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会党类3


  ◎公所 设会之始,曾立五大公所,每公所各分配以数省,为五党派。年代久远,公所渐失,而亦无大聚会。然各以意立旗斾徽号,别为五部,各以特别之文字记之,专用于各部,色彩亦各有别。其旗左右各五种,分隶五祖,记五祖之名于上。复书意造之字,五字为一句以别之。

  第一部称为一九梯,分配于福建、江苏,记号为江彪,(即彩字。)(即寿字。)旗为红色,记前祖方大洪、后祖洪太岁之名,配以洪顺堂及金兰群等字,是部之印为三角形。第三部称为九梯,分配于云南、四川,记号为泪虎合,(即合字。)旗为深红色,记前祖马超兴、后祖姚必达之名,配以家后堂及莲章群等字,是部之印为四角形。第四部称为二九梯,分配于江南、湖广,记号为淇虎和,(即和字。)旗为白色,记前祖胡德帝、后祖李式地之名,配以参大堂及锦厢群等字,是部之印为平行四边形。第五部称为四七梯,分配于浙江、江西及河南,记号为泰虎同,(即同字。)旗为绿色,记前祖李式开、后祖林永超之名,配以宏化堂及得兴群等字,是部之印为圆形。又各以意造之霓、龙、霓虎、霓口、霓蛇、霓山乃,虎、公虎、侯虎、伯虎、子虎、男,霓、阴霓、阳霓、合霓、化霓、成,虎、春虎、夏虎、秋虎、冬虎、季,霓、金霓、木霓、水霓、火霓、土,配分五部,各从其次,制为旗。

  中世之大公所,有称为广惠及肇义庆者。公所之大哥曰何胤,殆死于五十年前。未死之前,有广东、福建之大首领,每于夜间聚集于公所。何歾,会员益不和,互相争斗,遂成数派,而各设公所。插旗帜于木斗之上,称木杨城,以参拜唐太宗李世民为宗教仪式,即献之于少林寺以为根据。旗分五部,凡集会均用之。

  ◎会员 公所之首领称大总理或元帅,普通称大哥,为万云龙所拟。以下之头目称香主,普通称二哥,为陈近南所拟。再次之头目称白扇或先生,或三哥,再次为先锋,为天佑洪所拟。次为红棍,以执行会员之刑罚。以下总称草鞋,为最下级,供服役使令随从等事。

  ◎入会式 入会式称为作戏或放马。举行日,会员咸莅会,谓之看戏,须俟入会者有五十人以上,方举行。会员谓之香,入会者谓之新丁。入会者须有头目绍介,为收取入会费之保证。若头目为其叔父,令教以入会式之举止问答。凡富贵人、学问家、官吏、农夫、商人、兵士、莠民、盗贼、乞丐,苟存忠义之志,思复明者,均得入会为洪家兄弟。会场则临时设于郊外,方约五丈,分外部、中央、内层三区。其行仪式之秘密室,则取陈近南之亭名作隐语,谓之红花亭,中祀关羽,额曰忠义堂。

  堂中央设种种神座,如女军神关英,以及前五祖、后五祖、郑君达、万云龙、郑玉兰、郭秀英、周洪英等,此外如洪家之已故会员及其它有关系者亦列之。神座前设高溪塔,盛果实,又有细加刻画之九话塔。香炉有“反<氵月>复汨”等字样。其余则有红灯、官伞、七星刀、刻画龙凤之棍棒,以及木杨城之木斗。案前列烛无数,下有七星剑,以明覆满兴明之意。有算盘,以算灭清后明帝再行登位之日。有红灯,以辨真伪。有尺,以比较会员之行为,且以计天地合一之处。有秤,以表正义公道。有镜,以照破一切顺良邪恶。有翦刀,谓可翦开蔽空之暗云。有桃枝,以明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结义之意。此外有珠串、木鱼抱合一剑,以成穹窿之形,下置一桥,以为五祖由少林寺逃出时下降之桥,杂取铜铁板为之,外更作沟渠围之。红花亭前有休憩室二。各部门前均有卫兵拔刀挺立。卫兵更以竹圈植立门际,凡入会者,必经过此竹圈。

