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笔记杂录 > 清稗类钞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疾病类3


  ◎眼病

  眼病与种族至有关系,东亚人种之近视眼较西洋为多,以东亚国古种族旧也。加以近世事物之多,而东亚人之执业处事,又不知调护之法,近视眼之进步,其度更速。然此尚不足虑也,最可危者,则东亚最多之眼病,我国古名曰椒疮、粟疮,俗称痧眼,西人曰托拉呵谟。

  日本此病亦最盛,曰颗粒性结膜炎,或目为国民病,而我国眼医尚未知之。奉化某小学校,学生五十四人,而检其患椒疮、粟疮者,多至十人。问其家族,则父母兄弟姊妹常苦眼病,且发赤眼。又以此病传染最易,初时多不注意,及发觉,则病已甚重,且至失明。故美国海关检疫令,凡东亚人上岸,必检其眼者,即畏此耳。

  ◎杨秀清多服温药而瞽

  粤寇喜服药物,凡人参、高丽参、肉桂、鹿茸温补之剂,随处收求,并令谍人假充商贩,兼赴各处购买。杨秀清以服温剂过多,热毒上冲,两目俱瞽。

  ◎短视

  丁药园,名澎,仁和人,以诗名,与宋荔裳、施愚山、严灏亭辈称“燕台七子”。其读书处曰揽云楼。客至,辄梯而登,则见药园伏案上,疑昼寝,迫而视之,方观书,目去纸不及寸。骤昂首,又不辨谁某。客嘲之,药园戏持杖逐客,客匿屏后,误逐其仆,药园妇闻之大笑。一夕娶姬,药园逼视光丽,心喜甚,出与客赋定情诗。夜半披帏,芗泽袭人,姬卒无语。诘旦视之,爨下婢也,知为妇所绐,则又大笑。

  每日晨入东省,侍郎李奭棠从东出,药园从中入,瞠目相视。侍郎遣驺卒问讯,药园趋谢,侍郎笑曰:“是公耶?吾知公短视,奚谢为!”又乾隆朝,某省知府某入都展觐,召对毕,顿首言:“臣犹有下忱。”上曰:“何也?”曰:“臣有老母,臣来京,别母,母命臣必仰瞻圣颜,归以告母。”上曰:“而目朕可。”曰:“臣短视。”曰:“携眼镜未?”曰:“有之。”曰:“带镜目朕可。”某顿首遵旨。有顷,上曰:“审未?”曰:“审矣。”顿首谢恩出。上嘉其质直,未几竟大用。

  ◎董文恭鼻有淤肉

  乾、嘉间,大学士富阳董文恭公诰久居京师,鼻有淤肉,闭塞,气不得通。每当严冬,入西华门,扑面风来,则张口迎之。或风甚气逆,则小立暂喘。老年则上气疾,至冬恒剧,亦鼻息不能转运之故也。

  ◎海秀以患痘自刺鼻孔

  海秀,满洲人,幼患痘,左鼻壅塞,人多笑之。海伺母出,以佩刀刺鼻孔,血涔涔下,卒通其窍。时方七岁。父叹曰:“此何异符生之刺目也。”

  ◎鼻出烟虫

  咸丰初,祁宿藻陈臬湖北,时吸鸦片烟之风初盛,其禁亦至严,署中人无敢私吸者。独刑幕徐某,年老瘾久,吸食如故。豢一猴,冬能温衾,夏能挥扇,酷爱之。徐吸烟时,猴恒蹲榻畔嗅烟气。后徐以公事他出,猴瘾起,疲惫,僵卧五日而毙,鼻中有黑物游出,如小蛇,盖烟虫也。

  徐归,剖猴腹视之,则腹中虫数百,蠕蠕而动,肠胃皆被啮穿,鼻中者仅其旁溢上行者也。或语徐曰:“君不戒吸,鼻中亦有烟虫耳。”徐因此猛醒,亦即戒烟,然疲病如猴状。祁命以猴腹烟虫数条,焙焦研末,置药中,使徐服之,不数日,瘾竟断。

  ◎繓病

  俗谓臂短屈不能伸者为绻膀。端方署江督时,檄州县致二人,送日本,习普通师范。有顾听秋、成兰征二人往。兰征右臂拳曲,且折其一支,如悬赘然,作书画兰皆左手,故自号左腕生。一旦改服短衣窄袖,则右手不能举,盖繓病也。

  ◎郑环之疾革回光

  乾、嘉之际,武进郑环以经学名宇内,躬行峻洁,志在经世。自以学成不得用,常与当路言民间疾苦,于兵政、海防、屯田尤详切。人或勌且厌,郑犹哓哓不已,盖冀其偶一听用也。嘉庆丙寅,卒于甘泉训导宫署。客或往唁,则见其朝衣冠端坐,持笔疾书。

  客大惊,问先至者,则曰:“以丑初疾革,浴毕,敛以公服。天始曙,忽起索纸笔,曰:‘吾注《易》,有四卦未卒业,是以回光续成之。’”客坐候至酉,始掷笔长叹而瞑。急舁上状,身已僵冷而卦注毕矣。

  ◎钱宝峰病革呓语

  钱宝峰为花面中之老手,《芦花荡》、《长板坡》、《金雁桥》、《夺阿斗》,皆其著名之剧,而尤以扮《儿女英雄传》之邓九公为得侠士卤莽情状。光绪中,病革,呓语曰:“阎君召我演剧。”此事近妄,而都下盛传其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