》、《梼杌》而成书。

  《校雠》之篇,非扬雄、刘向、郑樵不能胜任。条分缕析,矩迭规重,多为前贤所未发,世所由推之为史学大宗也。学诚,字实斋。

  ◎章实斋得史裁

  章实斋尝修《永清县志》,苏州叶廷管谓其思精体大,深得史裁。如职官、选举有表,年经事纬,先后不紊。又有《士族表》,以澄流品而劝睦姻。舆地、水道有图,开方计里,形势瞭如。

  又有《建置图》,但详制度而略景物。至于《列女传》,尤极匠心为之,但有一节可书,片言为则,无不描摹謦欬,刻画仪容,欲忍饮冰茹蘗之贞,特改列名注略之陋。若夫阙访有传,防猥滥也,即以待参稽。前志有传,明渊源也,即以维废坠。

  其体裁皆足为后之修志家取法。各序因志例而推论史例,更有发前人所未发者。刘子玄《史通》一编,独擅千古,实斋可谓继声矣。王亮生言其所修《和州志》,体例较此又变而极精善,盖志家固有因地制宜之道,非可以一格拘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