  然以事须秘密,多于普通室举行,室中装饰亦略,或以他物代之,除关羽外,诸神之名仅以纸写之,且常于夜中举行。俟会场准备已毕,公所之头目、会员均披明代衣冠,红巾结发,以次入会,置木斗焚香,拜五祖。其时一举一动,咸诵规定之诗句为之。祭毕,大哥坐神前,香主坐左,先生坐右,草鞋则均立,会员则散坐远处,卫兵则带剑各立门际,先锋则导入会者居休憩室。次则入会者散发入第一圈,其门口甚狭,皆须匍匐而入。至门口时,卫兵与入会者作问答如下。卫兵曰:“何故来此?”入会者曰:“意欲列名军籍,为洪家兄弟,故来此。”卫兵曰:“何以知可为此间兵士?”入会者曰:“见有召集之示谕故。”卫兵曰:“谁教汝来?”入会者曰:“由于己意而来。”是时保证人导入会者入第二圈。卫兵曰:“自何处来?”入会者曰:“自东方来。”卫兵曰:“谁为保证人?”入会者曰:“保证人某。”卫兵曰:“兄弟食三分米七分沙,困苦否?”入会者曰:“兄弟所食,我亦食之。”次乃入竹三圈。卫兵曰:“剑与颈孰坚?”入会者曰:“颈坚。”

  是时入会者袒其衣,露右手及肩,执香三枝或六支,先锋首为诵规定之句,膝行,导入会者之内室。其门际又有卫兵,作问答如下。先锋告卫兵曰:“高溪之天佑洪,率新兵数千,欲加盟我军,遵桃园兄弟之约,来报香主。新兵咸愿以洪为姓,请香主于五祖前鉴照吾人之神,以嘉纳吾人之行为为祷。”卫兵曰:“命天佑洪晋谒五祖。”先锋曰:“我敬从是命。”香主曰:“汝为何人?”先锋曰:“我高溪天佑洪也。”香主曰:“勿谵语,无姓天之人。汝究生于何处?”先锋曰:“我乃明思宗宫中宦官,忠心义气,以复雠为事,欲再兴明室。我以天为父,地为母,日为兄弟,月为姊妹。天以洪为治,日月为明,故我自名天佑洪,言天必护洪也。”香主曰:“天地日月之姓若何?”先锋曰:“天为兴,地为旺,日为孙,月为唐。”香主曰:“汝经若干之路而来?”先锋曰:“我历万里而来。”香主曰:“几人与汝偕来?”先锋曰:“三人。”香主曰:“汝何以独到此?”先锋曰:“谢哥前行,万哥后行,我居其中。”

  香主曰:“汝自何方来?”先锋曰:“自东方来。”香主曰:“汝何时来?”先锋曰:“日月照东海时来。”香主曰:“汝来由大道乎,抑小径乎?”先锋曰:“由大道之中央来此。”香主曰:“汝既为洪家先锋,何书为汝之秘略,试语之。”先锋曰:“我有文武书。”香主曰:“文从何人?武学何人?”先锋曰:“文从孔子,武学养由基。”香主曰:“自何处习之?”先锋曰:“在红花亭习之。”香主曰:“读至何书何项?”先锋曰:“百万书洪水横流之项。”香主曰:“何处演武艺?”先锋曰:“少林寺。”

