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师友类4


  ◎李申夫师曾文正

  李申夫方伯从曾文正公最久,文正在祁门,兵事方急,惟李相随不去。同治壬申,文正薨,李挽之曰:“极赞亦何辞,文为正学,武告成功,百世旗常,更无史笔纷纭日;茹悲还自慰,前佐东征,后随北伐,八年戎幕,犹及师门患难时。”李文忠公见之,颇恨其言。申夫,乃文正之弟子也。

  ◎某侍郎倒拜门

  某侍郎家资本饶,岁入又巨,其入仕也,非以科第,而好为人师。着弟子籍者多至百余,盖皆漫不相识,纳金为贽,俗所谓拜门者是也。且束修之丰啬,在所不计,以是人多归之。

  光绪乙亥秋七月,至汉口,初居逆旅。继以其妇自京至,遂赁庑于后花楼之某里,与其友合居,然仅僦其楼下之数椽而已。汉之土豪商贾但知其为达官贵人,而争欲执贽于其门矣。有周某者,居城中,初亦欲令其长男往厕弟子之列,将以为后日之奥援也。丐人介绍,言以银币百元为贽。

  某闻之,欣然,有成议矣。已而闻某之所居卑陋,非广厦细旃也,疑其为江湖游客自炫官秩以诈欺取财者,遂逡巡不往。某昼夜嫖赌,方苦资匮,日盼此百元以补不足,使居间者促之。乃订期,由居间者挈周氏子以诣某寓,修弟子见师礼。然及期而竟爽约。某彷徨无措,因与居间者谋,令导之入城,自登其堂,由居间者入内,以危辞胁之,迫周氏子出拜,匆促成礼,而袖金以归。有知其事者,则曰此为倒拜门。盖以师就弟,固为特别之拜门也。

  ◎袁忠节师高刘

  桐庐袁忠节公昶幼贫,日从溪边漉小鱼,杂野蔬为食。后游学杭州,闽高伯平主讲东城精舍,怜其才,周恤备至。继而问乐于兴化刘融斋中允。自谓闽县,兴化两师,一生衣被所在也。

  ◎岑襄勤师李文忠

  岑襄勤公之于李文忠公也,初极诋之,后乃认之为师。某年,襄勤赴云南,遣其子谒文忠,请授心法。李云:“越南非我国所急,朝廷方重用唐炯,可让之。”岑既到滇,力言救越南之非计,迨奉严旨督责,始惶悚请视师。

  ◎秦五九师张樵野

  五九,姓秦,光绪时,在京师国兴堂唱青衣,嗓音清亮,有穿云裂帛之誉。张樵野侍郎奇赏之,公余散值,辄至国兴堂小坐,教以读书作楷。间或招至邸寓,以玩好古物、金石图画陈列案头,口讲指授,若师弟焉。

  ◎李莲英好为人师

  士子之以乡试中举人、会试成进士者,皆刻朱卷,而列履历于卷端,凡与考试之有关系者,悉列之为师,载其姓名官秩,文科然,武科亦然。总管李莲英自以身属刑余,不得列于乡会试及第士子履历之末,引为终身之憾。光绪中,某科武会试,李竭力运动,得派为场中巡查,于是李总管之名,遂登于武进士之履历。

  自是而诸侍卫遂有投李为师,自称门生者,且有武员入拜其门者矣。武员为何?丁汝昌、赵桂林、龚照屿、叶志超、卫汝贵、卫汝成是也。未几,又运动为某科殿试搜检宫。某进士欲以李名列入受知师,惧舆论抨击,宋果,然犹具柬往谒,而自称受业焉。

  ◎异姓盟为兄弟

  世俗交友相得,盟为兄弟,各书红柬交换以为证,曰兰谱,盖取《易经》所载“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”,及《世说》所载山公与嵇、阮一面契若金兰之义也。红柬所书,如姓名、字号、省府县籍贯、年岁、诞生之年月日时、男三代之名号、女三代之姓、兄弟姊妹妻妾子女孙曾之名号并其官爵、职业,若有显贵之疏族,亦备书之,以示光宠。此实为依附攀援之作用,非果志同而道合、声应而气求也。

  然如甲乙二人皆于微时订盟,结为异姓兄弟,他日者,甲贵而乙贱,适同官一地,而乙须受辖于甲,则乙必择期具手版上谒,附缴兰谱,甲亦直受之不谦让也。自是而口头、书面不敢有如兄、如弟之称谓矣,惟乙之对于他人,则必仍曰某宪为予之盟兄弟,以骄于人。

  俗谓异姓兄弟曰盟兄弟,一曰谱兄弟,又曰靶兄弟。靶者,箭靶,射矢之鹄也。殆本于三国时之刘备、关羽、张飞三人之兵中结义,弧矢设誓欤?结盟时曰拜靶,亦有设筵肆席以联欢者。

  ◎以团拜联友谊

  办团拜者,每年之春,京师各部院及有科目者,例必举行。以值年一二人承办,开筵演剧,费至数百金,次者亦必择地会饮。盖京师地大人众,往往经年不一面,亦藉此以得聚晤耳。外省亦然,且多有联合商界以行之者。

  ◎顾亭林与王山史善

  顾亭林为明大儒,既鼎革,历游名山大川,尝有英雄自喜不可一世之志,而蛟龙泥蟠,终制蝼蚁。晚年与陕人王山史善,山史为构书院以居之。山史,名宏撰,华阴人。

  ◎傅青主广交游

  傅青主年甫踰冠,交游已广。及明祚既移,所与游者,大率为遗逸、学问、艺术之士及方外而已。有温毓桂字秋香者,晋之高士,尝曰:“昔与傅青主、梁小素游,文章道义,相为切磋。自二公作古后,不数十年而士风日下,典型无存,缅想风规,如东京梦华,邈焉难再矣。”

  青主尝自言:“吾自二十外以来,交游颇多,亦尽有意气倾倒之人。惟为日既久,渐觉其无甚益我处耳。”

  ◎顾景范兄事魏叔子

  顾景范,名祖禹,于侪辈中少所许可,惟兄事魏叔子,至为之执伞、奉溺器焉。

  ◎易堂九子

  魏叔子文集有易堂九子之名,盖魏氏兄弟避兵翠微峰,与故人讲学时之称。易堂者,即魏氏堂也。九子者,三魏而外,为彭任、曾灿、林时益、李腾蛟、邱维屏、彭士望也。

  ◎魏和公所至交贤豪

  魏和公既以明亡弃诸生,事远游,历闽、粤,渡海,达琼州,北抵燕京,返辙夷门,过洛阳,南浮汉沔,入秦关,涉伊水,经凤、滁。所至必交其贤豪,访寻穷岩遗佚之士。尝省故人于韩城,往观砥柱三门,闻高士彭荆山居华山绝险处,直上四十里,手铁絙,蹑飞磴,访之。遂居翠微峰顶,榜曰吾庐,更以自号。

  ◎魏和公寿李世熊

  宁化李媿庵副贡世熊之八十也,魏和公往寿之。媿庵亟逆之于门,注视,执手涕下曰:“须发遽如是白也!”翌日,命其季子出拜,媿庵亲掖和公,使勿答。及归,送一里许,挥涕曰:“知能再相见耶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