  香主曰:“汝先为何?”先锋曰:“洪氏。”以下尚有种种隐语问答,不及备载,姑从略。问毕,先锋导入会者至剑桥下,膝行执香。香主演述以下各语作礼拜,其语曰:“吾人当吉凶与共,以求回复天地万有之明,灭绝胡虏以待真命。吾人当虔拜天帝、地皇、山河,土谷之灵,六恶之灵,五方五龙之灵,以及无边际之神灵。创造以来,百事提倡,其古人所知而足为后代教训者,当传遗之。诸兄弟今再导汝于忠义之中,吾人当以同生死誓于上天。今夜吾人各介绍数新信徒于天地会,仿桃园结义故事,约为兄弟,洪其姓,金兰其名,以合为一家。自入洪门之后,当一心同体,互相扶持,毋许有彼我之别。今夜拜天为父,地为母,日为兄,月为姊妹,复拜五祖及始祖万云龙等,与夫洪家之全神灵。

  今夜吾人跪拜炉前,心神立即清净。吾人各刺指血混啜之,以为同生死之盟誓。吾人以甲寅年七月二十五日丑时为生诞时,凡昔二京十三省当一心同体,人人互求幸福,各分其劳,毋或疏隔。一遇今朝廷王侯非王侯,将相非将相,人心动摇,即为明代回复胡虏剿灭之天兆。吾人当决行昔时陈近南之命令,立亭作桥,开天下太平之城。以实行作戏,历五沛四海以求英雄豪杰,握木杨城主权,焚香以设山河同永之誓。

  凡新会员,各以其范围行所任务,顺天行道,顺天者存,逆天者亡。如有能回复明代,报仇雪耻,建设天下太平之治者,及身封王侯,子孙则历世永昌。违反是道者,应灭绝于剑戟之下,且须灭绝其种。惟忠心义气之人,得受永远之福祉。吾人受生于天地,被日月之所照,结义以后,啜血盟誓,上仰神明之降鉴,当各表诚意,以矢三十六誓。”是时下级会员之所谓草鞋者,进三十六誓书之黄卷于香主。

  卷中右绣龙争玉图,左绣凤凰追玉图,上下各饰以花鸟,背面四隅各书“反清复明”字样。受此卷者,一人跪右足,捧以右手,一人跪左足,捧以左手,各提其一端。他会员亦一律长跽,听香主朗诵三十六誓词。朗诵毕,皆起立,引入会者至神前,各执香焚之。复执一雄鸡,斩其头,香主以碗盛其血,以钉刺新会员左手第二指,滴其血于碗,乃焚三十六誓词,将其灰同调入碗,各固其信誓以啜之。

  其后则新会员行相见礼,大哥各以红纸包钱四文与之,新会员咸纳入会费银一元。会中即于是夜以红布票印成秘密符号及公所名与之,登录簿籍后,复给以会规二十一则、十禁、十刑,令知所遵守。

  ◎三十六誓 一,自入洪门之后,尔父母即是我父母,尔兄弟姊妹即是我兄弟姊妹,尔妻即是我嫂,尔子侄即是我子侄。如不遵此例,不念此情,即为背誓,五雷诛灭。二,倘有父母兄弟,百年归寿,无银埋葬,有白磷飞到,求兄弟相帮,必要通知各兄弟,有多帮多,无钱出力,以完其事。如有诈作不知者,五雷诛灭。三,各省外洋洪家兄弟,不论士农工商,江湖之客到来,必要支留一宿两餐。如有不思亲情,诈作不知,以外人相看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四,所有洪家兄弟,未相识挂牌号,说起投机,必要相认。如有不认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五,洪家之内事,父不能传子,子不能传父,兄不能传弟,弟不能传兄,以及六亲四眷,一概不得传。讲说以及私传衫仔、腰平以及本底,私教私授,贪人钱财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

  六,凡我洪门兄弟,不得做线捉拿洪门兄弟。倘有旧仇宿恨,必要传齐众兄弟,判其是非曲直,当众决断,不得记恨在心。倘有不知者,捉错兄弟,须要放他途走。如有不遵此例者,五雷诛灭。七,兄弟患难之时,无银走路,必要相帮,钱银水脚,无论多少。如有不念亲情者,五雷诛灭。八,捏造兄弟有逆伦,以及谋害香主、行刺兄弟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九,不得奸淫兄弟妻女及兄弟姊妹。若犯者,五雷诛灭。十,兄弟托寄银钱以及什物,必要尽心交妥,逮到支还。如有私骗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十一,兄弟寄妻托子,或有要事相托,如不做者,五雷诛灭。

  十二,今晚入洪门,年庚八字须要报真姓年月日时。如有假报瞒骗五祖者,五雷诛灭。十三,今晚入洪门之后,不得叹息自怨入错,当天解愿。如有此心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十四,私刼兄弟财物,暗帮外人抢夺兄弟财物者,五雷诛灭。十五,不得强买兄弟货物,以及骗买争卖,亦不得强为。如有恃强欺弱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十六,所借兄弟钱财物件,有借有还。如有欺心不还、不念情义者,五雷诛灭。十七,或有抢刼取错兄弟财物者,即速送回兄弟。如有欺心不送回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

  十八,倘或被官兵捉获,此乃天降横祸,不得供出洪门兄弟,亦不得记念旧仇,乱供兄弟。如有乱供兄弟,不念洪门结义之情者,五雷诛灭。十九,兄弟被捉去,或出外日久不得回家,留下妻儿子女无人倚靠,必要留心帮助,以得长大成人。如有诈作不知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,有兄弟被人打骂,必要向前,有理相帮,无理相劝。若系屡次被人欺打者,即传知众兄弟商议。若其家贫,必要帮助钱财,代他争气,如无钱者,出力,不得诈作不知。如有犯此例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一,各省外洋兄弟文书对象,有官府追拿,实时通知他途走为上。如有不知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二十二,或赌博场中,不得使假吞骗兄弟钱财,以及串同外人骗赌,贪图利己以伤兄弟。有此欺心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二十三,不得捏造是非。有增言减语离间兄弟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

  二十四,不得私做香主。入洪门之后,三年以外为服满,果系忠心义气,有香主传授文章,或有三及第保举,方可做得香主。如有私自为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五,自入洪门之后,或有前仇旧恨,不得再行记念,前事了过,无容怀恨。如有私怀恨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六,有亲兄弟以及洪门兄弟相打或官讼等事,必要相劝,不得帮理一边,总要以和为是。如有不遵此例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七,兄弟看守之地方,不得犯他,各有事业。如有诈作不知,固犯兄弟所守之地方,连累兄弟受苦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八,有兄弟劫抢偷拐或骗执之财,不得眼红。兄弟有财帛以及对象,如有心怀恨兄弟,因以图谋分润者,五雷诛灭。二十九,有兄弟发财,不得泄漏机关。如有不遵此例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

  三十,不得以外人包押货物,指东话西。庇外人骗吞洪门兄弟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三十一,勿恃我洪家人多,倚势欺虐外人,不得横行凶恶,须安分守己,名守职业。如有恃众欺人者,天地难容,死在万刀之下。三十二,不得因借不遂生冤,以及怪饮怪食。如有怀恨含冤于心者,此乃小人之见,五雷诛灭。三十三,不得弄奸我洪家兄弟之幼童少女。有犯此例者,五雷诛灭。三十四,不得受买洪家兄弟妻妾为室,亦不得以兄弟妻妾通奸,如有犯此例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三十五,不得对外人乱讲书句,口白宜谨慎,腰平、衫仔不得被外人看破,务宜小心,不得泄漏机关。如有犯此例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三十六,士农工商各执一艺,自入洪门,必要忠心义气为先,交结各省洪家兄弟,皆同一体手足之情,不得分彼此。或日后起义,务宜支办军火粮草,一同协力,杀灭<氵月>朝,保汨主回复,以报五祖火烧之仇,以表今日结义联盟之情。如有二心不奋发其力者,死在万刀之下。立誓传来有奸忠,四海兄弟一般同,忠心义气公侯位,奸臣反骨刀下终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